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爷和小庙邙

   

图片 1

1111明光市石坝水库西北角有个山村叫”钟落村”。相传钟落村是由天上落下一口大钟而得名。那钟什么人也说不清有多大、有多重,但村前那口钟落塘还在,老人们曾说:”听老祖宗的老祖先说,那口钟落塘三根丈把长的竹竿绑接在一道都没打到底。”可现在没那么深了,逢大旱时就能见着底。
1111传说,很久从前就在钟落塘的岗位上有一座庙,庙不大,只有两间房屋,一间有个神台供奉着观音菩萨;另一间住着一个叫洪能的高僧,庙在村头,村子很小,叫小庙村。因村子太小,又贫,周围的村庄也不多,庙里香火不旺,小庙名不见经传。和尚日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的,有好心村民劝他搬到镇上去,洪能和尚每一遍都摇头头说:”那里是块宝地,到时小庙定能伸张。”洪能是个有法数的僧侣,大凡庙寺都是钟声悠扬,香火旺盛,那小庙无声无响,当然香火不旺。不过洪能和尚每一日宁可不进食也无法让观音菩萨断了佛事。洪能的衷心感动了濑户内海观音莲花座前的一头玉麒麟。一日玉麒麟托梦给洪能和尚,要在十一月底六夜晚给小庙送一口大钏来。但要洪能和尚在一月尾六夜晚毫毫无干系闭庙门。一觉醒来,原来是一场空快乐,但梦中所说的工作和交待的时间洪能和尚确信无疑。
1111八月底六晚,洪能挑亮油灯,庙门大开,专等玉麝麟前来。大半夜过去了,没有动静。洪能打起了瞌睡。忽然一阵大风骤起,庙外飞砂走石,黑云遮住了高空的星月。大风把庙门刮得”啪哒”响,洪能一看快下雨了,大约玉麒麟明儿中午不会来了,于是洪能起身把庙门闩上,准备睡眠。突然”卟嗵”一声巨响,震的小庙直晃,响声过去后风平浪静。洪能打开庙门想看个究竟,就听远远传来怨声:”叫你别关大庙门,你不听,你费三不找找费四(事)。”洪能一看门口落下一口巨大铜钟,铜钟已半截砸入地下。洪能霎时捶胸,后悔不已。
1111次之整日亮,人们都跑到庙前探望。半截在外的铜钟在早晨的太阳照射下金光闪闪,至极璀璨,有男女好奇地用手拍钟,铜钟发出”嗡嗡”的响动,格外好听。可是怎么把大钟抬进庙呢?洪能猛然想起明早空中传来”费三不找找费四(事)”的话来,心想”找费四(事)”是否暗示自己找”费四”呢?于是问围观百姓周围村镇是否有姓费人家,是否有个叫费四的人?围观中有个说镇西有家姓费的,是有个小孙子叫费四,大力无比,可找他干事,至少要带十个钱去。
洪能沿镇化缘,讨得十个钱,来到镇西费家。表明来意后,有一后生腰圆膀粗,接下十个钱后交于姑姑,然后跟洪能前往小庙。那时小庙前看热闹的人已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洪能分开众人带费家小子来到钟前。费家小子捋捋袖子,抓住大钟吊耳前后晃了晃,大钟四周土地曾经松动。费家小子在掌心吐了口唾沫,两掌搓了搓后引发六只吊耳,两腿蹬成马步,两手一用力大钟被慢性提起,可一要被拔掉地面时,围观人流中有个爱心的子女在一那鼓劲的喊:”费四哥,加油!”这一声喊,只听”啪”地一声响,费家小子裤腰带挣断了,一松劲,那钟”嗖”地一声又栽入地下,这一栽连钟顶也看不见了。就在刚刚那儿女喊”费二哥加油”时洪能两腿一软,一臀部坐在地上,后悔末及。原来那费三和费四是一对孪生兄弟,二人都力大无比,只是费三有个毛病,用力时憋不住好放屁,被那孩子认出了。因费四出外不在家,费三见得到的钱无法不挣,于是冒充费四前来拔钟,什么人知玉麒麟提示过洪能”费三不找,找费四”。
1111大钟深远地下,留下一个大坑,不一会积满了水,水更多,坑不断向两边扩张。围观的人目瞪口呆,感觉奇怪之时,洪能悄悄钻出人群走了。从那未来人们再也一贯不观望洪能和尚。小庙无僧,日久失修后来也塌了,庙前那口大坑成了一个塘,人们叫它”钟落塘”,小庙村因庙塌了,后来就改叫”钟落村”直到现在。

