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故事: 20.杨邦乂不屈写血联

  南陈初年,北魏天子派兀朮[wùzhú] 做少校,指点部队侵犯晋代。金
兵一路上烧杀抢掠,非凡邪恶野蛮。
  这一天,金兵攻到了陕西的溧阳城下[溧 lì],守城的清朝大校贪生怕
死,就开城门投降了仇敌。金兵不费吹灰之力,占领了溧阳城。
  金兵抓住了节度使杨邦乂[yì],把她带到了兀朮面前。兀朮对杨邦乂软
硬兼施,封官许愿,劝他低头。杨邦乂大义凛然,张口大骂,然后咬破手指,
用鲜血在衣袍上写下了十个血字:
   宁作赵氏鬼; 不为他邦臣!
  明代的圣上都姓赵,所以这边的“赵氏”是指西晋。这两句是说,我宁
可一死,也要做大武周的鬼;决不苟且偷生,当侵略者的臣民!
  兀朮杀死了杨邦乂,而杨邦乂和他的这副名联却名扬千古。杨邦乂用血
写成的对联,仍旧现存的最早的“言志联”。
   
   据《宋史·杨邦乂传》。

南齐灭亡将来,原来留在相州的康王赵构逃到合肥(今四川南阳)。公元1127年仲夏,赵构在安拉阿巴德即位,那就是宋高宗。这一个偏安的宋王朝,后来定都临安(今江苏克利夫兰),历史上称做南齐。

宋高宗即位将来,在杂文的压力下,不得不把李纲召回朝廷,担任首相。可是实际上她相信的却是黄潜善和汪伯彦多个亲信。

李纲提议很多抗金的主持。他还跟宋高宗说:“要取回日本东京,非用宗泽不可。”

宗泽是一位坚决抗金的名将,南宋灭亡从前,宋钦宗曾经派他当和议使,到金京言和。宗泽跟人说:“我这一次出使,不打算活着重临。要是金人肯退兵就好;要不然,我就跟她们争到底。宁肯丢脑袋,也不让国家面临耻辱。”

宋钦宗一听宗泽口气那么硬,怕他妨碍和谈,就撤了她和议使的职位,派她到磁州去地点方官。

金兵第二次进攻日本首都的时候,宗泽领兵打击金兵,一连打了十三回胜仗,事势很好。他写信给当时的康王赵构,要求她召集各路将领,会见日本东京;又写信给五个将领,要她们一块行动,救援京城。哪知道那一个将领不但不愿出兵,反嗤笑宗泽在说疯话。宗泽没办法,只可以单独带兵打仗。有两回,他带领的宋军遭到金军的重围,金军的兵力比宋军大十倍。宗泽对官兵说:“前些天进也是死,退也是死,我们必然要从死里杀出一条生路来。”将士们备受她的鼓舞,以一当百,英勇作战,果然杀退了金军。

宋高宗早就理解宗泽的威猛,本次听了李纲的推介,就派宗泽为晋中府经略使。

这时候,金兵尽管一度撤离十堰,不过三明城通过两遍大战,城墙全部被磨损了。百姓和小将混杂居住;再加上临近亚马逊河,金兵日常在北岸活动。玉林城里人心惶惶,社会秩序很乱。

宗泽在军民中有很大的威信。他一到丽江,先下了一道命令:“凡是抢劫居民财物的,一律按军法严办。”命令一下去,城里仍旧发生了几起抢劫案件。宗泽杀了多少个抢劫犯,秩序就逐渐安静了下去。

黑龙江公民忍受不住金兵的拼抢烧杀,纷纷协会义军,打击金军。李纲竭力主持依靠义军力量,组织新的抗金队伍容貌。宗泽到了枣庄之后,积极互换义军。广东四处义军听到宗泽的威信,自愿接受他的指挥。

河东有个义军首领王善,聚集了七十万阵容,想袭击大理。宗泽得知这一个音讯,单身骑马去见王善。他流着泪花对王善说:“现在正是国家生死存亡的时候,假若有像你这么的多少个大胆,同心协力抗战,金人还敢侵犯我们啊?”

