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尾裙的故事

   

     
 引子:太和旷古从民间作坊里孕育出自己的徽绣门派,徽绣文章的根本格局特色为,山水能分远近之趣;楼阁具现深邃之体;花鸟更有瞻眺逼真维妙维肖之情。徽绣的仿绣、写真等逼真的艺术功力是名闻天下的。在刺绣的技能上,徽绣的特征与此外门派不相同之处,在于徽绣在绣品的经过中,有着三十四个步骤与色奉贤山歌剧整分化,所以它表示了徽绣的风格与风味。
     

  很久很久此前,在东云南部的一座山脚上面,住着兄妹五个,表弟叫春生,大嫂叫秋姑。父母临死时留给他们三亩租田,一间破草房。兄妹俩起五更落半夜地耕种着那块田,总想多打点粮食。不过秋季谷子刚熟,财主就收租来了。交了租子,剩下的就不够吃啦。不可能,兄妹俩只能喝汤吃粥苦挨苦熬地生活。

          明代,
有个旧县镇(今山东省太和县境内),那里住着一对贫穷又艰难的母女,阿妈慈祥善良,终日以卖刺绣为生,而她唯一的状元红妹,自小就因为还债,被迫在富豪家当丫环。红妹聪明伶俐,长相得体秀气,眼看还有一个月就要满18岁,可以低完债务回家和小姨团聚了,但好色的富家应硬让大姨绣一条“凤尾裙”为借口,不放红妹回家。
   

  有一年大年三十,有钱的富豪家,满桌摆的鸡鸭鱼肉。春生家呢,只剩一小盅米啦。秋姑就煮了一碗稀粥,给四哥吃。春生说:“我不饿,小妹你喝了啊!”秋姑说:“我不饿,堂哥你喝吗!”兄妹俩你推我让,什么人也不肯喝。

     
 阿妈纵然是知名百里的刺绣能手,但想刺绣一条“凤尾裙”,却是不容许的工作。因为自古村落上就流传有凤尾裙刺绣手艺失传的神话,在远古时代也唯有千里挑一的王室绣娘才能用三个月的时刻绣出一条凤尾裙。阿妈又急又气,两回去找财主理论,却只换到财主家丁们的呵斥,万般无奈的生母只可以带着家丁们扔下的丝线回到家中。
   

  那时候,鹅毛春分漫天飞扬,南风呼啊啦地吼得怕人。风雪里来了个求乞的老阿婆。她头发斑白,衣衫褴褛,拄着一根拐杖,一步一颠地,边走边叫:“南风天哪,白雪地哟!善心的人呀,可怜可怜自己老太婆吧!”那沙哑的响声传进了破草房,兄妹俩听得明了解白。秋姑说:“堂弟,你听多更加哪!”春生说:“大姨子,大家叫他到其中来吧。”说着,疾速开门出去,把那陌生的妻子婆扶进房间。秋姑忙着给他掸落身上的雪片,春生端起那碗推让了半天的稀饭给她喝。

       
从此之后,阿妈三更就起身,不分白天黑夜的绣,只希望能在有限的一个月时间里绣出凤尾裙换回心爱的女儿。眼望着限期快要到了,可姨妈的绣裙还没成功三分之一,阿妈想起红妹这双期盼回家的肉眼,心中涌出无限痛楚,可怜的丫头从小就从不了爹爹(红妹三伯因去高山采药还债失足坠崖),不到八岁就被富豪抢去当丫环抵债,近日却被富人以凤尾裙为托辞不可能获得自由,阿妈想着哭着,簌簌流下的泪珠打湿在那条未成功的织锦上,留下了层层泪渍。晚上,阿妈把带着罕见泪渍的织锦洗了又洗,在火炉旁逐步烘干,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天就要亮了,阿妈又累又困,终于昏昏沉沉睡着了。后来,当岳母醒来的时候,发现未完工的织锦已经被烧出了多少个小窟窿。阿妈又急又气,一时不知怎么做才好。这时候,阿妈的窗台上又飞来了那只金色的飞禽,“啾啾”地叫着,阿妈压住心中的伤心,照例和以往同等在窗台处撒了些米屑。
这只金色的小鸟三年前就欣赏在家中的窗台上蹦来蹦去地觅食,每每阿妈省吃俭用把米屑谷物喂它的时候,它竟也不躲避,总是喜欢一边啄着食一边冲着阿妈“啾啾”的叫,长年累月那只金色的飞禽每一周都会飞来二四遍,大约成了岳母孤单生活里的一个伴。不过不清楚为什么,这一次它并不啄食那几个米屑,只是不停地随着阿妈鸣叫。阿妈叹了口气,幽幽地自言自语道:“可怜的鸟,快吃些食呢,月中你再来我此刻,可就找不到人了……”说着岳母又簌簌流下了泪水。

