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山堰崩塌

   

浮山堰用军民20万人施工,历时两年。主体为土坝,两岸同时填土进筑,中间用大方铁器垫底,并用巨石大木截流。天监十五年1三月完工,坝高20丈,顶宽45丈,底宽140丈,长9里。坝旁曾开有两条溢洪道。上游形成气势磅礴蓄水池。200km以外的寿阳被水围困。堰底河床为沙土。建成当年的8月涨水时,堰溃决,下游受灾居民数以10万计。

1111风传一千四百多年以前,南北朝明代和东汉争夺寿阳(今寿县),争夺中秦代兵马略强,超越占领了寿阳城。这寿阳是马淮安与柳州、泰州间的咽喉之地,城四周护城墙足有三丈多高,墙外护城河也有三丈多厚、一丈多少深度,易守难功,西魏兵马围城屡攻不克,每一回攻城死伤无数。梁武帝萧衍为此整日愁眉不展。
1111这儿,吴国降人陈吴向萧衍献计提出在嘉陵江边选一窄段,拉河筑坝,以水为兵,淹没寿阳,并呈上一幅明细图。图上标明筑坝点南起凤阳府盱眙县际遇内的浮山(今明光市浮山),北接泗洪山。萧衍接纳了陈吴的提议。一条全长9里,下宽140余丈、上宽50丈、高20丈,先后投入20多万人,历时18个月的拦河筑坝工程于514年七月10日巨大地先河了。这就是古今红得发紫的”浮山堰”。
1111最先,梁武帝派材官祖恒、水官陈承伯二位名将安排实施。祖、陈二位通过实实在在考察,都觉着海河这边虽窄,但淮水漂疾汹涌,沿岸沙土松散,难以垒堰,强硬筑堰是小题大做之举,且合拢无期,力劝萧衍放弃筑坝计划。梁武帝萧衍一听大怒道:”滴水可成墒,锹土可成山,自古有兵来将挡,水来土堰之说,岂有筑不成坝的道理,显明是二位存有异心。”萧衍为表筑坝决心,不让再有人指出反对意见,即令左右哨兵将祖、陈二位捆了斩首示众。杀了祖、陈二将后,再也未尝人敢指出反对意见了。萧衍又派手下大将从济南、宜昌一线征集民夫,每20户抽5人,共收集民夫15万四人,加上5万多兵士达20多万人。民夫们无论是火热严寒,昼夜不停地挖土垒坝。随着磊坝合拢的近乎,河水更是强烈。民夫们一倒下泥土,就被汹涌的河水冲出数十丈,一时不可以合拢。当时有人献计用铁铸成世大的锅,锅内装土,沉入水底,可挡河水。于是,萧衍派人调集生铁十几万斤,铸成铁锅沉入水中,结果仍无济于事。萧衍急得是睡不可能闭目,食不得其味,烦躁不安,日常亲自上担监工,稍有不顺眼的就斩首抛入河中。加上天寒地冻,终日劳苦,民夫冻死、饿死、病死的比比皆是。这时有六个艺人,是一对孪生兄弟,兄叫大柳相,弟叫小柳相,看这样下去也不是事情。为保安其他民夫,便主动向萧衍提议要跳入合拢处,钉成”井”字形木桩,快捷填进土石,能使大坝合拢。萧衍派人砍伐树木,开山采石,一切准备妥当,柳氏孪生兄弟挽着单臂跳入凶猛的河中。只听”咚”的一声巨响,猛如蛟龙的韩江水竟址调转水头向回冲去。岸上众多民夫和新兵趁着空档,将优先准备好的树桩石块、土袋子一齐填向坝口,不一会大坝合拢了。时间刚好是梁天监15年(公元516年)十一月10日,历时整整18个月。人们为了记念大柳相、小柳相这对孪生兄弟,在沿坝栽上了不少柳树,并把泗洪河水的一个乡镇叫大柳相,浮山向东沿河的一个村镇子叫小柳相。后来,叫着叫着就被众人叫成了大柳巷、小柳巷了。
1111浮山堰筑成将来,中上游沿淮数百里一片汪洋。寿阳城被水淹了,但淹的只是一座空城。早在染军筑坝时,魏军守将李崇就逐步将城内居民疏散于山岗。还在峡石山上建造了浮桥,便于人们交通往来。同时在八公山上筑建昌城,以防西汉出兵袭击。
1111当萧衍听报寿阳已被水淹没,非常神采飞扬。但仅淹了一座空城,魏军并无多大损失,而梁军死伤民夫和战士近十万余人,劳师动众用去银两50万两,这一个状况无人敢报。
1111波特兰太守张豹子被派护堰,张豹子原来对筑堰就不满,派他镇住浮山堰,人到力未尽,加上长江汛期,水位暴涨,当年五月堰坝溃决,决堤水犹如猛兽,数丈高的大水往前推压,其声如雷,几百里外都能听到,沿淮村庄被冲毁,农田万顷被淹没,近十万人被洪水卷走,灾难巨大。

中文名
浮山堰崩塌

   

