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泾河龙王不死,西天取经一事就不可能揭幕!

   

细品《西游记》的,都会为泾河龙王之死而叫屈,其死的骨子里蹊跷呀。那位泾河龙王也足以说得上是爱子爱民的好龙王了。其听闻是长安城一算卦先生袁守诚(西魏极盛名风水大师徐子平的叔父)每天为一渔翁算一卦课,教其百下百着,以致泾河毛南族日渐稀少,那长此下去,怎可得了?自然雷霆大发,于是就成为一书生前去长安城找袁守诚的难为。并与袁守城打了一个赌,让袁守诚算第二天下雨的日子与点数。若其算得准,将奉上卦金五十两;若其算的取缔,将拆掉袁守诚的招牌并将其赶出长安城。结果,天降玉旨,令其第二天行雨,而行雨的时日与点数都依次如袁守诚的卦算。泾河龙王为了泾河东乡族的性命前程就私改了行雨的光阴与点数,以致触犯了天规而被斩了头。

  
以前,南海渔岛上有个女儿名叫巧妹。她从小爱绣花,每一天绣,年年绣,越绣越爱绣,
见什么绣啥。绣出红虾蹦蹦跳,带出青蟹横着爬,绣出鱼儿摇尾巴,真是绣活啦!
   
有一年,海岛大旱,二月不下雨,五月不刮风,10月不见一丝云。火辣辣的太阳,晒得
泥土龟裂,石头冒烟,水井乾了,禾苗枯了,巧妹绣的牡丹花也枯谢了。
    巧妹分外忧忠,饭吃不香,觉睡不安,人也消瘦了。姨妈心痛地问他:
    “女儿啊!你有吗心事,快对自身说啊!”
    巧妹抹着眼泪说:
    “你看,河水乾了,庄稼枯了;大人叹苦,小孩哭渴,什么人不发愁呢!”
    三姨叹了语气说:
   
“老天降旱灾,凡人活受罚。那几个月来,大家都到白龙溪去求雨,不过越求越旱,有啥
办法呵!”
    巧妹说:
    “我想绣条龙,如若绣活了,让绣龙喷水化雨,那有多好啊!”
    妈妈为了安慰巧妹,顺口附和说:
    “巧妹呀!你就绣吧!”
    巧妹为难地说:
    “唉!可惜我有史以来没有看见过龙,怎么绣呵?”
   
是啊!那龙是咋样于的吧?巧妹想啊想啊,就是想像不出。突然地想到白龙溪,既然
世家都到那里去求雨,说不定那里真有龙呢!
   
第二天,巧妹辞别父母,背起乾粮,到白龙溪寻龙去了。翻过一道岭,转过两个弯,看
见一条又深又长的山溪坑。可惜哟!那白龙溪的水乾了,溪边的草枯了。巧妹沿着白龙溪爬
上山顶,坐在一块岩石上,瞅着溪底发呆。
    “巧妹呀!大热天你到深山里来做哪些吧?”
   
巧妹抬头一看是位老曾外祖父笑谜谜站在自己面前。巧妹站起来恭恭敬敬地答应道:“我来
找白老龙哩!”
    老伯公摇了舞狮说:
    “山溪的水已经乾了,哪会有白老龙呢?快回去吧!”
    巧妹瞧着老伯公崛强地说:
    “不!我不回去,我要找白老龙。找到了白老龙就有水了。”
   
老外公听了叹口气,悄悄地走了。一天、两日、四天,巧妹依然找不到白老龙。巧妹找
累了,寻乏了,又再次回到岩石边坐下,瞧着白龙溪发呆。
    那位老外祖父又来了,看巧妹嘴唇乾裂,精神疲惫,慈祥地劝道:
    “巧妹呀!白老龙来无影去无踪,你找不着他,依然回家去啊!”
    巧妹抹一把汗珠说:
    “明日找不着,明日找;明日找不着,后天找,将来有那么一天会找着白老龙的!”
    老外公听了叹口气,又偷偷地走了。
   
一天、二日、三日,巧妹找遍了山里山,寻遍了弯里弯,仍旧不见白老龙的影子。她淌
着汗,喘着气,再也走不动了,终于不省人事在岩石旁。
   
老外祖父又悄悄地来了,他挚爱地用指头按摩着巧妹的眉心,巧妹醒过来了,一见那位老
大伯又坐在身旁,哇地一声哭了。老曾外祖父伤心地劝慰巧妹:
   
“莫哭,莫哭!不是白老龙不肯见你,实在是玉帝旨意、龙王法令管得严呀!来,我送
你下山去吗!”
    巧妹说:“不!不!找不到白老龙,我死也不回家!”
   
