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故事: 60.“二三点”和“七八刀”

  大顺国学家蒋焘[tāo]小的时候,就会对对子。一天,曾祖父带她到一座
庙里去玩儿。蒋焘从高高的阶梯上往下蹦,三蹦两跳地就到了上边,外祖父见
了,笑着说:
   三跳,跳下地;
  蒋焘在下边一抬头,正雅观见树上有只小鸟,“扑棱[pùlēng]”一声
飞上天去了。小蒋焘立刻对了一句:
   一飞,飞上天。
  有一年夏天,蒋焘的阿爸和一位客人在家里吃瓜,蒋焘在两旁陪着。正
吃着,忽然天空乌云密布,接着刮起了强风,不一会儿就下起了中雨,雨点
儿“劈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客人望着窗户纸上的雨点印儿,心中一动,
想出了一个对子,嘴里不由得念出声来:
   冻雨洒窗,东二点,西三点;
  是说,这会儿,冰凉的雨点打在窗户上,东部窗户上有些雨点,西部窗
户上也有点雨点。从文字上讲,上联巧就巧在“冻雨”的“冻”,是由“东”
和“二点”组成;“洒窗”的“洒”,是由“西”和“三点”组成。那样既
说了当下雨打窗户的场景,又证实了“冻”和“洒”四个字是由“东”、“二
点”和“西”、“三点”组成的。上联出得这么巧,下联就不大好对。要前
半句得说个事,后半句又得眼前半句的事有涉及,还得能拼成前半句的率先、
第多个字。可真够难的!
   蒋焘的生父正琢磨对个什么样下联好,小蒋焘可就出言了:
   切瓜分客,横七刀,竖八刀。
   
  客人一听,一拍大腿,竖起了拇指,连声说:“对得好,对得好!”
蒋焘的下联对得真是不错。前半句“切瓜分客”,说的正是那儿吃瓜的事
儿,下半句的“横七刀”,“竖八刀”既是指切瓜,眼前半句有间接挂钩,
同时,“七”,“刀”,左右横着合起来正是前半句第二个字:“切”;“八”、
“刀”上下竖着合起来正是第多少个字:“分”。
   多聪明的蒋焘!可惜他只活了十七岁。不过,他可还写出了一本厚厚的
   书留传在世。
   
  据清·梁章钜《巧对录》卷四, 清·褚人获《坚瓠五集》卷二《蒋焘巧对》。

拆字联是对联的一种。

拆字,也称析字,离合,

是将汉字的字形各部分拆离开,

使之变成另多少个字(或形),

并赋于各字(或形)以新的含义。

古时,文人墨客钟爱玩拆字游戏。

因其新奇又幽默,

于是乎拆字联被广大用于作诗、填词和酒令。

​​

南朝时的江淹,是文学史上那多少个环球闻明的人物,成语“江郎才尽”就和她关于。据史籍上记载,江淹年轻时家贫而出言成章。一遍,一群文友在江边漫游,遇一蚕妇,当时有一颇负盛名的知识分子即兴出联曰:“蚕为天下虫”,将“蚕”拆为“天”和“虫”,别出心裁,一时难倒众多才子。正巧一群鸿雁飞落江边,江淹灵感触发,对口:“鸿是江边鸟。”将“鸿”拆为“江”和“鸟”,与将“蚕”拆为“天”和“虫”有异曲同工之妙,不仅影响奇快,而且极度拙笨,众人自然为之倾倒。

​明朝文坛大师苏东坡与小说家佛印和尚是至交好友。三遍,苏仙去找佛印和尚,看到他正在与多少个木匠为庙顶上规划雕刻一个木头的小狗。只见他们几人围在一齐,对着木头狗品头论足,灵机一动,想起一个拆字上联来。

她前进对佛印说;“我有一上联在此,佛兄可对否?”随即出口吟道:“四口围犬终成器,口多犬少。”佛印一听,心想那是一个拆字联,四口人围住一只犬,正是一个“器”字,四口对一犬,可不是口多犬少啊!佛印正皱眉挠头时,忽然看见几个人抬着一根木料走了回复。他耳目一新,联从口出:“二人抬木迈步来,人短木长。”苏东坡听罢,连声称妙。原来,“来”的繁体字是“木”字腰窝七个小“人”,木头挺长,人却极短,佛印同样用拆字法对出了下联,可谓天衣无缝。

