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故事: 9.晏殊求对儿得佳句

  晏殊[yàn shū]是古时候举世瞩目标“神童”。他七岁就能写著作,十四岁就
成了小举人,后来做官平素成功了宰相。
  晏殊不单是个大官,依旧立时赫赫出名的大诗人,他的词写得挺好。后来的
一些显赫国学家、政治家,比如范仲淹、韩琦、欧文忠这么些人,全是她的学
生。
  有几次,晏殊路过杨州,在城里走累了,就进大明寺里休息。晏殊进了
庙里,看见墙上写了众多题诗。他挺感兴趣,就找了把椅子坐下。然后,让
随从给他念墙上的诗,可无法念出题作家的名字和质料。
  晏殊听了会儿,觉得有一首诗写得挺不错,就问:“哪位写的?”随从
回答说:“写诗的人叫王琪。”晏殊就叫人去找这一个王琪。
  王琪被找来了,拜见了晏殊。晏殊跟他一聊,挺谈得来,就喜欢地请她
吃饭。俩人吃完饭,一块到后花园去转转。这会儿正是晚春时候,满地都是
落花。一阵小风吹过,花瓣一圆圆的地随风飘舞,美观极了。晏殊看了,猛地
触动了协调的心事,不由得对王琪说:“王先生,我每想出个好句子,就写
在墙上,再探讨个下句。可有个句子,我想了几许年,也没探究出个好下句。”
王琪急速问:“请老人说说是个什么句子?”
   晏殊就念了一句:“无可奈何花落去;”
   王琪听了,即刻就说:“您干呢不对个——‘似曾相识燕归来?’”
下句的趣味是说,天气转暖,燕子又从南部飞回来了,这一个燕子好像2018年见过面。
   晏殊一听,拍手叫好,连声说:“妙,妙,太妙了!”
王琪的下句对得真的好,跟上句一样,说的都是青春的山山水水。拿“燕归来”对“花落去”,又工整又巧妙。用“似曾相识”对“无可奈何”也恰到
   好处。这两句的音调正好平仄相对,念起来相当和谐好听。
晏殊对这两句至极喜爱,他写过一首词《浣溪沙》,里边就用上了这副联语:
   一曲新词酒一杯, 二零一八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什么时候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这首词写作者在花园饮酒,看到满地落花,心里非常伤心。虽说词的情
调不太高,然而,写得场合交融,艺术上依旧有可取之处的。
  晏殊太喜欢“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这两句了,后来他在
一首七言律诗里,又用了这两句。这在我国西汉随想作品里,依然不多见的。
   
   据清·赵翼《檐曝杂记》卷五。

晏殊,字同叔。武周 阳江临川县文港乡党,西夏最初知名散文家。十四岁以神童入试,赐举人出身,命为秘书省正字,迁太常寺奉礼郎、光禄寺丞、令尹户部员外郎、太子舍人、翰林硕士、左庶子,仁宗即位迁右谏议大夫兼侍读学士加给事中,进礼部里胥,拜校尉、上卿加通判左丞,庆历中拜集贤殿研究生、同平章事兼抚军、礼部刑部教头、观文殿大学士知永兴军、兵参谋长史,封临淄公,谥号元献,世称晏元献。晏殊历任要职,更兼提拔后进,如范仲淹、韩琦、欧阳文忠等,皆出其门。他以词著于文坛,尤擅小令,有《珠玉词》一百三十余首,风格含蓄宛丽。其代表作为《浣溪沙》、《蝶恋花》、《踏莎行》、《破阵子》、《鹊踏枝》等,其中《浣溪沙》中“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为过去传颂的语录。他亦工诗善文,原有诗文二百四十卷,现存不多,大皆以典雅华丽见长。
其词擅长小令,多展现诗酒生活和悠闲情致,语言婉丽,颇受南唐冯延已的熏陶。晏词造语工七巧浓丽,音韵和谐,风流蕴藉,温润秀洁.原有集,已散佚,仅存《珠玉词》及清人所辑《晏元献遗文》。
生平详见《宋史》卷三一一。有胡亦堂辑《晏元献遗文》一卷。
他生平富有优游,所作多吟成于舞榭歌台、花前月下,而笔调闲婉,理致深蕴,音律谐适,词语雅丽,为当下词坛耆宿,在金朝教育学界上富有很高的位置。诗、文、词兼擅。
有三回,晏殊路过杨州,在城里走累了,就进大明寺里休息。晏殊进了庙里,看见墙上写了许多题诗。他挺感兴趣,就找了把椅子坐下。然后,让随从给他念墙上的诗,可不可能念出题散文家的名字和身份。晏殊听了片刻,觉得有一首诗写得挺不错,就问:“哪位写的?”随从答应说:“写诗的人叫王琪。”晏殊就叫人去找这么些王琪。王琪被找来了,拜见了晏殊。晏殊跟他一聊,挺谈得来,就心情舒畅地请他用餐。俩人吃完饭,一块到后花园去转转。这会儿正是晚春时候,满地都是落花。一阵小风吹过,花瓣一圆圆的地随风飘舞,赏心悦目极了。晏殊看了,猛地触动了投机的心曲,不由得对王琪说:“王先生,我每想出个好句子,就写在墙上,再探究个下句。可有个句子,我想了少数年,也没研讨出个好下句。”
王琪迅速问:“请老人说说是个什么句子?”
晏殊就念了一句:“无可奈何花落去;”
王琪听了,登时就说:“您干吧不对个——‘似曾相识燕归来?’”
下句的意趣是说,天气转暖,燕子又从南部飞回来了,这多少个燕子好像二〇一八年见过面。
晏殊一听,拍手叫好,连声说:“妙,妙,太妙了!”
王琪的下句对得真的好,跟上句一样,说的都是青春的景点。拿“燕归来”对“花落去”,又工整又巧妙。用“似曾相识”对“无可奈何”也卓越。这两句的腔调正好平仄相对,念起来异常和谐好听。
晏殊对这两句相当喜爱,他写过一首词《浣溪沙》,里边就用上了那副 联语:
一曲新词酒一杯, 二零一八年气候旧亭台。 夕阳西下什么日期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