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下五千年: 垂死挣扎的“神风特攻”

  所谓“神风”,原指1274年和1281年一遍损毁元世祖忽必烈派到东瀛的舰队,使扶桑免遭侵略的大风暴,当时的日本人以为那是神的圣旨。1944年,随着美军在大西洋战场上攻势的增高,日军在这一地段连遭挫折,海空力量碰着很大损失,其情形日益忙绿。穷途末路的东瀛政坛期望神风再一次显灵,以挽救其最终战败的造化,于是利用人民对神风的佩服和狂热的爱民情怀,在军中协会“神风特攻队”,不惜一切代价,使用自杀性的“神风特攻”战术,让飞行员和陆军驾机、驾舰撞击美利坚合众国舰只。起初打算将列席特攻行动者集中编为正式部队,后来又控制以私家身份配属于应战部队,临时编为特攻队。

  1944
年秋,美利坚联邦合众国麦克(Mike)Arthur率领东南太平洋武装北上猛攻,尼米兹指挥太平洋舰队向东横扫。两支雄师成钳形攻势,似猛虎下山,急迅逼进日军占领的北冰洋战略要地菲律宾。
  东瀛基地见状惊恐相当,于十日并出、走投无路之中,决心不顾血本,踏破红尘,背水世界第一次大战。于是,战云又笼罩在菲律宾南北一千千米的洋面,弥漫在多样的大体7
千个岛礁上空。1944 年10 月22
日,美军大出日军预料,以风驰电掣之势之势,在非律宾群岛中北边那些面积不大、默默无闻的莱特岛大举登陆。日美双方在菲律宾茫茫的海域里可以战斗,殊死拼杀,从而爆发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海战——莱特湾大海战。
  莱特湾大海战创建了几项世界记录:海域广——东西600
海里,南北2000千米;时间长——实战时间3
昼夜半;规模大——双方累计参与战斗的舰船达293 艘,飞机1196
架;战场多——共计有6 个基本点战场。
  同时,此役首开大规模“神风特攻”自杀应战的恶端。
  10 月25
日早上,正当莱特湾大海战处于炽热化的时候,由托马斯·斯普拉格海军将官指挥的“塔菲一号”在萨马北部海面出人意料地蒙受了日本自杀飞机的抨击。
  7 时45 分,美护航航空母舰“桑加门”号的瞭望员发现东部3000 米上空有4
架行踪思疑的日机在云层里隐藏地穿行,当飞至航空母舰上空时,其中3
架突然垂直俯冲下来。第一架就像自天而降的一块陨石似地落在“圣梯”
号航空母舰舰尾,该舰猝不及防,“轰”地一声巨响,日机撞中飞行甲板,引起了大爆炸,甲板上翻卷起一条8
米长的分裂。其余两架在俯冲坠落时被舰面炮火击毁。那架向来在半空盘旋的日机,亦被防空炮火击中,但它却奇迹般地拖着一条长长的灰色烟带,箭一般地向“苏万尼”号护航航空母舰撞去。自杀攻击分外成功,“苏万尼”号舰体被撞中,受伤极重。
  将近早上11 点,“塔菲三号”的4 艘护航航空母舰也遭受6
架自杀飞机的抨击。日机冒着可以的舰面炮火,流星一般地直坠而下,有两架在半空中被摧毁,一架在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空剧烈爆炸。其他3
架有2 架撞中“卡里宁湾”号,造成严重破损;1
架击中“圣洛”号飞行甲板,引起屡次三番的骇人大爆炸,甲板被炸开,燃油四溢,大火冲天。那是莱特湾大海战中,东瀛人的“神风特攻队”最初对美舰举办自杀性攻击的情形。
  日机在攻击中同目的两败俱伤,在北冰洋战争中数见不鲜。在战火的率后天——偷袭珍珠港的交锋中,饭田房太朗上尉就驾机撞击美军机场机库。
  未来效尤者司空眼惯。可是,大规模、有协会地冒出,则始于莱特湾大海战。
  在“捷号应战”中,为扭转败局,挫败美军反攻锋芒,东瀛营地越发看重此种肉弹攻击格局。起头意欲募集亡命之徒,予以越发待遇,编为正式部队。但鉴于此种格局太露骨,日军有关首脑便假惺惺地说:“委由各勇士自行决定为宜。”于是决定:凡志愿特攻之义烈将士,以村办身份配属于战斗部队,临时编为特攻队,以攻击美军军舰。