​​相传佛印和尚与苏子瞻的妹子苏表姐也曾有过两次“拆字联”妙对。有一天佛印和尚去拜访苏子瞻,大吹佛力广大、佛法无边。坐在一旁的柳自华姐有意开他的笑话,说:“人曾是僧,人弗能成佛。”佛印一听,也反戏她一联,“女卑为婢,女又可为奴。”苏堂姐和佛印的妙对,就是使用拆字法巧拼“僧”、佛“、婢”、“奴”四字互相戏虐,真是妙趣横生。

孙吴仁宗时期的首相吕蒙正,幼时家境贫寒,缺衣少吃,但她学学勤苦,天赋颇深。一日,私塾先生指导多少个学生上山游览,吕蒙正因未吃早饭,肚中饥饿,看到有一山泉,忙跑过去伏下身子饮水充饥。

文人见此现象,知其必是饥饿所致,便即景出联问曰:“欠食饮泉,白水岂能生活?”吕蒙正人称“神童”,知道那是一副拆字联,“欠”、“食”是一个“饮”字,“白”与“水”是一个“泉”字。此联触到了他的苦头,勾起起她无限愁情。于是他及时对出了下联:“才门闭卡,上下各处逃生。”吕蒙正将“才”与“门”组成“闭”字,“卡”拆为“上”“下”二字,既说出了祥和的家境,又与上联绝对甚妙。

​​明人蒋焘,少时即能诗善对,一天家中来了客人。此时户外正下着中雨,客人想考考他,便出联云:“冻雨洒窗,东两点,西三点。”“冻”字拆开是“东两点”,“洒”字拆开是“西三点”,对起来有必然难度。那时只见蒋焘从屋里抱出个大西瓜,切成两半,其中一半切了七刀,另一半切了八刀,对客人说道:“请各位指教,我的下联对出来了。”蒋焘见客人纳闷,于是说,我刚刚对的是:“切瓜分客,上七刀,下八刀。”客人赞不绝口。“切”字拆开正好是“七”、“刀”,而“分”字拆开是“八”、“刀”。

西楚江南“四大才女”唐伯虎、祝枝山,文徵明和周文宾,在平凡聚会时就平常吟拆字诗联取乐。一天,祝、文、周、多少人应邀到唐府作客。一进门,看到唐伯虎和亲人正在影壁墙前种桂树,便一起上前打招呼。祝枝山开口道:“闲种门中木。”唐伯虎听完暗思:门中有木是个“闲”字,随即开口答道:“思耕心上田。”文徵明不敢后人,快速说:“秋点禾边火。”周文宾曰:““甜生舌后甘。”刚一落音,祝枝山击掌称妙。说到:“大家两人的拆字联连起来正好是一首诗呀!”

​​

次日末代,崇祯国君眼看大后天下已是日薄西山、就要灭亡,于是忧心悄悄,寝食不安,遂遣一宦官出宫打探民情。宦官来到一个测字摊前,想拆个字,预卜一下国运。宦官先写个“友”字,测字先生就是“反”贼出了头。宦官暗惊,再测“有”字。测字先生说“有”字也不吉,乃“大”字掉了大体上,“明”字去了半边,“大明”就要倾覆。宦官听得满身是汗,忙说前边两字写错,我骨子里欲测的是“酉”字。测字先生说,此字更为不祥,“尊”字去头去尾,太岁至尊快完了。三个同音字测下来,皆是明大王朝灭亡之兆。是年,崇祯君王在景山上吊自尽。

弘历皇上擅长对对联,且日常借此戏人。有几回,他乔装改扮,与张玉书在饭店上喝酒。席间,爱新觉罗·弘历乘着酒兴指着一姓倪的歌者出了上联:“妙人儿倪氏少女”,要张玉书接对。那上联是“妙”、“倪”二字的拆字联,张玉书一时苦思莫对。那时,歌姬在边上随口答道:“大言者诸葛一人”,将“大”和“诸”二字拆开。

清高宗大为赞誉,命张玉书赐酒三杯。不巧,酒已喝完,倾壶只滴出几点。歌姬见此,笑着对乾隆大帝说:“‘水凉酒一点两点三点’,下联请先生请教”。上联既暗含前三个字的偏旁,又冠以数字,窘得清高宗面红耳赤。幸好此时楼下走过一个卖花人,张玉书灵机一动,代言道:“‘丁香花百头千头万头’,”才算为他解了围。据说,自从本次受窘未来,乾隆大帝太岁再也不自由用对联嘲谑人了。

​若是,若是,你喜爱我的话~请关心本身须臾间啊!

若果,若是。你决定不想关心的话~请评论一下啊,不行的话收藏转载也好,好让自己了然,你曾经来过!

此地,讲述那几个被我们扔在一方面的书,还有,那个我们曾经遗忘的野史或诙谐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