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公主戏神珠

   

燕窝岛有个小仔,家里很穷,十五六岁就到老董船上去当伙浆仔(渔船上烧饭、做杂工的男孩子)。伙浆仔敦厚老实,手脚勤快,还吹得一手好渔笛。一天晚上,渔船扬帆出海,撒网捕鱼。可是拉上来一看,网袋空空的。他们换一个洋地又一个洋地(渔民出海捕鱼的渔场),撒了一网又一网,千万不肯空船拢洋。老大看伙计们一个个愁容,便对伙浆仔说:“伙浆仔呀!吹曲笛子吧上让大家消消愁,解解闷!”伙浆仔坐在船头上,吹响了渔笛。婉转动听的笛声在海面荡漾。一个乐曲吹完,船老大才叫大家去垃渔网。不过,渔网一节一节拉土来,全是空的。大伙心中冰凉,拉起最终一节网袋,猛地往船板上一掼。忽然,网袋里冲出一道金光,把渔船照得通亮通亮。大伙吓呆了!仔细一看,原来捕到了一条金灿灿的鱼。那条鱼浑身金鳞闪亮,背脊上有一条鲜红鲜红的花纹,头顶红形形,嘴唇黄澄澄。唇边还长着两条又细又长的胡须。那是何等鱼?只有船老大一个人通晓。他告知我们,那是一条万分稀出名贵的黄神鱼,吃了那种鱼能补身强筋骨。有黄神鱼的地点,一定有鱼群。船老大瞧着黄神鱼,笑嘻嘻地说:“伙浆仔,你去剖鱼烧鱼羹请大家尝尝鲜补补神,捕个大网头,一网鱼装三舱!”伙计们听了满心欢愉,有的摇桧,有的撒网,唯有伙浆仔看着黄神鱼发愣:那样好的鱼杀掉烧鱼羹,多可惜啊!他心灵舍不得,手里却拿起刀,在磨石上擦擦地磨了两下,吓得黄神鱼乱蹦乱跳。伙浆仔张开双手丢捉鱼。你向北,它跳西,你向南,它跳东,怎么抓也抓不住,伙浆仔累得直喘气。突然,他听到一阵女童的哭泣声,感到奇怪,船上哪来的幼女?他惊疑地四下一望,只见黄神鱼躺在舱板上,嘴巴一张一闭,双眼噗噗流泪。伙浆仔看呆了,自言自语地说:“黄神鱼呀,老大要杀你,我可心不忍啊!”黄神鱼忽地跳到她的脚边,苦苦衷求:“放我回来吧!放自己回去吧!”伙浆仔尤其惊奇,蹲下身子问道:“莫非你通灵性?”黄神鱼点点头,眼泪簌簌流下来。伙浆仔心肠软,用手揩揩黄神鱼的脸。这一揩,黄神鱼哭得更痛心,眼泪像一串珍珠断了线。伙浆仔鼻子一酸,同情地说:“别哭!别哭!我放你,放你归大海!”伙浆田手捧黄神鱼,走到船舷边,黄神鱼尾巴一翘,头一抬,扑通一声跃进了深海。海面上咕噜噜一阵响,泛起一朵朵银白色的波浪,浪花中间冒出一个姑娘,娇滴滴,水灵灵,长得又年轻又美丽,一双大双目直看着伙浆仔,噗哧一笑:“伙浆仔,你怎么哭了?”伙浆仔窘得面部通红,火速用刚刚替黄神鱼揩过眼泪的手,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姑娘不见了。原来,那姑娘是黄海龙王的三公主。她在龙宫里玩腻了,化作黄神鱼,悄悄地溜出龙宫,混在鱼儿里遍地转悠。突然,一阵笛声自远而近,她侧耳细听,哟!多么婉转,多么动听!她循声找寻吹笛人,寻呀寻呀,一个不小心,撞进了渔网里。这时,伙浆仔呆呆地望着浪花出神,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又用手揉了揉。突然,眼睛一亮,海底下的海藻泥沙、龟瞥蟹虾,看得清楚、明明白白。他正感到奇怪,只见一群黄鱼迎面游来,就喜滋滋地大声喊道:“黄鱼!一群大黄鱼!老大,快下网呀!”老大不信任,摇摇头,没理他。.眼看黄鱼群从船底游过去了,伙浆仔婉惜地说:“可惜,真可惜!”话声刚落,又看见一群黄鱼朝渔船游来,他大喊起来:“老大,快下网,是大黄鱼呀!”老大半信半疑催大伙撤下渔网。不到一袋烟功夫,伙浆仔拍着双手笑得合不拢口:“进网了,快拉网呀!”渔网往上拉,哗啦一阵响,网袋浮香港(Hong Kong)面,金灿灿,亮闪闪,满满一网大黄鱼。撩呀掏呀,一夜掏到大天亮,足足装了一满船。从此,岛上的渔民都传出了,说伙浆仔的眼睛能看出海底的鱼类。大伙都爱不释手跟伙浆仔出海,他说哪儿有鱼,渔民就往哪个地方撒网,网网不落空,次次成绩斐然。燕窝岛上的渔家日子越过尤其达,人人感激伙浆仔。那可吓坏了黄海龙王,快捷找来龟经略使探究对策。龟相摇着头说:“那事难办!伙浆田救了三公主,三公主赠她一对神眼珠。”