影响
受灾居民数以10万计

重要角色

  • 图片 1

    萧衍

  • 图片 2

    何承天

  • 图片 3

    祖冲之

简介著作

起因

南北朝在华夏历史上是个南北分裂、群雄争霸的混战年代。到了梁初,南北争夺地方已经转移到雅砻江流域。宋末失掉资阳,南刘时魏又攻淮安,战线由哈密转会茂名。齐梁争夺天下,萧衍攻下建邺,杀了东魏东昏侯萧宝卷与和帝萧宝融兄弟,建立梁朝。当时南方陷于混乱,南齐乘机向南扩张。公元500年,齐将裴叔业以寿阳(又称寿县,今为广东省寿州市)降魏,魏在通化有了重在战略据点,严重地威慑着南朝对宣城的主宰。到了梁初,南北以淮水、大别山、秦岭为界,紧要争夺据点为广元、襄樊、义阳三关(义阳即今黑龙江襄阳,三关即黄岘关、平靖关、武阳关)和钟离(今吉林风阳县临淮关)。梁天监三年,魏格拉茨王元英等分三路攻梁,攻陷大别山要塞义阳三关。此后,南北争夺,集中于河源东线。梁天监五年,梁武帝萧衍任命其弟临川王萧宏为节度使,率诸将北伐。当时梁军”器械精新,军容甚盛,北人以为百数十年所未之有”(见梁书卷二十二《临川王萧宏传》)。开始,梁军所到之处,大同各城相继收复。当梁军进至洛口时,大顺派大连王元英、大将邢峦统军反扑,梁军所克城市,得而复失,梁军诸将正准备更加攻寿春,反对临敌畏缩。主帅萧宏听到魏军南下,却撇营长卒以数骑逃走,部队失去统领,结果百万之师若鸟兽散。魏军乘胜追击,不仅收获梁军全体物资,而且乘胜包围了大澳大伯明翰湾重镇钟离。钟离守将昌义之以三千兵卒对敌军十万之众,举办了劳累壮烈的反抗,终于在援军配合下,取胜魏军,取得了自宋初以来对北方的两次小胜利,稳定安顺地势。未来,梁采纳消极防御。

经过

在车尔臣河上曾有一座坝,是立即世界上高高的的拱坝,听起来以为是让中华人兴奋自豪的大小说。事实上,这座坝是“豆腐渣”工程,让几十万全员家破人亡、尸骨无存。从这点来说,拍板的梁武帝萧衍,不仅是个昏君,还是一个仙逝大暴君,犯了“危害人类罪””,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一名降将献计筑堤岸

梁和西汉两遍大战,一胜一负,打了平手,后来又来来回回多少个回合,什么人也占不到何人的便民。

但寿阳在元代手中,如一把尖刀刺向南边的心脏。梁军抢了两回,寿阳岿然不动。萧衍辗转反侧,茶饭不思,一想到就心烦,又找不到解决办法,像男人有了难言之隐,痛苦得这一个。

一天,他在忙绿地批阅奏章,突然赏心悦目,上边写到:寿阳是南下北上的咽喉,什么人拿走何人就了解主动权。但寿阳都会坚固,强攻不太可能。不如用水淹,寿阳下游80里处是钟离,这里东江双方南面有浮山,北面有巉石山,只要在这两山里面筑起长堰,拦住淮水,等到水位进步将来,可以倒灌寿阳,魏军必不战而退。

萧衍一看,落款是王足,他原是曹魏的将军,刚刚投降过来。

萧衍兴奋得总是拍案,真是妙计啊,天助我也。他立时把水利工程陈承伯、材官将军祖暅召进宫中,说:你们去寓目考察地形,看看能不可能建成长堰。

祖暅,是祖冲之的幼子,秦朝老牌的科学家、天思想家、水利学家。两人负责地跑过去,仔细考证后,回来向梁武帝汇报:牡丹江这里固然窄小,但浪水汹涌,沿岸的沙土松散,河床不稳固,筑起长堰不太可能。

萧衍看多个“木头桩子”一点都不体会领导的企图,无比愤慨,发火说:一滴一滴的水可以流成垄沟,一锹一锹的土可以堆成小山,自古以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你们六个不可以干活,还蛊惑人心,真是罪不可赦。

五个实际的数学家随即被关进大牢。这一招很适用,其他的人再不敢啰哩啰嗦。

梁武帝指定太子右卫率康绚为修建大坝的总领导。并且给她吃了定心丸:要人给人,要钱给钱,你一旦放心大胆地去修,一定成功。

跟着朝廷下令:从蒂华纳、盐城征集民工,每20户抽5人。两州采访了15万人,加上5万主管,一共20万人,热火朝天地投入到这项浩大工程中,定名为“浮山堰”。

工程全体规划是:从玛纳斯河两岸的浮山、巉石山同时填土,然后在下淡水溪中坚合并。地点大约在今天的甘肃泗洪县、安徽五河县、明光市三地交界的地点。

而后,在柳江两边,不论是火热严寒,依然白天黑夜,都有不计其数的民工在不停地挖土垒坝。经过半年的浮动施工,在515年,也就是萧衍称帝的第14个年头,浮山堰终于建成。康绚松了一口气,刚要派人向建康汇报这些庞然大物喜讯,还尚无来得及出发,才完工的浮山堰就轰隆隆崩塌了。康绚吓得目瞪口呆。一个术士跑过来对康绚说:我仔细观看了淮水这一段,里面有蛟龙,翻腾不息,拱翻了堤坝。蛟龙害怕生铁,只要其中有铁器,蛟龙就被镇在下边动不了,大坝自然就成。康绚赶紧向梁武帝汇报。萧衍一听,这就尝试啊。

