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智谋故事: 一休和尚闹自杀

  街上有个杂货店老董,平时到安国寺来和长老下棋,往往要下到深更半夜。一休等一帮小和尚就要在一旁送水沏茶,不断侍候。那杂货店经理身披兽皮,并不觉寒冷,不过一休那帮儿女一个个都冻得籁簌发抖。为此他们恨透了那个总经理。一休就在寺院门口写了一张文告:“穿兽皮者不得入内。”

  在约距今500多年,在扶桑京城紧邻的山麓里出生了一个儿女,他号称一休。5岁那年,二姑为了塑造他,就把他送去安国寺当小和尚。在安国寺里像一休这么大的小和尚有好多少个,都那么活泼可爱,又爱恶作剧,长老对他们也无奈。

  杂货店COO披着兽皮又来下棋,他看见了这几个布告,并不敢苟同,仍然大模大洋走进寺去。一休领着一帮小和尚正在大殿上等候,见了主管便质问:“你瞧瞧寺外的公告了呢?”

  一天清晨,一休正在念经,念着念着,他竟睡着了,当他醒来时,长老正威严地站在他的前边。

  “看见了!”

  长老惩罚一休去把前殿的烛火熄掉。那里的一排烛台很高,一休人矮,不可能将烛火用手扇熄,他就用嘴尽量贴近,一口气一举地将烛火吹熄,长老知道了非议道:“人的气味是浑浊的,吹熄烛火就是亵读神灵。”一休顽皮地眨眨眼睛:“知道了。”

  “既然看见通知,为什么还要明知故犯?”

  然则在做旱课时,一休又不见了。长老发现她一个人坐在神像的幕后念经吧。长老生气地责问,“你怎么不到面前去念经?”

  杂货店主管指了指大殿旁侧的大鼓说:“它也是蒙着兽皮的,既有前例,它能够进去大殿,我当然也可以披兽皮入内。”

  一休回答说:“我听了长老的话,知道人的气味是浑浊的,我怕亵读神灵,所以躲到神像的背后去念经。”

  当杂货店经理心情舒畅之时,一休拿起大鼓旁边的棍子,说道,“那大鼓披兽皮犯禁入内,所以大家每一日要用棒槌敲它,你也身披兽皮,也应挨槌打。”说着举起棒槌没头没脑地向杂货铺主管打去……第二天,长老和一休收到请帖,应邀去超市作客。来到店外的一座小乔,见上边贴了一张公告:“不行过桥,请长老和一休来寒舍。”

  长老知道一休单身在神像背后可以偷懒打瞌睡,但也无力回天再指责她。又有一天,邻家送给佛殿一罐糖希长老想,假使给那帮小和尚知道了,非给吃光不可,自己就没份了,他就将糖稀罐子藏起来。那事不知怎么的被小和尚知道了,他们就来向长老要糖稀吃。

  长老见了公告举步欲止,一筹莫展。一休明知是商城主任施行报复,他对长老说:“大家走过去呢!”

  长老见隐藏不注,就将糖稀罐子拿了出去,说:“哪来什么糖稀呀,那是我吃穿透性心脏外伤病的药浆。你们年龄小,吃了可要七孔流血中毒而亡的哟!”

  杂货店总经理己在店内恭候,他问一休:“你看来桥头的通令了吧?”

  早上,一休带着小和尚。将糖稀罐子偷了出来,他说:“我们快吃罢。

  “看到了。”

  长老追查起来,由本人一个人顶罪。”多少个小和尚不一会就把糖稀吃光了,他们把空罐放回了原处。

  “既然看到了,为什么明知故犯?”

  第二天大清早,长老意识一休一个人在过道里哽咽,便问道:“一休,你干吗哭?”

  一休回答道:“我知道这些文告有两种意思:不行过桥,既是不可以过桥,又是可怜走而过桥,那三种意思加在一起,便是不可能足够过桥,所以自己和长老依照尊意,步行过桥了。”

  一休道:“长老,我做了一件错事。我本想把长老的砚台擦洗一下,何人知一失手,把砚台跌碎了。”

  杂货店CEO被一休的诡辩搞得乌烟瘴气了,喃喃地说:“怎么能这么解释吗?”

  砚台是长老的疼爱之物,长老听了害怕:“那可不行了哇!”

  一休接着说:“不这么清楚该怎么着领会呢?不然的话,请你过桥试试。”

  “我自知罪恶滔天,所以想一死谢罪。”一休哭得越发痛楚,“我就去把那罐子药浆吃了,哪晓得吃了毒药也不死,我就全吃光了,在此处等死,呜——呜——呜!”

  杂货店高管一时语塞,只能赔上了膳食,招待长老和一休。

  长老毕竟是个慈悲为本的出家人,想不到自己的谎言竟引起了那样严重的后果,便认可道:“孩子,那罐子里装的不是毒药,是糖稀,前些天自我是欺上瞒下你们的。”

  从此将来,杂货店仓板再也不到佛殿来下棋了,一休和一帮小和尚也就免除了深秋熬夜之苦。

  一休也霎时认可:“长老,刚才本身说的话也是欺诈你的,砚台并没有打碎,我已磨好了墨,恭请长老去写字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