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王爷和琉璃兽(乌孜别克族)

   
相传,老君山有块叫玉召块的大石崖,玉召块上长着一棵紫檀香树。紫檀香树餐风饮露骨,长了八万八千年,得了仙气,发出一股香味清幽的菲菲,似兰非兰,似麝非麝,远飘千里。雪山太子在天河里洗澡,闻到幽香,啡着香味来到玉召块,把树砍倒,运回玉龙雪山。一年发大水,树根冲到金场院河的沙滩上,被放猪放羊的儿童拿来闹事。紫檀香根烧了满天九夜,香气飘进了南天门,玉皇大帝带着各类神仙下凡来闻香味。到了南天门,拔开云头往下一看,见一群脱得精光的小儿有的烤肚皮,有的烤屁股,有的往树根上撒尿,把一股香味变成了厌天污地的秽气冲上南天门。玉帝大怒,叫瘟神隆下三年小儿温疫,弄得十家小孩九家病,白王得知疫情,派皇太医院的太医到剑川来冶病。太医们费了两个月,用了一百匹马驮的药,也没能控制住疫情。

相传,老君山有块叫玉召块的大石崖,玉召块上长着一棵紫檀香树。紫檀香树餐风饮露骨,长了八万八千年,得了仙气,发出一股香味清幽的清香,似兰非兰,似麝非麝,远飘千里。雪山太子在天河里洗澡,闻到幽香,啡着香味来到玉召块,把树砍倒,运回玉龙雪山。一年发大水,树根冲到金场院河的沙滩上,被放猪放羊的儿童拿来捣乱。紫檀香根烧了满天九夜,香气飘进了南天门,玉皇大帝带着各个神仙下凡来闻香味。到了南天门,拔开云头往下一看,见一群脱得精光的小家伙有的烤肚皮,有的烤屁股,有的往树根上撒尿,把一股清香变成了厌天污地的秽气冲上南天门。玉帝大怒,叫瘟神隆下三年小儿温疫,弄得十家孩子九家病,白王得知疫情,派皇太医院的太医到剑川来冶病。太医们费了四个月,用了一百匹马驮的药,也没能控制住疫情。白王召集大臣们研商。国师五伯说:“该因国民有难,此事只有设坛做七七十四九天道场,请大慈大悲的佛祖保佑。”使由大姑说:“这是病鬼作祟,只有咬犁头跳神驱鬼,才能保百姓平安。”白王听了,不知道该咋做。忽然,宫外来了一个山民打扮的先辈,背上挎一只扁篮,篮子里装着一个铜葫芦和一把鹤嘴锄,手里牵着一只似犬非犬,似虎非虎的怪盖。白王把老人召进宫,问清情由,才知这是能辨药味药性的琉璃兽。它现有三万八千岁,到四万二千岁后,全身毫毛脱尽,透明透亮,吃下药后就能从外看清药走筋脉肺腑的情况。白王问别有怎样措施,老人说用白王的一片肝,王后的几滴胆汁,制成龙肝凤胆,让琉璃兽吃了,蜕光毫毛,全身透明,带它到巅峰采一百味药,制成百宝灵丹,就可截止瘟疫。以后也不会有瘟疫了。老人见白王面有难色,说:“常闻白王爱民如子。最近看来,空有其名,小民告辞了。”白王见长辈要走,想出个主意,对长辈说:“老者请留步。孤封你为药王,赐你龙袍龙褂,半副鸾驾。你就成龙王爷了,龙肝之事,就请您代孤受点苦,如何?”老人回到金鸾殿,说既蒙大王封赠,当为黎明全民除灾,随即吞下一颗药丸,让官人拿出刀盘,剖腹取肝,给王后也吞下一颗药丸,取了皇后的几滴胆汁,制成了龙肝凤胆。琉璃兽吃了龙肝凤胆,毫毛脱尽,周身透明得能看清五脏六腑。药王带上琉璃兽,到老君山采了九十九味良药,再找一味平火扫毒药,就可制成百宝灵丹。瘟神得知药王快制成晨宝灵丹,除绝瘟疫,栽了一棵断肠草,毒死了琉璃兽。琉璃兽死后,药王背上九十九味药,到古柏庵熬制了药丸,用几个月功夫,平息了瘟疫。白王派人送药王龙袍龙褂和半副金鸾,请药王来宫共坐金鸾宝殿,但药王想琉璃兽已死,未制成百宝灵丹,没兑现世代根除温疫的诺言,何况自己也不愿与白王共坐金鸾宝殿,结果只结受药王的封号,回到古柏庵。

   
白王召集大臣们说道。国师小叔说:“该因国民有难,此事只有设坛做七七十四九天道场,请大慈大悲的佛祖保佑。”使由大姑说:“那是病鬼作祟,只有咬犁头跳神驱鬼,才能保百姓安全。”白王听了,不知道该咋办。忽然,宫外来了一个山民打扮的前辈,背上挎一只扁篮,篮子里装着一个铜葫芦和一把鹤嘴锄,手里牵着一只似犬非犬,似虎非虎的怪盖。白王把前辈召进宫,问清情由,才知这是能辨药味药性的琉璃兽。它现有三万八千岁,到四万二千岁后,全身毫毛脱尽,透明透亮,吃下药后就能从外看清药走筋脉肺腑的状态。白王问别有什么艺术,老人说用白王的一片肝,王后的几滴胆汁,制成龙肝凤胆,让琉璃兽吃了,蜕光毫毛,全身透明,带它到山顶采一百味药,制成百宝灵丹,就可结束瘟疫。以后也不会有瘟疫了。老人见白王面有难色,说:“常闻白王爱民如子。最近总的来说,空有其名,小民告辞了。”白王见老人要走,想出个办法,对先辈说:“老者请留步。孤封你为药王,赐你龙袍龙褂,半副鸾驾。你就成龙王爷了,龙肝之事,就请你代孤受点苦,怎样?”老人回到金鸾殿,说既蒙大王封赠,当为黎明百姓除灾,随即吞下一颗药丸,让官人拿出刀盘,剖腹取肝,给王后也吞下一颗药丸,取了皇后的几滴胆汁,制成了龙肝凤胆。琉璃兽吃了龙肝凤胆,毫毛脱尽,周身透明得能看清五脏六腑。药王带上琉璃兽,到老君山采了九十九味良药,再找一味平火扫毒药,就可制成百宝灵丹。瘟神得知药王快制成晨宝灵丹,除绝瘟疫,栽了一棵断肠草,毒死了琉璃兽。琉璃兽死后,药王背上九十九味药,到古柏庵熬制了药丸,用五个月功夫,平息了瘟疫。白王派人送药王龙袍龙褂和半副金鸾,请药王来宫共坐金鸾宝殿,但药王想琉璃兽已死,未制成百宝灵丹,没实现世代根除温疫的诺言,何况自己也不愿与白王共坐金鸾宝殿,结果只结受药王的封号,回到古柏庵。

   

   
随笔中的“国师公公”,指佛教密宗的首脑。“使由小姑”,指布朗族巫教的女巫师。其中有佛教、道教和巫教的元素,从中可窥见俄联邦族地区宗教的性状。

   

   
药王死后,人们在他熬药的窝棚盖了一座庙,朔了她的金身和琉璃兽像,尊他为药王爷,每到四时八节,人们都要用三牲酒礼去祭祀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