于是乎,在建康冶炼厂内的数千万斤铁器全部运到了塔里木河边,然后一件一件地扔到河里。不过风急浪高,铁器一进水中很快被冲到下游,根本不能驯服汹涌的河水。术士说:蛟龙还在挣扎啊,再用石头可以镇住它。民工、士兵从填土工变成了砍伐工。一棵棵树倒下,做成一个个高大的木笼;地上的大石块被搬出,装在木笼内,再推到激流中,流水才逐步放缓。在车尔臣河两边几百里内,大小树木都被砍光,所有石头无一幸存,这时没有机械,全部倚重人力,民工的掌心上、肩膀上都被磨出血泡。劳碌、饿死、病死的多样,加上春天暴发传染病,河水两边,到处是尸体。蚊蝇成群,臭味熏天。

又通过一年多施工,浮山堰竣工。长3700多米,下宽300多米,上宽约100米,高约50米。看上去雄伟壮观,大坝上两侧种植了杨柳,中间驻扎着军事。

4个月后再行坍塌

乘机水位持续上升,寿阳的军民越来越害怕。城中的小人物都迁到了高地,看着祥和的住宅被洪水淹没。南齐的唐山长史李崇下令在八公山上其它修筑了一座城池,假使寿阳全被淹,就完全搬家。

可是康绚来不及手舞足蹈,因为河水的力量越来越大,大坝也要被冲倒。康绚在浮山堰上游的南部开挖了一条泄洪道,让玛纳斯河部分流水走。又在玄汉散布谣言说:北周只要在上游挖出一条泄洪道,寿阳也就高枕无忧了。

南陈的爱将也是老革命碰着新题材,不懂科学,信以为真,在上游的北边挖出一条泄洪道。

这是我国记载最早的两条泄洪道,解放初期仍可以看到遗迹。即使分流两处,但南渡河水或者越发汹涌,执着地冲向大坝,昼夜不停。

4个月后的一天夜晚,伴随如同炸雷般的巨响,山崩地裂,天地摇晃,300里外都能听见,浮山堰第二次溃坝。

结果

梁武帝为本次异想天开付出的代价是:前后使用20万军民,耗时一年多个月,死了15万人,下游的10多万户被冲到汪洋之中。对这一高大惨事,《后晋书》只字未提。

影响

浮山堰,这座”以水代兵”的军旅工程,它记录着南北朝军事史上的残忍与悲壮。然则,以即时的基准和技术水平而言,在赣江里筑那样的拦河大堤,其工程之巨,难度之大,不可以不认可是礼仪之邦军事史上的创举,在辽朝水利史上也是稀少的。由于当时正史条件和人们对自然认识深度的局限,浮山堰即使只设有六个多月就被冲垮了,它却在炎黄科学史上留下了祖祖辈辈的一页。

浮山堰与之国外的水利相比,也霸占超越的地方,其卡塔尔多哈主坝高达40米左右,而国外的土石坝,迟到十二世筒磐黄20米中度,比浮山堰要晚六百多年。在车尔臣河深槽里,木笼装石打基础,下面筑土坝,沉铁护脚,类似后代抛石。截流从两边进占,在中间合龙,技术非常复杂,这么些技巧在中国野史上是最早见于文字记载的,也为后代河工所常用。

故事传说

浮山堰还有一个风传,当时有六个艺人,是一对孪生兄弟,大哥叫大柳相,堂哥叫小柳相,见大坝总是不可以合拢,心急如焚,主动向朝廷提议要跳入合龙处,钉成“井”字形木桩,然后迅速填进土石,使大坝合龙。当他俩跳下去时,松花江水突然转向。岸上民工和小将将准备好的树桩、石块、土袋一起填向坝口,成功合龙。

众人为了回想大柳相、小柳相这对孪生兄弟,把淮浙江岸的一个市镇叫大柳相,今属江苏泗洪县;淮江苏岸的一个乡镇叫小柳相,今属浙江明光市。后来,人们习惯叫成大柳巷、小柳巷。小柳巷现在叫柳巷镇,境内有一座历史遗址,就是浮山堰遗址。

就在这轰隆隆的崩裂声中,北方传来了一个妇女银铃般的笑声。她自然发愁怎么才能应付这一个该死的浮山堰。新任少保右仆射李平说:我们不要动,浮山堰肯定自己倒塌。

果真说中了。这些女生大宴宾客,特地命令乐师在李平座前演奏。她即便南齐史上另一个传奇女性胡太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