我家西部,有河有桥,有碑有庙,庙前有钟,我兴奋敲。

   

那是在公公幼时,我曾曾外祖父写给他唱的童谣,四叔说,那是对当下村庄的真人真事写照。

我家住在村边,东部紧邻河边大路。在我家西南方向,拐进河里是一片高地,有半个足体育场大小,高出北部路面一米半左右,人称“小庙邙”(那么些“邙”字不对。我们那里把门外的空地叫“邙”,我曾在一个地点来看过“门”字中间一个“外”字,那些字意思最相仿,可自己翻遍了字典,也从未找到这么些字,只能用“邙”来代表,即使意思不对,却也无法了)。之所以叫“小庙邙”,是因为那里曾是火神爷的庙,庙有两间房子,一间住着火神爷,八只手臂六条腿,另一间住马王爷、牛王爷,马王爷是七只眼。在庙里的墙壁上,是浓浓淡淡的雕塑。在庙前,立有石碑,爸爸说,那是河碑,上边记着挖河的年份、经过等,他刻钟候看过。庙前还有一口大钟,声音激越绵长。小庙邙四围,种满了槐树。

图片 2

旧历四月底一,是火神爷的洛阳,生日前几日,河村人都会陆续抱来柴火堆在庙前。八月首一,老人激起柴火,伴着啪啪的声音,火光熊熊燃起,浓烟直冲云霄。人们敲钟烧香,磕头作揖拜火神。一月初,两村中的富户都会拿出钱来,买回大小各色爆竹烟花,七夕之夜在小庙邙后面起头燃放,阖村围观,热闹杰出,那种热闹在灯节还会有两日。深夜放烟花爆竹,白天是习俗演出,猜灯谜、跑旱船、扭凤台小戏等。影星都是村里那多少个大老爷们描眼画脸装扮的。他们一登台,总能引起哄堂大笑,伴随着喧天的锣鼓,新年的霸气气氛达到高潮。

后来,各样活动都来了。祭奠火神爷肯定是迷信活动,小庙立时被打倒。后来,石碑不见了,大钟也遗落了,庙墙上刻着花纹的大石块砖头、放祭品的方斗桌全不见了。只剩下一堆黄土在风中沉吟不语,在雨里流淌。后来,在这一大片空地上,人们也种上了槐树。

可是,无庙胜有庙。大家那里办丧事的时候,有一项仪式叫“报庙”。就是在人入土在此之前,要先到庙里报到。所以,即便没有庙了,但多少年来人们都照旧到小庙邙前报庙。

富章二伯说:别不信,火神爷灵着吧。火神爷通灵,河村人都清楚。

四毛家离火神庙不远。那年春日,四毛家屋里生着火盆,四毛的姑娘在屋里玩火,不小心引起了火灾。眼看着浓烟滚滚,大火从屋里烧出来,大家伙赶紧跑来灭火。可及时西南风正急,火借风势,疾速蔓延,灰色的火焰吐出老长,人根本不可能靠近,也不可以救起。四毛号啕大哭:四儿还在屋里睡觉呢!可什么人也进不去啊,情急之下,四毛把棉袄脱下,沾水后顶在头上,冲进屋里抱出了睡在床上的大外孙子。他抱着儿女刚一冲出去,两间茅草屋就被烧得坍塌下来。当房顶掉下来烧尽之时,人们看来了还在焚烧的方斗桌,当土墙倒塌之后,人们看来了刻着花纹的石头和墙砖。四毛的幼子被灼伤,治好后落下了脸部疤瘌,人称“疤瘌脸”。

富章三叔说,当时河西人要过桥梁来灭火,可是根本就过不来,因为所有桥面上都是沸腾的浓烟,呛得人只好后退。远远望见四毛家的屋顶上火球滚动,大家都惊呆了!

