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前尘影事》第一部 22 世外桃源

   

图片 1

  
很早之前,龙山当下住着十几户住户。有一家姓尤的前辈叫尤伯,他专程欣赏下棋。他有七个闺女和一个外甥,孙子叫尤云,还尚无成家。一家人起早摸黑,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这一年的冬季,尤伯到山上修理树木。因天气炎热、干了不大一会,就全身大汗,又渴又累又饿,就悟出东北面那棵大槐树歇会儿。到了树下,看见两位白发老人在那里下棋,旁边放着一把茶壶和四只菜碗,便走向前去看了四起。
   
因他在家也时不时和别人下棋,棋路很熟,不由地和两位长者交谈起来,有时还谈空说有。两位白发老人对她也挺热心,还让尤伯喝了一碗茶。尤伯碗茶下肚,只以为一股香味从胃部里往上升,什么热了,累了,饿了,浑身那一个轻松自在劲就别提啦。不一会儿,就叭在多个老年人下棋的石台前,迷迷糊糊地感到到,山边的云儿忽儿黑忽儿白,忽儿浓,忽儿谈;山下地里,忽儿黄,忽儿绿。等她一觉,两位长者棋还没下完。越看越有些溪跷,最终棋也看不懂了。一想后天外孙子尤云要到西宁府去,便和多个老人打了个招呼,匆匆忙忙下山去了。
   
尤伯刚走到山脚下,便觉的路越走越不对劲,和原来的不一个旗帜。地里人她一个也不认识,也没一个人认识她。依照自己的记念,找到自己的村庄,可村子比今日大概了,人比前几天多多了。满村子找自己的家,从南头找到北头,从南边找到东头,也没找到。那时,一位发须雪白的中老年人走了过来,他忙向老人打了个招呼,问了老人的姓名、年龄,为啥在那边住。这老人告诉她:他姓尤,祖祖辈辈地住在这几个庄上,明日已九十三岁了。尤伯又问老人:尤云到如什么地方方去了?那老人告诉她:尤云是她的公公的三叔。老汉吃惊的反问尤伯:“您怎么精通我家老爷?”尤伯也绝非答应,就上山去了。他要找两位下棋的老一辈问一下,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尤伯到了高峰,找遍了一切山,也并未找到那多少个下棋的先辈和那棵参大的大槐树,他越想越觉得忧伤:老婆没有了,儿子也不在了,世间的人,没有他一个亲信,也绝非他一个认识的人,不由自主地趴在原先下棋的地点大哭起
来。他从天黑哭到天亮,又从天明哭到夜幕低垂,不知哭了不怎么天。落下的眼泪,把近年来的山石穿,形成了一个岩洞。尤伯哭累了,就昏睡过去,在她昏睡当中,就听着一个老前辈拍着他的肩膀,说:“徒儿,别哭了。你的泪要不流到波斯湾边去,那里早成汪洋大海了。你看棋的时候,云黑是雨,云白是雪,云浓是风。地里黄和绿,那是一年四季的变迁。这是您的刀,下山去,为世间做点好事呢!”他猛地醒来,什么也绝非。四礼拜四望,发现了她的那把刀,刀虽是原先的,可闪着金光,锐利无比。
   
尤伯按着那多少个老人的通令,便下山了。他在龙山住过多年,做了不乏先例除霸安良的善事,后来玉帝把他召回了天廷。人们为了记忆他,就把眼泪滴成的隧洞叫“老尤洞”。
  

目录
故事概略
上一章:21 再也遗落

一九八七年一月八日收集于李庄小学
讲述者:赵忠祥 男 教师
搜集者:黄子龙 男 会计

徐荔友见这一带树木并不茂密,地上肥肥的野草,踏上去分外惬意,不多长期便听见溪水流过的动静,虽闻其声,不见其水。心下着急,多走了几段路,果然见一条水从山间斜斜溢出。心想,那里风景望着倒挺美,去叫上赵卓,来此地玩会儿。哪知却找然而来时的路,找来找去,都寻不着赵卓,大声呼叫多次,没有回音。心想,山路崎岖,竟然走散了。好在赵卓也不是白痴,自己会回去的。大白天也不会再遇见鬼了。便溯溪而上,想看看那边有哪些景观。

