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使徒种类 | 牛神

   

文 | 一鸣

1

日光快要在远处群山之中下沉,十六月的天空澄清透亮。悠悠晚风吹来,空气中有一股清凉的香甜。

阿牛直起身子,解下系在腰间的汗巾,痛快地擦了一把汗。明日的田活已经做完,他伸了一晃懒腰,准备收拾好农具回去吃饭。

“阿牛哥!”一道声音逆风而至,传到阿牛耳边的时候基本上已经被晚风吹散。阿牛认得这是翠花的响声,快速扔出手中的锄头,向着声音传到的来头高速奔去。

一位十八九岁的丫头正在田埂上蹒跚而行。她走路时候身体晃动的增幅很大,一侧躯干用力提起,然后跨出一步,又小心放下。她是一个瘸子。就像她走路要花很大的劲头,在阴凉的风里仍旧走出一脸汗水,一缕乱发弯弯曲曲地沾在脑门上。

“翠花,你怎么跑来此地?”阿牛扶住他,微微皱着眉头小声问。

翠花眨了两下眼睛,嘴角不自然地抽动,接着两行眼泪毫无预兆地流下来,“阿爸说,要把我嫁给邻村那一个王老二!”

“王老二……就是那个半年前死了爱人的王老二?”阿牛一脸不安,后半句话说得声音颤抖。

翠花点了瞬间头,哭得更委屈。

阿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脑袋里突显出王老二眯着眼睛的楷模。王老二四十多岁,头发已经谢顶,却心有不甘,拼命留长两鬓的毛发,几缕薄薄的毛发以扫横千军之势常年粘在额头上。他一身肥肉,走起路来大肚子有韵律地抖动着,好像腹部藏着一个大大的灌水气球。王老二好酒,到什么地方都拿着个小酒壶。喝到脸脖发红,就会眯着双眼瞧着女孩子看。似乎醉着的时候她的眼眸有某种神奇的力量,能看到人家看不见的东西。每当她哈哈发笑,过往的女孩子老是急不可待地加快脚步,生怕被看亏。

王老二半年前死了内人,他并未掉半滴眼泪。听外人说起那事,他就挥出手中的酒壶,粗着声音嚷:“跟这个臭婆娘早没心思了,熬到现行才抽身,我也不不难!”村里人都了然王老二喝醉之后就欣赏打老婆,甚至有人说,王老二的内人就是受不住那样的光阴才自杀。

翠花哽咽着说:“阿牛哥,你说我会不会也被王老二打死?”

听见这样的话,阿牛浑身一震,脸上的肌肉被急剧的呼吸拉得牢牢的。过了一会,他又无力一叹,低头看着地上温馨短短的影子长久沉默。

阿牛的表面跟正常人不太相同。阿牛今年二十岁了,身高唯有一米二,长得四肢粗壮,力大如牛。阿牛的外貌很尤其,眼睛和鼻子很大。阿牛的鼻头活像是牛鼻子长在人脸上,而她两只眼睛的离开也被那奇异的大鼻子撑远。为了容得下如此的大双目大鼻子,阿牛的头颅也比常人大很多。在生阿牛的时候,他姑姑就是因为那颗大脑袋而早产过世。他伯伯为儿媳妇的凋谢痛楚,又苦叹自己要独自养一个怪物外孙子,常年郁闷不乐。他居然不愿给外甥起一个大名,平素把她唤作阿牛。

在阿牛七岁的时候,他老爹也过去了。翠花他爸跟阿牛她爸有点交情,就把阿牛接过来养。就像是此阿牛成了翠花的兄长。翠花一家很穷,连阿牛在内有三个孩子要养。为了供翠花的三个兄弟上学,阿牛和翠花在很小的时候就要接济做农活养家。翠花小时候弄伤了脚,后来成了瘸子。后来家里的农务基本上都是阿牛在做,还好阿牛身体壮,做起农活来一个人顶仨个人。

阿牛和翠花从小在联名长大,整个村里的人都把阿牛看作怪物,唯独翠花不那样看他。阿牛从小就喜爱翠花,那是她的绝密,他不敢告诉任何人。现在意识到翠花要嫁给那一个恶心的王老二,阿牛心疼难言。

“我回到跟岳丈说说……”背对着翠花,阿牛急迅擦了弹指间眼睛。又跑回田地里带上农具,然后扶着翠花回去。

在那间昏暗的屋子里,他们三叔正坐在桌子两旁闷头抽烟。烟气无声升腾,滑过那张乌黑的脸,脸上的淡漠的皱纹在冰雾中时隐时现。

“阿爸,你要把翠花嫁给王老二?”阿牛低着头,不敢直视烟气之下那双布满愁苦的双眼。

那位头发斑白的中年人喷出长长的烟气,沉沉点头。

“王老二不是什么好人,咱翠花以后受苦了如何做?”

