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历史名家故事: 十大忠臣:史可法

  洪承畴[chóu]是明末的重臣,当过总督、兵部少保。他统领汉代军事
在辽东跟清军作战,打了败仗,被清军抓住了。洪承畴贪生怕死,投降了清
军。
  洪承畴投降从前,老爱跟别人吹,他对天子怎么赤子之心。他还亲手写
过一副对子挂在大厅里。对子写的是:
   君恩深似海; 臣节重如山。
   他息争了自卫队以后,有人在她写的对子前边,又添上了俩字,成了:
   君恩深似海矣! 臣节重如山乎?
  矣[yǐ],是文言助词,在那时候当“啊”讲,表示感慨;乎,文言助词,
当“吗”讲,表示疑问。这一添字,意思可就变了,成了:皇帝对您的人情
跟海相同的深啊!可你的气节真像山那么重啊?
   改了的对联,在调侃那些可耻的怕死鬼。
洪承畴投降西楚将来,帮着清军杀害了广大抗清的明日重臣和将军,还
   杀死了明日的两个亲王。凭着那几个“大进献”,明代始祖让他当了大官。
  洪承畴六十岁生日的时候,好四个人来给他祝寿。不料,最终又来了一个
披麻戴孝的人,是洪承畴过去的学生,穿着孝给“老师”送寿联来啦!管事
人把寿联送进去,洪承畴打开一看,脸刹那间变得又黄又绿。原来,这一个学生
写的是:
   史鉴流传真可法; 洪恩未报反成仇。
  鉴,在此间当镜子讲,法,在此处是动词,当“效法”讲。这副对联字
面上的情趣是,有人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在历史那面镜子里,光彩夺目,流传百世,
成为人们学习的规范;可也有人没报答朝廷的大恩,倒对朝廷兔死狐悲,投
降仇敌,当了可耻的帮凶。那副对子照旧嵌字联。上联嵌上了“史可法”仨
字。史可法是南明大臣、抗清名将。他统领潮州军民坚守孤城,宁死不投降。
城被攻破后,史可法被俘,英勇献身了。下联嵌上了“洪成仇”仨字;“成
仇”是“承畴”的谐音,就是指洪承畴。那副对子嵌上这几人名,一忠一
奸,成了显眼比较:一个是钢铁的爱国者,一个是贪生怕死的卖国贼;
一个流芳百世,一个遗臭万年!
   
   据徐珂《清稗类钞》第四册。

  

  史可法(1601~1645)明末将军。字宪之,号道邻。日照人。明崇祯元年(1628)进士,授毕尔巴鄂府推官,后迁任户部主事、员外郎、上大夫等职,再升迁为右佥都大将军。崇祯十七年(1644)七月,李自成率农民起义军攻陷上海,他率师勤王,抵浦口而止。清军攻陷巴黎,南明政权在瓦伦西亚白手起家,他任礼部里胥、兵部上大夫兼东阁高校士。后受奸臣马士英排挤,自请到江都(德阳)一带督师,防御清军。次年2月,江北诸镇先后为清军占领,史可法退守岳阳。清豫亲王多铎兵围三亚,江门城中守军势单力薄,清军围攻益紧,清多尔衮致书诱降,遭到史可法严词拒绝。三月二十八天,许昌为清军攻破,史可法自杀未成,被俘。清军首领和豫亲王多铎再度劝降,他英勇,大骂清军,遂英勇就义。史可法的抗清事业是永垂不朽的,理应值得我们尊敬、崇扬和系念。商丘梅花岭上的史可法衣冠冢和史公祠,成为后人瞻仰、瞻仰的名胜,留下了历代著有名气的人物的成百上千诗篇与碑记。南明王朝,谥“忠烈”,史称“史忠烈公”。有《史忠正公集》传世。?