  老阿婆在他们家宿了一夜。第二天,雪停了,天地晴了。她在启程告别,临走时,爱妻婆拿出一块白绫送给秋姑,说:“姑娘,用你灵巧的双手,把那块白绫绣起来吧,幸福注定是给辛勤而善良的人的。”秋姑接过来一看,只见那白绫上淡淡在描着一只金凤凰。

     
 原来阿妈在心底暗暗下定了决心,凤尾裙交不了差,月中她会拼上一条老命去财主家“硬争”,若是红妹回不来,阿妈也不想活了……
就在姨妈伤感格外的时候,这只金色的鸟儿突然箭一样从窗台飞到绣架上,站在那条被烧出窟窿的织锦上,自顾自盼地梳头起协调的羽毛,它梳着啄着,一片片金色的羽绒飘落下来,不偏不巧正好落在织锦上的窟窿处,它“啾啾“地叫起来,飞身在二姑身边转了个圈,如同向四姨诉说着什么,突然它轻轻落在了小姨的肩膀上,用它淡青色的小嘴在岳母的耳旁呢喃着唱了起来“凤尾裙
凤尾裙,凤凰的狐狸尾巴绣了裙,凤尾裙
凤尾裙,凤凰的狐狸尾巴绣了裙”……唱完,没等二姑回过神,那金色的鸟类又箭一样飞出了窗外,很快就丢掉了。

  于是,秋姑白天黑夜地绣着这幅白绫。她用革命的丝线绣凤头,用灰色的丝线绣凤眼,用金色的丝线绣凤翼,用彩色的丝线绣凤尾。绣呀绣的,绣花针刺破了她的手指,鲜血染在白绫上,她就在上头绣起火红的阳光和朵朵云彩。她从惊蛰绣到立冬,终于把凤凰绣好了。

       
阿妈拿起织锦看了又看,神奇的作业时有爆发了,那金色小鸟飘落的羽绒早已把以前烧的亏损完美的补上了,织锦上还有几片羽毛变成了一堆七彩斑斓的丝线,在丝线旁边还有一支闪闪发光的画笔,阿妈拿起画笔,在织锦上顺着羽毛的取向勾啊勾,一只带着羽毛的金凤凰出现在绣锦上,那金色小鸟一片片补贴的金色羽毛不正是凤凰雅观的长尾巴吗?“凤尾裙
凤尾裙”,财重点的凤尾裙不正是指带着凤凰刺绣的衣裙吗?是的,金色的希望过来了,阿妈穿针引线急迅地绣起了那只长尾巴的金凤凰,她用绿丝线衬底,红丝线
蓝丝线
白丝线穿插在其间,一圈圈次第排列,那金色小鸟留下的金黄羽毛被巧手的慈母用丝线一稀罕围绕着,稳妥妥地“长在”凤凰的长尾巴尖上,阿妈拿起剪刀沿着那金色的金凤凰把日夜刺绣的织锦裁成了半圆裙。在带腰裙边缘下方,凤凰尾巴上闪着光芒的金色羽毛形成了波浪的模样,像一颗颗镶嵌在碧英里的珍珠,熠熠闪光。阿妈不分白天黑夜地绣啊绣,绣裙上的那只金凤凰像个出色孙女一样,逐步有了充裕的支架,窈窕的腰身,赏心悦目的服装,它在衣裙上活跃,逼真地类似要飞起来,引得左邻右舍争相来见见。

  那幅凤凰图真美啊,那凤凰仰着头,朝着天上火红的太阳,就象活的等同。兄妹俩把它挂在屋子里,越看越欢呼雀跃,越看越喜爱。上午,奇怪的事体暴发了。秋姑半夜醒来,见屋子里一片金光,仔细一看,那凤凰从图上下去了。她就把表哥叫醒,兄妹俩静静地看着。只见凤凰在屋子里走了多少个领域,又回来那幅白绫上去,金光也趁机消失了。