他把三公主如何听到笛声,怎么样落网遇救的经过说了一次。龙王听罢,沈吟片刻说:“每日奉送几担海产以报答救命之恩未尝不可,但怎可捐赠神眼珠!不行,神眼珠要吊销!”龟相为难地说:“收回神眼珠,伙浆仔双目要失明,恐怕三公主不承诺!”龙王不耐烦地说:“这该肿么办?”龟相凑近龙王,如此那般地咬耳细语一阵,龙王无可奈什么地方叹了语气说:“事到目前,也不得不如此了!”一天,风柔日暖,海天蔚蓝。伙浆仔带着岛上的渔船扬帆出海。他日吹渔笛,眼望海底。船刚到洋地,迎面就游来了鱼群。伙浆仔手持渔笛,指导撒网,谁知鱼群哗地一格调,顺潮而去。伙浆仔把橹摇得像阵风猛追不放。追呀追呀,平昔追到外洋。突然,天上升起团团乌云,海上刮起阵阵猛风。风呼呼,浪哗哗,一个巨浪卷走了伙浆仔。大伙焦急地叫喊着:“伙浆仔!伙浆仔!”伙浆仔随浪飘荡,只觉得天昏昏,海无边,不知飘荡了稍稍辰光,不知飘到了哪些地点:他定睛一看,眼前有一幢豪华的皇城,龟相站在宫门前迎接:“浪花跳,贵客到,快进宫里歇一歇!”接着,宫门里闪出一群宫女,簇拥着伙浆仔进了宫廷。皇宫里早就摆下了一桌酒筵,龟相请伙浆仔入席,端起酒杯,满脸堆笑地说:“恭喜!恭喜!”伙浆仔稳了稳神说:“遇难落海,还道吗个喜?”龟相说:“龙王招驸马,那不是天大的亲事呢?”伙浆仔轻蔑地说:“我是个穷渔郎,龙王招婿与我何关?”龟相呵呵笑道:“通灵性的黄神鱼就是雅观的三公主。苦难相救,平生相配!”伙浆仔一听,又喜又惊。但转而一想,门不当,户不对,公主怎能配渔郎?他惨酷一笑说:“公主金枝玉叶,到人世吃不起苦工”说罢就要离席而去。龟相忙伸手一栏:“既然来了,何必再走?”伙浆仔不依,一定要走。龟相急了,把脸一沈,喝道:“龙王有旨,不愿留住龙宫,只可以撤回神眼珠!来啊!”随着喊声,一队墨斗鱼围了土来,猛地喷出墨汁。伙浆田只以为眼睛一阵剧痛,昏死在地。过了很久很久,伙浆仔才缓过气来。他渐渐睁开眼睛,只认为一片黑暗,摸摸地上,全是沙子。伙浆田即便回到了桑梓,却双目失明了,再也无法出海捕鱼了。他心灵充满着愁肠和愤恨,常常独自一人无聊地坐在海边,吹着热爱的渔笛。夜深人静,三公主被一阵笛声惊醒。她侧耳静听,不觉双眉紧锁,心里不安起来:以往的笛声是那么悠扬欢畅,后天却这么悲哀凄侧!她快速离开龙宫,循着笛声来到海边。猛见伙浆田双目失明,登时明白了父王许婚的苦读。她又恨又愧,扶起伙浆仔,一字一顿地说:“走,我们回家去!”伙浆仔只是呆呆地站着,脸上毫无表情,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三公主急了:“既已许婚,你我哪怕夫妻!你不带自己回家,叫我到什么地方去?”伙浆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我两眼摸黑,怎好连累你?快回龙宫去吧!”“不!我决不回龙宫,宁可守你毕生一世!”伙浆仔心里万分感激,嘴里仍旧一个劲地催她快走。三公主低头沈思良久说:“好吧!一定要自我走,那就让我再看看您的双眼!”伙浆仔听她答应了,便顺从地躺在沙滩上。三公主张开嘴巴,射出一道异光,噗的一声,一颗龙珠落在伙浆田的眸子上。龙珠滴溜溜地打转,伙浆仔眼珠里的毒汁一滴一滴的往外淌,眼珠闪烁出一道亮光,越来越明亮,毒汁黏在龙珠上,异光灿烂的龙珠越来越暗淡!最终成为了一颗小黑球。三公主失去龙珠,浑身发软,扑通一声跌坐在沙滩上。伙浆仔双目复明了,睁眼看见三公主瘫坐在沙滩上,花容憔悴,喘息不停,一时慌了手脚,忙问:“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三公主两眼含泪,忧郁地说:“龙珠失明,我只得撤回龙宫养身。你自我要想再见,难啊!”伙浆仔难受得说不出话来,他一把扶住三公主说:“为了救我,如竟献出宝珠,那可怎么做!”三公主脸色惨白,微微一笑说:“你双目复明,我也放心了!待我回去龙宫,乞请父王每一日进献海产万担!”说罢,逐步地现出龙形,哗一声,向深海深处游去。据说,黄海龙王拗可是外孙女的呼吁,终于答应每一日进献海产万担,算是报答伙浆仔的救命之恩!