老曾外祖父听了,一阵辛酸,感动得落下两滴眼泪。一滴眼泪一中雨呵,泪雨??在巧妹嘴
里,乃妹不乾渴了;泪雨??在山陌里,禾苗转青了;泪雨??在枯井里,井里有水了。
   
老伯公一看,神色慌张地向巧妹说:“我该走了,你快回家吧!”说罢不见了。眼泪化
雨,虽未解除旱害,人们都谢天谢地。不过,黄海龙王知道了,气得龙眼优秀,龙须直翘,
大骂白老龙私降泪雨,触犯天规。
   
龙太子见龙王气疯了,火速讨好地说:“父王息怒,我去把白老龙抓来,挖它的鳞,抽
它的筋,让父王解恨!”
    龙王忙说:“不!你去把白老龙叫到龙宫来,我自有道理!”
   
龙太子离开龙宫,打了个滚,冲出海面,直朝白龙溪飞去。白老龙听到风声呼呼,张开
龙眼一看,只见一朵乌云从海面飘来。他领略来者不善,便把头一抬,尾一摇,忽喇喇一声
飞了起来。
    龙太子喊道:“白老龙!你胆子真不小呀!竟敢私降泪雨,你可见罪呀?”
    白老龙施礼说:“太子息怒,老龙没有降水,只掉了两滴眼泪!”
    龙太子怒道:“哼!掉两滴眼泪也是反其道而行之天规!”
   
白老龙道:“太子呀!百姓无水,日子怎么过呵!你就从未一点点怜悯之心吗?”
   
龙太子听了,怒发冲冠:“胡说!你触犯天规,还敢强辩,快跟自己去见龙王!”
    白老龙知道再说也无效,于是乞请道:“请太子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谅你也逃不到哪边地点去!”龙太子冷笑了一声,回龙宫去了。
   
再说巧妹,见下起雨来,心里一喜气洋洋,也不再找白老龙了,便欣然地跑回家来。何人知
道刚到家门口,雨停天睛,火辣辣的日光烤得人直冒汗。巧妹正要转身再去找白老龙,却见
曾祖父急匆匆朝他走来。巧妹急忙让进屋里,端把椅子请老伯公坐。
    老曾外祖父说:“巧妹呀!我有急事哩!”
    巧妹说:“老伯公,什么事要自己扶助,即使说呢!”
   
“巧妹呀!我就是白龙溪的白老龙,只因那天掉了两滴眼泪,下了阵阵大雨,触犯了天
规,龙王要拿自己收拾哩!”
    “阿!”
    “别慌,别慌,还有办法。”
    “有哪些措施?”
   
“你不是要绣龙啊?绣吧!绣一条白龙,和自己一模一样。假诺龙王来抓我,你就放出绣
龙,我便有救了!”
    巧妹听了又惊又喜说:“白老龙伯公,我必然绣好龙像!”
www68399.com皇家赌场,    老曾祖父微微点头,轻轻地打个滚,现了龙形,登时满屋银闪闪,亮晃晃。
   
巧妹细细看,牢牢记,摇摇玲珑角,摸摸白玉鳞,从头到尾看了三遍又几遍,喜孜孜地
说:“白老龙外公,我全记住了。”
    白老龙满足地说:“巧妹呀!快快绣呵!绣好了快来找我!”
    说罢,收了龙形匆匆走了。
   
巧妹找出一块蓝绸,理好几缕丝线,一个人坐在房里,头不抬,手不停,针引线,线随
针,飞速地绣了四起。绣呀绣,快快绣。一天一夜,绣了个龙头:白玉须、水晶眼,玲珑
角,多威风呵!
    妈妈说:“孙女啊!龙头绣好了,歇一歇,吃过饭再绣吧?”
   
巧妹说:“不行,快快绣,绣好再吃饭!.”绣呀绣,快快绣。二日两夜,绣好了龙
身:银鳞甲闪光彩,多窘迫呵!
    四姨说:“孙女啊!龙身绣好了,歇一歇,睡一觉再绣吧!”
    巧妹说:“不呢!一睡就睡熟了,绣好了再睡觉!”
    绣呀绣,快快绣。三日三夜,绣成两只龙爪:前爪伸,后爪蹲,多神气呵!
   
