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斯拉夫与桥

  在苏联鲁国战争中,一支前苏联游击队潜入敌后,奉命炸毁德军的一座首要桥梁。

那是世界二战末南斯拉夫游击队员与德军斗智斗勇的经典演绎,不仅反映了为了守护更几人的人命而不惜捐躯自己的英雄精神,更留下了很多令人回忆深入的经文镜头…

  桥,就在面前了,然而很难接近它。因为桥上有岗哨,桥下还有巡逻兵,德军看守太严密啦!埋伏在森林中的游击队员们急得直冒冷汗。

班比诺在泥塘中恐惧而充满希望的视力;扎瓦多尼为不让德军活捉而必须亲手炸死基友后的轰鸣;默不做声的狄希用飞刀时脸颊的冷清与精准;工程师最后在桥上缓缓拉动开关炸掉自己建造的桥时坚毅的眼力;老虎的忠实、完毕义务的决定以及洞察一切的睿智…

  游击队员维奥多夫东张西望,忽然看见德军营区附近有个奶牛场,那里有几十头奶牛,猛地计上心来,笑着说:“我看或者请奶牛来捧场吧!”

再有电影中众多细节都给予好评,z.B
德军用的苏联T43-85坦克等细节,都能让那部电影成为无法逾越的经典,尽管有些镜头会相比生硬,不过那就正是老电影啊,纪实而不做作,没有太多的鲜艳成分。

  “请奶牛助战?”旁边的游击队员大为疑忌,“奶牛能听你的指挥?再说,奶牛和炸桥之间又有啥关系吗?”

一首意大利共和国歌谣《Bella
Ciao》穿插于全片,歌曲原为意国斯洛维尼亚民歌(“Bella
Ciao”是种有趣的表明形式,意国郎君大街上赶上闲逛的可观姑娘时一般用那句话来公告。意思是“你好,美女!”或个别时为“姑娘,再见!”)。世界二战时期歌曲在意大利共和国游击队中广为传播,成了游击队员之歌。现在是无政党主义者的赞歌,就如国际歌相对于共产主义。

  “诸君请莫着急。”维奥多夫也不答辩,跑到队长身边“叽哩咕噜”耳语了几句,队长连连点头,维奥多夫就顺着树林,向奶牛场的主旋律跑去。

在片中则透过转移旋律把分化的景色与空气显示出来,时而悲壮,时而欢乐,时而缓缓潺流,时而跌宕起伏~把一首简单的民歌及其涵义升高到了另一个惊人,与影片融合一体更是天作之合啊~

  钻出树林,维奥多夫匍伏到奶牛场里,躲到一个角落里,在那里仇人不可能见到她,唯有奶牛们向那几个陌生人行注目礼。忽然奶牛发现那个陌生人从怀里抖出一面红旗,还起劲地挥舞个不停。刚才还安分守已的奶牛,此时像着了魔似的,纷纷冲出牛场,向遍地狂奔了四起。它们奔到路上,它们奔到巅峰,它们奔到桥上……守桥德军不亮堂那是怎么一次事。吆喝着分头去围追堵截,兵力即刻分散开来。在这一片混乱中,端着冲锋枪的苏联游击队迅猛地登上桥头。他们消灭了桥上仅有的多少个德意志守兵,布署好了炸药,“轰卤一声,桥梁炸得零件四分五裂,腾空飞起。德军发觉上当,调头回来时,已经晚了。

世界第二次大战早已离大家远去,当年的南斯拉夫却已毁灭,而那座桥即使被重建,却已与南斯拉夫联合”被损毁了”…世上再无南斯拉夫,再无桥…

  游击队员凯旋而归。这时,大家已领略了维奥多夫调动奶牛助战的门槛了:原来,红颜色能刺激牛的神经,使它如醉似狂。斗牛场上的武士,不就是舞动鲜红的布中,挑逗和触怒公牛的啊?

© 本文版权归小编  AsemcLeonie
 所有,任何格局转发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