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传说: 太阳公

  尽管阳光神孔蒂拉雅·维·拉(Ve·ra)科查是江湖万物的创设者,有时也会搞些恶作剧,开喜上眉梢。他时常装扮成一位衣着褴褛,邋里邋遢的叫化子,在村里游荡,任人耻笑,和诸神嬉闹。
  那时候,村子里有位叫考伊拉的姑娘,美观卓绝,连天上的诸神都青睐着她。可是他从未向哪个人代表过自己的情意。
  一夭,雅观的考伊拉坐在鲁克玛树下乘凉,机智的孔蒂拉雅变成一只能看的飞禽,站在那位傲慢姑娘坐着的那棵树的树枝上。他取了协调的一滴精液,使它变成一颗鲜亮而熟透的成果,跌落在美观的女子的左右。考伊拉捡起果子,津津有味地把它吃掉了。纵然从不一个男人有机遇和他风雨同舟,但从那时起,她怀孕了,到九个月的时候,她生下一个男孩。她抚育那宝宝一年了,还不明了她的三叔是哪个人,也不知情当初是怎么怀上他的。小家伙会爬了,考伊拉祈求众神来,让他清楚孩子的老爹是哪个人。
  众神都很愿意赴约。他们把头发梳平,把人体洗净,衣裳更是雍容华贵。因为,每位神只都希望以最优雅完美的真容出现在美人考伊拉的前方,每一位神只都指望被他选作她的先生和所有者。
  等众神来到安契克契荒原,各就各位坐好之后,考伊拉对他们说:
  “啊,受人珍爱的神只,我邀请你们到此刻来,是想让你们精晓我的心事。我的孙子已经满周岁了,可我还不精通她的爹爹是什么人,甚至无缘见他一方面。我的肉体是贞洁的,我尚未和其余一个孩子他爹亲热过。那一点自己想你们心里都很了然。现在到了清淤真相的时候了,请坦率地告诉自己,你们当中什么人必须对自我的晦气负责。我要领悟,何人是自个儿外甥的阿爸。”
  众神被问得面面相觑,难置一词,不过什么人也不忍心拒绝考伊拉的呼吁。那时的孔蒂拉雅正装扮成一位穷苦人的外貌,坐在众神之后最末尾的一个职位上。当赏心悦目的考伊拉向众神申诉时,甚至连眼角都未扫他一眼,因为她怎么也尚无想到他正是他要找的人。
  考伊拉见众神都缄默不语,不由得稍微焦急,高声说:
  “既然何人也不敢认可,那就不得不叫孩子自己去认自己的大叔啦!”说罢,她把襁褓中的孩子抱出来,放到了地上。小家伙马上歪歪斜斜地间接向衣衫褴褛的孔蒂拉雅坐着的地点走过去。小家伙手舞足蹈地笑着张开两臂抱住了孔蒂拉雅的大腿。
  考伊拉见状,感到羞愧难容,不禁悲从中来。她扑到孔蒂拉雅身边,一把抱过子女,高举着他,声嘶力竭的转过身去说:
  “难道自己这么一位貌比天仙的处女,竟然要协调的儿女去认如此邋遢的乞讨的人做三叔呢,天哪!我的羞辱曾几何时才能洗刷得净啊!”话声未落,她便飞身而起,绝望地向海岸奔去。
  瞬间,孔蒂拉雅已然成为身着一身金壁辉煌的金黄衣服,圣身放射万清宣宗芒,他距离惊愕不已的众神集会地,去追赶考伊拉。
  “考伊拉!我相亲的,”他不行情爱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回头看本身一眼吧,看本身是何其地英俊体面!”
  可是,骄傲的考伊拉在满怀悲愤之下,对他的呼唤不屑一顾,恶狠狠地头也不回地对她说。
  “我精通我的儿女有这么一位穷酸的托钵人三伯就曾经够用了。我何人也不想看见!”说着,她没有在了天涯海角。
  孔蒂拉雅一路不停地追赶着她们。“停一停,考伊拉!”他呼唤着,“哪怕就看自己一眼!你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你们?”
  半路上,他赶上了兀鹰,他问兀鹰是或不是观望了考伊拉和他的男女。兀鹰回答:
  “她就在离那儿不远的地点,快追,你早晚会碰到他的!”