作业还并未完。四毛家经过火灾,一穷二白,连住的地点都尚未。村里放(就是砍的意趣)了两棵树,号召部分首富给他家捐了梁子、麦秸秆等物。中秋恰好熬完,四毛就起始央人托己盖房屋。先砌墙。那么些石块砖头统统不用了,堆在小庙邙边。当一群男丁喊着号子,夯实地基,一层一层把墙砌有半人高时,老天不作美,开始下起雨来,一下就是二四天,刚刚打起的墙被雨淋垮了。终于等到天气放晴,土也晒得干湿正好,四毛又起来召集人马砌墙,墙到半人高时,雨又来了!于是墙又被雨冲垮掉!如是反复了三三回!四毛真是欲哭无泪,村里人则议论纷纭。到杨花落满河面之时,四毛家的两间茅草屋才盖了四起。

自身的纪念里,小庙邙是一片森林,更是人们的福地。更加是春夏之交,碗口粗的槐树枝繁叶茂,牵手成荫,槐花开放之时,白花花的一片,串串挨挨挤挤,你推自己拥,好不热闹!空气中广大着寂静的香气。家家户户,老老少少,㧟筐背篓,会聚此处。手脚伶俐的小青年、小孩子,猴子似的爬到树上,捋着槐花,大嚼一阵,吃饱了启幕往筐子篓里装,装满用绳子系下来,再把空筐子系上去。春末初夏,青黄不接,槐花然则来救人的。人们说,是火神爷在呵护。

图片 3

夏日,小庙邙更是个好去处。密不透阳的好凉荫,地势又高,又临西河,丝溜溜的河床风凉爽怡人。人们拉条竹席,搬把交椅,到那里乘凉闲话,被全村引为笑谈的一件事就生出在此间。

那天,平福二姐抱着外孙女在此乘凉。三嫂相对是个淑女,重眼双皮鸭蛋脸,乌发红颜,挺鼻朱唇,长得是青枝绿叶惹人爱。多少个兄弟满面春风:“大姐,你咋看上平福三哥的?他可配不上你啊,哈哈哈……”平福三妹看看静静流淌的西河,又把眼光移向河边那一溜桶粗的大白杨上,平静似乎还很深情:“说实话,我及时情有独钟的是那河,那树。”
一语既出,人们哄堂大笑。你那不是弄颠倒了吗?你嫁的是人,不是树!等豪门都笑完了,平福二姐接着说:“那天来相亲,一进村就映入眼帘了那一排大白杨,河里水真清,还有一片森林,当时就想,能在那一个山村生活该多美啊!所以想也没想就应允了。”“哦,原来是青睐景致了!”……

我们嘴上满面春风,但却都不约而同的去看那碧绿澄澈的河水,挺拔高耸的白杨,还有这么些绿荫各处的小庙邙,以及绿荫拥抱中的青砖灰瓦,就像是突然之间觉得这一体真的很美!平福大嫂的娘家是老东乡,那里土贫地薄,树长不高,水质不佳,人人一口大黄牙。见到那样水清树荣的聚落,自然欢悦十分。现在来看,平福小妹也断然是个有心绪的人,能介意自己居住环境的农村妇女,还真不多见。

前几日,小庙邙已和河边路一样低,那里的土被稠人广众拉去做了砖,盖了房,那里的树也曾经消失,被芸芸众生砍掉卖了钱。西河的水几近枯涸,唯有河中央还有几堆芦苇在摇曳。那多少个让大家躺在竹席上眯着眼睛看光圈、夜晚寻知了牛的小庙邙没有了,让我们春天游泳春日溜冰的西河也从不了。现在的儿女曾经不复明亮火神爷和小庙邙,他们也尚未西河去摸鱼摘菱,要么躲在屋里看电视打游戏,要么被送往城里,去寻找父辈心中的前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