   

那条溪流越走越宽,越走越阔,竟渐渐现身一个镜面样的湖水来,溪边的树木越来越大,越来越高,森森然蓬松如盖。只见那短小湖泊往前延伸,进了一个岩洞。湖边有一艘木舟,也不知能不可以用,一端用绳子系在树上。

徐荔友胆子虽大,却不如赵卓,并不敢进洞。站在洞口,往里无可如何。湖水清澈见底,可以看清游鱼和卵石,进洞有一条小路,贴着洞壁从来往里。徐荔友往回走了一遭,去找赵卓,想叫上她伙同进去看看,却一如既往找不到。回到洞口时,那只木舟已然不见,忙向山洞里看,见一村夫撑着长蒿往里划去。

好奇心使然,徐荔友沿着小路往洞里走去。过不多时,见这小舟靠了岸,村夫下了船,搬下一坛酒来。原来,湖水往里面逆流,越来越小,到了这边,重又改成细水转了弯,道路分岔,出现十多少个洞穴。那农民抱了酒坛,择了一个洞口进去。徐荔友远远跟着,想,住在那地点冬暖夏凉,再好可是,只是住所很简陋。便想跟进去,和那村夫谈一会儿。

没悟出那几个小洞通向一个大去处,走了会儿,洞口一片天光,外面竟有田地房屋,红花绿草,春意盎然。只见远处几座房子炊烟从烟囱里飘扬而起,天空蔚蓝,有多少个农家从田野里归来,粗布衣服,踏着草鞋,束了腰带,荷锄谈笑。徐荔友看得呆了,想起《桃花源记》来,想,那也是真有其事?这个人在那里住了有点年?

瞩目面前有一方篱笆,篱笆下多个老年人在博弈,一个发丝乌黑,一个头发银白。抱着酒坛的这农民把酒往桌子上一放,便进了院落。徐荔友凑近了看,见多少个中老年人凝神下棋,旁若无人。那副象棋用隶书刻成,徐荔友勉强认得出字来,见桌上被吃掉的棋类码成两摞儿,便拿起一个中度抚摸。三个老人下得专注,也未理会。

徐荔友高中几年,全没心理考试,却都用在课余事情上了,曾经看过众多象棋书籍,对于残局也见识过几招,但她下棋完全没有耐心,算不得高手。看了一会儿,突然眼前有一只飞鸟掠过,那只鸟从院子一端的葫芦藤上,飞到另一端的葡萄架上。脚上系了细绳,飞得卓殊意外,徐荔友没有见过飞得那般慢的鸟,似乎受了伤一般。仍去专心看棋,只见白发老者吃掉对方一个棋子,哈哈大笑,声若洪钟。白发老者便拿了碗,倒满了酒,往喉咙里灌,酒水洒在地上,散出幽香。

徐荔友咂咂舌头,口渴无比。白发老者继续走棋,忽然自己方被吃掉一子,便椎心泣血,吼叫起来。那乌发老者却笑而不语。徐荔友看得匆忙,见桌面上那局棋似曾相识,竟然在新华书店的棋谱古书里见过,是盛名的残局。

那时候,徐荔友在街上不时见摆棋卖艺的,摆出这一个残局来,他时不时望着看着便入了迷,不由得跟对方下了四起,为此输了不少饭钱。后来在书中观察,那些残局红先和,里面的覆辙招数烂记于心,暗骂摆棋的人不地道,假使协调选红方,先走,拼死也是和棋,假使选黑方,则对方先走肯定依旧和棋。不言而喻对方永远不会输。从此后,他便很少去街上下棋赌博。不过那局残棋一向都是摆出来的,不是下出来的。前几日却见三个老年人无意中下成那局残局,倒很非凡。

那白发老者看着棋盘,沉思许久,徐荔友看得不耐烦,道:“红棋赢不了了,最多和棋。”

那黑发老者眉头一皱,随即笑道:“想不到这几个女孩儿已经看到了头脑,老弟,你认栽吧。”

