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智谋故事: 追踪食肉的怪鸟

  波洛到赫佐斯伐克亚的湖畔去追踪两名逃犯。他把此行称之为捕捉“斯廷法Rose湖的怪鸟”。

  大名鼎鼎的私家侦探赫尔克里·波洛,在侦破了广大疑难案件后,终于想要退休了。可是有一天,他来看了一部古典法学名著,书中记载了名为赫拉克里士的占希腊壮士办理了12件大事,依次是:杀死涅墨菲的狮子、拿下勒耳那九头蛇的脑袋、捕捉阿尔卡狄亚的金鹿、活逮厄津曼托斯的野猎、清洗奥革阿斯的牛棚、驱散斯廷法Rose湖的怪鸟、驯服克里特岛的野牛、拿获狄俄里墨得斯的牡马、追回希波吕忒的腰带、解放革律翁的牛群、摘取赫斯珀洛斯的金苹果、生擒恶狗刻耳琅洛斯。波洛被这位同名先人的丰功伟绩所打动了,撤除了退隐的遐思,想模仿先人的史事,有选拔地来办好12件案子。下边记叙的就是波洛大侦探的12件奇案。

  在波洛到达前,湖畔的公寓里发出了一则奇特的故事。哈德罗·沃林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大不列颠及苏格兰联合王国政党高级官员,他在公务之余,到湖畔有些休息。在这边结识了本国的旅人赖斯夫人母女。赖斯夫人见多识广,深明事理,外孙女艾尔西年轻貌美,惹人尊敬。有了这五个人作伴,沃林没有一身之感了。

  这一天,约瑟夫(约瑟夫(Joseph))·霍金邀请波洛侦探到他家,要他找找一只夫落的狮子狗。事情是这样的:霍金的爱人米莉(Milly)豢养的一只喜爱的狮子狗丢失了。那天她的伴娘卡拉比小姐牵着这只名叫桑东的狮子狗到园林去举办例行的散步。这时有一辆童车停在这边,童车里的赤子特别惹人怜爱,卡拉比小姐是个40多岁的老姑娘,对子女享有某种特殊的真情实意,情不自禁地附身去逗这可爱的婴幼儿,并且同孩子的女奴攀谈起来,就在这短小二三秒钟时间里,狮子狗桑东不见了,卡拉比小姐手里只剩余了一半被割断的皮带。隔了一天,Milly接到了一封信,只要他寄200加元到白瑞路广场38号交由克替斯中尉收讫,她的狮子狗就会不伤毫毛归回给她;但倘诺舍不得钱或是报告警察的话,这狮子狗桑东将被割去双耳,并挖去双眼,Milly舍不得心爱的狮子。受此酷刑,就依约寄去了200卢比,这狗也就重临了。本来此事早已收尾,但霍金爵士是之后才得知用钱赎狗之事的,他不愿白白受人敲诈,所以要请波洛来侦破此案。他说,即使化再多的钱,也要抓获那几个诈骗者。

  不过,艾尔西却有着伤心事,她好歹二姨的不予,嫁给了克Leighton,可是丈夫嫉妒成性,对她管束极严,使他简直不可以生存,为此,她大妈领她到这么些偏僻的异邦旅游地来散散心。这一天他接受了一封信,竟然哀哀哭泣起来。

  “这好啊!”波洛接受了这多少个案件,“请安排自己同爱人和卡拉比小姐会面。”

  富有同情心的沃林,就受不了加以安慰。艾尔西告诉她,她爱人或者对她难以置信,来信说已派人暗察其行踪,并且要亲身过来湖畔。正在这时,有五个波兰农妇来投宿湖畔旅舍,这五个女人容颜奇特,钩鼻子像鸟一样,穿着斗篷,就像扇动着的膀子。艾尔西害怕地对沃林说:“她们也许是自个儿男人派来跟踪的。”

  霍金夫人米莉(Milly)事实上已是个老太太了。伴娘卡拉比小姐也比其实年龄要苍老得多。她描述完失狗的经过后,伤心地哭泣起来:“这事都怪我不佳!”Milly并从未过多地责怪,她对波洛说,“这个伴娘还算诚实,就是有点傻头傻脑的。”

  深夜,沃林又闻得艾尔西的哭泣声,就赶来她房间加以安慰。他问道:“赖斯夫人呢?”

  波洛问:“这事应该由她负担,难道你不对他难以置信吗?”

  “小姑去阅览这五个波兰女生的意况了。”艾尔西哀哀哭泣,更显得楚楚动人,忽然她面色大变,指着窗外说:“我丈夫已追踪到此了,你快跑啊!”

  Milly说:“怀疑有咋样用?敲诈信明明是克替斯排长寄来的。而且按照来信规定,原信已同200新币一同寄去了。”

  沃林正待离开房间,已走进一个满头青丝的男子,他目露凶光,脸孔气愤得变了形,手里拿着一根拐杖没头没脑地向沃林打去,嘴里还嚷嚷道:“这下子总算给自家撞到了吗!”

  波洛又问卡拉比小姐:“你到此处服务多长时间了?”

