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故事: 78.翁探花巧对叶阁老

  清朝万历年间,首辅叶向高有一回经过卡托维兹,到新探花翁正春家里去串
门。俩人聊到天晚了,叶向高说:“前日早晨恐怕自身回不去了。”翁正春一
听,知道叶阁老要住在温馨家里,就半开玩笑地说:
   宠宰宿寒家,穷窗寂寞;
  翁正春的情致是说,您那位天皇顶喜欢的大校尉,要住我这几个穷家,恐
怕要觉得空荡荡、闷得慌。有意思的是,那些上联的九个字,全是“宝盖儿头
“[“宀”]。
  叶向高一听,吓了一跳,翁状元出了这么个“宝盖儿联”,那不是打算
考考自己吧,可无法让年轻的超人难住自己。他研讨了一下,就说:
   客官寓宦宫,富室宽容。
  下联是说,我住你那个当官的家,挺有钱的,我不会认为寂寞,挺欢快。
而且,九个字也全是“宝盖儿头”。这么着,叶向高就住了一宿[xiǔ]。
  第二天大清早,翁正春送叶首辅上路。半道上,他俩路过一个池塘,叶向
高瞧着在水面上游来游去的鸭子,心里有了词,就对翁状元说:“翁兄,你 看——
   七鸭浮塘,数数三双一只;”
  这么些上联怪有意思的,是个数字对儿。多只鸭子浮在池子里游泳,数一
数正好是三对零一只——四只。
   翁状元被“将”了“一军”,使劲望着池塘看,他瞅见水里的大鱼“砰”
   地窜出了水面,打了个水花,又跳进了水里。翁正春也有了台词,他说:
   尺鱼跃水,量量九寸分外。
  是说,一尺长的鱼儿跳出了水面,量一量是九寸零卓殊[“卓殊”等于
“一寸”]——正好是一尺。对得多巧!

1、二十五年的守候

叶向高相对没有想到,他刚好进入仕途,就挨了一记闷棍。

万历十一年(1583),25岁的叶向高顺遂考取举人,接着插手殿试,叶向高小说写得好,他是山东考生的魁首,选为庶吉士,进入翰林院,本来也尚无悬念。

翰林院是政坛大臣的发祥地,吴国的历代首辅,非翰林院出身莫属,当时给吉林唯有一个庶吉士名额。事情的导火线是政坛名次第三的主考官沈平素看中另一个成就也不利的考生吴龙征,想选他为庶吉士,而让叶向高落榜。首辅辰时行觉得叶向高小说更好,应该进入翰林院。最终沈一向未能如愿,于是对叶向高心存芥蒂,就这么,叶向高还尚无观察沈一直,就不由自主得罪了他了。

那件事让叶向高领会,因为首辅丑时行罩着她,他才能洋洋自得进入翰林院。然则,未来二十五年的经验更让他了解,靠首辅也非凡,因为首辅会衰老,要退休,而三辅沈平素会变成了首辅。叶向高意识到,除了依靠自己,别无他法。

其后,叶向高顺遂从翰林院完成学业,任命为翰林院编修,后调任国子监司业,支持国子监高等教育工作。日子慢悠悠,岁月的轮子找不到发展的自由化。

在此从前叶向高可谓百发百中。嘉靖三十八年(1559),叶向高出生于云南省福清县。他小叔在新疆当知州,他的家园是当地知书达礼的臣子人家。叶向高十四岁考取举人第三名,他了解乖巧,知情达理,一表突出。三伯的同事都梦想把孙女嫁给她。在他家门至今流传着无数年轻叶向高德才兼备的故事。

15年后,万历二十六年(1598),礼部抚军郭正域推荐叶向高给太子教书,沈一贯听说是叶向高,非凡恼火说:湖南人哪能教皇帝,鬼知道她说怎么鸟语?但叶向高人缘好,首辅赵志皋次辅张位都挺他,而沈平昔才三辅,反对无效,叶向高被任命为左庶子,当上了太子朱常洛的讲官,不久被唤起为拉脱维亚里加礼部右太守。后来沈一向升任首辅,叶向高在德班呆了九年,没有升职。