“阿牛,大家现在缺钱……”

阿牛埋着头,久久说不出话。躲在门外偷听的翠花偷偷抹泪。

“你们阿妈的住院费,八个兄弟的学习成本,我实际没有章程去筹了。现在别人都不敢跟我谈话,他们怕自己两句出口就提借钱。王老二什么都不佳,就是有多少个钱。只要大家把翠花嫁给她,他乐意给十万元彩礼。阿牛,那十万元是我们家的救命钱啊……再说,翠花的脚有毛病,那辈子能嫁出去就不易了……”

“翠花嫁不出去,我就养他终身!”阿牛突然挺起胸膛大声说出去。

他爸叹了一口气:“阿牛,那辈子你能养活自己就不易了。你也精晓,你跟人家不均等……”

阿牛憋红着脸,说不出话来。他本来想着要跟他爸谈判,后来却发现自己没有其他筹码,这场对话连单方面的乞请都算不上。阿爸几句话就是牢固,他想不到一句可以反驳的话。

2

阿牛睡不着,大中午一个人走到村口游荡。

他坐在村子外面的河边,拾起一旁的石子往河里扔去。阿牛幻想着那个石子打在色鬼王老二的头上,把她那谢顶的头颅砸出血。阿牛越扔越是用力,河面水花四溅,通通直响。

“为什么让自家自然就是怪物!为何我让平素活得那样贫困!”阿牛向着黑夜深处大声叫嚷。这一阵子她把团结当成野兽,向仇人发出巨响。

她突然搬起身下的大石,用力抛进河里。啪的一声大响,大石沉没的地方泛起一圈圈摇荡的水波。

阿牛又坐了下去,喘着粗气,把额头贴在膝盖上默默流泪。

她的耳边突然响起沙哑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很蹊跷,介于人类和动物之间。那声音问阿牛:“你要不要尝尝过上完全分裂等的人生?”

阿牛猛地抬开头,看见自己的倒影有点奇怪,眼睛尤其亮。而那道声音正是缘于自己的倒影。他的倒影又把那句话再一次了两次,河水中的眼睛突然亮得像发光的灯泡,这一遍的文章带着命令的弦外之音。阿牛怕得直发抖,可她要么对着眼前的亮光用力点头:“我想尝试。”

说完那句话之后,阿牛一下子沉着了下来。心想着,遇到神也好,鬼也好,反正能让自己逃离这一刻的苦难和绝望就好。

凑巧大石沉没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水流漩涡,阿牛被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拉进漩涡焦点,他只认为天旋地转,很快就失去知觉。

阿牛的耳边传来吵杂的人声,他内心一惊,猛地睁开眼睛。那时候是晚上时刻,猛烈的太阳从天空直射下来,他身下的石板地面一阵滚烫。他逐步站起身子,发现方圆有众多身穿奇装异服的人望着他数短论长。阿牛环视周围的条件,发现自己身处于一座陌生的都市里,这里的建筑风格,人们的化妆都一目驾驭带着古老的韵致。当他的目光掠过一张张围观自己的脸面,阿牛认为他们就是风传中的国外人。那个人说着一种出人意表的语言,而更奇怪的是,阿牛发现自己能听懂他们说的话。那几个人说阿牛是怪物,要将她烧死祭天。

“我不是怪物!”阿牛慌得大喊大叫,突然发现自己说出了她们的语言。

阿牛喊得越大声,那几个人就显得越心慌,更加多的人嚷着要烧死阿牛。阿牛茫然则根本,不驾驭自己为啥突然到来那些地方,然后又要被这么些地点的人杀死。他急得泪水直流,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快住手,你们想对牛神做什么?”突然间,一道威严的动静传了回复。骚动不安的人群被那声音压住,当看清来人之后,这么些人都跪在地上,并积极让出一条过道。

