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美尔(Rommel)传: 第十二章 转任他职初失宠

  1942年九月,United Kingdom第八公司军在德军的强有力攻势下失败了。大英帝国三军向着黄河输给,一路上丢盔卸甲。

  隆美尔(Rommel)的光景使希特勒感到分外担忧。他顾虑万一装甲军团被赶出欧洲,那么德意两国将面临盟国军队闯入“亚洲软腹部”巴尔干半岛的摇摇欲坠。对于正陷入苏联战场的德军来说,那毋庸置疑是一场特大的劫数。“无论怎么着也要守住北非”,希特勒在电报中命令Rommel。同时,隆美尔(Rommel)要求扶助人士和物资的报请也初步受到青眼,大批的作战人士和物资装备不断涌向了欧洲。

  中东军区司令克劳德·奥金莱克校官接管了第八公司的指挥权,并在阿拉曼(Raman)召集了八面受敌、灰心懊恼的行伍,并结合联合临时防线。

  随着大宗人手和物资的填补,北美洲装甲军团和英军的实力差异正在日益减弱。到1942年8月下旬时,5400名补充新兵和新组建的第164舒缓甲师八个先遣团抵达南美洲。13300名小将也已空运到达,同时还在以平均每一日100人的快慢三番三遍补充人员。5月尾,精锐部队第1伞兵旅在赫尔曼·兰克将军率领下开到了欧洲。那一个伞兵个个健康,装备精良,但他俩是陆军部队,隆美尔(Rommel)很少去看看或关切他们。

  阿拉曼防线是一个重点的防区,它的地形象个瓶颈口。英帝国大军必须遏止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三军的攻击,否则所有欧洲都会被德意志人控制。

  在接见阿莱萨德诺·格罗尼亚名将时,隆美尔(Rommel)对意大利共和国人的鄙视态度深深刺伤了那位步兵少校。纵然将军拍着胸口发誓,他的上边将毫不会扬弃自己的战区,但Rommel却丝毫也平素不被她的豪言壮语所打动,只是冷笑置之。当天,Rommel发布了她对临阵脱逃者的警告,“我命令每一名指战员必须遵从自己的阵地,决不准后退。任何舍弃阵地的人都将被视为临阵脱逃者,送交军事法庭审判。”

  1942年的一个冬季,一位瘦小如柴、长鼻子的英帝国名将抵达开罗。他就是新任命的第八集团军总司令蒙哥·马利(Mon·tgomery)准将。当Montgomery来到阿拉曼(Raman)前沿阵地时,迎接他的是一片混乱。官兵们士气低落,到处迷漫着准备撤退的气氛。

  很分明,Rommel的那一个警示是本着意军的。在二月份的交锋中,意军的显示其实令Rommel感到愤怒。他致信向德国首都汇报:

  Montgomery登时召集了几十名军人和委员长。当她精瘦的个头穿着肥大的沙漠军服出现时,军人们都抱着困惑的眼神注视着她。

  我那里所须要的,不是更加多的意国师,更不用说像皮斯托(斯托(Stowe))亚那么毫无战斗经历的意大利共和国师了。我最亟需的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小将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坦克。只要有了她们,我当即就可以重复发起进攻。

  Montgomery以她犀利的眼神扫视他的部属,登上一个沙丘,以踏破红尘的充满自信的声音说道:

  尽管亚洲军装军团的战士至极紧张,但出于对官兵们的例行负责,隆美尔(Rommel)仍旧敦促最高统帅部同意,让一直尾随他在非洲战地上驰骋多年的17000名官兵回国去。这么些人当中,许多人一度染上了热带疾病。

  “阿拉曼(拉曼(Raman))是我们末了的防线,假使失去它,我们将失去一切非洲。我命令烧毁所有撤退的布置和指令。我们不可以在此生活,那我们就在此献身……”

  1942年八月12日,Montgomery将军飞到了亚洲,奉命接管第8公司军指挥权。

  Montgomery以他的自信和持之以恒感染了她的下属,他令人激动的说话扩张了军人们的胆子和能力。所有官兵团结,准备和德军殊死作战。

  蒙哥·马利(Mon·tgomery)长了一副鹰一样的面部,他那激昂并包含浓重英格兰鼻音的声调令人听起来倍感并不尤其修好。他在很多方面与Rommel有相似之处。那多人的性情都很孤独,在方圆是仇敌多于朋友;他俩都很霸气和为非作歹,在听从于别人时,都像一匹难以精通的烈马,而当她们取得全套指挥权时,却又都是头脑清醒和最有独到见解的良好指挥员;两人都喜欢体育运动,并且都不抽烟、不喝烈性酒,器重有限支撑身体健康。