  1944 年10 月17 日,日本第一航空舰队司令大西陆军将官到达菲律宾,
那一个心毒手狠的法西斯分子,曾插手策划偷袭珍珠港的阴谋,被称呼菲律宾陆军航空界的“瑰宝”。面对帝国节节败北、全线崩溃的危局,大西认为唯有决一死战,拼死一搏。十二月19 日中午,大西在里斯本近郊的克拉克机场召集第一航空航队的精髓第201
航空队开会,协会了“驾机撞舰”的越发攻击队,取名为“神风特攻队”。那伙法西斯分子歇斯底里地叫嚣:“在这不简单的一代,不可能不掀起一阵神风。”
  “神风”的古典源于公元十三世纪末,元世祖忽必烈四回率舰攻打扶桑华夏,皆碰着沙沙暴,船毁人亡,折桂而归的故事。历来崇尚神灵的扶桑全民开端把那三遍葬元军入鱼腹,救美剧本弹指间的疾风称之为“神风”。眼下,扶桑法西斯已气息奄奄,非常危险,自然又幻想乞求天助神佑了。“神风特攻”是东瀛法西斯濒临灭亡时的一个产物,是展开垂死挣扎的一种样式,是一种彻底的工具,是他俩快要走向毁灭的一个预示。
  那种自杀飞机,实际上是由人驾驶的能够追踪对象展开抨击的“炸弹”。
  机上装载烈性炸药1000
千克,置飞行员座舱在此以前,一旦发觉美舰,就连人带机撞下去,其机头触及坚硬之物霎时发出剧烈爆炸。
  在自杀机队起飞前,其场馆至极凄枪。一位飞行大尉曾回想当时的情形说:“吃的都是嫩竹叶所包的饭团,添以战时所吃的粗菜,吃后又将自己的人名、遗物写于身畔所带的负担上..在指挥所前聚集完成后,又在指挥员面前写下绝命书,在额上系紧帕子,因无钱的关系,只得用向医院讨来的绷带权充帕子。”另一位飞行军人记忆说:“飞行员多为18
至25 岁的日本青年..听说在出发作一去不返的航空之前,可与女生相处3
个月。此种肉飞弹队的试飞员,在动身前被闭于机内,出发时也不指点阶落伞。飞机起飞后,降落轮即行脱落,飞行员只可俯冲目的身死,不可能再行着落,否则机身爆炸,飞行员也无法从座舱里跳出来。飞行员驾机飞离地面后,将围绕机场三周,该基地的上上下下军事人士均须对她立正行礼。”
  “神风特攻队”升空对敌舰举行抨击时,一般分为战术小队,一个小队平时有特攻机3
架,支援机2
架,支援机进行领航,掩护与阻碍美机作战、观看战果等职务,老练的飞行员担任。特攻队特地开展自杀性攻击。
  在莱特湾激战中,日军自杀飞机在25、26 日击沉了美军1
艘护航航空母舰、重创4 艘,轻伤一艘。
  莱特湾之战固然首开有集体的轻生飞机的恶端,但其势尚且不猛,规模也不大。在随后的仁牙因湾之战、冲绳海空战中,自杀飞机应战才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品位。自杀飞机作为一种彻底的强攻格局,可是它却挽救不了日本法西斯必然灭亡的天命。
  在扶桑法西斯行将灭亡之前,日军曾大方运用种种特攻战法:各式各个的飞机竟然连木质双层机翼飞机都找来带上炸弹,插手自杀性攻击。卡奔塔福冈湾军还打造了装满炸药名为“震洋”的小型自杀快艇,以及名为“回天”的由人操作的鱼雷,进行自杀攻击。
  日本军阀还决定在故里决战时,以更大局面的“神风特攻”与盟国的登陆部队玉石皆碎。
  即使在莱特湾大海战中,东瀛法西斯不惜以青春军人的性命作赌注,社团自杀性的“神风特攻队”,但这一次战争仍以日军的全军覆没而终结。激战结果,日军被击沉航空母舰4
艘,战列舰3 艘,巡洋舰10 艘,驱逐舰和潜艇17 艘, 损失飞机约400
架,伤亡7400 余人。
  在世界反法西斯国家和公民的沉重打击下,1945 年8 月15
日,东瀛揭橥无条件投降,“神风特攻队”也随后过逝。当晚,所谓“神风特攻之父”大西上校在干净中以传统艺术切腹自杀,他留给遗书——《致特攻队员的英灵》,向已故的特攻队员们及她们的家人谢罪。
  至此,“神风特攻队”的血腥历史发表停止。而先后出席特攻的3500余名年轻飞行员,却可悲地成为法西斯战争政策的殉葬品。
  (景文)