徐荔友奇道:“你怎么叫他老弟?他头发全白了,年纪肯定比你大。”

黑发老者笑道:“头发白了就年长吗?头发只是烦恼丝,一个人不快多了,年纪轻轻头发就会变白,一个人从无抑郁,就是到老,头发也是黑的。”

徐荔友想,那话似乎有点道理,就是看不出他们多大岁数了。只见那白发老翁仍苦苦思索,便道:“你用車二平五,将她一军,接着架炮将军,换他一个马,然后再用车将军,换掉一个车,那样就足以平局,倘诺您总想着赢对方,这就陷入圈套了,一定输。那棋没有救的,只好如此下。”

那白发老人听了这话,眉头渐展,“哎哎”一声,道:“真是如此。”便根据她的话走棋。徐荔友忽听扑棱棱翅膀扇动的声响,见这只鸟又从葡萄架上腾起,缓缓地向葫芦藤上飞去,看起来很是疲惫。

那黑发老头却住了棋不再下,倒了一碗酒,递给徐荔友,道:“小朋友,尝尝那酒。”徐荔友伸手去接,那白发老人忽然举手一格,那碗酒便掉在地上,摔碎了。

白发老人脸膛通红,道:“他不可以喝那里的酒。”徐荔友口干舌燥,又深感饥饿不堪,竟很是想喝那酒。

黑发老头道:“不打紧的,老弟,不吃点什么,再不喝点什么,要他怎么活?”仍倒了一碗酒递过去,徐荔友来不及品尝,狼吞虎咽,大口喝了下来。抹了抹嘴唇,感到全身轻松,也无有饥渴,精神百倍。

白发老者道:“小朋友,大家那局棋下了多少年你明白呢?”徐荔友想,这话疯疯癫癫,怎么接?

白发老者道:“连自己都不通晓下了有些年了,最终几步竟然被你破解,看来也是天意。”

徐荔友心想,难道他们下棋真的那么慢?每一步都盘算多少个月?假设那样的话,我的脾气,干脆再也别摸象棋了。只见那只飞鸟,又慢悠悠往这边飞回。

白发老者道:“我送你一个礼金。”说完往边上一抓,手里多出一幅画来,徐荔友接了,见画上多个老翁在博弈,旁边站着一个青少年,正是自己,桌子上还放了一坛酒。

徐荔友惊道:“你什么样时候画的?”

白发老者道:“就是刚刚,你看,墨还未干。你从哪个地方来?”徐荔友把跟着老乡进洞的政工讲了。

黑发老者道:“都是老大惹的祸,此地不宜久留,你快捷走吧。”说完叫了一个名字,那农民从屋子里出来。

黑发老者道:“快把这些孩子送出去,他自己走会迷路的。”

白发老者道:“小朋友,赶紧去看看你家里有怎么样变动。”

徐荔友岂有此理,见那农民招呼她,便进了院落。只见那只倦鸟仍飞来飞去,墙上挂了一个鸟笼,笼子里什么都尚未。那农民道:“帮自己把这么些盖子掀开。”

徐荔友想,那人真有意思,送走我后面,还让自己工作。便和他伙同抬起一块厚有尺余的大木板,不知是什么样木材,如此沉重。

徐荔友喘了口气,道:“那是怎么着?”见前方发泄一个地下室,只觉后背被人一推,便摔了进去。

这么便往下滑,觉得肉体轻飘飘的,因喝了那碗酒,竟也不甚惧怕,耳畔虎虎生风,忽然间“嘭”的一声便着了地。原来地上铺着极厚的叶子,也不以为疼痛,便翻身坐起。这一坐起,又听到一声嘶鸣,头顶的甲壳被再一次盖上,看不见光,便不知那嘶鸣声从何而起。

他伸手摸了摸墙壁,只觉得触手冰凉,光滑无比。正感叹间,那墙壁却迟迟移动了。定睛一瞧,旁边卧着一条巨蟒,自己摸到的啥地方是墙壁,正是这条盘着身躯的大蛇。徐荔友那碗酒便化成冷汗冒了出来。心想,那老人让农家送我出去,他嫌麻烦,便把温馨推到这里喂蛇,实在是阴凶残辣。