  蒙哥·马利(Mon·tgomery)第二天大清早就开车进入沙漠,登上阿拉曼(Raman)防线的最非凡处,用望远镜寓目地形和仇人的防线。德军距此不到两千码,中间是灼热的沙漠。

  那四人还都相比在意作育与军政要人的友情,如同Rommel一贯对希特勒言听令从和依赖同戈培尔的涉嫌一样,Montgomery也卓殊器重结交军政要人。当Churchill(吉尔(Gill))到南美洲查看部队时,他在海滨浴场舒适的别墅里招待了她,并特意为他准备了在烽火时代就是在大英帝国国内也很难看出的法兰西干邑酒。

  德军指挥官名叫隆美尔(Rommel)。是德国纳粹的海军准将,他阴谋狡诈,诡计多端,被大英帝国官兵称做“沙漠之狐”。Rommel在此处拥有16万人马,而且她的增援部队还在接踵而来地抵达。蒙哥·马利(Mon·tgomery)设法回避Rommel的强攻。隆美尔(Rommel)投入300百辆坦克的武力攻击英车防线的中段和南方,寻找坦克部队可以向英军阵地侧翼进攻的薄弱点——那是Rommel惯用的手腕。Montgomery识破了仇敌的阴谋。他防止打坦克战。他让Rommel的坦克进入防线的入口处,然后用反坦克炮和潜伏在沙丘中的大炮抗击它们。

  像Rommel一向戴着那顶闻名的含有有机玻璃风镜的帽子一样,蒙哥·马利(Mon·tgomery)也戴着一顶镶着团队徽章的奇特的澳大卡托维兹树林帽来彰显自己的例外。其余,这两人都欢娱挑选高人一等、年轻英俊的武官组成和谐的谋士队伍容貌。在战术方面,Rommel擅长于运动战,而蒙哥·马利(Mon·tgomery)平昔就不是什么样横扫千里的运动战专家;但在先行精心布置好的阵地战中,他比Rommel要得力。在音讯的获得上,隆美尔(Rommel)更是力不从心和蒙哥·马利(Mon·tgomery)比较。自从隆美尔(Rommel)失去她的无线电侦听连后,他所能得到的英军信息便越来越少了。大英帝国情报机构知道咋样在情报来源上使仇敌发生错觉,多量极易破译的情报暗示德军:意国人在不断地走漏情报。隆美尔(Rommel)对那种诈骗深信不疑,那更大大加重了她对意大利共和国人的鄙视。而大英帝国情报机构却接连不断地向Montgomery输送了她们所侦破的大度德军情报,隆美尔(Rommel)对此却雾里看花。“隆美尔(Rommel)似乎被蒙上了双眼在和Montgomery决斗”,一位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武装评论家战后如此认为。

  隆美尔(Rommel)的坦克在火炮的炮拿下,仓惶撤退,损失了140辆坦克。英军只损失37辆。

  但是,蒙哥·马利(Mon·tgomery)和Rommel都无异清楚地认识到,机械化战争的胜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后勤供应。所以,他俩都鲜明地要求自己的上卿部尽最大可能向亚洲战地运送越多的交锋人士和武器装备。显著,蒙哥·马利(Mon·tgomery)在那上头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英、美的大战机器开足了劲头,大批船队涌过咸海,为英军运来多量的武器装备和后勤物资。第8集团军的实力比比皆是。丘吉尔(Churchill)告诉Montgomery第10军正在组建中,并且还有300辆“谢尔曼”型坦克揣度在1月尾从美利哥运到北非。

  1942年二月23日,Montgomery准备开展夜战。他用800辆坦克向隆美尔(Rommel)的战区冲击。Rommel也集中几百辆坦克发动反扑。

  十二月30日,隆美尔(Rommel)最终作出了“毕生中最难作出的精选”,那就是向英军进攻。那实则能够说是终极的“生死一搏”了。因为那衣服甲军团的坦克数量还不到英军的一半,所剩燃料甚至还不够行驶160公里,而英军还牢固控制着制空权。

