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出世

   

春秋时期,咱鹿邑名叫苦县。城东十里有个山村,叫曲仁里。村前有条象小河一样的赖乡沟。沟水清凌凌,两岸有不少李子树。沟边有一户住户,这家有个姑娘,年长一十八岁,模样俏皮,知书识理,爹娘把她当做掌上明珠,那孙女有个犟脾气,她宰制一生不嫁,平生守在二老身旁,安心读书诗书,侍奉父母。一天,那姑娘到赖乡沟洗衣服,在石头上搓了一阵,举起棒槌正要往下捶,忽然看见八个对胃参谋长在一块的李子从水面漂了上去。她放下棒槌伸手把李子捞起来。只见三个李子都是一面鼓肚儿,一面扁平,象两个切片的半数李子对到一块,又象七个耳朵合在一道。那李子青里透黄,黄里透红,咬一口尝尝,又甜又酸。那孙女还没顾得仔细品尝,几口就吃完了。刚吃完李子,她就觉得心翻悲哀起来,光想呕吐,又吐不出去。她刚想站起来回家,忽听肚子里有人说起话来:“三姑家长,莫要悲伤,等孩子坐正了也就好了。”她红着脸,小声对着肚子问:“你是何人:咋钻到我肚里了:”肚里说:“你刚才吃下李子,怀了我,我是您的孩子啊。”“你既然是自个儿的男女,也会说话了,快出来吗。”“不行,我要在娘肚里用思想考问题,考虑怎么能使笨人变聪明,恶变善良。”“你何时才出去啊?”“要等到天长严,牵骆驼的人来了,我才能出来。”转眼过了十个月,孩子还未曾落地,这外孙女害怕了。她骨子里跑到一个安静的地点,小声问肚里的男女:“儿啦,人怀了孕有多个月.几个月生的,也有九个月十个月生的,你都十个月了,咋还不落地呢?”肚里问:“天长严没有?”“天没长严,牵骆驼的没来。”“时间不到,我不可能出去。”就那样,母子两不时隔着肚子说话,可儿女一直不肯出生。整整过了九九八十一个年头,那孙女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姑娘,她以为温馨并未几年阳寿了,实在等不下去了。那天他走进自己的屋子,坐在床上,问肚里外孙子说:“儿啦,我的意中人呀,整整八十一年了,你还不该降生吗?”外甥又问:“天长严了并未?牵骆驼的来了并未?”“你咋老问那两句话呢?到底是啥意思?”“娘啊娘,天机不可泄露,反正是天不长严,牵骆驼的不来,我不可能出去。”又过几天,老闺女想:反正天就剩了西北角一点没长严,昨东瀛身干脆给子女说天长严了,牵骆驼的来了,把子女给哄出来。主意拿定,她坐在床上,对着肚子说:“孩子快出来吗,天长严了,牵骆驼的也来了。”话音刚落,肚里的孩子就顶短姨妈的右肋,拱了出来。咦,原来是个小孩模样的白胡子老人,连头发眉毛都是白的。三姑右肋流血不止,外甥见牵骆驼的没来,知道是小姨骗了她,一时慌了手脚,不知咋做,哭着说:“姨妈家长,牵骆驼的没来,我无能为力撕下骆驼皮补在你身上,那该咋做吧?”说着,双膝跪地,给三姨磕了三个响头。妈妈说:“儿呀别哭了,我不怨天尤人你。你是为娘吃李子怀孕生下来的,李子又象多个耳朵,娘给你指姓起名,就叫李耳吧。临死只前我没其余话讲,常言说人过留名厣过留声,娘进入九泉之后,你在江湖上做个好人,也不枉费我怀你八十载余了。”说罢,气绝身亡。李耳跪在姨妈身旁边,好生悲伤一场。因为李耳出生时是老年人模样,后来人们就把李耳称为老子。

春秋时期,咱鹿邑名叫苦县。城东十里有个山村,叫曲仁里。村前有条象小河一样的赖乡沟。沟水清凌凌,两岸有过多李子树。沟边有一户人家,这家有个闺女,年长一十八岁,模样俊俏,知书识理,爹娘把他看成掌上明珠,那姑娘有个犟脾气,她决定平生不嫁,平生守在二老身旁,安心念书诗书,侍奉父母。
一天,那姑娘到赖乡沟洗衣服,在石块上搓了阵阵,举起棒槌正要往下捶,忽然看见七个对胃秘书长在同步的李子从水面漂了上去。她放下棒槌伸手把李子捞起来。只见两个李子都是一面鼓肚儿,一面扁平,象多少个切片的一半李子对到一块,又象三个耳朵合在协同。那李子青里透黄,黄里透红,咬一口尝尝,又甜又酸。那孙女还没顾得仔细品尝,几口就吃完了。
刚吃完李子,她就感到心翻伤心起来,光想呕吐,又吐不出来。她刚想站起来回家,忽听肚子里有人说起话来:“二姑家长,莫要难熬,等少年儿童坐正了也就好了。”她红着脸,小声对着肚子问:“你是什么人:咋钻到我肚里了:”肚里说:“你刚才吃下李子,怀了自身,我是您的儿女啊。”“你既然是本人的孩子,也会讲话了,快出来啊。”“不行,我要在娘肚里用思想考问题,考虑咋样能使笨人变聪明,恶变善良。”“你什么日期才出来吧?”“要等到天长严,牵骆驼的人来了,我才能出去。”转眼过了十个月,孩子还尚未落地,那女儿害怕了。她私自跑到一个恬静的地方,小声问肚里的孩子:“儿啦,人怀了孕有两个月.多个月生的,也有九个月十个月生的,你都十个月了,咋还不落地呢?”肚里问:“天长严没有?”“天没长严,牵骆驼的没来。”“时间不到,我不可以出去。”
就像是此,母子两时不时隔着肚子说话,可子女一贯不肯出生。整整过了九九八十一个新春,那姑娘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姑娘,她认为温馨从未几年阳寿了,实在等不下来了。那天她走进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问肚里外甥说:“儿啦,我的情人呀,整整八十一年了,你还不应该降生吗?”外孙子又问:“天长严了未曾?牵骆驼的来了从未?”“你咋老问那两句话呢?到底是啥意思?”“娘啊娘,天机不可走漏,反正是天不长严,牵骆驼的不来,我不可能出来。”又过几天,老闺女想:反正天就剩了西南角一点没长严,前几日自己干脆给子女说天长严了,牵骆驼的来了,把儿女给哄出来。主意拿定,她坐在床上,对着肚子说:“孩子快出来啊,天长严了,牵骆驼的也来了。”话音刚落,肚里的子女就顶短大妈的右肋,拱了出去。咦,原来是个小孩模样的白胡子老人,连头发眉毛都是白的。
大姑右肋流血不止,外甥见牵骆驼的没来,知道是慈母骗了他,一时慌了手脚,不知咋办,哭着说:“大姨家长,牵骆驼的没来,我不能撕下骆驼皮补在您身上,那该肿么办呢?”说着,双膝跪地,给二姑磕了几个响头。二姑说:“儿呀别哭了,我不埋怨你。你是为娘吃李子怀孕生下来的,李子又象多个耳朵,娘给你指姓起名,就叫李耳吧。临死只前我没其他话讲,常言说人过留名厣过留声,娘进入九泉从此,你在江湖上做个好人,也不枉费我怀你八十载余了。”说罢,气绝身亡。李耳跪在大姑身旁边,好生难受一场。因为李耳出生时是老人模样,后来人们就把李耳称为老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