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斩独角龙

   

在定海城东有个上张家村,村后有一座百米高的狮子山,山南有个自然古洞,当地群众统称其“独角龙洞”。传说,从前在那洞裹住着一条独角龙,相当穷凶极恶残暴,还八天两头成为美男子,半夜三更闯进民宅作怪。这独角龙原来是咸海龙王的大孙子,长得很丑,却又越发欣赏寻花问柳,哈萨克族中有的长得可以的鱼姑、虾姑,见了她都怕得要死。后来,他觉得赫哲族中已找不到中意的闺女了,就来到上张家村那些地点,变成一个白面书生,随处嘲谑姑娘。有一天,他途经狮子山,着到山脚下有个包子店,便进店歇歇脚,买几笼包子填填肚。那包子店是个姓李的寡妇开的。李寡妇年纪三十多,上无公婆,下无子女,独个人靠卖馒头过生活。独角龙见她长得至极标致,就天天来店里买馒头吃,一面吃馒头,一面和李寡妇搭话。那样长久,李寡妇就被诱惑上了,成了独角龙的外遇。独角龙也不情愿回龙宫去了,就在狮子四川部找了个洞穴,白天进洞睡大觉,夜里溜进村来与李寡妇??混。后来,李寡妇渐渐年老色衰了,独角龙先导冷静她,就到村里丢另找新欢。有三遍,一个叫做赵娇娇的闺女路过上张家村。那孙女学得一身好武艺(英文名:),跑在江湖上,走南闯北,专行侠义之事。她走了一天的路,人累了,肚子也饿了,就进店来买包子充饥。正巧碰上独角龙也在店里。独角龙见娇娇年轻又美丽,口涎拖得三尺长。他摇身一变,变成店小二面相,替李寡妇送出一笼火热的包子来,暗中已把一包蒙汗药撒进包子里。娇娇肚子饿得咕咕叫,只顾抓来就吃,一些些工夫,一笼包子吃得精光,可是人也迷迷糊糊睡着了。独角龙好不欢娱,抱起娇娇就走。回到山洞里,独角龙现出精神,笑容可掬地对着娇娇吹了一口凉风,喊着:“姑娘醒醒,姑娘醒醒!”娇娇打个哈欠,睁开眼睛一着,四周黑不隆咚,当面站着一个黑怪物,知道自己吃了亏,厉声问道:“你是什么样事物?胆敢调侃姑娘!”独角龙见姑娘醒来,嬉皮笑脸地向前说道:“姑娘别怕,我是所罗门海龙王的七太子,你本身今生有缘。姑娘进自己洞府,有享不尽的有钱!”娇娇毕竟是个闯过人间、见过世面的女侠,听了那怪物的话,心里虽害怕,表面却非常视若等闲。她想,既然身陷魔掌,想转手摆脱不容许。即便自己学得一身武艺(英文名:),且有祖傅金镖带在身上。但是,那怪物满身铁鳞铁甲,金镖也难破它的皮肉。眼下唯有日渐寻找机会,克制恶龙。于是对独角龙说道:“龙爷呀龙爷,你是龙仙,我是平流,怎么能配婚?若是让老龙王知道了,说您触犯龙宫规矩,岂不害你受苦吗?”独角龙一听,气呼呼地说:“天上的七仙女也就算违犯天规,敢与人间董永婚配,我龙七太子就不可以娶个江湖女人做贤内助啊?”娇娇又说:“龙爷呀龙爷,可惜你全身上下穿着铁鳞铁甲,没一点肉皮见着,想结合也难啊!”独角龙一听孙女心动了,和颜悦色得娱心悦目说:“那有什么难?只要自己把嗓子底下三片龙鳞揭下来,就可改为凡夫肉身的美男子。刚才我在馒头店里给你送包子,你不是见过了啊?”“噢,刚才那送包子的店小二就是你龙爷变的?倒是蛮英俊的。”娇娇按着又嗲声嗲气地说:“龙爷呀!你真有那么大本领吗?我要么不大相信:古人老话讲,口说无凭,眼见是实。你有真本事,再变给我看看!”“你还不看重?那自己就现场变给你看!”独角龙边说边举起爪来,揭去喉咙底下的那三片龙鳞。娇娇见独角龙对协调不用戒心,当他伸长脖子揭去龙鳞的时候,娇娇迅即飞出一支金镖,不分轩轾,正刺中独角龙的七寸咽喉。独角龙一声长啸,两颗龙眼乌珠像猪尿泡这样凸了出去,龙尾巴在石洞里眶当、眶当一阵乱甩,便呜呼哀哉了。娇娇杀死了独角龙,为民除了害,人们都很感激他,“娇娇智斩独角龙”的故事,平素在当地民间流传下来。