  隆美尔(Rommel)亲自指挥第90舒缓甲师向英军猛扑过来。他们逐步进入沙漠的空旷处。突然,几十架大英帝国飞行器飞来,对揭发的Rommel部队轮番轰炸,德军遭到沉重的打击,被迫撤退。几天后,Rommel进行了疯狂的反击,双方展天了炽烈的应战。

  中午,当隆美尔(Rommel)登车前往指挥所时,他心理沉重地向保健医务人员表示:“明日动员的出击是自己有生的话最难作出的一个控制。要么我们将抵达苏伊士运河,要么……”下边的话,他骨子里难以再说下去了。

  蒙哥·马利(Mon·tgomery)开首了他意料之外的攻势。他军事的坦克从伪装罩里冲出,继续不停地冲向敌人,并摧毁Rommel600多辆坦克。

  英军很快就从破译的密电中发觉了隆美尔(Rommel)即将发动攻击的情报。即便奥钦里克一再向蒙哥·马利(Mon·tgomery)暗示,万一Rommel全力出击,第8公司军应撤退以有限支持实力,但Montgomery却以为,现在的英军完全有实力战胜隆美尔(Rommel)的抢攻,并得以借此机会急迅进展反击。在公司军高级军人会议上,Montgomery向大家发表了“决不后退”的命令。

  蒙哥·马利(Mon·tgomery)的攻势设计得天衣无缝。他把对隆美尔(Rommel)的进攻称作“美观的狩猎”。

  当日早上10点,在苍白的月光下,欧洲装甲军团本着波浪起伏的沙包向英军布雷(布雷(Bray))区推进。欧洲军左翼是意国坦克部队,右翼是第90舒缓甲师。在工兵的指引下,士兵们晃动着微型手电,战战兢兢地经过投机的雷区。就在部队即将穿过自己的雷区时,亚洲军军乐团在旁边奏起了让老兵喉咙梗塞的古老的普鲁士进行曲。装甲军团的官兵们永远不能知晓,他们也正在踏向英军早已为她们设下的骗局。

  隆美尔在蒙哥·马利(Mon·tgomery)强大的攻势下,节节溃退。

  早上,装甲军团向阿拉曼(拉曼)防线南端的英军阵地发起了攻击。隆美尔得到的新闻是,英军在这一地点没有布雷,防守能力也很薄弱。但当进攻展开时,德军实际闯进了一个特密集的雷区。当欧洲军跟在工兵后边渐渐推进时,突然,一颗颗照明弹在空中爆炸,耀眼的闪亮把人马立刻暴露在英军的火力射程内。早已准备妥当的英军重机枪和大炮立即向雷区内的德军猛烈射击。坦克、装甲运输车和汽车纷繁被打中起火,有的车辆和新兵为了逃避战火,却踏响了地雷。

  Montgomery率领他的第八公司奋勇追击,他们满怀报仇雪恨的强烈愿望步步逼近仇人。蒙哥·马利(Mon·tgomery)的第八公司军沿途收容了8万名意大利共和国战俘和两万名德意志战俘。

  霎时,炮弹、炸弹和地雷爆炸声响成一片。俾斯麦将军触雷身亡,奈宁上校的指挥车也被炮火击中,车内军人大多被炸死,他协调也受了加害。司长拜尔莱因中校立时换乘另一辆汽车,继续指挥欧洲军向前推动。工兵冒着炮火在前方拼命开路,部队跟在后边一点一点地上前推动,最终终于通过了那片“身故地带”。

  在深切的撤退中,Rommel曾两度试图停下来抵抗,但都被Montgomery击退了。Montgomery事后评价说:“隆美尔(Rommel)是个成熟的大将。但她有一个缺陷,就是重复他的战术,而那就是自身就要克服他的门道。”

  当亚洲军困陷在雷区时,隆美尔(Rommel)甚至打算撤除本次攻击,很强烈,英军早已做好了准备,原先预料的对英军的偷袭已经不容许。可是,当欧洲军突破了雷区继续向前推动时,Rommel如故决定继续进攻。