  燕窝岛有个小仔,家里很穷,十五六岁就到老板船上去当伙浆仔(渔船上烧饭、做杂工
的男孩子)。伙浆仔敦厚老实,手脚勤快,还吹得一手好渔笛。
   
一天中午,渔船扬帆出海,撒网捕鱼。不过拉上来一看,网袋空空的。他们换一个洋地
又一个洋地(渔民出海捕鱼的渔场),撒了一网又一网,千万不肯空船拢洋。
    老大看伙计们一个个愁云,便对伙浆仔说:
    “伙浆仔呀!吹曲笛子吧上让大家消消愁,解解闷!”
   
伙浆仔坐在船头上,吹响了渔笛。婉转动听的笛声在海面荡漾。一个乐曲吹完,船老大
才叫大家去垃渔网。不过,渔网一节一节拉土来,全是空的。大伙心中冰凉,拉起最终一节
网袋,猛地往船板上一掼。忽然,网袋里冲出一道金光,把渔船照得通亮通亮。大伙吓呆
了!仔细一看,原来捕到了一条金灿灿的鱼。这条鱼浑身金鳞闪亮,背脊上有一条鲜红鲜红
的花纹,头顶红形形,嘴唇黄澄澄。唇边还长着两条又细又长的胡须。
   
那是什么样鱼?唯有船老大一个人明白。他告诉大家,那是一条非凡不可多得名贵的黄神鱼,
吃了那种鱼能补身强筋骨。有黄神鱼的地点,一定有鱼群。船老大望着黄神鱼,笑嘻嘻地说:
   
“伙浆仔,你去剖鱼烧鱼羹请大家尝尝鲜补补神,捕个大网头,一网鱼装三舱!”伙计
们听了满心欢愉,有的摇桧,有的撒网,只有伙浆仔看着黄神鱼发愣:那样好的鱼杀掉烧鱼
羹,多可惜啊!他心灵舍不得,手里却拿起刀,在磨石上擦擦地磨了两下,吓得黄神鱼乱蹦
乱跳。
   
