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间故事智慧卷: 聪明的阿布纳瓦

[埃塞俄比亚]

  埃塞俄比亚有个君主性情古怪,喜欢揶揄臣民,并以此为乐。

  传说很久在此此前在埃塞俄比亚有一个叫阿布纳瓦的人,人们都晓得她很聪明伶俐。一天,阿布纳瓦赶来天骄居住的城市,他走到皇宫门口需要工作。

  一天,圣上又心血来潮了,命人把阿布纳瓦找来,叫她来时,既不可以光身子,也无法穿衣裳;既无法骑牲口,也不可以步行。君王以为那种绝主意准能难倒被世家尊为智慧之星的阿市纳瓦,到时,阿布纳瓦不来,他就以欺君之罪,法办阿布纳瓦。

  “你看上去很结实,”

  阿布纳瓦居然来了。他没穿衣裳,却全身围了一张渔网,一只脚踩在马蹬上,另一只脚踩在地上,马往前一走,他用一只脚跳一步。皇上泄气地说:“未来别让自家再来看你那张脸!”

  国君说,“就做防守吧!”

  几天后,皇上领着一班侍卫,跨马穿过马路。市民一见皇上驾到,惊惶极度,都一古脑几地拜伏在地,磕头就好像鸡啄米似的,因为大家清楚皇帝一来气,该什么人不好。国王见到,虚荣心获得大幅度满意,开怀大笑起来。可他又随即沉下脸色——有一个人正用背对着他,那是对友好的不尊,卫士们抓来此人,原来是阿布纳瓦。

  国王发给阿布纳瓦武器,阿布纳瓦当了皇宫的守护。

  天子怒斥道:“大胆的阿布纳瓦,你见了本主公不下跪,是何居心?!”

  一天,圣上把阿布纳瓦叫去说:“我要出去了,你非凡看守皇宫的大门。”

  阿市纳瓦回敬道:“禀告太岁,我在推行圣上前几日的命令!”太岁一时语塞,立刻又慌忙地嚷道:“未来您再踏上埃塞俄比亚的土地,我就绞死你!”

  “我自然看好。”

  阿布纳瓦说:“一定照办!”

  阿布纳瓦说。

  又过了几天,太岁在马路上又看见了阿布纳瓦,阴笑地下令侍卫绞死他。

  天皇和她的随从骑着马走了。阿布纳瓦坐在王宫的大门边,望着大门,他以为很寂寞。他听到从城里传来的翩翩起舞的音乐,便自言自语说:“天皇又没说不让我舞蹈。”

  阿布纳瓦说:“不可以绞死我,因为前些天自己到了埃及,把埃及的泥土放进自家的靴子里,从此,我眼前踩的连天埃及的土地了。”

  阿布纳瓦把门从门框上卸下来,背着它到来了大千世界翩翩起舞的地点。整个夜晚,阿布纳瓦又唱歌又喝酒,直到天亮他才背着门回到皇宫。不过,当阿布纳瓦不在时,小偷们到皇宫里偷走了众多东西。

  皇上听罢,无话可说了。

  国王回来后很生气,他派人把阿布纳瓦叫来。国君问:“我不是让你看守我的宫殿吗?”

  “哎呀,”

  阿布纳瓦说,“你只叫自己看门,我一向瞅着它吗。你可没说要看宫殿呀。”

  “好哇,你真会说话!”

  天子说,“今天你将遭到惩罚!”

  他把仆从叫来说:“把这个家伙带出皇宫埋起来!”

  仆从们把阿布纳瓦带了出去,他们在皇宫外面挖了个坑,把阿布纳瓦推进坑里,填上土,只让她的头露在外围。然后,他们走开了。整个深夜,阿布纳瓦就那样站在坑里,手脚都动不了。天亮了,一个驼背商人牵着一队骆驼走过来,他看见阿布纳瓦就停了下来。

  “你好,”

  商人说,“你在那中间干什么?”

  “你好,”

  阿布纳瓦协议,“我正在拉直身子呢。”

  “怎么拉直?”

  “呃,我背驼了,明日皇上的大夫把自己埋在此间,为的是把自家的背弄直。”

  “你真幸运,认识国君的大夫。”

  商人说,“我的背也驼了,不清楚能不可以治好。”

  “就这么可以治好你的驼背。”

  阿布纳瓦说,“我前日感觉到腰跟长矛一样笔直。”

  “倘若您让我站到您的坑里去,你要什么自己给您如何。”

  商人说。

  “你愿意把拥有的骆驼给本人呢?”