凝眸那蛇昂伊始,蛇信吐出,发出哔哔啵啵的鸣响,又见身后嘶鸣了一声。回头看,后边又是一条巨蛇。那蛇却能嘶鸣,徐荔友顾不上惊奇,想,那唐梨茵心神一乱便如堕蛇窟,那也只是个比方,我现在才是身在蛇窟啊。身子瘫软,越来越害怕。哪个人知那两条蛇竟不碰她。只是对着他发出一些动静。就好像是在警戒她。他也不敢乱动,见身旁那条蛇避开她,缓缓往远处去了,另一条蛇也去和它会面。

徐荔友想,我猛然从地点掉下来,保不准吓坏了那两条蛇,所以它们怕我。我得赶紧逃跑,等它们掌握自己只是猎物而非猎手的时候,我就夭折了。手足并用,往相反的可行性爬去。只见转角处表露一丝亮光儿,应该是一个洞口。便快捷爬了千古。

原来,那是一个蛇洞。洞口有一块岩石遮挡着。徐荔友见到光明,拔足便奔。那仍是一座山坡,跑来跑去,不知方向。只以为头部太阳火辣辣的,烧得他全身流汗。沿树林行了一遭,见到一条溪流,也顾不上太多,便去洗了脸,喝了水。

正要走,见一个小孩儿坐在树上,两条细腿荡来荡去,徐荔友心念电转,起身便跑,决不多做逗留。这小孩儿嘻嘻一笑,掉下树来,脑瓜摔得稀碎。

徐荔友想起杨见秋讲的事务来,听见前边小孩们起哄,更是不敢回头,一路跑远。逐步没了声响,也跑不动了,见前方一座土庙,想,这自然是“孩儿庙”。果然见庙里唯有一半佛像。徐荔友远远对着鞠了一个躬。想,既然如此,那里就是校园后山。那就简单回到了。定了定神,往一个方向跑去。

过不多短时间,已经出了山,来到田间小径上,弯着腰喘息。只见一片片田野往远方铺开,放眼望去,各处是金色的麦子,和风抚过,麦穗随着轻轻摇荡。有多少个村民在塞外开着收割机收大豆。

徐荔友看得傻了,心想,怪不得这么热。我这一去,都到了夏天。收稻谷的时候,正是高考的时候,原来已经身故多少个月了。天哪。赵卓呢?他回到没有?珊珊呢?我最终一遍见她,是送他回家,她在自家掌心划了“爱你”八个字。我说,写的如何?她说,不告诉您。她最后一句话是“不报告您。”

又想,对了,如是说要和自家一块吃早饭,告诉我一件工作。那是一件什么工作?我恍然走失了,他们会是怎么的心理?我爸妈呢?天哪,这下子,事情闹大了。

徐荔友颓然坐在泥地上,万念俱灰,想,那下要让老人家担忧死了。该怎么解释?两多少个月没有新闻,怎么说吗?如是一定可以驾驭。父母怎么会信任?珊珊呢,会不会信我?她会不会像唐梨茵那样,一想起自己,就痛彻心扉。天哪。对于自身的话,一切只是今天的事体。一定是那七个老人下棋的时候,时间过去了,可是怎么能过去这么久呢?

徐荔友把西服脱下,搭在肩上。继续走在土路上,只见一个农家开着拖拉机从后边赶上,腾起一阵尘土,把徐荔友淹没了。那拖拉机却停下来,司机道:“你往啥地方去?”徐荔友道:“我去县城,我在那里学习。”司机道:“上车。”

那车上载满了麦袋子,袋子里全是脱了壳的麦粒,散发出粮食的香味儿。徐荔友坐在麦袋子上,黄土路颠颠簸簸,四次都险些把她撂下去。只听那司机却扯着嗓门唱起歌来,声音粗哑,就如伐木工人的锯子对准了橡树皮。

拖拉机卷起尘土行了半个多钟头,才到郊区。徐荔友下了车,坐在一棵杨树下的清凉地儿里,心想,我要学好高校,依旧回家?不管到什么地方,都免不了要对人述说我的经历。那段工作却不是对谁都得以讲得通的。应该先找夏如是,再让她把珊珊约出来,其别人能不见就不见。

糟啦,到底高考了未曾?眼下最重视的是看看前日几号。想到那里,一跃而起,到了校门口,进了一家合作社,也不买什么,转了两圈,问首席执行官道:“前天几号了?”