伙浆仔张开双手丢捉鱼。你往西,它跳西,你向北,它跳东,怎么抓也抓不住,伙浆仔
累得直喘气。突然,他听到一阵黄毛丫头的哭泣声,感到意外,船上哪来的幼女?他惊疑地四
下一望,只见黄神鱼躺在舱板上,嘴巴一张一闭,双眼噗噗流泪。伙浆仔看呆了,自言自语
地说:
    “黄神鱼呀,老大要杀你,我可心不忍啊!”
    黄神鱼忽地跳到她的脚边,苦苦衷求:
    “放自己回去吧!放我回到啊!”
    伙浆仔越发惊奇,蹲下身子问道:
    “莫非你通灵性?”
    黄神鱼点点头,眼泪簌簌流下来。
   
伙浆仔心肠软,用手揩揩黄神鱼的脸。这一揩,黄神鱼哭得更伤感,眼泪像一串珍珠断
了线。伙浆仔鼻子一酸,同情地说:
    “别哭!别哭!我放你,放你归大海!”
   
伙浆田手捧黄神鱼,走到船舷边,黄神鱼尾巴一翘,头一抬,扑通一声跃进了深海。海
表面咕噜噜一阵响,泛起一朵朵银白色的波浪,浪花中间冒出一个幼女,娇滴滴,水灵灵,
长得又年轻又美丽,一双大双目直瞧着伙浆仔,噗哧一笑:“伙浆仔,你怎么哭了?”
   
伙浆仔窘得面部通红,疾速用刚刚替黄神鱼揩过眼泪的手,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姑
娘不见了。
   
原来,那姑娘是黄海龙王的三公主。她在龙宫里玩腻了,化作黄神鱼,悄悄地溜出龙
宫,混在鱼儿里四处转悠。突然,一阵笛声自远而近,她侧耳细听,哟!多么婉转,多么动
听!她循声找寻吹笛人,寻呀寻呀,一个不小心,撞进了渔网里。
    那时,伙浆仔呆呆地望着浪花出神,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又用手揉了揉。
   
突然,美观,海底下的藻类泥沙、龟瞥蟹虾,看得明领会白、明精通白。他正感到
不料,只见一群黄鱼迎面游来,就心满意足地大声喊道:
    “黄鱼!一群大黄鱼!老大,快下网呀!”
    老大不相信,摇摇头,没理他。
    .眼看黄鱼群从船底游过去了,伙浆仔婉惜地说:
    “可惜,真可惜!”
    话声刚落,又看见一群黄鱼朝渔船游来,他大喊起来:
    “老大,快下网,是大黄鱼呀!”
   
老大半信半疑催大伙撤下渔网。不到一袋烟功夫,伙浆仔拍着双手笑得合不拢口:“进
网了,快拉网呀!”
   
渔网往上拉,哗啦一阵响,网袋浮Hong Kong面,金灿灿,亮闪闪,满满一网大黄鱼。撩呀掏
哟,一夜掏到大天亮,足足装了一满船。从此,岛上的渔夫都流传了,说伙浆仔的眼眸能看
到海底的鲜鱼。大伙都喜欢跟伙浆仔出海,他说何地有鱼,渔民就往哪儿撒网,网网不落
空,次次成绩斐然。
   
燕窝岛上的渔民日子越过尤其达,人人感激伙浆仔。那可吓坏了比斯开湾龙王,疾速找来龟
宰相探讨对策。
    龟相摇着头说:
    “那事难办!伙浆田救了三公主,三公主赠她一对神眼珠。”
    他把三公主怎么样听到笛声,怎么着落网遇救的经过说了几次。
    龙王听罢,沈吟片刻说:
   
“每一天奉送几担海产以报答救命之恩未尝不可,但怎可馈赠神眼珠!不行,神眼珠要收
回!”
    龟相为难地说:
    “收回神眼珠,伙浆仔双目要失明,恐怕三公主不答应!”
    龙王不耐烦地说:“那该如何是好?”
    龟相凑近龙王,如此这般地咬耳细语一阵,龙王无可奈什么地方叹了口气说:
    “事到方今,也不得不如此了!”
   
一天,风和日暖,海天蔚蓝。伙浆仔带着岛上的渔船扬帆出海。他日吹渔笛,眼望海
底。船刚到洋地,迎面就游来了鱼群。伙浆仔手持渔笛,率领撒网,何人知鱼群哗地一调子,
顺潮而去。伙浆仔把橹摇得像阵风猛追不放。追呀追呀,一贯追到外洋。突然,天上涨起团
团乌云,海上刮起阵阵猛风。风呼呼,浪哗哗,一个巨浪卷走了伙浆仔。大伙焦急地喊叫着:
    “伙浆仔!伙浆仔!”
   