从1583到1607年,因为触犯了沈一直,叶向高基本被边缘化。他学会了隐忍和等候,他自然就不是无限的人,时间的操练使她进一步炉火纯青。

2、七年的唯一宰相

1607年沈一直辞职退休,皇上命令扩张阁臣。叶向高跟王锡爵、于慎行、李廷机一起经受任命。于慎行恰好病死,王锡爵坚决拒绝不出来任职。第二年首辅朱赓也死了,次辅李廷机因为人言而漫长杜门不出,内阁只剩下叶向高一人,他成了首辅,是绝无仅有的首相,而且“独相”了七年。

万历后期,圣上二十多年不上朝,懒得连老总停职都不批示。叶向高任首辅时,依照当时明月总结,六部给事中的名额,应该是五十余人,到了万历三十五年(1607),只有几人,其中六个部并未给事中,连个管事的都并未。都察院的十三道参知政事应该是一百余人,竟然只剩余两人。中心左都都尉、右都上卿一个也从不,都察院连考勤都没人管。大旨六部,市长和副部长加起来总共唯有三个。礼部没有局长,户部唯有一个副局长,工部连副委员长都并未,只有多少个医务人员死顶!

候补进士很多,然而万历天皇就是不批,尽管批了,也当不断官,因为发委任状的吏部给事中职位空缺,没人发委任状。

内阁是政坛中枢,拥有“票拟”的权能,即要代替太岁草拟诏书,还兼具封还拒绝的权限。好两次,叶向高生病不能到政坛上班,内阁又没有其他大臣,只能在家中草拟奏章诏书,最长一回达一月之久。有人认为那不成规范,叶向高也自以为不服帖,坚决央浼辞职。圣上不一样意,也不任命其余人为首相,只是派遣鸿胪官去劝慰挽留他。有几遍,叶向高主持会试,奏章都送到考场上让她审阅,那是以前一向不曾过的政工。

万历太岁很爱慕叶向高,表面上对她态度很好,但他提的理念却小小的选用,十条意见只好接受二三条而已。

叶向高苦心支撑,坚持不渝原则。唐代确定,藩王必须重返封国。天子和郑贵人宠爱福王,想找机会取太子而代之,故意滞留京城不走。国君下诏以给皇太后祝寿为由挽留福王,命令内阁公布诏书,叶向高压下不揭发。并向皇帝说,宫门外有一千两人跪地抗议,希望帝王顺从民意,听从祖制,让福王回封国。最终,叶向高封回了诏书,迫使皇上收回成命,福王终于重回封国。

万历太岁爱财,以内廷没钱为托辞,增设矿税,派太监到全国各地收税,这个太监乘机勾结地点官员,中饱私囊,搞得民不聊生,社会争辩激化。叶向高多次上疏,指出裁撤矿税,不过万历国君就是不听。

3、有心报国无力回天

万历前期,党争逐渐形成,有东林党、浙党、楚党、齐党等门户。叶向高不加入任何派别,但她“为人光明人道,有德量,好救助善类。”而东林党多正人君子,观点比较相同,交往较多,所以从来被认为是东林党人,而东林党人又认为她若即若离,老奸巨猾。

叶向高刚刚入阁,就上书向皇帝表明原则:

“无营身肥家,徇私罔上;无以故意违众,胜心拜群;无以党心植交,以患得患失固位。”

立即正值全国洪涝为患,百姓兵荒马乱,所以她急如星火,数次向万历国王上疏,提议南直隶及江浙湖广各省为洪水淹没至今未退,数百万老百姓转徙流离。劝国君“诸凡不急之务,悉皆停免,以固结民心,使有乐生之望。”但是,他意见没有博得选用。

叶向高日子很悲哀,一些作业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比如有的达官妃子奏疏,上呈国君,会被说成推卸权利,不上呈又会被说富有隐瞒。比如边疆打仗,打输了就说宰相失策,打赢了则怀疑要借此表功。比如国王召见谈话,保密就会生出各样捕风捉影,公开了又说宰相炫耀恩宠。叶向高说:

“芸芸众生所拟,不当则以为私;当则以为伪。众人所贤,未用则以为有意疎远;用则觉得姑事虚糜。事至不得不辩,辩之则认为争胜,而必欲摧之;不辩则以为气馁,而更是攻之。人至于非理相犯,不容则觉得狭隘,而群然非之;容则以为畏缩,而肆然侮之。”