巧妹的肉眼熬红了,巧妹的指头起血泡了,白老龙也绣成了。你看,腾云驾雾,仰头
摆尾,真像要行云布雨的样子呢!
   
第八日晌午,巧妹喜孜孜地找白老龙去了。可是,找遍了白龙溪,仍然看不见白老龙的
影子。巧妹慌了,快速爬上顶峰,大声叫喊:
    “白老龙曾外祖父,白老龙曾外祖父!”
   
可是,喊哑了嗓子眼,依然听不见白老龙的回信。巧妹急了拿出绣龙泪汪汪的问:“白老
龙外公呀!巧妹寻你,你可尽收眼底?巧妹喊你,你可听到?你干什么不出去?你在啥地方呵?”
   
巧妹呀巧妹,你来迟了!原来今日早上,龙王把白老龙抓到灵霄殿,告他个私降泪雨触
犯天规的大罪,玉帝张冠李戴,将白老龙定了斩刑。此刻,白老龙绑在两日门外,正要
处斩哩!巧妹寻他!他看见!巧妹喊她,他听见。然则,巧妹呵!白老龙再也不可能来见你一
面了!
   
突然,轰隆隆一声巨响,白老龙的龙头落到白龙溪,那一腔龙血直泄下来,刚好落在巧
妹捧着的绣龙上。绣龙猛然一抖,活啦!忽喇喇腾空而起,在巧妹头上左盘右旋,最终完成
白龙溪里去了。登时,白龙溪清泉喷涌,溪水潺潺。从此,白龙溪间接尚未乾涸过,海岛再
也固然乾旱了。

我现在来分析一下,那泾河龙王之死的怪异之处。

   

一,天降玉旨,不明不白。行云布雨平昔是龙族的职内之事,该怎么时候下雨、下有些雨?那得问龙王,龙王才是行雨的老资格呀。玉帝尽管位高,不过对行云布雨来说,终是外行,哪有外行不咨询内行,就私自下达行雨职务的道理?再者,行雨这件事本就不归玉帝管,是龙族司职的,每一次行雨并不需经玉帝降旨。方今,玉帝突降“行雨旨”就显示没来由。

二、虽说天有天规,但行政诉讼法太重。泾河龙王虽说是改了行雨的光阴与点数,但又不曾导致出咋样严重的结局。泾河龙王是行雨的一把手,对行雨的年华与点数把握比玉帝要更好,没准改的还要更客观一些也说不定。再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既有天规,也必定会有神明触规。今泾河龙王虽触犯了天规,却并不曾铸成大错,而天庭竟对泾河龙王加以行诛,实有违公正。照此判法,玉帝昏且暴也。玉帝的苦历一千七百五十劫,每劫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到底是怎么修行的?

三、泾河龙王虽触犯天规,但情可量刑。泾河龙王虽触犯天规,但其肇源却在袁守诚。袁守诚有违天道,明知渔翁贪婪却绝非终止,以致泾河基诺族竟有亡族之虞。在泾河龙王找上门来时,其已经识破泾河龙王的身价与前来的原委,不但没有认错,还与泾河龙王打起赌来,诱其触犯天条。所以论罪,该诛袁守诚。

因此,泾河龙王之死相对是个局。泾河龙王与袁守诚打赌,以为那是必赢之局,其实却是个死套。而这一切都是西天佛门强迫玉帝而设下计谋,没有泾河龙王之死就不会有李世民的阴世鬼魂索命。没有广孝皇帝的阴世鬼魂索命,广孝皇帝就不会有请佛门和尚超度亡灵。而大唐的现有佛法都是小乘佛法,是超度不了亡灵的。唯有天堂佛教的大乘佛法才方可超度亡灵。所以,就必须得找人去极乐世界取经。

泾河龙王之死就是天堂佛教为了传教而摆平天可汗那么些“人间皇上”而铺就的棋子。之所以说其是第二枚棋子,那是因为孙悟空是率先枚棋子,孙悟空是西方伊斯兰教为传教而摆平玉帝那一个“天上国君”而铺就的。(详情请见自己事头阵表的篇章,菩提祖师为什么非要在半夜三更,才传授给孙悟空真本事啊?一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