  史可法出身贫贱,从小是出了名的勤学苦读,最爱在破庙烛灯下囊虫映雪的看书,没悟出一天雪夜遭受当时的东林首脑——高校士左光斗出来微服赏雪,一见之下大加强调,就此收为门生。左也是当时汉代政府上铁中铮铮之人,史可法深受恩师左光斗的震慑,为官清正,办事干练,声名大著,官直至乐阁高校士兼兵部太师。可是她是高人一头的文化人出身,缺乏军事才能。

  史可法探狱

  左公被奸人魏忠贤中伤入狱,在狱中饱受折磨。而由左公一手升迁的才子史可法只能在墙外焦急,他为温馨无法挽救恩师而自惭形秽非常。当初要不是左公慧眼识马,史可法现在只是个穷极潦倒的贡士罢了。近日,左公含冤,家人早晚难过无助,我要去安抚恩公的一家大小,使左公无后顾之忧。于是即刻行动,前往左府。

  “史大人能在这时候此景顾及到大家的生存是还是不是安全,实属难得,不枉左公视你如己出啊!”左母感动流泪。

  “左母言重……”刚出口就被一把叫喊声打断。

  “大事不妙!大事不妙啊!”跑进客厅来的是左府的总管,只见他边跑边说,“小的刚从一位狱卒口中探得左公快要倾覆,苦不堪言啊!”那位总管早年被人诬告草菅人命,判以死刑。幸得左公明查暗访,方可沉冤得雪。自此未来从来在左府中任总管一职,深得左公信任。而那大恩大德更是麻烦报答,只许诺愿为左公赴刀山下油锅,视死如归。此刻只见昔日被人拷打逼供尚未留下一滴眼泪的总管,近来竟痛苦哽咽,泣不成声。

  史公闻言脸色一变.沉默片刻之后说道:“左母,你放心,我立即看望左公,不惜任何代价。”史公望了一眼左母感激的眼光后,头也不回地距离左府。

  回到府中,只见史公从床头上拿出一个破旧的木盒。打开一看,赫然现身白花花的五十银两。史公非凡小心地捧着木盒来到厂狱前,招一禁卒出来,一齐走到不远处较隐蔽的小街中,突然跪下,递入手中的盒子,请求禁卒让他进入看看左公。禁卒极度激动,把木盒推回史公怀中,道:“小的贱命一条,无法享福,但愿积点阴德,好庇佑子孙平安。”

  终于,机会来了。禁卒让史公装作打扫垃圾的人,然后带她到来左公的牢房前。只见左公脸上已经焦烂不堪,筋骨尽断,倚在墙边,瘫坐在地上。史公当即呆住了,那是史公?当初健步如飞,声如洪钟,虽年过知天命之年,却健康健康的左公方今全身鳞伤,像一具只好呼吸的蜡像。

  “左公……”史公低呼.

  只见“蜡像”微微发抖,半眯着眼,嗫嗫地举起手臂指着史可法,中气不足地怒喊:“无能的帮凶!那里是怎么着地点,你竟敢前来!国家之事已腐败到那种情境,老夫又将死了,你怎能弃国家之事于不顾,国家什么人来支持?还不速速回去,无非是等人来栽赃,我不如现在就把您杀了!”于是摸着本地的木棒作投击状。

  史公一惊,立刻大悟,对左公的崇拜又加一分。于是不顾左公的胁迫,一把抱住她,牢牢地,似乎要把自己的力量注入左公体内。很快,他甩手左公,上下打量了左公的伤躯,从怀中中挤出一瓶药酒出来,欲帮左公料理伤口。然则被左公避免了,道:“不可,会被奸人发现有人闯入的。速回!”

  泪水潸潸的史公终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厂狱。

  回去的路上,史可法脑中总是萦绕着一把声音:国家之事……天下事……

  史可法与绵阳十日

  在弘光政权建立后首次合计政策时,史可法也提议了今天臣民不可能以“江南片席地,简直自足”,而是应当“亟召天下名匠,以收人心。”他力主“必须能战,而后能守”,认为“从来守江南者必战于江北”。史可法明确地告知弘光帝,历史注解唯有守住江北才能保住江南。对于史可法不积极进取的态势,刘宗周和陈子龙等人都足够不满足。可惜刘宗周和陈子龙那么些真的的红颜不久后在就党争中被迫辞职了官职。

