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图片 1很早很早从前,乃古石林山大土薄,非常贫塔,多种植包谷、养子和马铃薯,有少量的雷响田,收成倒霉。不过,每年还得向土司上贡品,交纳各类税收,一年打下的食粮,除去贡品捐税,只够吃七个月,很多日子是靠野菜充饥。穿的盖的就更难了,一大半人衣裳穿得丁丁吊吊,难以遮体。很多住家没有被子盖,全家人围着火塘烤火过夜。有些人还拿着弯箭,背着罗锅,牵着狗,到异地讨生活。那时,有个撒尼小伙子,名叫阿朵。他为了使寨子里的撒尼人过上好日子,就爬山跋涉四处去寻我幸福。一天,他在洞穴里休息,心里不快,拿出竹笛吹起来。笛声传到天上,天宫一位管树木和谷物的仙子从笛声里听到年轻人的难熬和对甜蜜的言情,她动了心,悄悄装扮成撒尼姑娘来到山洞,同阿朵相会。树谷仙女问阿朵:”你的笛声那么哀愁,你的苦衷能告诉自己吗芦阿朵叹了口气,说:”近年来大家撒尼人很苦,拼死拼活地干,却连肚子都填不饱。我是为了让寨子里的人过上好日子,出来找幸福的,但是找了无数天,什么结果也从不,苦闷极了。”树谷仙女说:”阿哥,你不用苦闷,你的思潮好,我肯定救助你。你在此处等着,我出去一下就来。”树谷仙女走出山洞,腾云驾雾回到天宫。不多会儿,她拿着树苗和谷物种子,来到山洞,告诉阿朵:”我找来了树苗和五谷种子,只要把它栽种下去,来年有了好收成,日子就好过了!”阿朵卓殊奇异,说:”那种树苗和如此好的种子,我连见都不曾见过,你是从何地找来的,怎么这么快就赶回了!”树谷仙女说:”那么些您就不用问了,快领我回你的寨子,我同你栽树种庄稼,来年肯定能过上甜美的光阴。”阿朵领着树谷仙女回到鹅毛寨其后,邀约乡亲们,在林口铺、占屯、石板哨、鹅毛寨和寺背后村那片厂阔的土地上,开垦了大片荒地,栽上了松树苗,种上了五谷。可是,由于土地贫瘠、干涸,树苗长势不佳,种子出苗不齐不壮,阿朵和树谷仙女都极度着急。他们领着乡亲们挑水浇树苗和五谷,精心培育。在共同的劳动中,阿朵和树谷仙女爆发了爱意,结成了老两口。一天,阿朵去看树苗和五谷,不小心脚被石块划破了,鲜血直流。他的血滴到地上,树苗和粮食作物忽然活泛起来,眼看着飞速地往上长。那种奇迹使阿朵感到惊愕和欣喜,他对协调说:”要使万物生长,有好日子过,就要开支心血,付出高昂的代价。”于是;他拿起刀,不假思索地割破手指,让血一滴滴洒在树苗和粮食作物上,凡是血滴到的地点,树木和五谷都长得很饱满。为使这一大片土地五谷丰登,为了撒尼人日子过得好,过得飘飘欲仙,他决心不惜洒尽最后一滴血。他将血口子划得更大了,马上,阿朵的血像泉水般喷出,他小跑着让血洒在此时此刻的土地上,那么些松树苗,一下子长得又粗又壮,结出了累累硕果。大芦粟长得有冬瓜大,养子结得比袖子大,洋芋长得比南瓜大,雷响田里的大豆穗子有两尺长,金灿灿的逗人喜爱。

  很早很早此前,乃古石林山大土薄,卓殊贫塔,多种植包米、养子和土豆,有少量的雷响田,收成不好。不过,每年还得向土司上贡品,交纳各个税金,一年打下的粮食,除去贡品捐税,只够吃三个月,很多日子是靠野菜充饥。穿的盖的就更难了,一大半人衣服穿得丁丁吊吊,难以遮体。很多每户没有被子盖,全家人围着火塘烤火过夜。有些人还拿着弯箭,背着罗锅,牵着狗,到外边讨生活。