     
 ……时间到底一天又一天的千古了,限期到的那天清早,阿妈抱着带着凤凰图案的凤尾裙和邻里们一同去找财首要人,财主眯缝着小眼睛,把大妈带去的绣裙左看右看,突然翻起白眼举起绣裙朝地下一扔,哇哇吼叫到:“这根本不是凤尾裙,过去的凤尾裙上的金凤凰都能飞起来,我要你绣一只好飞起来的金凤凰,你看您那凤凰眼睛都没绣完,也不会飞……凤凰不飞起来,你那辈子也并非把孙女领回家”。说着,财主就下令家丁们把红妹关进了磨坊,把大姨和老乡们推到大门外。面对蛮横无理的巨富,耳听孙女的呼号,阿妈的眸子里早就流不出泪水,悲愤之极的亲娘在彻底中生出了不起的胆气,不顾乡亲们的劝说,不顾财主家丁们的阻止,阿妈单身一人,再次闯进了大户的小院。她用树枝搭起不难的绣架,把带着凤凰的凤尾裙放在绣架上,拿起身上的绣针和丝线,一针一针,带着悲痛,带着希望,阿妈重新绣起了金凤凰的眼睛,阿妈要绣出会飞的金凤凰,唯有绣出会飞的金凤凰,才能接回外孙女回家团圆。
可“绣出”一只会飞的金凤凰,那是不能的事情呀!庭院外,乡亲们叹着气纷纭议论着,瞧着突然苍老的亲娘,他们忍不住都鞠出一捧同情的泪珠。

  第二天早晨,秋姑起来扫地,在地上捡到一个金凤蛋。兄妹俩就把它卖去,买了几亩田和一头黄牛。俗话说:“好事传千里。那凤凰图的事象一阵风似地传到了县官的耳根里。县官心想:那图上的金凤凰能生金蛋,真是一件奇珍异宝,我决然要把它弄到手!于是,他就把春生传来,说:“老爷抬举你,愿意出三百两银子买你的金凤凰图。”

          …..    
 天晚了,夜色就要到来,财主和佣人们又四遍来驱赶阿妈了,阿妈绣完凤尾裙上的尾声一针,突然吐出一口鲜血,体力不支倒在巨富的院落里,阿妈撞倒了绣架上,她嘴边的鲜血一滴又一滴,溅在凤尾裙上,染红了那只绿凤凰的眼眸,突然,凤尾裙上的绿凤凰眨了眨血红的眼睛,腾空飞了四起,它像一抹绚丽的霓虹,更像一把燃烧的火舌,它飞到财主的磨坊前,扇了扇翅膀,磨坊即刻燃起熊熊火焰,很快就蔓延着包围了大款的院落,烈火把财主和公仆们烧得哇哇直叫。凤凰在灯火里轻轻驮起磨坊里的关押的红妹,越过了被烧死的富人,越过了惊呼的人流,轻轻落在大妈前边,红妹哭着呼唤着三姑,阿妈在昏迷中醒来牢牢抱住了幼女……,那时候,乡亲们突然见到天色猛然大亮,天空中一片片晚霞映着热烈大火,就像也在焚烧。在那片片通红似火的晚霞里,飞来了许许多多金黄的鸟儿,那么些金色的小鸟迎接着那只特大的绿凤凰,迎接着坐在绿凤凰背上的娘亲和红妹,鸣叫着,越飞越远,越飞越远,终于,逐步消失在了深入的远处……

  春生回答说:“凤凰图是自己二嫂费了成百上千脑筋才绣成的,大家不卖!”

  县官听了,脸一沉,把惊堂木一拍,说:“那明摆着是始祖的宝物,穷人家哪能绣得那等宝图!”不由分说,就加了个“盗窃国宝”的罪名,把春生下在牢里。一面又命衙役到春生家去抢来了金凤凰图。

  凤凰图一到手,县官真是得意极了。他左看右看,连饭也记不清吃,乐得呵呵大笑。那早上,他坐在提辖椅上,守候凤凰下金蛋。到了早上,突然,凤凰图射出了璀璨的强光,照得满屋子金光闪耀,那凤凰果然从图上下去了。他以为凤凰要生蛋,忙蹲下身子去看,哪知凤凰来势汹涌向她扑来,没头没脑地乱啄,痛得他在地上乱滚乱喊:“来人哪!救命啊!”衙役们闻声赶来,凤凰早就“哗”的一声,冲出窗户朝山上飞去了。衙役将县官从地上扶起来,只见他满脸血,左眼也被啄瞎了。

  县官吃了这次亏,还不死心。他想:这姑娘既能绣出那幅凤凰图,定能再绣第二幅。于是,他就把秋姑传去,对她说,如果能重绣一幅凤凰图,便把春生放出去。秋姑为了救出四弟,就答应了。她从县官那里拿回那块白绫,一针一针地绣了八个月,那绚丽的金凤凰又绣好了,可是,留下一对凤眼没有绣。她对县官说,要先放了她堂弟,然后再给绣凤眼。

  县官叫衙役把春生放出去。秋姑见了大哥,便一针绣成了凤眼。那凤凰有了眼睛,就展翅飞了下来,驮着兄妹俩飞上山顶去不见了。

  后来,人们就把那座山叫“凤凰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