  据《明史》载,史可法身材矮小,“面黑,目烁烁有光”。爱新觉罗·多尔衮进入京城后尽快,搞精晓了南明的地形,知道史可法是绝无仅有一个可虑的人,就派副将唐起龙招抚江南,致书给史可法招降。那封有名的书函由投降满清的复社成员李雯起草。

  史可法回信中对满清入关赶走李自成表示了感谢:“忽传我太傅吴三桂借兵贵国,破走逆贼。殿下入都,为自身先帝后发丧成礼,扫清宫室,抚辑群黎。且免剃发之令,亦不忘本朝。此举措也,振古铄今。凡为大明臣子,无不长跪地而顶礼加额,岂但如明谕所云感恩戴德已哉?”明白无误地对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的作为象征了必然。史可法也期待能用“同仇之谊”来触动满清,幻想联合清兵一起消灭李自成,然后划江而治。这是史可法缺少战略的高见,也充满显示了她是一个“惧”多于“豪”的人,他从未敢轻易决策,只因为她认为他承受着保卫一个王朝的任务,存亡之秋,他负担不了轻率决策的结果。

  但在回答爱新觉罗·多尔衮让她叛变汉朝的问题时,史可法的态势却万分坚定:“可法北望陵庙,无涕可挥,身陷大戮,罪应万死。所以不即从先帝者,实为国家之故也。传曰:‘竭股肱之力,继之以忠诚。”语气铿锵有力,给人留下了长远的映像,也改成流传于子孙后代的离世名篇。据说史可法给爱新觉罗·多尔衮的复函是由复社名士侯方域起草。

  这几个时候史可法在南明政权中一度是无力回天,被排斥出波尔图到洛阳督师后,根本不能指挥四镇那多少个骄兵悍将,由此也手足无措做出抗清的立见成效布置。他在答复爱新觉罗·多尔衮的时候,已经对团结拒绝投降的立场有深远的知晓——那将是一种生死的采用。

  史可法做了督师后,除了以身作则、跟战士同舟共济外,也做不了太多的事,但他却因而遭遇官兵们的拥护。那年大年夜,史可法把官兵都打发去休息,独自留在官府里批阅文件。到了早上,他深感振奋疲倦,把值班的炊事员叫了来,要点酒菜。大厨回报说:“根据您的一声令下,明天厨房里的肉都分给将士去过节,下酒的菜一点也从不了。”史可法说:“那就拿点盐和酱下酒吧。”

  大厨送上了酒,史可法就靠着几案喝起酒来。史可法的酒量本来很大,来到常德督师后,就戒酒了。这一天,为了提提精神,才非凡喝了点。一拿起酒杯,他想到国难临头,又想到朝廷里面只晓得勾心斗角,心里愁闷,边喝酒边掉热泪,不知不觉多喝了几盅,带着几分醉意伏在几案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新乡文武官员根据惯例到督师衙门议事,只见大门还牢牢地关着。我们不禁奇怪,因为督师平时都是起得极早的。后来,有个兵士出来,告诉我们说:“督师明早喝了酒,还没醒来。”呼和浩特刺史任民育说:“督师常常操劳过度,昨夜睡得这么好,真是难得的事。我们别去干扰他,让她再美观休息一会吧。”他还把打更的人找来,要她重复打四更的鼓(打四更鼓,表示天还没亮)。

  史可法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侧耳一听,打更人还在打四更,不禁勃然大怒,把战士叫了进去说:“是何人在这边乱打更鼓,违反我的军令。”兵士把任民育吩咐的话说了,史可法才没话说,急速接见官员,处理文件。从那天起,史可法下决心不再饮酒了。

  五月十一周(1645年)满清豫亲王多铎大军压境三亚时,史可法刚刚从圣何塞渡江归来江北,清军进至距离赣州二十里处下营,次日兵临城下。史可法发出殷切檄文,要各镇将领集中到商丘防守。不过过了几天,竟没有一个发兵来救。史可法知道,唯有借助九江军民,单刀赴会了。