  阿布纳瓦问。

  “我得以给您一半。”

  “那可以吗,一言为定。先把自己挖出来。”

  阿布纳瓦说。

  商人把阿布纳瓦挖了出去,他协调跳了下去。阿布纳瓦在他方圆严严实实地埋上了土,只剩头露在外头。

  “我永远不会遗忘您的善意。”

  商人说。

  “但愿你毕生一世都不忘本。”

  阿布纳瓦说。他牵走了全方位骆驼,而不是

  一半。

  过一会儿,皇上的伙计们来了,他们认为商人就是她们前晚埋的非常人,把他挖了出去,拖着她在沙洲上来回走,还用木棒打他。商人不断地喊道:“行了,我的背已经直了!行了,我的背已经直了!”

  仆从们听了那番话无缘无故,最后把他带到了天王面前。

  “这是谁?”

  皇帝问。

  “阿布纳瓦。”

  仆从们回答说。

  “不,我不是阿布纳瓦!”

  商人喊道。他向国君讲了业务的经过。

  “啊,阿布纳瓦真是智慧!”

  圣上说,“但自我还要考考他,看他到底有多聪明。”

  国王转身对传令兵说:“你们去把阿布纳瓦找来,不管他在怎么地点,一定要找到她。你们对他说,‘太岁命令你霎时去见她。不过你去见国王时,既不可能光身子,也不可能穿衣服;既不可能步行,也不可以骑牲口。’”

  传令兵离开了宫廷,不久他们找到了阿布纳瓦,向她转告了皇帝的吩咐:“你既不能光身子,也无法穿衣物,既无法步行,也无法骑牲口。”

  然后,传令兵们回到国王那里,告诉圣上说他们找到了阿布纳瓦。音信扩散了,人们聚集在皇宫门口,都想看看究竟天子怎么难住阿布纳瓦。

  “他来了!”

  有人叫了起来。大家都伸长了颈部。果然,阿布纳瓦辈出了。人群中有一个人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接着笑声传开了。原来阿布纳瓦没穿衣裳,却浑身上下围了一张渔网。他一只脚踩在马蹬上,另一只脚踩在地上,马往前走一步,他用一只脚跳一步。

  皇上一看就泄了气。当人流中的笑声甘休后,国君说话了:“阿布纳瓦,你的调戏该亡故了。你即使聪慧,但很讨厌。我可以下判罚你,但有一个尺码:你未来再也别让自己看到你那张脸!”

  于是,阿布纳瓦走了。

  几天以后,天皇骑着马穿过街道,他一来到户外市场,每个人都面对着他鞠躬。但在人流中却有一个人用背对着君王。

  国君万分发怒,他说:“把万分背对着我的人带来!”

  卫士们抓住了老大人,把她带到国王面前,此人正是阿布纳瓦!

  “啊,是您啊!你竟敢用背对着我!”

  “咦?我只但是是执行你的下令罢了””

  阿布纳瓦说,“你叫自己毫无让您瞧瞧我的脸,所以我就转头了身。”

  “你的舌头还如此厉害。你太无礼了!”

  主公说,“现在自我最后三回命令你:立时离开埃塞俄比亚!只要你再踏上埃塞俄比亚的土地,我就绞死你!”

  阿布纳瓦走了。人们因为聪明的阿布纳瓦制服了天王笑了某些天,然则他们也为阿布纳瓦受到的惩处叹息。

  一天,城里庆祝节日,街上挤满了乡下来的老乡,太岁骑着霎时街,在窗外市场门口看到了阿布纳瓦。

  天子骑着马走到她面前;举起一只手要我们安静。

  “埃塞俄比亚公民,”

  圣上说,“实在太扫兴了,今扶桑身只得绞死一个人。”

  他转过身对阿布纳瓦说:“看来,你是忘了自己最终的命令罗!”

  “没有,我从没忘掉。”

  阿布纳瓦说,“你命令自己不可以再踏上埃塞俄比亚的土地。”

  “那您怎么还在此处?”

  “我忠实地实践了你的一声令下。”

  阿布纳瓦说,“我依据你的授命离开了埃塞俄比亚,我到了埃及,把埃及的泥土放进了自己的靴子,从此,我当下踩的就接连埃及的土地了。”

  施燕华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