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牡丹王

   

   

   
在曹州牡丹乡,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老梅花,少牡丹。”意思是说,梅花越老,开得越丰腴鲜艳;而牡丹呢,恰在青春时(指栽种五六年的)花儿开得才最华贵。可是,人们传说,民国初年,曹州赵楼村南面,有一棵生长了一百五十多年的牡丹树,叫脂红。这棵牡丹,树高丈二,枝长丈八,主干有碗口般粗细,开花红似胭脂,人称“牡丹王”。
   
牡丹王花开数百央,红霞一片,香气袭人。春天,老人们坐在树下乘凉,孩子们爬上树上玩耍。这件事在十里花乡传为奇谈,时间久了,当地的赤子官员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秋分时节,牡丹王盛开,甚至峤
里之外的人都来观赏。当时,曹州镇守史陆郎斋对“牡丹王”早有所疗,亲自一看,果真可以这个人不学无术,又专横粗暴,惯会巴结上级,当地人民对她恨之入骨,他频繁指出要买“牡丹王”,花农们硬是不允,只能作罢。
   
窃国大盗袁世凯准备在首都做天子,陆郎斋一看时机已到,为了讨好袁世凯,青去直上,就想拿这“牡丹王”作进贡礼。这年春季,牡丹花又开了。陆郎斋引导一干人马,耀武扬威地赶到赵楼牡丹园。只见王彩缤纷的花公里边,“牡丹王”鹤立鸡群般地高高矗立着,红光耀眼,浓郁的花香沁人肺腑。陆郎
斋心中暗想:好一株牡丹王王,我若能称心满意,呈南上去,不悉得不到极富?想到这里,使命人强抢“牡丹王”。
   
闻讯而来的花农们苦苦哀告:“不行啊!这‘牡丹王’是俺花乡的传世之宝啊!挖不得哟!”陆郎哪个地方肯呀?在花农们的反抗,要骂声中,陆郎斋强行挖走了“牡丹王”。
   
陆郎斋获得了“牡丹王”,得意洋洋接着,他又派了专车,亲自护送着送到都城,见到了袁世凯。袁世凯见后,快意,陆郎斋的前程也连升三级。
   
后来,袁世凯又令陆郎斋护卫着把“牡丹王”差额主吉林冁德府(今周口市),栽到袁世凯的安身之地里。没过多长时间,“牡丹王”在袁氏公馆枯死,坐了八十三始祖帝
的袁世凯,也被全国人民赶下了台牡丹乡的花农们得知“牡丹王”枯死的信息,悲痛欲绝。有人赋讨一首:
                    窃国大盗用小人,国遭灾难花不存。
                    灌注心血百余载,枯死异乡刀剜心。
                                                       (李保光)

   
民国年间,曹州牡丹乡有三处”军门花园”。一处在王梨庄,一处在南杨庄,一处在赵楼。王梨庄的”军门花园”,面积虽小,花色齐全,保留着广大千载难逢品种,如掌花案、梨花雪等。南杨庄的”军门花园”有八亩之多,种的全是大胡红,专为”下广”销售。赵楼村北的”军门花园”,面积达九亩之多,牡丹、腊梅、芍药、玉兰等,花色齐全。园内有五间花厅,是一处小别墅,老花农赵广明作育的一棵赵粉,足有两米多高,开花四百余朵。园中的一棵山楂树,五米多高,每年收山楂四五百斤。这多少个”军门花园”的所有者是何人吗?是韩复榘在曹州府的深信张培荣。
   
张培荣,甘肃沂州人,韩复榘任河南省主席时,他在曹州当”军门”(武官)。这厮善于大吹大擂,因而,众人送号”张大喷”。
    张大喷对曹州大大小小公园。黑驴后头,还跟着多少个持短枪、
挎腰刀的护卫马弁。所到之处,牡丹遭殃。他们见哪棵长势好,色泽艳,拔了就走。何人若敢言,轻则漫骂,重则毒打,花农们屡屡敢怒不敢言。这样,张培荣还不惬意,后来,见哪个花园好,就硬挂上”军门花园”的牌子。将公园据为己有,自称花园主人。
                                                       (李保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