  艾尔西迫在眉睫,拿起桌上的一块镇纸石掷向老公,这一个邪恶的女婿竟一下子昏迷不醒在地,沃林赶紧重临自己的屋子。

  卡拉比回答说,她和大姐是以做伴娘为营生的。前一一时大姐病了,她就在家侍候四妹,但这样就断了生计,所以她经人介绍来到米莉(Milly)家中服务,已经五个月了,其间抽空回去照顾小妹。

  不久,艾尔西凄然地赶到沃林的屋子:“克莱顿(Leighton)死了,这块镇纸石打中了她的太阳穴。”

  波洛离开了霍金爵士的家后,去拜访了白瑞路38号,那是一家旅馆,根本没有克替斯上士这么个客人,游客的来信都是插在阶梯旁的一个信袋内由收信者自取的。此时,波洛对案情已基本有数了。

  沃林大惊,他和艾尔西刚刚都在现场,一旦张扬出去,不仅影响自己喜出望外的仕途,而且还会被判刑,这事该咋办?

  接着又有一个大公请波洛去查访他家失落一只狮子狗的案件,情状简直与霍金爵士家失落的狮子狗的案情一模一样。对此,他不但不认为意外,相反更扩展了破案的信念。

  赖斯夫人也来了,她面如土色:“我已将尸体藏了四起,但此事到底隐瞒不住的。沃林先生您手头有钱呢?”

  波洛来到了城郊的一幢破旧的屋子,径直走了进去。这里是伴娘卡拉比小姐的家。她的表妹正睡在床上,卡拉比在喂一只狮子狗进食。见了波洛她慌乱地问道,“你怎么认识自我的家的?”

  “不多,但自己可叫她们及时电汇来的。”

  “姐妹六个人皆以当伴娘为业,妹妹最近患病了,凭着这条线索,不难找到你的家,而且自己猜到了你家一定也有只狮子狗。”

  “有钱也许有方法。”赖斯夫人说,“这多少个国家的警察足可以掏钱买通的。”

  卡拉比红着脸强辩说:“喂养狮子狗并不是富人特有的权利。”

  沃林认为不得不这样办了。由于他对此他的语言不通,只可以拿出一笔巨款交由赖斯夫人去通融。

  波洛紧接着话头说:“可是,穷人并从未权利使用狮子狗来敲诈富人。”

  第二天大清早,此事果然没有张扬,旅社的凡事如故如故,只有五个波兰农妇在窃窃私语。沃林不免暗暗担心。

  “你都精通了!”卡拉比小姐的气色由红转白了。

  在林荫道里,他撞见了一个留有风水胡子的矮小男子。这男人问道:“先生类似有事?”

  “事情是相比较清楚了,除了您监守自盗外,外人是无能为力盗走你牵着的狮子狗的。”接着波洛叙述说,卡拉比小姐养了一只狮子狗,大小和霍金爵士家中的桑东相仿。她这天散步时将桑东带回家,而将协调的狮子狗牵到公园,公园的守门人见她天天都要牵狗来散步的,当然不会专注这天他带的狮子狗是不是桑东。她在俯下身子亲近童车里的新生儿时,悄悄用刀割断了皮带。这一个动作连近在一旁的小儿保姆也无从察觉。她这只久经锻练的狮子狗在皮带断了解后,就再次回到了家中,于是她寄出了勒索信,在取到钱后,再私自地从家中校桑东送回霍金爵士的家园。

  “你怎么明白?”

  “大家如此做实际是出于无奈。”卡拉比小姐伤心地哭了。她说的“我们”是指一伙做伴娘的众人,其中许多寡妇,有的是失业者,有的像卡拉比一样是老姑娘,生活清苦,前途无望,随时有被解聘的或是,于是他们协会了一个社团,专门从事“狮子狗勒索”事件。她最后说:“这笔钱,这么些富人给了我们也是应当的,不过他们却那么悭吝。”

  “我是暗访波洛,你的心事在脸部已表露无遗了。”“波洛先生,我听说过你的事迹,不知对我是否协理。”

  波洛是装有同情心的。他说:“就算这样,也无法做违纪的事。我可以答应你不显露真相从而得以不被起诉。但无法不答应自己多少个规范:一,今后绝不可以再干这种事了。二,把200美金交给自己,还给霍金爵士。”

  “是不是有关廷斯法Rose湖的怪鸟?”

  卡拉比把200新币交给了波洛。

  沃林望着这五个像鸟一样的波兰妇人说:“对,侦探先生,你比喻得很恰当,你有艺术吧?”

  “我得以如法炮制明代赫拉克里士的点子,用铜钱来对付。”

  “这太感谢你了。”

  中午,波洛又遭遇了悄然的沃林,对她说:“我用了当代的铜钹——电报,召来警察,将这对怪鸟捕获,它们再也不可能到湖边了。”沃林问:“这多少个波兰妇女果真是以监视外人的隐私为业的吧?”“什么?”波洛咋舌地反问,“这六个波兰女郎是贵族家世,是正当的旅游者,她们只是相貌奇丑,仅此而已。”

  沃林感到大惑不解:“这你说的怪鸟是指什么?”

  “我指的是赖斯夫人和艾尔西,她俩是当真以勒索为业的食肉怪鸟。警察已将母女俩逮捕了。”波洛说,“她们成立案件目标就是要骗取你的巨款。”

  “这一个男人被杀的案件是怎么回事?”

  “根本不存在克莱顿(Leighton)这厮,那天冲进门挥出手杖的是赖斯夫人自己。她肢体相比高大,嗓门相比较粗,再将原来戴着的白发套拿掉,将面部化装一下,你瞬间是无力回天认出他的。”

  “噢!原来是他俩编演一出突出的戏剧,而在剧中,我是一个出足洋相的小人,幸亏你显得及时。”

  波洛说:“我本是领悟了她们的端倪,追踪而来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