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点世界历史: 敦克尔刻大撤退

  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战火的猛烈袭击下,上千条各色各个的船向着敦刻尔克方向前进着。

  敦刻尔克本是一个无名的法兰西共和国港口城市,在世界第二次大战期间,它却以世界上最大五回撤退的发生地而闻明于世。在1940年6月27日至一月4日短短9天的刻钟里,近34万英法联军在此间奇迹般地逃脱了德军的三面重围,回到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故里,从而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新兴的回击保存了实力。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法西斯1940年二月10日先河进攻西欧。当时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有着100五个师,300多万人马,相当于大不列颠及苏格兰联合王国、高卢雄鸡、比尔(Bill)y时、荷兰王国、卢森堡的总数。假使后者可以积极联合,共同抗衡德意志,则德国的闪电般的进度就无法落实。但是处于虎狼之侧的法兰西共和国却认为马奇(Madge)诺防线固若金汤,完全可以确保国家的延安,由此战略上死板保守,心态上高枕无忧,对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步步紧逼宣而不战,在德法边境上,只有小圈圈的互射,这便是历史上赫赫著名的“奇怪的战事”,也称“静坐战争”。
  法兰西的低落交战终于导致了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德军没有进攻马奇(马奇)诺防线,他们先是攻击比尔y时、荷兰和卢森堡,而后悄悄绕过马奇(马奇)诺防线直插高卢雄鸡腹地。法军猝不及防,整个防线高效瓦解,拥有数百万之众的法兰西共和国军旅大部分投降或做了俘虏,只有数万人与驻法英军一起从敦克尔刻渡海逃往大英帝国,高卢雄鸡以此曾称雄非洲陆上的强国在短短的半个月时间内即揭橥灭亡。不久,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法西斯的恶势力又踏入荷兰、比尔y时、卢森堡。
  在1940年与高卢雄鸡的战局中,德军于2月20日进抵英吉利海峡,切断了高卢鸡北部和比利(比尔y)时境内的英、法、比、荷盟军与索姆黑龙江边法军主力的牵连。英法联军多次实践反突击,均因兵力不足、行动时间不同、紧缺空中支援和统一指挥而得不到奏效,约40万英法联军处于三面被围之势,被迫陆续退回到敦刻尔克地区,这些仅有万名居民的小港变为他们唯一的海上退路。希特勒的一念之差给了联军一遍撤退的大好时机。24日,希特勒出于保存装甲部队实力的目的,命令从侧后包围联军的德“A”公司军群为止发展,把围歼任务交给海军和从正面攻击的“B”公司军群,从而耽误了时间,贻误了战机。
  因为敦刻尔克口岸本身就是一个极易碰着轰炸机和炮火持续攻击的靶子,所以时势仍然相当危急,40多万人要赶在德军大规模轰炸围攻在此之前从这一个港口撤退。
  26日,大英帝国政坛下令实施代号为“发电机”的撤退计划,多佛尔港司令拉姆(Lamb)齐空军中将被任命为撤退行动总指挥。大不列颠及英格兰联合王国政府和空军发动大批潜水员,动员全民奋起拯救军队。他们的计划是争取撤离3万人。英帝国、高卢鸡、比利(比尔(Bill)y)时和荷兰王国共派出各式各个的军舰861艘,其中包括渔船、客轮、游艇和救生艇等微型船舶。英法联军撤退起头后,德军顿时加强了地点攻击,并从半空和海上攻击英法运输船队。英法联军顽强抵抗,在英海军维护下经9日夜奋战,将33.8万余人(其中法军12.3万人)撤至大不列颠及英格兰联合王国。
  在这一次大撤退中,各种运输船只构成了一只奇怪的“无敌舰队”,没有优秀的武装,没有平安的护航。这支船队中有政党征用的船舶,但更多的却是自发前去接运部队的老百姓,即便尚未命令要求他俩冒生命危险,但不列颠民族克制深海的神气以及对社会风气和平的求偶却让她们义无返顾地投入到本次“营救活动”中。
  陆上等待的新兵无疑是情状最为危险的,时间滞后一点就意味着生命的失去,可是他们具备纪律性,虽然已经连续征战了十两个日日夜夜,缺乏睡眠,忍饥挨饿,不过他们一贯维系队形,始终听从统一调度指挥。经历过敦刻尔克交战的老兵们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有着一种极为嘶哑的嗓音——一种光荣的符号“敦刻尔克嗓子”,这种嗓音就是因为撤退现场到处充满着嘈杂声、高射炮声、机枪声导致人们“高声喊叫”而留给的结局。