  孔蒂拉雅为了感谢她的吉言,对兀鹰说:
  “从现在起,你是不死的:你能够任意在高空翱翔,在高山之颠筑巢,哪个人也不会侵扰你们。从现在起,任何动物的遗骸,不管是怎么着,你都足以用来充饥。只即使绝非主人的禽兽,你都得以猎杀果腹。什么人胆敢杀你,必遭天谴!”
  孔蒂拉雅继续往前走,际遇一只臭鼬,问她是还是不是见过考伊拉。
  “你白跑了!”臭鼬实事求是地说,“你好歹也赶不上他们了!”
  于是,孔蒂拉雅神诅咒他:
  “现在起,你只能在黑夜里走出你的山洞,从现在起,你浑身散发出臭气,动物躲开你,人类憎恶你,捕杀你!”
  孔蒂拉雅往前又赶了一程,蒙受一只美洲狮。问她是否见过考伊拉。
  “只要您内心装着他,她就离你很近。”他说:“你说到底一定会追上她。”
  于是,孔蒂拉雅神对他说:
  “现在起,你将碰着咱们的敬爱,大家都炙手可热你,你是动物的大法官,可以裁定它们的阴阳。在你死后会享有崇高的得体。杀死你的人方可把您的皮毛剥下来,但必须连带尾部。他们可以保存你的门牙,但不可以不在您的眼圈里放上一对宝石。那样,你可以虽死犹生。在主要的节日,人们将披上您的毛皮,把你的头顶在和谐的头上。”
  孔蒂拉雅神在赶路旅途,又赶上了狐狸。狐狸对他说:
  “别赶了,反正你也追不上了。”
  英明的孔蒂拉雅给他以诅咒:
  “让众人一看见你就赶上你,没有任什么人尊重您,死后的遗骸都没人会去埋。”
  后来,他又遇见苍鹰,苍鹰告诉她,考伊拉已经不远了。于是孔蒂拉雅说:
  “从现在起,大家都爱抚你。天天中午您可以有一只小花蜜哺养长大的飞禽供你食用。白天您可以轻易选择一只小鸟充饥。打死你的人,为了表示对您的体贴,必须宰杀一只美洲豹。在喜庆节日上,人们将鹰的头戴在祥和头上。”
  孔蒂拉雅再往前走,境遇七只鹦鹉,他们告知她,赶不上考伊拉了。神对鹦赋们说:
  “从现在起,你们将永久不得安宁,人们会因为你们的效仿而贩买你们,囚禁你们,憎恨多嘴多舌的你们。”
  太阳神孔蒂拉雅就这样对路上碰到的禽兽下着结论:给她吉兆的,投之以致谢,反之则施之以诅咒。
  最终,他到来大海边,看到考伊拉和他的幼子已经化为了石头。孔蒂拉雅万分痛苦,愁容满面地在水边徘徊。
  那时,他看看多个绝色的闺女,被一条大蛇守护在骄傲的岩石上,她们是巴恰卡玛的姑娘,她们的丈母娘到海洋里看望考伊拉去了。孔蒂拉雅想把他们从大蛇那里弄出来,便想方设法让大蛇扭过身去,一手把小姨子抱了苏醒。当她打算以相同的措施去抱大姨子时,表姐变成一只白鸽飞走了。从此,印第安人把三姑娘名叫乌尔比,即“鸽子”的情趣,把阿姨娘的阿妈称作乌尔比-华恰克,就是“鸽子四姨”的趣味。
  那时,大海之中还尚无鱼,唯有鸽子大姑的养鱼池中有不多几条。孔蒂拉雅为了惩罚鸽子二姨私自探望考伊拉,把她养鱼池中的鱼全放走了。现在海洋中负有的鱼都是从鸽子妈妈那里来的。
  鸽子二姨从三孙女那里透亮了所发出的事。她气冲冲地追上孔蒂拉雅,春风得意地对他说:“亲爱的孔蒂拉雅,你梳过头吗?你的毛发里有些什么东西?”孔蒂拉雅笑着坐在她的身边,把头放在鸽子阿姨的大腿上。鸽子大姨装出在她头发里认真摸索的金科玉律,心里却暗令岩石:“过来,压在孔蒂拉雅的头上!”那一点小智慧仍是可以骗得了孔蒂拉雅吗?他说,他要相差一会儿。她一甩手,他就溜回圣地去了。
  他喜爱在凡间到处闲逛,时常和农妇们逗逗乐,搞各个恶作剧。