阿牛抬头,看见有一只大象向和睦走过来,大象上驮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那男人穿着白色的大褂,留着一头长发,看起来仪表良好。他手里拿着一根两尺来长的金色权杖,一副位高权重的规范。在大象前面随着两排拿着长枪武器的侍从,猜度最少有三十个人。

那位白袍男人走下大象,走到阿牛前面,缓缓跪下,将手中的金黄权杖举过头顶,递给阿牛,“恭迎牛神。”

面对那出乎预料的变化,阿牛一时间惊慌失措。那白袍男子向来平静跪着,像是在等候阿牛回话。

好不简单阿牛对她说:“我不是怎么着牛神,我叫阿牛,我也不通晓为什么突然过来那里。”那时候阿牛终于记起自己掉进村口那条河,而在那此前,有一福特怪的鸣响问她要不要尝试过上完全不雷同的人生。

“我是圣教的教主,昨夜梦幻牛神要亲临人世,吩咐我在晚上时分到那里迎接。”说罢,男子向身后的侍从挥挥手,立时有多少人举着一套服装走过来。男子将那衣裳展开,竟是一件绣着金丝的白袍。男子将白袍披在阿牛身上,然后又下令带牛神离开。

就这么,阿牛稀里糊涂地坐上大象,在民众的参拜中高调离开。这一行人所过之处,两旁的路人都要下跪行礼,可知那一个什么圣教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团体。

一行人最后在一处气派的修建面前停了下来。阿牛从未见过这么宏伟的建造,既像庙宇神殿,又像是皇宫堡垒。光是从门口步行至正殿就走了大多十秒钟,阿牛认为这一处建筑就比她们整个村庄还要大。

阿牛开端领会,那些人何以把他误认为牛神。过道一侧有无数了不起的雕像,这么些雕像的金科玉律跟阿牛极其相似,几乎就是以阿牛为原型雕出来的:大头,大双目,大大的牛鼻子,非常粗壮的四肢。阿牛跟它们唯一不一样的地点就是缺了一对牛角。

3

就那样阿牛在这一个所谓的“圣殿”里住了下来。一段时间之后,阿牛也明白一些作业。他坚信自己回到了很久以前的某部时期,身处于某个崇拜牛神的城邦。这一个地点被“圣教”统治,教主相当于天子一般的留存。而作为降临人世的牛神,阿牛的地方比教主还要高。

在小村落里多年来被当成怪物的阿牛,到了这些时空就改为了神。他具备相对的权限,拥有那些地点有所的财富。有时候他认为自己其实已经死去,而那边便是风传中的天堂。

“为啥让自身自然就是怪物!为何我让平素活得那般贫困!”

已经阿牛发出过那样的叫喊,彼时她觉得自己身处地狱,他痛苦不堪。近日她成了神,他富可敌国,他并不喜欢。

以前她被人当做怪物,旁人看她的眼神带着惊怕;近年来他被人当作神,别人看她的眼力依旧带着惊怕。如同本质上没有怎么分化,原来坐落最低层和最高峰的都是特外人。在此在此之前她还足以跟翠花作伴,而前些天她一直不任何朋友,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他,生怕触犯牛神。就连这几个圣教教主,每一次跟她谈话都一副如临深渊的榜样,对阿牛的吩咐绝对遵从,与其说是爱护崇拜,倒不如说那是多年信仰带来更深层次的恐怖。

阿牛平常思念翠花,不领会他相会对怎么着的气数。她会不会真正跟恶心的王老二结婚,会不会被喝醉的王老二打得痛哭流涕,会不会在某个安静的早上突然得了自己的性命……每趟想到那些工作,阿牛都会后悔,若是当场不曾提出要过另一种人生多好。离开翠花之后,尽管当了神也从未趣味。

半年之后,圣教进行十年四回的大型祭拜,作为独立的牛神,阿牛坐在大象上,接受所有民众的巡礼。那些进度中,阿牛因为无聊而揶揄开端中象征无上权力的金黄权杖,某个时候从不抓紧,这权权从她手中掉了下来,刚好跌掉在一位闺女面前。那位姑娘下意识地拾起权杖,抬起初刚好对上阿牛的一双眼睛。就像是拥有初次看见阿牛样子的人同样,姑娘的眼睛满是恐惧。阿牛的眸子却突然流揭穿喜悦的神光,因为那姑娘长得很翠花很像。