总监叼着烟,斜了她一眼,道:“一月2号。”

徐荔友点点头,想,还不曾高考,如此甚好,我也不要加入考试了,和珊珊见一面,便去帮爸妈打理生意,想来老人的夜市摊位早都支起来了。

徐荔友进了校门,想,如若被门卫老头拦住,就说生病请假了,撒个谎相比简单,如若和他纠缠起来,势必没完没了,闹得鸡飞狗叫。胆战心惊的从门卫室走过,竟没人出来,估量那老人在里面做饭。门卫室上的时钟突显十一点三卓殊,既然快要开饭了,徐荔友一路小跑往食堂去了。餐厅门敞开着,徐荔友心里满满都是涂珊珊的阴影,心想,只好变更布署,先见珊珊了,走时再去找如是告别。

他先去团结班级的碗柜处取碗筷,他们两个人的碗筷摞在同步,系了一段红绳子做标记。找来找去却找不到。把隔壁班也找了,依然没有。心里一阵失落,想,多少个月的时刻,她把团结的痕迹都抹去了。

挑了一个偏僻的职位坐下,心下担忧,她会不会又换了个男朋友?吃饭走路四人形影不离。如果给协调看见这一幕,不如杀了友好。她一度答应要嫁给协调了,说得那么斩钉切铁,应该不会神速就变更心意,对于他们而言,我只是失踪了,又不是死了,她会等自我的吗?又想,屈怎才现在怎么了,他落得那样的下台,派出所会不会把她带走,如若只是关了几天又把他放了,那么珊珊忍不住会往她那边去,两回又三遍,正好自己不在,说不定屈怎才一时动情,终究喜欢上珊珊呢?不敢再往下边想。只听放学铃响起,透过窗子,见学生们潮水一样从教学楼涌出。

徐荔友坐的义务可以一眼瞥见碗柜,不过站在碗柜那边,却不易于留意到这一个角落。只见学生们涌了进来,杂七杂八有说有笑的去取碗,徐荔友在人流里找寻,什么地方有涂珊珊的影子?也未见到夏如是。刘志野呢?薛平哲?赵卓?杨见秋?

甚至一个了解的人都没有,碗筷却都被抢空了。他呆坐在那里,微张着嘴巴,魂飞魄散。忽然从口袋里掉落一件物事来,正是折叠起来的一幅画。那么些下棋老者送的。打开了看,画着两老者在篱笆下下棋的情景,桌子上放了一坛酒,但是卓殊围观的大团结却消失不见了。画面万分开阔,篱笆后的小院,院落后的村子,还有远山和朝日,路上荷锄谈笑的庄稼汉,都清楚无误。尽管用的是毛笔,那现象里的每一件物事,都排列有序,就如自己拿了一个相机拍下这一副画面似的。

他想,即使这是一副素描,他必定会存疑是一张打印的照片。然则自己跑啥地方去了吧?自己本来是被扔进地窖,不设有了。突然,他的眼眸被院子里那只飞鸟抓住了,他清楚的记得那只鸟那疲惫的姿态,飞来飞去,也不停歇。隐隐还记得它一起飞了五遭,自己便被推下去了。

她想,那里肯定有好奇,要找那多少个老人问明了了,说不定他们会将团结弄回来,让时间倒过去。转念又想,他们看见自己没死,只会再一次把团结扔进蛇窟,因而万万无法再去后山。

正想着,却听到电视音响。抬头一看,厅柱上挂着一台薄薄的电视,真是奇了,之前从未见过。电视上大夫在播音新闻,屏幕下方写了一个日期20ⅹⅹ年10月2日。徐荔友伸出手指,一个指尖一个指尖数着,天哪,这只鸟飞了五趟,尘世间已身故五年!

                 第一部完

下一章:第二部 1 夏如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