  在定海城东有个上张家村,村后有一座百米高的狮子山,山南有个自然古洞,当地群众
统称其“独角龙洞”。传说,在此之前在那洞裹住着一条独角龙,格外穷凶极恶严酷,还四日多头成为美
男儿,半夜三更闯进民宅作怪。
   
这独角龙原来是黄海龙王的大孙子,长得很丑,却又特地喜爱寻花问柳,俄罗斯族中一些长
得呱呱叫的鱼姑、虾姑,见了他都怕得要死。后来,他以为鄂温克族中已找不到中意的丫头了,就
来到上张家村这一个地点,变成一个面粉书生,随处嘲谑姑娘。
   
有一天,他经过狮子山,着到山脚下有个包子店,便进店歇歇脚,买几笼包子填填肚。
这包子店是个姓李的寡妇开的。李寡妇年纪三十多,上无公婆,下无子女,独个人靠卖馒头
过生活。独角龙见他长得尤其标致,就每一日来店里买馒头吃,一面吃馒头,一面和李寡妇搭
话。
   
那样漫长,李寡妇就被诱惑上了,成了独角龙的外遇。独角龙也不甘于回龙宫去
了,就在狮子尼罗河部找了个洞穴,白天进洞睡大觉,夜里溜进村来与李寡妇??混。后来,
李寡妇慢慢年老色衰了,独角龙发轫冷静她,就到村里丢另找新欢。有四遍,一个名为赵娇
娇的闺女路过上张家村。那姑娘学得一身好武艺(英文名:),跑在凡间上,走南闯北,专行侠义之事。
他走了一天的路,人累了,肚子也饿了,就进店来买包子充饥。正巧碰上独角龙也在店里。
独角龙见娇娇年轻又美好,口涎拖得三尺长。他摇身一变,变成店小二面貌,替李寡妇送出
一笼火热的包子来,暗中已把一包******撒进包子里。娇娇肚子饿得咕咕叫,只顾抓来就
吃,一些些工夫,一笼包子吃得精光,不过人也迷迷糊糊睡着了。独角龙好不喜悦,抱起娇
娇就走。回到山洞里,独角龙现出精神,喜笑颜开地对着娇娇吹了一口凉风,喊着:“姑娘
醒醒,姑娘醒醒!”
   
娇娇打个哈欠,睁开眼睛一着,四周黑不隆咚,当面站着一个黑怪物,知道自己吃了
亏,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事物?胆敢嗤笑姑娘!”
    独角龙见姑娘醒来,嬉皮笑脸地上前说道:
   
“姑娘别怕,我是比斯开湾龙王的七太子,你自我今生有缘。姑娘进自己洞府,有享不尽的百废俱兴
富贵!”
   
娇娇毕竟是个闯过人间、见过世面的女侠,听了那怪物的话,心里虽害怕,表面却百般
毫不动摇。她想,既然身陷魔掌,想转手解脱不容许。就算自己学得一身武艺先生,且有祖傅金镖
带在身上。但是,那怪物满身铁鳞铁甲,金镖也难破它的皮肉。眼下唯有日益寻找机会,制
服恶龙。于是对独角龙说道:
   
“龙爷呀龙爷,你是龙仙,我是凡人,怎么能配婚?假诺让老龙王知道了,说您触犯龙
宫规矩,岂不害你受苦吗?”
    独角龙一听,气呼呼地说:
   
“天上的七日仙也就是违犯天规,敢与江湖董永婚配,我龙七太子就无法娶个江湖女生
做贤内助呢?”
    娇娇又说:
   
“龙爷呀龙爷,可惜你全身上下穿着铁鳞铁甲,没一点肉皮见着,想结合也难啊!”
    独角龙一听孙女心动了,欢天喜地得心满意足说:
   
“这有啥难?只要我把嗓子底下三片龙鳞揭下来,就可成为凡夫肉身的美男子。刚才本人
在馒头店里给你送包子,你不是见过了呢?”
    “噢,刚才那送包子的店小二就是您龙爷变的?倒是蛮英俊的。”
    娇娇按着又嗲声嗲气地说:
   
“龙爷呀!你真有那么大本领吗?我要么不大相信:古人老话讲,口说无凭,眼见是
实。你有真本事,再变给我看看!”
    “你还不依赖?那我就现场变给你看!”
   
独角龙边说边举起爪来,揭去喉咙底下的那三片龙鳞。娇娇见独角龙对团结毫不戒心,
当她伸长脖子揭去龙鳞的时候,娇娇迅即飞出一支金镖,天公地道,正刺中独角龙的七寸咽
喉。独角龙一声长啸,两颗龙眼乌珠像猪尿泡那样凸了出来,龙尾巴在石洞里眶当、眶当一
阵乱甩,便一命归阴了。
   
娇娇杀死了独角龙,为民除了害,人们都很感激他,“娇娇智斩独角龙”的故事,一向
在地面民间流传下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