  早在1944年9月,第5飞行战队的高田胜重少佐带队4架扶桑战斗机进攻比阿岛南岸的美利坚联邦合众国舰队时,就曾选拔过那种战术。出发在此之前,他们得知战局危急,相互约定,誓不生还。战斗中,他们驾驶带弹飞机冲撞美利哥驱逐舰,结果将敌舰击沉。那件事及时遭到扶桑军方的垂青。

  1944年三月17日,一支美利哥大军在莱特湾入口处登陆。一天前,美利坚合众国航空母舰上的飞行器已经飞临从菲律宾吕宋岛到棉兰老岛之间的累累对象上空,当时,东瀛舰队在波弗特海面的征战中,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看来,只有出现奇迹,才能把日本从悲惨中解救出来。

  当天,波弗特海军航空兵中将大西到达新德里。大西此时任第一陆军航空兵司令,被认为是扶桑最有名的空战先驱。他以为,要扭转战局,只有选用“敢死冲撞攻击”。那是以细小捐躯换取最大成果的唯一方法。于是,他控制组建神风特攻队。

  一月19日,当夜色降临到吕宋岛马哈洛卡特(Carter)郊野的时候,一辆紫色轿车到来日本201海军大队指挥所。大西从车上走下来。他召集201大队参谋人员开会,并对他们说:“时局已到了分外严重的境界,保卫菲律宾打响与否,关系到总体王国的天数。栗田海军中校引导的一支陆军部队正在进入莱特湾,并在那里歼灭仇敌的水面战舰。第一海军航空兵已奉命协助栗田部队。我们的义务就是要毁掉敌人的航空母舰。可是,根据大家现在的能力,继续利用正规战争格局已无法赢得胜利。我的看法是,唯有用零式战斗机,装满每枚重250千克的炸弹,向仇敌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俯冲撞击,才能克制敌人。”

  当大西的眼睛扫向听众的时候,人们像触电一样,至极众所周知,他本次来访的目标是要鼓励人们发动自杀性攻击。那时,值勤指挥官玉井中佐要求允许他同陆军中队的主任举办切磋,因为那种业务实在非同平常。他深信,他的大部分飞行员听到此项安排后,是会把团结献出来的。后来,他向上司报告说:“他们没说什么。可是,他们的眼神雄辩地报告人们,他们是甘心为帝国就义的。”

  后来,决定由关之雄上等兵领导这一次攻击。他是一个才能卓绝群伦、有个性的人,结业于江田岛海军校园。当玉井中佐揭橥那项命令时,关之雄的人身有些倾向桌子,两手支着头,两眼微闭。那些青年军人在离家从前刚刚结婚。他除了握紧拳头之外,有一些分钟一动也不动。然后,他逐步抬初阶,轻轻把头发向后理了理,用清晰而宁静的响声说道:“请一定派我带头发动这一抨击。