伙浆仔随浪飘荡,只认为天昏昏,海无边,不知飘荡了略微辰光,不知飘到了怎么地
方:他定睛一看,眼前有一幢豪华的宫廷,龟相站在宫门前迎接:“浪花跳,贵客到,
快进宫里歇一歇!”
   
接着,宫门里闪出一群宫女,簇拥着伙浆仔进了宫廷。宫室里早就摆下了一桌酒筵,龟
相请伙浆仔入席,端起酒杯,满脸堆笑地说:
    “恭喜!恭喜!”
    伙浆仔稳了稳神说:“丧命落海,还道吗个喜?”
    龟相说:“龙王招驸马,那不是天大的大喜事呢?”
    伙浆仔轻蔑地说:“我是个穷渔郎,龙王招婿与本人何关?”
   
龟相呵呵笑道:“通灵性的黄神鱼就是雅观的三公主。灾祸相救,终生相配!”
    伙浆仔一听,又喜又惊。但转而一想,门不当,户不对,公主怎能配渔郎?
    他粗暴一笑说:“公主金枝玉叶,到凡间吃不起苦工”说罢就要离席而去。
    龟相忙伸手一栏:“既然来了,何必再走?”
    伙浆仔不依,一定要走。龟相急了,把脸一沈,喝道:
    “龙王有旨,不愿留住龙宫,只可以撤回神眼珠!来啊!”
    随着喊声,一队墨斗鱼围了土来,猛地喷出墨汁。
    伙浆田只认为眼睛一阵剧痛,昏死在地。
   
过了很久很久,伙浆仔才缓过气来。他逐渐睁开眼睛,只觉得一片黑暗,摸摸地上,全
是沙子。伙浆田尽管回到了乡里,却双目失明了,再也无法出海捕鱼了。他心神充满着痛楚
和愤恨,平常独自一人无聊地坐在海边,吹着热爱的渔笛。
   
夜深人静,三公主被一阵笛声惊醒。她侧耳静听,不觉双眉紧锁,心里不安起来:以往
的笛声是那么悠扬欢欣,后天却那样难受凄侧!她飞速离开龙宫,循着笛声来到海边。猛见
伙浆田双目失明,即刻精晓了父王许婚的用功。
    她又恨又愧,扶起伙浆仔,一字一顿地说:“走,我们回家去!”
    伙浆仔只是呆呆地站着,脸上毫无表情,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三公主急了:
    “既已许婚,你自己固然夫妻!你不带我回家,叫自己到啥地方去?”
    伙浆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我两眼摸黑,怎好连累你?快回龙宫去啊!”
    “不!我毫不回龙宫,宁可守你一世!”
    伙浆仔心里很是感激,嘴里如故一个劲地催他快走。
    三公主低头沈思良久说:“可以吗!一定要本人走,那就让我再看看您的眼眸!”
   
伙浆仔听她答应了,便顺从地躺在沙滩上。三公主张开嘴巴,射出一道异光,噗的一
声,一颗龙珠落在伙浆田的眸子上。龙珠滴溜溜地打转,伙浆仔眼珠里的毒汁一滴一滴的往
外淌,眼珠闪烁出一道亮光,越来越明亮,毒汁黏在龙珠上,异光灿烂的龙珠越来越暗淡!
终极变成了一颗小黑球。
    三公主失去龙珠,浑身发软,扑通一声跌坐在沙滩上。
   
伙浆仔双目复明了,睁眼看见三公主瘫坐在沙滩上,花容憔悴,喘息不停,一时慌了手
脚,忙问:“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三公主两眼含泪,忧郁地说:
    “龙珠失明,我只好撤回龙宫养身。你本身要想再见,难啊!”
    伙浆仔伤心得说不出话来,他一把扶住三公主说:
    “为了救我,如竟献出宝珠,那可咋做!”
    三公主面色如土,微微一笑说:
    “你双目复明,我也放心了!待我回到龙宫,乞请父王每天进献海产万担!”
    说罢,逐步地现出龙形,哗一声,向深海深处游去。
   
据说,南海龙王拗可是外孙女的央求,终于答应每一天进献海产万担,算是报答伙浆仔的救
命之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