重回以后阿牛初步茶饭不思。圣教教主惶恐之下问阿申时有暴发了哪些业务,是不是何地待慢了牛神。那样的政工难以启齿,阿牛不领会要怎么样说说话。被教主几番追问之后,阿牛才吞吞吐吐地揭发了和谐的遐思。教主随即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么一件麻烦事。我随即派人把那位姑娘接到圣殿供牛神享用。”

“享用……”听见那样的话,阿牛感到很别扭,但过了一会她便坦然了,到了这一刻他毕竟把温馨当成神:神拥有一切,也包括女性。

到了第二天中午,阿牛在圣教门徒的引领下走进一个屋子。那位长得跟翠花很像的姑娘已经在房间中宁静等待。此刻他已换上一身穿白袍,那是圣教之中最上流的时装。

关上房间大门的那一刻,阿牛看到这位姑娘的肌体分明颤动了一下。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压抑的空气在日趋研究。

阿牛认为自己呼吸发紧,面对即将而来的美好的人生经验,他霍然又有几分不知道该咋做。过了少时,他深刻吸进一口气,默默对团结说:“不用怕,我是神,神可以具有全方位,她也是自己的!”阿牛鼓起勇气向姑娘走去。

孙女抬初阶望着她,脸上两道泪痕逼停了阿牛的步子。眼神里深切的恐惧将阿牛打回原形。这一阵子她霍然感觉前边的幼女就是翠花,而协调就是王老二。这些想法让她感觉到不快而恶意。

阿牛没有往前走,他坐在床头一角,低着头沉默了很久。然后她扭动望向那位姑娘,他的视力变得柔软:“你很怕我对啊?”

那位姑娘不敢说话,但要么诚实地点点头。

听到那样的话,阿牛内心反倒松了下来,他仰着脑袋,像是在回想往事,像是跟这位姑娘说话,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我来自一个很远的地点,在那里我直接被人真是怪物看待。只有一位姑娘不会如此看自己,我很喜欢她。不过因为贫困,还有温馨长大那副样子,我无法跟他在协同。她要嫁给其旁人,我很痛楚。我对天堂大声责骂,我骂它干吗要让自家长大那些样子,骂它为啥让自身贫穷。然后它就把我送到了那边来了。在那边自己被当成神,我也很有钱,但本身或者不满面红光。那一天自己在外围看到您,我意识你跟他长得很像,所以自己把你接来了……到了当今自家到底知道,你不是她,而我也不是神。我真正想要的,只是跟那么些不畏我的人在一齐……”

阿牛起身开了屋子的门,对姑娘说:“你随便了,快回去吧。”

这位姑娘随即向屋子外奔去,阿牛向外侧的侍从吩咐将女儿送回家。那姑娘走了几步,突然又走回到,将手中一把灰色的尺子交到阿牛手中。她对阿牛微微一笑,阿牛认为她的眼睛很亮。

下一刻阿牛突然感觉到天旋地转……

4

“阿牛哥,快醒醒!”

阿牛感觉自己被人用力摇着,他不方便得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河边的草地上。把她摇醒的人是翠花。

“你怎么在河边睡了一夜,着凉生病了如何做?”翠花一脸嗔怒。

阿牛回看了一晃,还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悠久而实在的梦。

“阿牛哥,那是哪些东西,你从什么地方得到的?”翠花指着阿牛的手问。

阿牛和解一看,看见自己手中拿着一把蓝色的尺子。那尺子好像是用一种特其他资料做成的,看起来很通透,摸在手里凉凉的。

“那不是梦?!”阿牛惊住,感觉温馨一身的毛孔都透出寒气。

翠花看起来很欣赏那把尺子,从阿牛手中夺过来把玩。在早上太阳的投射之下,那尺子的颜色越发雅观,翠花越看越是喜欢。细看之下,她发觉尺子中间有一道细细缝隙,她尝试着用力一拉,尺子从中间一分为二。这一刹那间他们才看通晓,那把尺子竟然是一把匕首。

观望这一幕阿牛更是怕得浑身发抖。即使在梦中阿牛打算霸王硬上弓,只怕他早已被这把匕首刺死了。

“好玉,上等的好玉!”他们边上突然响起略带沙哑的响动,阿牛听着觉得有些熟识。转头一望,看见一位白发老人不知情哪些时候站在他们身边。阿牛和翠花认得她,那位长者一个月从前突然过来他们村子,是刘三伯的亲戚,听说那老人在城里做玉石生意。

先辈嘿嘿一笑,从翠花手中接过匕首细细打量起来。过了一会,他问阿牛:“小伙子,你要不要把那东西卖掉?”