  七月20日,日出后不久,大西召见24名神风特攻队员,向他们发表了出口。他的响声由于充满心思而有些颤抖。他说:“日本面临着可怕的危机,拯救我们国家已经不是那个秘书长的能力所能做到的,也不是总参谋部和其下属单位指挥官及像我这样的人所能做到的。现在,那样的任务将由像你们这么的奋发有为青年担当起来。”在收尾讲话时,他的眼眶里满含着眼泪。他最后说:“我请求你们尽最大能力,并祝你们成功。”招募尤其攻击队飞行员的干活也还要在任何军事基地进行着。四月20日晚上6时,所有飞行员都集合起来开会。指挥官说:“每个志愿出席‘更加攻击队’的人都要在一张纸上写上团结的名字和职称,然后放在一个信封里封起来;要是你不愿当志愿人士,你就在信封里放一张白纸。你们现在有3个时辰的设想时间。”9时许,一个余年的海军中士驾驶员把信封收集起来交给指挥部。在20多名飞行员中唯有2个交了白纸。

  七月25日早晨8时,日本栗田健男少校的第1进击舰队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大西将军发出急电,须求派战斗机掩护他的舰队。大西特派10架飞机,其中9架被米国舰载机击落。唯有1架神风特攻队的轰炸机突破美国警戒网,向美利坚合众国“普林斯顿”号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撞去。飞机率领的炸弹掀翻了航空母舰飞行棚,引起高度烈焰。火势向下蔓延,随着一阵巨响,弹药库爆炸了。航空母舰后部被炸得无影无踪。旁边赶来灭火的“名古屋号”巡洋舰也被炸掉,舰上200多名指战员仓卒之际丧生。

  濑木上士指点他的5架神风特攻队的零式飞机,从1000英尺中度向美利哥航空母舰一头扎下去。第5架零式飞机在结尾转手擦过“怀特普莱恩斯”号航空母舰,一头栽在“达卡(路易斯)”号航空母舰甲板上。致使那艘美利坚合作国航空母舰暴发了浩如烟海的爆裂。不到半钟头,它便沉入汪洋大海。

  在南棉兰老的达沃,神风特攻队的6架飞机在拂晓时起航,结果撞坏了3艘盟军的护航航空母舰。同一天中午,关之雄中士从马哈洛Carter启程也领导了三次得逞的抨击。在发现美军一支具有4艘航空母舰和6艘其它舰船的舰队之后,关之雄驾机冲向一艘航空母舰。他的僚机也向那艘航空母舰俯冲队,航空母舰即刻冒起大股浓烟。其余两架飞机也撞击成功:一架撞到一艘航空母舰上;另一架撞上一艘轻型巡洋舰。

  神风特攻队成功撞击的音讯扩散波罗的海军。那一天,即使有93架战斗机和57架轰炸机进行了健康进攻,不过没给盟军造成多大损失。但是,自杀攻击的效应却是显而易见的。大西相信,进一步应用那种非人道的战术是不可逆袭的。他还把温馨的见地强加给第二海军航空兵司令、海军师长福留,对她施加压力说:“除了努力进行这种不相同经常攻击外,别无其余方法可以弥补大家。现在已是你的航空兵也应用那种战术的时候了。”