  蒙哥·马利(Mon·tgomery)为了打胜这一仗,他都行地转移应战方针,并和空少将领一起制定陆空协同应战的安排,终于一步步地走向胜利。

  南美洲军越过雷区后,又再度集结,准备向阿拉姆(兰姆)哈勒法进攻。这时,陆军送来了一份侦察报告,Rommel不禁发生了一种不祥的预见。陆军报告说,英军在那些山脊上构筑了要命深厚的阵地,守军中还发现了近年刚从英帝国调来的第44步兵师。

  一月4日,德军全线溃退,隆美尔(Rommel)辅导残部曾一气溃退了700公里,才躲过了蒙哥·马利(Mon·tgomery)的穷追猛打。

  那时再让亚洲军撤出战斗已为时晚矣。欧洲军进攻了。伊始阶段,进攻还比较顺遂,但继续的意大利共和国三军却为雷区所困,没能及时赶上。而Montgomery已经调集了四百多辆坦克和大气的反坦克炮,来增加防卫山脊的军事。在英军顽强抵抗下,亚洲军的攻击能力越来越显得不堪一击。

  本次战役,德军死伤2万余人,被俘3万人,1000门大炮和500辆坦克被击毁。

  到了早上,沙漠刮起了大风波。沙龙卷风虽使英军的飞行器失去了纯粹投弹的火候,但也一样使欧洲军的上进非常费劲。夜间,风暴停息了。在照明弹的炽光下,南美洲军的人手、坦克和车辆全成了英军的活靶子。有些英军飞机在扔完炸弹后便勇敢地上前进的德军坦克一头冲去,猛烈的爆炸声震耳欲聋,爆炸后的火光照亮了夜空。在英军的抨击下,南美洲军很快便步履蹒跚了,只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攻打。

  Montgomery一直把Rommel的画像钉在炕头并期待活捉他,可惜未能完全如愿。

  同时,德军在其他方向的强攻也一如既往面临了英军的顽强抵抗。英军的防线就像已变得深厚。负责向前方运送物资和燃料的意国武装部队也饱受了英军飞机和第7装甲师的口诛笔伐,损失惨重,根本无法越过英军的阻击线。

  在阿拉曼(拉曼(Raman))击溃Rommel,是英帝国对德应战的首次决定性胜利,它使纳粹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丧失了对北非的控制权,也为后来友邦进攻战斗树立了榜样。

  7月1日,德军一线出击部队燃料告急。Rommel不得不下令放任任何大规模行动,只对一部分局地的紧要对象继续进攻。当天早晨,欧洲军动用第15装甲师的满贯兵力对阿兰姆(Lamb)(拉姆(Lamb))哈勒法进行了最终两遍攻击。在击毁多量英军坦克后,德军的坦克准备向山脊以东迂回,以重围防守的英军,迫使英军舍弃阵地。就在这儿,坦克的汽油和弹药已经无法支撑后续的强攻,德军被迫停止下来。

  10月2日,大英帝国海军的飞行器对攻击的德军轰炸了12次之多。英军炮兵也对其进展了剧烈的回手。仅仅在第15装甲师不到3英里的正经上,英军就发射了一万多发炮弹。失去了变通力量的坦克和车辆成了英军最开心攻击的目的。这一天是德军损失最为惨重的一天。

  再持续上前进攻已经无法了。上午8点25分,Rommel被迫揭橥截止攻击,命令南美洲军撤回到进攻前的地方。为预防英军乘机反攻,Rommel命令,部队在撤军时要尽最大的可能保密,“即使士兵要问的话,就告知他们是换防。”

  隆美尔(Rommel)的一声令下使军事陷入一片散乱。在山腰西北方向出击的第104步兵团的战时日记写道:

  今日早晨,我们的驾驶者给我们运来了水。他们告诉大家,阿拉姆(拉姆)哈勒法已经被第15装甲师攻占,半钟头后大家将会上前乘胜追击。一想到即将占领埃及,大家先河想到了亚马逊河、金字塔,还有狮身人面像以及在街道上以疯狂的舞蹈来迎接大家的埃及人……清晨13点钟,大家的卡车来了,大伙在车上还强烈地钻探着到开罗后应先去何方逛逛,可是大家却意想不到发现车子向南部开,为何要往西开啊?……那大概是大家对开罗、金字塔和苏伊士运河梦想的截至。

