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故事: 107.小学童出联难学政

  李调元是金朝知名的国学家,他在乾隆大帝朝考上了贡士,后到来福建去当
学政[学官,是朝廷派到各省专管童生考举人、进士考贡士的官]。
  当地有个姓傅的小童生[准备考进士的文化人,不管年龄大小都叫“童
生”;要是八十岁还没考上举人,还得叫“童生”],听说那位李学政能对
对子,心里就有点不大服气,倒憋着“考考”学政大人。傅童生商讨了几天,
想了个主意。
  那天早晨,他在李调元要途经的道上,搬了三块大石头,在道中间垒成
了一座“桥”。他坐在旁边等着。
  不大工夫,李调元坐着轿子过来了,走在前边的听差,一看三块大石头
挡着道儿,就过去把石头踢到路边去了。小傅看了,就跑来故意跟差役争吵,
让她赔“桥”。李调元听见争吵,就钻出了轿子,一看是个小孩子,挺奇怪。
没等李调元说话,小
  傅就上前行了礼,然后说:“学政大人,我听说您越发会作对子。学生
我有个上联,请老人对下联。”李调元一听,笑了,说:“什么上联呐?你
说说看。”小傅一指那三块石头说:
   踢破磊桥三块石;
  李调元起始一听是个七字对儿,以为“白玩儿”,可一细研究,没那么
不难。那是个拆字对儿,“磊”字被“踢破”,就改成八个“石”了。李调
元瞅着那三块石头,想了好半天,楞没想出 下联来。他只得跟小傅说:“我
再思考,明儿上午还在那儿,我告诉您下联。”
   李调元闷闷不乐地重返家,在屋里坐着发呆。老婆看他那眉宇,心里好
   笑,问她怎么了。李调元就把道儿上的事说了。内人一听,“扑哧”笑了,
说:“那有哪些难的,亏你依然学政大人呐!你就对个——
   剪开出字两重山。”
  那也是个拆字联,“出”字一“剪开”,不正是七个“山”吗?李调元
听了,乐得欢欣鼓舞。
   
  第二天中午李调元又去了,小傅早在这时等着啊。李调元就把下联说了。
小家伙一听,哈哈大笑,说:“我猜那几个下联不是您想的,倒象是女生想出
来的。”李调元吓了一跳,赶紧问她:“你怎么猜是妇女想的啊?”小傅说:
“您想啊,男子汉气魄大,爱用‘劈’呀、‘砍’呀的那一个字眼儿。女生们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老在屋里用针线呀、剪刀呀做些针线活儿,她们才爱
用那一个轻巧的‘剪’字呐。大人说,是否啦?”李调元听了,闹了个大红
脸,可心里真佩服小家伙的灵气劲儿。

  生离己是多番,泉下尚须配备,为置桑麻数亩,侬且先归去;
  死别只此两遍,身旁已无悬念,再教儿孙两卷,我随后就来。
    ——传李妻子临终出上联,调元忍痛对下联

  麾下威严天地物;
  堂上高风礼义廉。
    ——赠骄横凶横之伊梨总兵罗三才。上联嵌三才(天地人)而缺“人”,下联嵌四维(礼义廉耻)而无“耻”