  至此,神风特攻队的战术获得了足够运用。许多青春的试飞员自愿插足神风特攻队,因此扩张了那种特有部队的攻击力量。

  但是,所余时间不多了,莱特岛周围的地貌越发对日本不利。由于盟军进攻的步子不断加紧,日军那种自杀性攻击的次数也尤为多,而日军飞机的供应却越来越少。1945年九月5日,拉普捷夫陆军发动了最终三回大规模自杀性攻击,15架战斗轰炸机在林加延湾撞击盟军的进攻部队,摧毁了两艘巡洋舰,同时还重创了一艘护航航空母舰和一艘驱逐舰。日本在丢失菲律宾随后,又连遭惜败。1945年三月,盟军以所向无前军力攻击硫磺岛,11月又对冲绳岛发起攻击,使东瀛陷于绝境。那种时局导致日本把神风特攻那世界世界一战术运用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甚至连有些教练机也用来从事那种攻击。日本人除了用飞机进行神风特攻外,还将军舰和鱼雷举行特攻化。各类特攻舰艇都有差别的特攻性能。蛟龙潜艇,长26.15米。直径2.04米,排水量60.2吨,水中速度每小时16海里,续航时间最长可达125时辰,可发射鱼雷,可装炸药撞击敌舰。海龙潜艇,长7.28米,直径1.3米,排水量19.2吨,有几个鱼雷发射管,头部装炸药,既可发出鱼雷,亦可撞击敌舰,航速7.5海里时,可续航12时辰。回天载人鱼雷,利用鱼雷结构,里面填进大量炸药,用人操纵潜航,冲撞敌舰。还有震洋快艇,即冲撞爆炸快艇等。

  东瀛人不惟将大气飞行器包含应战飞机、教练机快速改装成神风特攻机,还大大方方生产专用的神风特攻机,即MXY—樱花式。那种飞机简单控制,燃料消耗极少,与其说是飞机,还不如说是从海外发射的载人火箭弹。樱花式悬挂在作为母机的轰炸机上面,由母机将其运输到战区。发现目的后,在空间脱离母机,滑翔一段距离后,飞行员启动固体火箭发动机,高速俯冲向敌舰撞击。

  其它,东瀛人还持有樱弹机、橘花机、藤花机等自杀飞机。樱弹机是把炸药装在巨型轰炸机的前半部机身里,该机可装3吨炸药,威力很大;橘花机由地面发出,内设七个喷射推进器,最高速度为每刻钟335千米,在6000米中度的航空距离是300千米,装一枚重800千克或1200千克炸弹。藤花机是一种低翼、单发动机的单座特攻机。在4230米中度的时速为280海里,续航距离为600千米,载一枚500千克炸弹。

  美利坚合营国人给樱花式起的绰号是“笨弹”。那种“笨弹”在9月12日联盟对冲绳岛发动广大进攻时曾被应用过。第几个应用那种自杀飞机的飞行员在展开攻击时就如表现得越发落寞。平常不飞行的时候,他担任低级军人宿舍的管理人,在爬进作为“母机”的轰炸机机舱前,他说的终极一句话是:“请您好好照看本身给宿舍订的一批新稻草席子。”当她向冲绳岛飞行时,平静地在机舱里打瞌睡,而当被人提示未来,他便振奋精神,向已故飞去。

  在冲绳岛战役中,有1800数次自杀飞行。到东瀛让步时,东瀛帝国海军里一共有2519名小将和军人以那种艺术丧生。就算据说当时每70个日本人中就有1个人心服口服为君主送死,但日军中部分经验丰盛的试飞员们,在敬服神风队员的献身精神的还要,仍认为那实在是对最好珍惜的有战斗经验的试飞员的一种浪费。

  神风特攻纵然给米利坚舰队带来了严重损失。但那种战术却不容许挽救扶桑的最后崩溃。1945年七月15日,东瀛让步。在公布投降后几钟头,日本第5海军航空兵司令宇垣从友好的克制上摘下徽章,对召集起来的军人和兵员说:“我就要起飞去冲绳,向敌人展开冲撞攻击了,有愿意跟自身一块儿去的请举手。”结果举手的志愿人士竟比当下恐怕应战的飞机还多,最后8架飞行器起飞了。在这一个飞机中,包含宇垣在内的7架飞机用手机报告说,他们正向目的冲去。

  那天黄昏,发轫提倡那种战术,此时已任圣Lawrence湾.军司长的大西海军大将在一张纸上写道:“献给自己已失去的下级的英灵。我对她们勇于的行走表示最大的感激。我将以死向那个勇敢的人和他们的家人表示歉意。”随后,他拔出武士刀剖腹自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