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潭神话

“妈啊!我心坎象烈火在烧.难熬得很!妈,我还要吃水。”

九龙潭之一

聂郎被打得昏死过去,幸好街坊出来几十个人把管家哄走了。他们把聂郎抬进屋去.给她医治创伤。聂小姑坐在床边流着泪水看护着外孙子。

九个深潭相差数米高,一潭接一潭潭潭相连,洞溪水从石壁上冲下,形成十一个瀑布,恰似银河落九天,水从潭口翻出,涌起一帘白浪,其形象蔚为壮观。瀑布每落入一个潭中,都要发出巨响的音响,十一瀑冲潭,九潭回响,轰鸣声在低谷回响,声传十里,仿如万马奔腾。关于九龙潭的演进,当地流传着一个别有天地的神话

聂郎接连二日,都到当年去割青草,那草格外意外,头天割了,第二天又生长出来。聂郎心想:“我不如把草搬回家去,栽在屋后,也免得天天跑十来里路。”他神速上前把方圆的泥土刨松,连根拔起。聂郎正想站起身来,忽然看见草根底下有一凼水,水上表露一颗亮晶晶的珍珠。聂郎真是兴奋,小心地把它坐落怀里,背起青草回去。

富人不信,一个火热的夜晚,偷偷去杨应龙家查看。快到杨应龙家时,天空突然吹来一阵寒风,飘来几团乌云,几声闷雷,就下起了阵阵冰暴。幸亏邻近有一个不小的山洞,财主赶紧跑进山洞才没淋湿。不一会儿,雨停了。他走出岩洞,财主就发现杨应龙家有知情的白光,他走近窗前一看,是箩斗内一颗圆圆的珠子,晶莹透亮,放着明亮的光,箩斗内的铜钱也放出一道道金光。财主欢天喜地得更加,准备进屋偷走,哪个人知她翻窗时搞出的鸣响,把杨应龙惊醒了,眼看珠子快要被富人抢走,就一把抓在手里,急迅放入口中。财主去从他嘴里抠,杨应龙怕宝珠被富豪抠出来,就把珍珠吞进了肚子,二人争抢中,惊醒了奴婢们,财主那才翻窗跑了。

半夜以后,聂郎忽然醒来喊道:“我口渴呀!我要深度呀!”聂四姨看见孙子可以出口了,当然很喜欢,快速递了一碗水给她,那碗水一到嘴巴就干了。聂郎不断地嚷着要水喝,后来索性扒在水缸边,“咕嘟、咕嘟”地把水缸里的水吃干了,聂三姨吓得只是发抖。

瀑布上面为潭

天空是雷声、雷暴,台风夹着中雨,河水陡涨,波浪翻滚,把一个平常静静的大地.突然变得闹轰轰的。那时候河边闪起火把,原来是周洪亲自带人沿河赶来,要剥离聂郎的胃部取宝珠。

正当她悲哀地哭泣时,一个前辈赶到他身旁问道:孩子!你干什么伤悲地哭泣?

“小姨,快快甩手,我要变为蛟龙,报那血海深仇!”

九龙潭的神话,是全人类生存困难的神话,望娘潭,存载着人类孝仪的传存。到九龙潭一游啊?让洁白的飞瀑荡涤你内心杂念,让纯净的洞溪水洗尽你浑身的铅华,让绝壁上的九个望娘潭,唤醒你:你是从哪儿来,又将到哪儿去吗!

   

杨应龙的生母那才了解孙子早已成了龙,但母子亲情难舍,跟在雪暴后穷追不舍,杨应龙也难舍母子亲情,即使在悬崖上,也平日地回头望,他每一趟头一回,就在悬崖上形成一个深潭,一共回头九次,就有了现行那九龙潭。其实,那九龙潭,就是杨应龙成龙先生后不舍母子亲情的望娘潭……

赤龙岭山脚叫化龙沟,在发春水的时候,鱼虾很多,沟边常常长满灰色的水草。现在却成为了乱石坝。聂郎叹了一口气,正想到其余地点去,忽然看见一团白影于,在土地庙背后一闪,聂郎吃惊地说:“噫,白兔!”