  凯塞林中将很快便获知了军装军团开端撤出的音讯。当天午后,他过来Rommel这里,面色严刻地警告她:“你的撤出命令将会损坏元首的壮烈战略布署。”但隆美尔(Rommel)未予理会,他只维妙维肖地讲述了英帝国空军可怕的地毯式轰炸和军团不佳的互补情况,很快便说服了凯塞林。“我想元首会体会到您的地步的,”凯塞林同情地向她意味着,“我将尽全力帮忙你撤退。”

  由于燃料奇缺,在光天化日开展广泛的撤出是无法的。军团的绝一大半人马只可以在原地做好撤退的准备,饱受英军飞机和炮火的连日开炮之苦。到了夜间,军团才先导大规模撤退,Rommel要求坦克尽可能以步兵跟得上的速度向后撤退,以免英军乘虚而入。不过,英军对于Rommel的撤出并从未展开大规模的追击,蒙哥·马利(Mon·tgomery)只是命令第7装甲师和其他一些步兵部队开展纷扰活动,以破坏隆美尔(Rommel)的撤出。隆美尔(Rommel)的撤出令希特勒极为不满。希特勒初叶对Rommel不信任了。

  同时,英军方面对蒙哥·马利(Mon·tgomery)甩掉那样两次将Rommel及其亚洲军服军团一网打尽的大好时机也议论纷纭。有人指责他是放虎归山,将会后患无穷;还有人觉得,蒙哥·马利(Mon·tgomery)是被Rommel的美誉和他那出名的反击才华所影响。但Montgomery自己分辨说,“依据大家当前的教练和武装水平,我觉得轻率地与敌人去硬拼是不可取的。中国有句古话,叫‘穷寇莫追’。”

  其实,蒙哥·马利(Mon·tgomery)的实在想法是不想让Rommel过早过远地向后撤退。他要把隆美尔(Rommel)吸引在阿拉曼防线附近,那样“将使她们始终处在补给困难的境界”。而只需等到第8公司军在各地点都准备充裕后,他就可以向隆美尔(Rommel)发动“致命的进攻”。

  但不管怎么样,埃及面临隆美尔(Rommel)占领的生死存亡已经与世长辞。在开罗为蒙哥·马利(Mon·tgomery)进行的欢庆宴会上,Montgomery向各国驻埃使节们发布:“埃及一度没有危险,大家将最后绝望扑灭隆美尔(Rommel)军团。”“沙漠之狐”不可战胜的神话在阿拉姆(Lamb)哈勒法化为灰烬。

  Rommel在阿拉姆(Lamb)(拉姆(Lamb))哈勒法战役中的失败,正如她的高等作战参谋冯·梅林津少校在战后所演讲的那样:

  它是沙漠战争的转会点,同时也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大军在挨家挨户前线的败仗中的第三个败仗。它预示着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尾声败诉!

  十一月6日,Rommel最后将他的武装力量撤到了进攻出发阵地。南美洲装甲军团初阶转入防御英军进攻的备选阶段。此时,隆美尔(Rommel)内心已经丰裕知道,装甲军团被赶出南美洲的小日子已经不远了。

  阿拉姆哈勒法战役使Montgomery和隆美尔(Rommel)的声名都爆发了火爆的变化。蒙哥·马利(Mon·tgomery)由于得到了凯旋而身价倍增,他弹指间成了第8公司军和全路中东地区英军的救星;Churchill(Gill)在集会中的日子也好过多了。胜利使得众多议员都记不清了英军以前的严重损失,他们急不可耐地须求Montgomery尽快进攻,一举消灭Rommel的军团。

  Montgomery并从未被胜利和欢呼表彰声冲昏头脑。他那么些睡醒,以他的部队如今的配备和战斗力量,要想根本扑灭隆美尔(Rommel)军团还为时髦早。丘吉尔(Churchill)(Gill)也必要Montgomery立即进行进攻,以相当苏联战地和盟军在北非西海岸登陆的“火炬”行动。对于他的一再催促,蒙哥·马利(Mon·tgomery)明确地回绝了:“要想彻底消灭隆美尔(Rommel),必须还要有更为充沛的备选,”并威吓要辞职公司军总司令。这一影响大大超出Churchill的预想,他立刻致函安慰Montgomery,“第8公司军将继承在您的全权指挥之下。你可以在你以为万分的时候攻击,当然大家目的在于这一天能早日到来。”