  那时,有个撒尼小伙子,名叫阿朵。他为了使寨子里的撒尼人过上好日子,就爬山跋涉遍地去寻我幸福。一天,他在山洞里休息,心里不快,拿出竹笛吹起来。笛声传到天上,天宫一位管树木和谷物的仙子从笛声里听到小伙子的愁肠和对甜蜜的追求,她动了心,悄悄装扮成撒尼姑娘来到山洞,同阿朵会见。树谷仙女问阿朵:”你的笛声那么哀愁,你的苦衷能告诉自己吗芦阿朵叹了口气,说:”近期我们撒尼人很苦,拼死拼活地干,却连肚子都填不饱。我是为了让寨子里的人过上好日子,出来找幸福的,但是找了成百上千天,什么结果也没有,苦闷极了。”树谷仙女说:”阿哥,你不要苦闷,你的情思好,我决然辅助你。你在此地等着,我出来一下就来。”树谷仙女走出山洞,腾云驾雾回到天宫。不多会儿,她拿着树苗和五谷种子,来到山洞,告诉阿朵:”我找来了树苗和粮食作物种子,只要把它栽种下去,来年有了好收成,日子就好过了!”阿朵万分惊呆,说:”那种树苗和那样好的种子,我连见都并未见过,你是从何地找来的,怎么如此快就返回了!”树谷仙女说:”那些您就不要问了,快领我回你的村寨,我同你栽树种庄稼,来年自然能过上甜美的光阴。”

  阿朵领着树谷仙女回到鹅毛寨其后,邀约乡亲们,在林口铺、占屯、石板哨、鹅毛寨和寺背后村这片厂阔的土地上,开垦了大片荒地,栽上了松树苗,种上了五谷。然则,由于土地瘠薄、干涸,树苗长势不佳,种子出苗不齐不壮,阿朵和树谷仙女都相当匆忙。他们领着父老乡亲们挑水浇树苗和五谷,精心塑造。在一块儿的劳动中,阿朵和树谷仙女发生了爱情,结成了夫妻。

  一天,阿朵去看树苗和粮食作物,不小心脚被石块划破了,鲜血直流。他的血滴到地上,树苗和五谷忽然活泛起来,眼瞧着飞快地往上长。那种奇迹使阿朵感到惊奇和喜悦,他对团结说:”要使万物生长,有好日子过,就要开支心血,付出高昂的代价。”于是;他拿起刀,不暇思索地割破手指,让血一滴滴洒在树苗和粮食作物上,凡是血滴到的地点,树木和五谷都长得很精神。为使这一大片土地五谷丰登,为了撒尼人生活过得好,过得飘飘欲仙,他矢志不惜洒尽最终一滴血。他将血口子划得更大了,立时,阿朵的血像泉水般喷出,他小跑着让血洒在此时此刻的土地上,这几个松树苗,一下子长得又粗又壮,结出了累累硕果。玉米长得有冬瓜大,养子结得比袖子大,洋芋长得比南瓜大,雷响田里的大豆穗子有两尺长,金灿灿的逗人喜爱。

  阿朵流尽了血,安详地闭上双眼,离开了人间。从此,撒尼山寨连年丰收,生活富足。阿朵死后,树谷仙女终日闷闷不乐。她见撒尼人己经过上了幸福生活,阿朵和调谐的夙愿己偿,于是离开世间,再次回到了天宫。而天上的总管天神,以树谷仙女偷盗苗种私逃人间的罪名,把他处死了。树谷仙女因挂念人间,死后变成一只云雀,每年春暖花开的季节,就衔着树苗和谷物种子,从天上飞到人间,把树苗和种子放在大地上,然后又飞上天空,对着人们鸣叫,告诉大千世界尽快耕耘。由此,撒尼人把云雀称为”叫国君”。

  那幸福生活没有过几年,魔难又临头了。一天,一个汉官由黑彝土司陪着过来这片地点,撒尼人乐意地把他们迎进山寨,杀猪宰羊款待他们。晚上,男女老少都出来唱歌跳舞,表示对外人的保养。第二天,汉官和黑彝土司四处观望一番,发现那里的松林长得更加茂密,庄稼结出的结晶更加大,人们的活着很是从容,便暴发了抢劫之心。他们回来不久,就派兵丁带着工具来砍伐红松,收割庄稼,掠夺财产。但是,任这些兵丁怎么砍,松树一棵也尚未砍倒,反而越砍越长;田地里的庄稼,他们也割不掉,收不住;他们掠夺的资产,一样也搬不动。这些士兵没有办法,只能重临真报汉官和黑彝土司。贪得无厌的汉宫和黑彝土司听了票报,极度愤怒,立刻派兵丁去放火,要把松树和谷物全都烧掉。兵丁来到那片地方,随地燃烧,把红松林烧成了黑松林,最后变成了黑森森的石林,因此那里的撒尼人,就把这里名为黑松林或黑松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