神话远古时代,洞溪住着一户杨姓人家,儿子杨应龙出生不久,他的三叔就因病仙逝了,杨应龙母子寸步不离,过着贫困简朴却也安然的生存。大姨年迈体弱后,主要靠外孙子杨应龙给富豪割牛草为生。杨应龙很劳累,每每一天刚放亮就上山割草,割好一背送到财主家后才回家吃早饭,饭后又上山割草,一日三背草,天天那样。随着时间的消失,在无意识中,三姑因患病,可杨应龙割草换的钱,仅够母子俩生活,哪有多的钱给二姨治病啊?想着姑姑奄奄一息的旗帜,作为外孙子却力不从心,杨应龙只可以边割草边大哭。

“人海两隔,要本人回家,只有石头开花马生角。”

富人跑后,杨应龙感觉口尤其渴,便喝了一瓢水,哪知一瓢水喝下去,口更渴了,想把一缸水喝光,但把一缸水喝光了,依旧渴。他四姨说:唯有龙洞的水多,你快去龙洞喝吧!杨应龙一到龙,就将嘴堵在泉眼上,可是他只吸了一口,龙洞的水也干了。没有水,杨应龙显得万分痛楚,他二姨见他生不如死的典范,就说:儿呀!你喝水有如此大的量,只有到海洋去才有生活了。随着三姨的话音刚落,天空立刻变得阴云密布,电闪雷鸣,随即下起倾盆小雨,龙洞里的水就瞅着不停地上升。等到她大妈跑出洞口后,就望着一个头上长角、身上长鳞、张牙舞爪,样子暴虐的妖魔,望着团结,随内涝向山下奔腾而去。

“爱妻子,你孙子哪儿去了?”周洪抓住聂丈母娘的双肩。

先辈说:有那多少个铜板就行了。老人边说边从口袋中摸出一颗白色的串珠,递给杨应龙后说:你把那些和您的钱揣在一块儿,早上就有钱给你大姨治病了。

“我要下河吃水!”

长辈说:你身上有些许钱?

“周洪贼呀,你把我孙子逼下了河,还不甘心!聂郎,你的仇敌来了!”周洪一脚把聂大妈踢倒在地,追到河边,想去找寻聂郎。只见一个革命雷暴,哗喳一声焦雷、象千军万马的洪涛一涌,周洪和他的管家沟腿,全被卷下水去,淹死在波浪中了。

杨应龙说:只有下午卖草得的多个铜板。

李华飞 搜集整理

杨应龙有了宝珠后,就不再割草卖了,他用宝珠变出的钱修了一个大房子,并请人服侍自己的慈母。财主见杨应龙数月不卖草,自己的牛已经饿得皮包骨头了,就派管家去杨应龙家查看。管家到了一看,往日的茅草房现在成了数间一字排开的吊脚楼房,比财主家的屋宇还要宽大、还要气派。

在贴近小河的村边上,住着一户姓聂的住家,屋头唯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亲娘,大家喊他聂丈母娘;一个十四五岁的侄子,名叫聂郎。他们纵然租种着几斗粮的土,但不够吃,聂郎就在外边去打柴、割草来贴补。聂郎很爽快,又能努力,肯协助别人,又听岳母的话,村子里的小家伙都跟她很合得来。大家称扬聂郎是个好孩子。

杨应龙将信将疑地接过珠子,揣进口袋后又便捷地割起草来,割满一背草送到财主家后,他接过工钱往口袋里放时,便发现口袋里有满满一袋钱了,他这才知道,老人给她的是一颗宝珠,钱便是宝珠变出来的。于是相当神采飞扬地叫上医务人员去给她岳母治病。

聂郎刚刚说完那句话,天空中一个金黄的电闪,照得满屋透亮,接着响起一片雷声。聂郎翻身起床在屋外走去,聂三姨不久追上前去,她跟在他背后,越走越害怕。不一会儿,面前出现了象一条藏灰色带子的河。聂郎象疯了貌似,扑到岸边,“咕嘟、咕嘟”吃了起来。这时接连一个一个的雷暴,雷声也轰轰地响着。河里的水被聂郎吃了一半。聂二姑牢牢拉着聂郎的脚说:“外孙子,那怎么得了!”聂郎掉转头来,就变了样子,只见他头上长了双角,嘴边长满了蓝须,颈上红鳞闪闪发光:

九龙潭位于吉林利川谋道,九龙潭潭潭各异,大小不等,深浅不一,据地点土生土长的农家杨崇明和覃太林介绍,最深的一个叫箩斗滩,他们用12根腊篾连接在共同,绑着石头往下放,石头还没挨到底,据此推算此潭有数十米深,所以,哪怕潭内生活着味道万分入味的石蛙,当地人也不敢去抓。

有一天,公鸡才叫头遍,聂郎照例把背篼背起出去割草。他朝着赤龙岭走去,边走边想:咋天遇见长生,他说周员外家里,有人送了一匹雪花马,一天能走千里。周员外喜爱得很,要村子里的人割青草去嗨。他心在想事,不觉已迈出了赤龙岭。

杨应龙说:我哭自己没用,一天割的草只够养活我和岳母,却挣不了多的钱给大姨看病。

“水缸里的水,都被您吃干了,哪儿还有水!”