  那是一支古怪的“无敌舰队”:有颜色鲜艳的高卢鸡渔船,有运输游客的旅游船,还有维修船拖驳、小型护航船、扫雷艇、拖网渔船、驱逐舰、英帝国空救援船、雷达哨船……

  这支极为离奇、难以形容的船队,由各色各种的大不列颠及苏格兰联合王国、高卢鸡人驾驶着。他们中有银行家、牙科医务卫生人员、出租汽车驾驶员、快艇驾驶员、码头工人、少年、工程师、渔夫和文职官员……他们中有面肤娇嫩的海上童子年和古铜色皮肤映着灰白白发的老前辈。他们中有的是人明确是穷人,他们没有马夹,穿着破旧的西服和卫生衫,他们穿着有裂缝的胶鞋,在海水和春分中一身湿透的,彻骨的寒风中他们饥肠辘辘……

  这只奇怪的船队在炮火的炮拿下,没有配备、没有护航,但敢于的众人却迎着枪林弹雨和硝烟烈火,在漂着沉船的海面,灵活地上前行驶着,明知前方是地狱,他们也毫不畏惧。这支勇往直前的船队为了什么的目的奋勇向前呢?

  德意志法西斯1940年六月10日开班攻打西欧。当时大不列颠及苏格兰联合王国、高卢鸡、比利(比尔y)时、荷兰王国、卢森堡有所147个师,300多万军队,兵力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实力相当。但高卢鸡战略性呆板保守,只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自以为固若金汤的马奇(马奇(Madge))诺防线上,对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宣而不战。在德法边境上,只有小圈圈的互射,没有展开大的战役,出现了历史上闻明的“奇怪的战争”。

  可是,德军没有进攻马奇(马奇(Madge))诺防线,他们率先攻打比利(比尔(Bill)y)时、荷兰王国和卢森堡,并绕过马奇(马奇(Madge))诺防线从色当一带渡河入法兰西。德意志法西斯的魔手不久又踏入荷兰王国、比利(比尔(Bill)y)时、卢森堡。

  七月21日,德军直趋英吉利海峡,把近40万英法联军围逼在高卢鸡北部狭小地区,只剩下敦刻尔克这一个仅有万名居民的小港可以用作海上退路。

  时势异常危急,敦刻尔克口岸是个极易境遇轰炸机和炮火持续攻击的靶子。倘若四十万人从那些港口撤退,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战火的不言而喻袭击下,后果不可思议。

  大不列颠及苏格兰联合王国政党和海军发动大批船员,动员全民奋起拯救军队。他们的计划是争取撤离三万人。

  对于即将暴发的喜剧,人们怨声载道,争吵不休。他们能够抨击上层的经营不善和败坏,但依然宁死不惧地投入到离开部队的高危中去。于是应运而生了驶住敦刻尔克的意外的“无敌舰队”。

  这支船队中有政党征用的船舶,但更多的是原始前去接运部队的百姓。他们尚无登记过,也从不收受命令,但他俩有比协会性更强有力的东西,这就是不列颠民族制服深海的振奋。一位亲身投入接运部队的大不列颠及苏格兰联合王国人事后回首道:

  “在万马齐喑中驾驶是高危的事。阴云低垂,月昏星暗,大家没带灯,也不曾标明,没有章程鉴别是非。在渡海航程一半还不到时,大家初阶和率先批返航的船队相遇。大家躲避着从船头经过的船队的白糊糊的前浪时,又落入前面半昏不明的船影里。黑暗中常有叫喊声,但只是是奇迹的喇叭声而已。我们‘边靠估量边靠上帝’地航行着。”

  等着上船的新兵富有纪律性,他们为离开已征战了七个礼拜,一直在倒退,平日失去指挥,孤立无援,他们紧缺睡眠,忍饥挨渴,然则他们直接维持队形,直至开到海滩,仍坚守指挥。这个疲惫的兵员步履蹒跚地跨过海滩走向小船;大批的行伍冒着轰炸和扫射涉入水中,前边的人深深地及肩,他们的头刚好在扑向对岸的波浪之上,直至不齐肩深他们才上到船上。从岸上摆渡到大船去的小船因载人过多而歪歪扭扭地倾斜着……

  一些大船不顾落潮的责任险差不多冲到了岸上……

  沙滩上有被炸弹击中的驱逐舰残骸,被撇下的救护车……

  这总体都映射在革命的背景中,这是敦刻尔克在燃烧。没有水去灭火,也没人有空去灭火……

  到处是地狱般可怕的喧闹场,炮兵不停地批评,炮声轰轰,火光闪闪,天空中浸透嘈杂声、高射炮声、机枪声……人们不容许正常说话,在敦刻尔克征战过的人都有了一种极为嘶哑的嗓音——一种光荣的符号“敦刻尔克嗓子”。

  这支杂牌船队就在这样危急的情形下,在一个礼拜左右岁月里,救出了三十三万五千人。

  这就是全世界震惊的突发性——敦刻尔克大撤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