“能卖多少钱?”

长辈伸出两根手指,“至少这一个数。”

“两百元?”阿牛不确定地问。

长辈又是嘿嘿一笑:“两百万。”

第二天阿牛随老人进了城,几天后回来村子。据说她带回了一张银行卡,里面存着二百五十万的巨款。

在接下去的一年里,他们花了二十万治好了翠花阿姨的病,又花了几万块在村里盖了一间可以的新房。年初阿牛跟翠花订婚摆酒,摆了几十桌。邻村的王老二也去了,喝得烂醉,最终要被多少个小青年抬上板车送回家。


  拉祜族崇拜自然,以为万物有灵。他们信奉社神、山神、水神、雷神、石神等,也崇拜牛、狗、青蛙、古树等动植物。

恶魔使徒系列(目录)

其次期中篇小说挑衅营已接受申请,请加班长微信号 sqbj3789 报名。
关于转载问题:请联系自身的商贩
西边有路
年轻小说《晴时有风》已经上市,请大家多多协理~

  叹服青蛙的由来
  有一户家民,只生了3个丫头而尚未男孩。一天,3个女儿扛着锄头去刨地。表妹年纪轻,力气小,刨地比不上三妹、二妹快,她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唉,太累了!什么人若是能帮我刨刨地,那就太好了,我情愿嫁给她,做她的爱妻。”
何人知他话音刚落,田边一只大青蛙竟后腿蹬地站立起来说道:“我可以即时帮您把这片地刨完。”大姐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青蛙在开口,她认为那是在潮弄自己,便骂道:“你那小小青蛙,只要我锄头一举,马上就把你砸死了,你还可以挖地?”青蛙却笑着说:“姑娘,你别生气,你先闭一会双眼呢。”小妹一听,又生气又好笑,果真闭上眼睛了:“我依了你,先闭一下双眼,看您能怎么样。”奇怪的是,就在小姨子闭上眼睛的一刻功夫,青蛙立时把这一片地给刨好。“地已经刨好了,你该嫁给我了。”青蛙一再需要二妹实践诺言,做它的老伴,这可把三妹气死了,小妹、三嫂也不承诺,她们举起锄头,骂着追着要砸死青蛙。可青蛙又蹦又跳的,怎么也打不着,依旧延续地说;“小姨子,你说了话就得算数,你就该做自己的爱人。”
  上午,大姨子妹回家去,青蛙也跟在她们背后,来到了她们家。青蛙进了门,一跳便跳到房梁上,对小妹说:“你说了要嫁我的,和本人一块回去吗。不然,我吐一口水,便能把您家给淹了。”父母一听,全都气坏了:“世上那有姑娘嫁给青蛙的事!你神速出去,不然,我就用竹竿打死你那小小的青蛙!”青蛙一听,也发了火:“你们全都不守信用,看吗,我可要吐口水了。”它说着便吐了半口口水,立刻便把家里淹了一半。这一来全家人都吓坏了,这才了解青蛙是精干的蛙神,慌忙求青蛙道:“快把水收回去,我们允许堂姐嫁给你了。”青蛙把大嘴一张一吸,一口气便把半房间子水给吸回嘴里了。
  那回全家人不再食言了。于是,三嫂换上一身新衣服,骑上马出阁了,青蛙则在前边跳着指点。走了好一会,他们过来一片竹林,林中有一个石洞,洞口长满各类顺眼的花卉。青蛙说:“到家了,小妹你闭上眼睛,我拉你下去。”三妹一闭双眼,只认为肉体便飘忽起来,不一会儿便被人拉了去似的。青蛙让他睁眼看看,二姐刚一睁眼,只见周围一片光明,眩目耀眼:高大、宽敞的房舍,一应俱全的器物什物,还有各类种种的金银财宝,把表妹看得乱七八糟了。
  更奇怪的是,当青蛙让小妹再一次闭眼睛之时,青蛙那时突然摇身一变,脱去了青蛙皮。当大嫂再度睁开眼睛一看,站在她前边的是一位至极英俊壮美的子弟。三姐又惊又喜,于是,他俩当日便成了亲,从此过上了甜美幸福的光景。