管家大叫道;“给我打!”

第二天,聂郎很已经爬起来,跑到竹林里一看,“啊嗬!”那窝青草早干死了。他又赶紧进屋着珠子还在不在。他刚揭开坛子的盖盖,便大声喊道:“阿姨,你快来看呵!”原来坛子里装满了米,那珠子仍在米的地点。他们才驾驭那是一颗宝珠。从此未来,珠子放在米里米涨,放在钱上钱涨。家中有了钱米,再不愁穿愁吃了。邻近几户村民没吃的,聂大姨就叫聂郎日常给他们送米去。聂郎自己是穷人,只要别人来借,三升两升总是答应下来。那样消息便传出了。村中有个员外叫周洪,是一个地主。他一听说这件事,便对管家说:

聂郎听了又气又恨,指着管家说道:“你们仗恃周洪有钱,四处欺侮穷人,你说自家偷盗宝珠,有怎么着证据?”

管家不理会他,叫狗腿子进屋去搜,没有搜着怎么样宝珠。管家把眼皮一翻,眼睛一瞪,又叫狗腿子搜聂郎的随身,聂郎急速把珍珠放进嘴里,狗腿子慌忙喊着:“糟了,糟了,聂郎把珠子吞下肚了。”

不少年从前,川西平原闹天旱,旱得多厉害呀!树木枯死了,禾苗焦黄了,水田旱裂了口,堰塘旱现了底,天大都是一轮火红的阳光照着大地。

聂郎是个驾驭的男女,当然不会下周洪的当。周洪就同管家想了一条毒计,说聂郎偷了周家的家传宝珠,派管家带了七个狗腿子到聂家去抢。聂郎要不交出珠子,就捆送官府办罪。那些计谋却被放马的一生一世听着了,悄悄出去告诉聂郎,要他们快捷逃走。聂郎晓得了那件事,正想和大姨往外走,就赶前一周洪的管家。那管家残酷地遮蔽了他们的去路,大声喊道:“快快将自家家员外的传家宝珠交出,要不你明天并非活命!”

管家说:“员外,聂家是个穷人,多拿点钱给他买就行了。”

   

聂郎想到白兔是吃青草的,背起背篼就追,这一趟不知道跑了好远。白兔跑到卧龙谷的岩下,忽然不见了。那儿却出现了一城青幽幽的嫩草,聂郎好不心潮澎湃,取出镰刀,满满割了一背统。

聂郎被迫吞了珠子,心如火烧,要报大优,已在河边变成一条赤色的龙了。只是聂小姨还拉住他的脚掌不放。聂郎听见一片人声,料定是周家派人追来,就说道:“四姨甩手,儿要报仇!”说完拼命一摆,聂郎向河中一滚,立时涌起了万丈波涛。

(选自《中国民间故事选》第一集)

聂三姨知道,她的幼子未来再也不会回来了。她痛苦地站在一个大石堡上,高声喊着:“儿呵!儿呵!”聂郎在水里听着三姑喊一声,就仰发轫来望一下,这望娘的地方就改为了一个滩。聂三姑连喊了二十四声,聂郎仰头望了她寸步不离的岳母有二十两回。那地点就变成了二十三个滩。后来,人们给它定名叫做“望娘滩”。

风日益小了,雨也逐年停了。天已经蒙蒙发亮,聂郎在水中仰初阶来说道:“丈母娘,我要去了!”

(四川)

此时,太阳已经落坡,聂大姨正在屋头煮玉米稀饭。聂郎回来了,聂岳母用埋怨的作品说;“你怎么如此晚才回到?”聂郎就把搬草的事体讲了,又从怀中摸出珠子。那时候忽然满屋通亮,珠子闪出的亮光照得眼睛都睁不开。聂妈妈赶紧叫她把珠子藏到米坛子里去。聂郎吃了晚餐,就把青草栽在屋后竹林边。

“儿呵!你哪些时候才重临呀?”聂三姑很痛苦地问。在那汹涌的浪花里,隐约听得回答道:

“儿子,你吃了那样多的水,怎么得了阿!”

“想个办法,把那颗宝珠弄过手来才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