  尽管阳光神孔蒂拉雅·维拉科查是江湖万物的成立者,有时也会搞些恶作剧,开春风得意。他时常装扮成一位衣着褴褛,邋里邋遢的叫花子,在村里游荡,任人耻笑,和诸神嬉闹。
  那时候,村子里有位叫考伊拉的闺女,美观卓越,连天上的诸神都疼爱着他。不过他未曾向何人代表过自己的柔情。
  一夭,雅观的考伊拉坐在鲁克玛树下乘凉,机智的孔蒂拉雅变成一只能看的鸟类,站在那位傲慢姑娘坐着的那棵树的树枝上。他取了和谐的一滴精液,使它变成一颗鲜亮而熟透的硕果,跌落在月宫仙子的前后。考伊拉捡起果子,津津有味地把它吃掉了。即便没有一个爱人有空子和他丹舟共济,但从那时起,她怀孕了,到九个月的时候,她生下一个男孩。她抚育那宝宝一年了,还不明了他的生父是什么人,也不知底当初是怎么怀上他的。小家伙会爬了,考伊拉祈求众神来,让她精通孩子的爹爹是何人。
  众神都很愿意赴约。他们把头发梳平,把身体洗净,衣裳更是金碧辉煌。因为,每位神只都梦想以最优雅完美的模样现身在美丽的女孩子考伊拉的前边,每一位神只都盼望被他选作她的爱人和主人。
  等众神来到安契克契荒原,各就各位坐好之后,考伊拉对他们说:
  “啊,受人爱抚的神只,我邀请你们到此刻来,是想让你们通晓自身的难言之隐。我的外孙子已经满周岁了,可自己还不驾驭他的公公是何人,甚至无缘见她一面。我的躯干是贞洁的,我未曾和其余一个女婿接近过。那点自己想你们心里都很明亮。现在到了清淤真相的时候了,请坦率地告诉自己,你们当中哪个人必须对我的背运负责。我要明了,何人是本人儿子的老爹。”
  众神被问得面面相觑,难置一词,可是何人也不忍心拒绝考伊拉的乞请。那时的孔蒂拉雅正装扮成一位穷苦人的真容,坐在众神之后最末尾的一个职位上。当美丽的考伊拉向众神申诉时,甚至连眼角都未扫他一眼,因为她怎么也并未想到她正是他要找的人。
  考伊拉见众神都缄默不语,不由得多少焦急,高声说:
  “既然什么人也不敢认同,那就只可以叫孩子自己去认自己的爹爹啦!”说罢,她把襁褓中的孩子抱出来,放到了地上。小家伙立刻歪歪斜斜地一贯向衣衫褴褛的孔蒂拉雅坐着的地方走过去。小家伙快意地笑着张开两臂抱住了孔蒂拉雅的大腿。
  考伊拉见状,感到惭愧难容,不禁悲从中来。她扑到孔蒂拉雅身边,一把抱过孩子,高举着他,声嘶力竭的转过身去说:
  “难道我这么一位貌比天仙的处女,竟然要和谐的子女去认如此脏乱差的叫花子做大叔呢,天哪!我的屈辱曾几何时才能洗刷得净啊!”话声未落,她便飞身而起,绝望地向海岸奔去。
  弹指间,孔蒂拉雅已然成为身着一身雍容尔雅的金色衣服,圣身放射万清宣宗芒,他距离惊愕不已的众神集会地,去追逐考伊拉。
  “考伊拉!我亲密的,”他足够柔情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回头看本身一眼吧,看我是何其地英俊体面!”
  不过,骄傲的考伊拉在满怀悲愤之下,对他的呼叫视如草芥,恶狠狠地头也不回地对他说。
  “我通晓自家的儿女有那样一位穷酸的叫花子公公就早已丰富了。我哪个人也不想看见!”说着,她消失在了国外。
  孔蒂拉雅一路不停地追赶着他们。“停一停,考伊拉!”他呼唤着,“哪怕就看本身一眼!你在哪儿,我怎么看不见你们?”
  半路上,他遇见了兀鹰,他问兀鹰是还是不是探望了考伊拉和他的儿女。兀鹰回答:
  “她就在离那儿不远的地点,快追,你一定会际遇他的!”