  由于阿兰姆(Lamb)(Lamb)哈勒法战役的失利,最高统帅部对隆美尔(Rommel)的指挥才能生出了猜疑。隆美尔(Rommel)自己也深深陷入了难以自拔的伤痛之中。这是一场他骨子里难以承受的挫折,这一场败北如同也使她直接备受煎熬的疾病变得无法忍受。他不得不向德意志统帅部建议了回国疗养的哀求。考虑到她脚下的神气风貌,希特勒同意了她的呼吁。

  10月19日,格奥尔格·施登姆将军到达了南美洲。在和施登姆将军交接的进度中,Rommel一再强调,Montgomery不能对军团的机翼举办包围,可能将从尊重举行突破,因而必须大力加强正面防守。隆美尔(Rommel)最终叮嘱道,“一旦英军发动广大进攻,我将会告一段落休假,提前赶回来。”施登姆皱了皱眉头,隆美尔(Rommel)就如对她的指挥才能很不相信,那不由得令她极为不悦。

  11月23日,隆美尔(Rommel)怀着沉重的心理飞离欧洲。途中,他在意国作了短暂停留。在和意国最高统帅部将帅们的交谈中,他恳切地告诉他们,假若她们还期待装甲军团在亚洲锲而不舍下去的话,那么后勤补给工作必需要有从古到今的变更。出于对那位满脸病容的上将的怜悯,他的报请大都得到了相比完美的对答。他们其实麻烦明白拒绝那位曾在欧洲为她们浴血奋战的校官。他们承诺出动3000人修筑一条通往前线的公路,同时将尽快把七千多吨钢轨和枕木运到北美洲,以修复被英军炸断的铁路。

  当然,这个可是是口头上的许诺而已。这条公路永远也没能修建起来。当在突乌鲁木齐的巴尔巴西提将军接到要她抽调3000人去修路的下令时,他扬言最多只能派出400人,而最终已毕的唯有100人,这7000吨钢轨和枕木也一根没有运向北美洲。

  24日,墨索里尼接见了Rommel。隆美尔(Rommel)一再强调除非能博取他所提出的最低限度数量的互补,否则装甲军团将只好离开南美洲。那位独裁者则以为,那只是隆美尔(Rommel)为协调的挫败寻找借口而已。他甚至觉得隆美尔(Rommel)现在的病状完全是因为心思上承受不住战败的打击而致,“因为他一向是习惯于打胜仗和各地受人尊宠。”不过墨索里尼最后仍然承诺近年来将划拨多量的高卢鸡船舶加强对南美洲的后勤补给。那使Rommel在相距意国时,对装甲军团担忧的情怀稍稍减轻了部分。

  隆美尔(Rommel)回到了柏林(Berlin)。他发现,元首大本营如同并不知道南美洲正值发生的所有。四处都笼罩着乐观心理,高级将领对装甲军团所面临的经济危机情况似乎毫无察觉。当Rommel述说到英军战斗轰炸机用40分米美制穿甲弹轻松地击穿德意志坦克时,他们暴发了极不信任的冷笑。戈林更是立马尖叫起来:“那不能,美利坚联邦合众国人独自只会创造他们的刮胡刀片。”Rommel马上予以了不懈的辩护:“中校阁下,但愿大家也能造出这个刮胡刀片来。”他取出随身携带的那种穿甲弹片,“那是英军飞机发射的,它通过大家坦克厚厚的装甲,坦克里面的新兵全部被炸死了。”

  随后几天,隆美尔一贯呆在戈培尔家中。在卓绝的戈培尔老婆悉心照料下,隆美尔(Rommel)渐渐改变了刚从南美洲回到时与质量格不入的心性,发轫不再那么大发脾气了。白天,他忙着整理准备向希特勒汇报的各类资料。中午,他应戈培尔全家的伏乞,讲述他在北美洲的交锋经验。他专程涉及了意大利共和国贵族军人们平日是哪些风华正茂,但一到战时却又是什么样怯懦,“他们如故心中无数到连逃跑的可行性也辨不清。”那些生动的讲述总是使戈培尔一家捧腹大笑不已。当他讲到自己是咋样躲过与世长辞和被俘的危险时,戈培尔一家又会暴发出钦佩和恐怖的尖叫声。那位极具表明力的上将总是让戈培尔全家人度过了一个个美好的夜幕。