  黄犬过霜桥,点点梅花落地;
  乌鸦踏雪地,片片竹叶朝天。
    ——对袁枚

  踢破磊桥三块石;
  剪开出字两重山。
    ——传为李调元对小朋友

  窗外小丘如岫列;
  楼前积水当湖看。
    ——题虎坊桥梁家园看云楼

  春芍药,夏芙蓉,秋菊冬梅,吾乃探花郎,三江胡成义;
  东紫薇,西长庚,有声无实,我本谪仙子,广西李调元。
    ——对胡成义

  青草塘内青草鱼,鱼戏青草,青草戏鱼;
  黄花田中黄花女,女弄黄花,黄花弄女。
    ——即景对

  蜘蛛有网难罗雀;
  蚯蚓无麟欲成龙先生。
    ——传为李调元对父

  狼生毫,毫扎笔,写出锦绣作品传天下;
  蚕作茧,茧抽丝,织就绫罗绸缎暖人间。
    ——传为李调元对师

  豪气压群凶,能使力士脱靴,贵人捧砚;
  仙才媲众美,不让参军俊逸,开府清新。
    ——题江油太白祠

  人轻轿重轻抬重;
  脚短路长短走长。
    ——对轿夫

  李打鲤,鲤沉底,李沉鲤浮;
  风吹蜂,蜂扑地,风息蜂飞。
    ——传为李调元对某候补道

  栏外远山排闼绕;
  楼前积水当湖看。
    ——题虎坊桥梁家园看云楼

  此地可停骖,剪烛西窗,偶语故乡风景:剑阁雄,峨嵋秀,巴山曲,锦水清涟,不尽名山大川都来眼底;
  入京思献策,扬鞭北道,难望先哲典型:相如赋,东坡文,太白诗,升庵科第,行见郎才女貌又到长安。
    ——题日本首都湖北会馆

  月圆月缺,月缺月圆,年年岁岁,暮暮朝朝,黑夜尽头方见日;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夏夏秋秋,暑暑凉凉,严冬过后始逢春。
    ——对夫人

  半边山,半段路,半溪流水半溪涸;
  一块碑,一行字,一句成联一句虚。
    ——巧释海上道人对

  白塔街,黄铁匠,扯红炉,烧黑炭,坐南向东打东西;
  紫竹坝,朱裁缝,穿金针,弹灰线,度短量长分大小。
    ——传为李调元对古联

  四口同圖,内口都属外口管;
  两人共傘,小人全靠家长遮。
    ——传为李调元对师

  细观子路;
  着意颜回。
    ——对棋友

  画上荷花和尚画;
  书临汉帖翰林书。
    ——补对唐寅旧联

  洞庭八百里,山茫茫,水淼淼,大主考哪个地点而来;
  巫山十二峰,烟霭霭,雾腾腾,老神仙自天而降。
    ——李调元担任江南主考,人之上联难之,李对下联

  搔搔痒痒,痒痒搔搔,不搔不痒,不痒不搔,越搔越痒,越痒越搔;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有生有死,有死有生,先生先死,先死先生。
    ——传为李调元幼对师傅

  昨夜本院卜卦,奇门遁甲,六爻八卦,八八六十四卦,卦卦有准;
  今晨学生听点,五点三更,三更五点,五五二十五点,点点不差。
    ——传为某先生对李调元

  饥鸡盗稻童筒打;
  暑鼠凉梁客咳惊。
    ——对农户四嫂

李调元(1734-1802),西汉戏曲理论家,作家。字羹堂、赞庵、鹤洲,号雨村,别署童山蠢翁。台湾包头人。乾隆大帝二十八年(1763)贡士,由吏部文选司主事迁考功司员外郎。后遭中伤,遣戍伊犁,至1785年方可以母老赎归,晚年全心全意创作。著有《童山诗集》40卷,戏曲理论文章《曲话》、《剧话》等。《曲话》和《剧话》多摘引前人的歌舞剧评论,并刊出自己的看法。李调元主持宗法元人朴素自然的风骨,反对曲词宾白的骈丽堆砌的前卫,间有对剧作本事的考究,为戏曲史探讨提供了材料。难能可贵的是她记事了当时四起的吹腔、陕南端公戏、二簧腔、孙女腔的流布意况,对弋阳腔、打城戏的升高系统,举办了密切的探索,为后世戏曲史尤其是剧种声腔史的探究提供了造福。有关对联传说颇多。

  棗棘为薪,截竖开横成四束;
  阊门启户,移多补少作双间。
    ——传为管家妙对李调元

  吸烟摇扇,近日天气聚会;
  屙尿打屁,胯下雷雨交加。
    ——传为李调元少时对某政要

  山管人丁人管财,草管人命;
  雷搏妖魔鱼搏浪,绳搏妖狐。
    ——讽老道读“菅”为“管”,“缚”为“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