  孔蒂拉雅为了感谢他的吉言,对兀鹰说:
  “从现在起,你是不死的:你可以肆意在满天翱翔,在高山之颠筑巢,什么人也不会侵扰你们。从现在起,任何动物的遗体,不管是何许,你都足以用来充饥。只倘使绝非主人的禽兽,你都可以猎杀果腹。何人胆敢杀你,必遭天谴!”
  孔蒂拉雅继续往前走,遭逢一只臭鼬,问他是或不是见过考伊拉。
  “你白跑了!”臭鼬实事求是地说,“你好歹也赶不上他们了!”
  于是,孔蒂拉雅神诅咒他:
  “现在起,你不得不在黑夜里走出你的岩洞,从现在起,你全身散发出臭气,动物躲开你,人类憎恶你,捕杀你!”
  孔蒂拉雅往前又赶了一程,际遇一只美洲狮。问他是或不是见过考伊拉。
  “只要您内心装着他,她就离你很近。”他说:“你说到底一定会追上她。”
  于是,孔蒂拉雅神对她说:
  “现在起,你将碰着我们的爱惜,大家都炙手可热你,你是动物的审判员,可以裁定它们的阴阳。在你死后会享有崇高的赏心悦目。杀死你的人方可把您的毛皮剥下来,但必须连带头部。他们得以保留你的门牙,但不能不在您的眼窝里放上一对宝石。这样,你能够虽死犹生。在主要的节日,人们将披上你的毛皮,把您的底部在友好的头上。”
  孔蒂拉雅神在赶路路上,又遇见了狐狸。狐狸对她说:
  “别赶了,反正你也追不上了。”
  英明的孔蒂拉雅给她以诅咒:
  “令人们一看见你就赶上你,没有任何人尊重你,死后的遗体都没人会去埋。”
  后来,他又蒙受苍鹰,苍鹰告诉她,考伊拉已经不远了。于是孔蒂拉雅说:
  “从现在起,大家都爱抚你。每一天中午你可以有一只小花蜜哺养长大的小鸟供您食用。白天你可以任意接纳一只小鸟充饥。打死你的人,为了表示对你的爱护,必须宰杀一只美洲豹。在喜庆节日上,人们将鹰的头戴在融洽头上。”
  孔蒂拉雅再往前走,蒙受八只鹦鹉,他们告知她,赶不上考伊拉了。神对鹦赋们说:
  “从现在起,你们将永生永世不得安生,人们会因为你们的一成不变而贩买你们,囚禁你们,憎恨多嘴多舌的你们。”
  太阳公孔蒂拉雅就这么对路上遇见的禽兽下着结论:给她吉兆的,投之以致谢,反之则施之以诅咒。
  最终,他过来大海边,看到考伊拉和他的幼子早已变为了石头。孔蒂拉雅至极伤心,愁容满面地在岸边徘徊。
  这时,他看来五个赏心悦目的丫头,被一条大蛇守护在骄傲的岩层上,她们是巴恰卡玛的幼女,她们的阿妈到海洋里看望考伊拉去了。孔蒂拉雅想把她们从大蛇那里弄出来,便搜索枯肠让大蛇扭过身去,一手把堂姐抱了过来。当他打算以同一的法子去抱堂妹时,大姨子变成一只白鸽飞走了。从此,印第安人把大姑娘名叫乌尔比,即“鸽子”的情致,把二姑娘的阿妈称作乌尔比-华恰克,就是“鸽子二姨”的情趣。
  那时,大海之中还并未鱼,只有鸽子丈母娘的养鱼池中有不多几条。孔蒂拉雅为了处罚鸽子三姨私自探望考伊拉,把他养鱼池中的鱼全放走了。现在海洋中负有的鱼都是从鸽子阿姨那里来的。
  鸽子大妈从三女儿那里知道了所爆发的事。她气冲冲地追上孔蒂拉雅,快意地对她说:“亲爱的孔蒂拉雅,你梳过头吗?你的毛发里有些什么事物?”孔蒂拉雅笑着坐在她的身边,把头放在鸽子三姨的大腿上。鸽子大妈装出在他头发里认真查找的榜样,心里却暗令岩石:“过来,压在孔蒂拉雅的头上!”那一点小智慧仍能骗得了孔蒂拉雅吗?他说,他要相差一会儿。她一甩手,他就溜回圣地去了。
  他喜欢在红尘到处游荡,时常和女士们逗逗乐,搞各样恶作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