  戈培尔特意给隆美尔(Rommel)放映了关于她在北美洲移动的局地视频。当Rommel看到自己在官兵的欢呼声中进入托卜鲁克时,他感觉到了热血沸腾,信心和精力就像又再度注入了他的身躯。

  十二月30日,希特勒在总理府接见了隆美尔(Rommel)。他率先对隆美尔(Rommel)表示了慰问和陈赞,对隆美尔(Rommel)关切亚洲补给问题代表了明白,并表示这一问题期待很快取得缓解,因为大气的“西Bell”平底渡船将投入到后勤补给船的队列。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工程师西Bell发明的那种平底船吃水极浅,鱼雷可以从它的上面溜过去;船上装备有少数门速射高炮,不畏惧空中攻击。即便没有军舰护航,那种船也一如既往可以安全驶抵非洲。当然,那种船也有一个根本瑕疵,由于吃水过浅,所以它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难以航行。可是在拉克代夫海中,海面绝半数以上时日都是风平浪静的。

  为了重新挑起隆美尔(Rommel)和他自己的信念,希特勒还欲盖弥彰地向隆美尔(Rommel)展示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军工生产的各个数据。“我们强大的部队生产能力完全可以抵得过美苏英三国军工生产的总和,任何猜忌大家那种能力的想法都是蠢笨的。”他向Rommel保障,不久将向北美洲增派多个多管火箭炮旅,“那种多管火箭炮是英国人根本不曾见过的,它们投入使用将会使英帝国人感到恐惧”。其余,他还许诺抽调50辆最新型“虎”式坦克和大度的时尚反坦克炮运往南美洲,“大家的虎式坦克将会使敌人的反坦克炮失去功用,而大家的反坦克炮将会击毁仇人任何型号的坦克。”

  即便希特勒说话漏洞百出,甚至自相顶牛,但对于曾经对欧洲战局快要感到绝望的Rommel来说,元首的应允就好像打了一针强心剂。他近乎看到,得到那些最新式武器的军装军团正一气呵成地追赶英军,平素从阿拉曼(拉曼)抵达了苏伊士运河。

  隆美尔(Rommel)还把败露情报也归结于意国人。“大家从被俘的英军人兵那儿得知,是意国人向她们告的密,是他们向英帝国人走漏了大家的举措,致使大家掉进了英帝国人早就设下的骗局里,”隆美尔(Rommel)气愤地告诉希特勒,“当然他们的大部兵士是好的,不过她们的武官却都是有的不行的家伙,是一伙叛徒。”希特勒对Rommel的抱怨向来静静地听着。固然她也一致厌恶意大利共和国人,但眼前的事势使他不能失去意国人的扶持。“好了,我会把您所说的这么些景况报告墨索里尼的,让她想法改变这种现象。可是你也亮堂,大家无法没有意大利共和国人,即使她们站到了仇敌一边,那将会使我们境遇更大的威慑”。

  为了安抚一下失落的隆美尔(Rommel),希特勒邀请他参预上午在柏林(Berlin)篮球馆进行的万众集会。在纳粹分子的欢呼声中,希特勒亲自向隆美尔(Rommel)授予了有着军官都渴望的镶有钻石、闪闪发光的上将权杖。所有的广播电台都播报了希特勒大肆赞叹隆美尔(Rommel)成绩的解说。一时间,隆美尔(Rommel)再一次成为富有德意志人心中中的英雄。

  八月3日上午,Rommel加入了戈培尔为她进行的音信记者招待会。面对各国记者讲话激烈的讯问,隆美尔(Rommel)平静地表示:“现在,大家出生入死的武装离开罗的相距已经供不应求80英里。打开通往埃及大门的钥匙已经握在大家的手中,大家毫不会丢弃埃及,我们将会选用新的行走”。但其实,隆美尔(Rommel)心里分外明白,这只然而是为了掩盖德军已经惜败的真实情形,只不过是为着幸免让德意志战士过早感觉到破产的厄运正在不可防止地就要降临这一真情而已。

  当天上午,在跟希特勒和其余将帅们告别后,Rommel登机离开了德国首都,前去西梅林看病她的心肌炎和肝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