王善被她说得流下了震动的泪水,说:“愿听宗公指挥。”

其他义军像杨进、王再兴、李贵、王大郎,都有人马几万到几十万。宗泽也派人去交换,说服他们打成一片一致,共同抗金。这样一来,大理城的外侧防御巩固了,城里人心安定,存粮丰富,物价平稳,复苏了大乱前的规模。

可是,就在宗泽准备北上復苏中华的时刻,宋高宗和黄潜善、汪伯彦却嫌阿德莱德不安全,准备继续南逃。李纲因反对南逃,被宋高宗撤了职。

宗泽异常着急,亲自渡过多瑙河,约甘肃各路义军将领共同反抗金兵。他在南充方圆,修筑二十四座堡垒,沿着长江开办营寨,互相连接,密集得像鱼鳞一样,叫做“连珠寨”,加上河东、江西到处义军民兵相互照应,宋军的守护能力,越来越强了。

宗泽一再上奏章,要求高宗回到阳江,主持抗金。不过奏章到了黄潜善等手里,这批奸人竟取笑宗泽是个狂人,把她的奏章扣了下来。过了不久,宋高宗就从波尔图逃到黄冈去了。

不曾多长时间,金兵果然又分路大举进攻。金太宗派大将兀术(音wùzhú,又叫宗弼)进攻日照,宗泽事先派部将分头进驻秦皇岛和加的夫。兀术带兵接近平顶山的时候,宗泽派出几千精兵,绕到仇人后方,截断仇人退路,然后又和伏兵前后夹击,把兀术打得窘迫逃走。

又有五遍,金将宗翰指点金兵攻占淮安,宗泽派部将郭振民、李景良带兵袭击宗翰,打了败仗。郭振民向金军投降,李景良畏罪潜逃。

宗泽派兵捉拿到李景良,责备她说:“打仗失利,本来可以兼容;现在您私自逃走,就是目中没有主将了。”说完,下令把李景良推出斩首。

郭振民向金军投降之后,宗翰派了一名金将跟郭振民一起到梅州,劝宗泽投降。宗泽在黄石府大堂接见他们,对郭振民说:“你假如在阵上战死,算得上一个忠义的鬼。现在您投降做了叛徒,居然还有哪些脸来见我!”说着,喝令兵士把郭振民也斩了。

宗泽又回过头对劝降的金将冷笑一声,说:“我守住这座城,早准备跟你们拼命。你是清朝爱将,没能耐在沙场上征战,却想用花言巧语来欺骗我!”

金将吓得担惊受怕,只听得宗泽吆喝一声,多少个兵士上来,把金将也拉下去杀了。

宗泽一连杀了三个人,表示了抗金的坚毅决心,大大激发了宋军士气。他命令严明,指挥灵活,接连多次战胜金兵,威名越来越大。金军将士对宗泽又生怕,又肃然起敬,提到宗泽,都把他称做宗曾祖父。

宗泽依靠浙江义勇军,聚兵积粮,认为完全有能力收复中原,接连写了二十几道奏章,请高宗回到宜宾。不用说,这些奏章都被黄潜善他们搁了起来。

此刻,宗泽已经是快七十岁的长者了,他受不住这个气,背上发毒疮病倒了。部下一些良将去问候她,宗泽病已经很重。他张开眼睛激动地说:“我因为国仇无法报,心里忧愤,才得了这多少个病。只要你们努力杀敌,我死了也从未遗憾了。”

将军们听了,个个感动得掉下热泪。大伙离开的时候,只听得宗泽念着北宋散文家杜少陵的两句诗:“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接着,又用足力气,呼喊:“过河!过河!过河!”才阖上眼睛。

吉安军民听到宗泽去世的音信,没有一个不难过得痛哭流涕。

宗泽去世后,西夏派杜充做东京(Tokyo)留守。杜充是个昏庸残暴的人,一到茂名,把宗泽的整整防守措施都撤除了。没多久,中原地区又全都落在金军手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