  实际上史可法节制的刘良佐和原高杰两藩的名将就在这几天里不战而降。二月十九日高杰部提督李本深携带总兵杨承祖等向多铎投降,广昌伯刘良佐也率部投降。

  此刻宿迁城里兵力万分薄弱。大军兵临城下,后果不难预料。那时候的史可法是极为抵触的,他给爱妻的遗书中写道:“法死矣。前与爱人有定约,当于泉下相候也”。在她死前四天写给内人的另一封信中,他又说:“法早晚必死,不知老婆肯随自己去否?如此世界,生亦无益,不如早早决断也。”

  信中流表露她对具体世界的见解透彻厌恶。他有史以来没有像现在那样,对时势看得这么清楚,他领略不管她个人,照旧她所爱戴的南后梁庭,很快危如累卵了。正是在那种彻底的心情中,史可法已经默默地准备着他的与世长辞。但无论如何,即便史可法准备死去,也从未未雨绸缪投降,由此他改成中国野史上最出名的爱国英雄之一。

  由于九江城垣高峻,清军的攻城大炮还尚未运到,多铎并从未下令登时出击,他先后几遍派人招降史可法,都饱受了严词拒绝。史可法当众将多铎的信投入护城河中。他现已连忙地改为那多少个辛劳时期的英雄人物,“平素降将无伸膝之日,逃兵无回颈之时”。史可法将与许昌共存亡,用《桃花扇》中的话来说:

  不怕烟尘四面生,

  江头尚有亚夫营,

  模糊老眼深更泪,

  赚出张家口十万兵。

  但史可法的“深更泪”已经不能够保住遵义,荆州城已经是危急十分。尽管史可法死志已决,但城中如故有成百上千人人心惶惶了。总兵李棲凤和监军高歧凤带着本部人马,出城向清军投降。史可法说:“此我死所也,公等何为,如欲富贵,请各自便。”竟然以假诺阻止他们出城投降恐生内成为理由,任其自然,不加禁止。只是这一来,城里的防守力量就更脆弱了。

  四月二十六天夜间,清军用红衣大炮轰塌城墙,“城上沸腾,势遂不支”。二十六日,史可法正在指挥军民堵缺口,大批自卫队已经人头攒动着冲进城来。史可法眼看城已经没办法再守,拔出佩刀往团结脖子上抹。随从的战将们抢上前去抱住史可法,把她手里的刀夺了下去。史可法还不愿走,部将们连拉带劝地把他维护出小南门。

  那时候,有一批清兵过来,看见史可法穿的明天高管的打扮,就吆喝着问他是什么人。史可法怕侵凌旁人,就大声说:“我就是史督师,你们快杀我吧!”

  于是邢台在倾盆中雨中沦为,史可法被害,时年仅四十四岁。滁州左徒任民育等文武官皆殉难死。

  在流血漂橹的泰州城头,尸山血海中史可法面对着劈来的钢刀如故怒骂不止。

  铜陵是江南顽强抵抗清军的首先座城,也是自卫队入关以来首次相遇的军民一体的不屈抵抗。为了对济宁全员举办报复,也是满清想杀一儆百,于是多铎下令,烧杀抢掠持续十天。历史上把那件惨案称作“大庆十日”。

  颂咏史可法联

  史鉴流传真可法;

  洪恩未报反成仇。

  ——洪承畴门生贺洪承畴60岁生日撰联颂咏史可法、揶揄洪承畴。

  明末大臣洪承畴,素以忠节自命,曾新撰一联,挂在客厅:“君恩深似海;臣节重如山。”后来,他在松山兵败被俘,屈膝降清失节。有人在她那副对联的末梢,分别加了“矣”、“乎”二字,使对联成为:“君恩深似海矣;臣节重如山乎?”以此作弄洪承畴的让步变节行为。洪承畴六十岁华诞时,他的一个门徒披麻而来,献上此副对联。上联嵌着抗清名将史可法的名字,表扬史可法名垂史册,足可模拟;下联“成仇”,谐音“承畴”,是平昔讽剌洪承畴上树拔梯,降清卖国的难看行为。洪承畴打开一看,立时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史笔流芳,虽未得逞终可法;

  洪恩浩荡,不可以报国反成仇。

  ——明·宜宾斋回绝洪承畴劝降时夸奖史可法、讽斥洪承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