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师的传说(三)

   

天师下凡

   
张天师成了天上的神灵。一天,把他外甥带到天空去玩,来到一座花园,看到满园的花都旱蔫巴了,地都开裂了,他外甥觉得很可惜,就在玻璃井上用辘轳打了三壳篓水浇花。什么人知这一瞬间可闯了大祸,就因为这三壳篓水,人间淹了炎黄十府一百单八县。玉皇气极了,说张天师私自带凡人上天,残害了红尘多少老百姓,就罚他下凡。
   
张天师下凡之后,有一天,他装扮成要饭的过来一家门口,喊了一声:“二嫂,给点么吃呢”。一个女人在屋里说:“没么给您吃!就还有一张油饼,留着给小朋友垫腚。”张天师看到人间那样糟踏粮食,就请示了玉皇,让粮食少收部分。相传原来小麦、高粱、谷子从底到上都有穗儿,经张天师用手一撸,只剩上或多或少小穗,他再去撸芝麻、豆子,因豆角芝麻蒴扎手,就不撸了。所以现在芝麻、豆子从底到上都结角。
   
这天,张天师装成一个算卦的先生,给一家娶儿媳妇的看了个好生活。过了几天,又来一个算卦的说这天办婚事糟糕,犯五鬼。娶儿媳妇的这家犯愁了,定下的光阴,一切都筹办好了,糟糕再变更,于是又找到张天师。天师说:“不要紧,我也晓得这天犯五鬼,可是我自有破解之法,定能化凶为吉,到时自有天将敬服,还有文武二探花把门,五鬼自然害怕,不敢作孽,你们放心好啊。”到了迎亲这天,新媳妇进门时,正好有一个人途经此处,买了一个铁锅,顶到头上,挤到人群里看媳妇,五鬼以为是天将;这时南学堂中午放学,正要用椅子往家架新媳妇时,两个孩子一起来到门口,执事人喊着:“闪开”!“闪开”!多个小朋友正好把手一分,门东旁站一个,门西旁站一个,这五个小孩子就是今后的文明礼貌二状元。五鬼一看害怕了,就没敢捣乱。娶儿媳妇的这家一切顺利。
   
有一家员外,为外甥娶儿媳妇,要做一张床。请了十个木匠,画了图片,打了一个月,员外一看,仍旧不中意。这一天,张天师装扮成木匠来到此处,只用了三天时间,打了一张顶子床。上边刻的龙飞风舞,卓殊美观,员外很欢乐。媳妇娶来过后,只几个月,就生了一个男孩子。员外全家不高兴,认为媳妇在娘家一定是个破鞋。于是,对媳妇又打又骂,媳妇受了很大委屈,结果也把男女扔了。又过了几个月,媳妇又生了一个亲骨肉,全家人这才相信媳妇是好,人了解生首个孩丑时委屈了他。又过了五个月,又生了第四个子女,员外全家觉得很意外,别人都是十二月怀孕,为何她只两个月就生一个吧?这里一定有个原因,是不是床的事?他们一搬动顶子床,见有一条腿是空的,表露一个纸卷,上边写着:

张天师成了天上的神仙。一天,把她孙子带到天上去玩,来到一座庄园,看到满园的花都旱蔫巴了,地都开裂了,他外孙子觉得很惋惜,就在玻璃井上用辘轳打了三壳篓水浇花。什么人知这一刹那间可闯了大祸,就因为这三壳篓水,人间淹了华夏十府一百单八县。玉皇气极了,说张天师私自带凡人上天,残害了人世多少老百姓,就罚他下凡。张天师下凡之后,有一天,他装扮成要饭的赶来一家门口,喊了一声:“二姐,给点么吃呢”。一个农妇在屋里说:“没么给你吃!就还有一张油饼,留着给小孩子垫腚。”张天师看到人间这样糟踏粮食,就请示了玉皇,让粮食少收部分。相传原来小麦、高粱、谷子从底到上都有穗儿,经张天师用手一撸,只剩上好几小穗,他再去撸芝麻、豆子,因豆角芝麻蒴扎手,就不撸了。所以现在芝麻、豆子从底到上都结角。这天,张天师装成一个算卦的学子,给一家娶儿媳妇的看了个好光景。过了几天,又来一个算卦的说这天办婚事糟糕,犯五鬼。娶儿媳妇的这家犯愁了,定下的生活,一切都筹办好了,糟糕再转移,于是又找到张天师。天师说:“不要紧,我也亮堂这天犯五鬼,不过我自有破解之法,定能化凶为吉,到时自有天将保养,还有文武二探花把门,五鬼自然害怕,不敢作孽,你们放心好啊。”到了迎亲这天,新媳妇进门时,正好有一个人途经这边,买了一个铁锅,顶到头上,挤到人群里看孙媳妇,五鬼以为是天将;这时南学堂中午放学,正要用椅子往家架新媳妇时,六个小孩子一起来到门口,执事人喊着:“闪开”!“闪开”!六个小孩子正好把手一分,门东旁站一个,门西旁站一个,这五个娃娃就是然后的文静二探花。五鬼一看害怕了,就没敢捣乱。娶儿媳妇的这家一切顺利。有一家员外,为孙子娶儿媳妇,要做一张床。请了十个木匠,画了图片,打了一个月,员外一看,如故不中意。这一天,张天师装扮成木匠来到此地,只用了三天时间,打了一张顶子床。下面刻的龙飞风舞,异常窘迫,员外很乐意。媳妇娶来之后,只五个月,就生了一个男孩子。员外全家不心满意足,认为媳妇在娘家一定是个破鞋。于是,对媳妇又打又骂,媳妇受了很大委屈,结果也把孩子扔了。又过了多少个月,媳妇又生了一个儿女,全家人这才相信媳妇是好,人精晓生首个男女时委屈了他。又过了七个月,又生了第七个儿女,员外全家觉得很奇怪,别人都是一月妊娠,为何她只六个月就生一个呢?这里一定有个原因,是不是床的事?他们一腾挪顶子床,见有一条腿是空的,流露一个纸卷,下面写着:

张天师下天堂,
打了个顶子床。
九个月生三子,
跑了个探花郎。

   
看后,员外全家很后悔。后来,五个外甥,一个考中榜眼,一个中式探花,白白地把第一个佼佼者外儿子丢了。
  

一九八七年七月八日采集于乡文化站
讲述、搜集者:吕汪 男 洪绪乡颜楼村人 农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