最终结果是:百口莫辩。

叶向高持之以恒一个尺度,即不亏待一人,也不收任什么人钱财。他还六天三头轻装简出,有时干脆走路,连肩舆都毫无。他洁身自律,把中庸思想发挥到极致,即便那样,他也是在走钢丝呀!叶向高的钢丝走得很好。《明史》说她:

“向高有裁判,善处大事。”

叶向高当首辅的时候,万历已经当了几十年皇帝了,可谓阅人无数,然则,他对叶向高始终珍重。万历四十二年(1614),叶向高乞请离职越发频仍,奏章写了十几道。到了7月,圣上同意她离职,给他的荣耀如下:

升级为太子太保、文渊阁高校士;记录延绥的武功,加封都尉兼太子太保,改任户部都督,进武英殿;一品官三年期满,加封少傅兼太子刺史,改任吏部太傅,进建极殿。临行前,君王下令加封少师兼太子里正,赏赐白金百两,彩帛四件,表里大红坐蟒一件,派遣行人护送他回家。

叶向高独享了作为人臣的万丈荣誉。

4、四年的当局首辅

六年后,天启元年(1621),63岁的叶向高以老迈体弱之躯,勉为其难再一次入阁任首辅。

本次入阁,与其说是国王的诏命,不如说是东林党的邀请。此时宫廷“众正盈朝”,扶摇直上,他们爱惜叶向高,把她当作首脑。叶向高也盼望新圣上新气象,可以挽救国家于倾颓之中。可是,不幸的是,这一个都受到魏忠贤的对抗,而熹宗皇上又偏听偏信。

在短短的时间内,东林党和魏忠贤的争辩很快激化,叶向高发现自己处于居中调解的地位,他帮衬东林党,但不指望闹僵,他更获悉,单凭外廷大臣是斗不过魏忠贤的。

太监和皇上住在一起,对于黄口小儿的国君来说,宦官可以简单挟太岁而令外臣。宫墙高高,阻隔了大臣和圣上的一贯关系;宫闱深深,隐藏着太监不可告人的阴谋。宦官还意味着国君通晓锦衣卫和北镇抚司,可以直接抓人审讯。叶向高深知,有明一代,凡是宦官干政,外廷大臣只有在内廷太监的帮助下,才能获得制胜,比如刘瑾之流。现在要克制魏忠贤,除非圣上醒悟,否则没有克制魏忠贤的可能。

因此,叶向高主持调和,以期保险政治机构的正常运转。叶向高知道斗不过魏忠贤,平素和魏忠贤保持神秘关系,反对东林党的偏激行为。

天启四年二月,副都参知政事杨涟上疏,弹劾魏忠贤24大罪。叶向高心里支持杨涟,又反对那种没有把握的做法,认为杨涟疏中有些训斥无规定证据。另一方面上疏希望魏忠贤退归私第,以保荣华富贵,又可为止政治危机。

那是明智之举,可是东林党必除魏忠贤而后快,没有商讨余地。杨涟还带着人们到叶向高住所,希望她率领群臣上奏,叶向高深知不可行,他说:

“仆老矣,不惜释生取义,倘主上不果听,公等置身啥地方乎?”

叶向高的情态,导致了东林党人不满。对魏忠贤来说,他最惧怕有多少人,一个是人心所向的首辅叶向高,一个是天子老师,在辽东手握兵权的孙承宗。他对付叶向高措施是逼其退休,对付孙承宗是不让回京,假若胆敢进京,立时逮捕。

魏忠贤派数百人包围叶向高住宅大闹,让其不得安生。叶向高上疏说,几百个太监包围首辅私宅,二百多年来没见过,臣即使不离开,有啥面目和官僚相见。他坚决须求退休,最后熹宗批准叶向高致仕,至此,叶向高的政治生涯落下帷幕。

因为如此,后世一些学者批评他掌管的内阁无所匡正,导致国是日非,认为他是别有用心政客,《罪惟录》中差一点把他编进了庸误之臣的传记中。

有道是说,叶向高忍辱负重,他的卖力未能达到其无缘无故意愿,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晚明的贪污腐化政治和社会危机。但他对有限支持政坛单位的运转,保持政治对峙夏至发挥了迟早意义,他是明末政府的重中之重影响者。

叶向高生逢乱世,陷于党争,能够不激不随,泰然自立,对立于庸懒太岁,偏激君子,惨酷太监之间而光明磊落善始善终。他的磋商之高,在分外时期无人能及。

                          201709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