  蕨菜芽的故事
  生长在盆地里的蕨菜,当地人称作“龙爪菜”。相传,有一年村里那位最善做蜡染的丫头病了,家里三遍请鬼师到家里来退鬼也不实用,眼望着病体一天不如一天,气息奄奄了。一天,她三姑上山采回蕨菜嫩芽,那种带有多种血红蛋白和粗蛋白的蕨菜芽儿,既是菜又是药。想不到姑娘吃了后,便认为舒服多了。小姨见外孙女吃过蕨芽儿对治疗有作用,又连着上山采蕨。靠着吃蕨芽儿,姑娘的病治好了。她一心满意足,便把那种救命的龙爪菜画在蜡染布上,以示永远铭记不忘。别人一看,龙爪菜既雅观,又象是充满无穷的生命力,也效仿起来。于是,龙爪菜就逐渐变成了景颇族蜡染的赏见图案了。

  牛王和牛王节的传说
  从前,这一带的村民穷得买不起耕牛,用人拉犁拉耙,又累又慢。一天,一位老人叹息道:“听祖辈说,天庭有神牛,力大无比,唉,即使真有一头神牛来耕田,可就好了。”小伙子阿牛一听当了真,他对老人说:“我一定要把神牛找来!”于是,他带上干粮,背上弓箭出发了。阿牛走呀走呀,一天来临一个村寨,他又累又渴,见寨边有一眼水井,便跪在井边捧水喝。他喝着喝着,忽然听见井里有说话声,好生奇怪。他一字一板一瞧,井壁还挂了一面铜鼓,便惊呆地敲响铜鼓。什么人知他敲到第九下时,天王听到铜鼓声,驾云下凡,循声来到阿牛前面,问道:“阿牛,你敲铜鼓,想干什么?”阿牛便说起村里没牛耕田,辛横祸当,他发誓要摸索神牛回村。“好啊,明儿早上我就送你一头神牛。”天王说罢便丢掉踪迹。早上,随着寨后高峰一声雷霆响过未来,一头神牛果然温顺地来到阿牛身边。
  当地领导人听说阿牛用神牛犁田拉耙,又快又省劲,便想试试神牛的真伪。他开口道:“什么人人能在八月八天事先的10天内,把我的一千亩打完后插上秧,我就把孙女许配给。”阿牛听说后,马上前来应考。在神牛的帮扶下,阿牛果然在初七那天就把一千亩田犁好耙平,插上稻秧。
  头人又惊又喜,可她还想再尝试神牛的力量和勇气,便揭橥第二天展开斗牛:“神牛若斗赢了一百头大水牯,我便把两个丫头中的一个嫁给阿牛。”面对一头头膘肥体壮、犄角又宽又尖的大水牯,神牛越斗越勇,把它们一头一头全给斗败了。
  头人允诺把孙女嫁给阿牛了。不过,5个闺女都喜爱阿牛,究竟把哪些姑娘嫁过去呢?头人只可以让阿牛祥和摸索了。五姊妹都想在阿牛面前突显自己的才智和手艺。于是,头人让5个闺女分别给神牛献茶、敬酒、送饭,以神牛吃谁的茶、酒、饭,什么人就与阿牛与亲。
  比赛开首了。第一批次较量给神牛献茶。5姊妹分别端上了各自沏出来的乌龙茶、黄茶、高树茶、矮树茶、苦丁茶。神牛用鼻子闻了闻,便把苦丁茶喝了。第二轮是给神牛敬酒。五姊妹分别端来分别酿造的糯干红、高梁酒巴、包米酒、迈克(Mike)风子酒、紫泉酒。神牛嗅了嗅,最终只喝了紫泉酒。第三轮是向神牛送饭。五姐妹分别端来分别蒸煮的红、黄、白、绿、黑五种分歧颜色的珍珠米饭。神牛看了看,最后只吃了用枫香树叶染出的黑粳米饭。头人一一问讯,而那苦丁茶、紫泉酒、黑黑米饭,恰恰都是五妹做的。4位二嫂一看,那是神牛作的大媒,姻缘如此,她们也都默认了阿牛与5妹的成婚。于是,阿牛和5妹成了亲。后人为想念神牛、阿牛和5妹,每到六月尾八那天,家家都要熬苦丁茶,酿紫泉酒,蒸黑籼米饭,以祭拜牛王和喂养自己的耕牛,并在山寨举办斗牛竞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