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智谋故事: 驾驶仇敌的飞机

  天空墨黑,月色全无,一架苏军飞机正偷偷飞行,准备在傍晚的珍贵下轰炸德军的一个大型机常不过,当苏机到达德军机场的外界时,被那里的雷达发现了,刹这间,高射炮齐发,苏机命中数弹,苏军飞行员顿时飞机就要坠落,要紧跳伞保存生命。

哈哈抱歉啊出差几天未更新自己回到啰

  这里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后方,到处都是德军的枪杆子,尽管跳伞成功,仍要落入德军的陷饼,既然是遍地荆棘,这位飞行员干脆就降低到德意志的机场上去。

图片 1

  飞机场是德军的严防重大区域,但她们相对想不到苏军飞行员会自投虎口,所以只在机场附近寻找,而对机场却疏于预防,居然让苏军飞行员安全地下降在广阔的飞机场上,很快隐没在黑暗之中。

1945年7月8日,世界第二次大战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最高军事荣誉获得者——第2“伊默曼”攻击机联队联队长汉斯-乌尔里希•鲁德尔少将,接到了来自德军最高统帅部的布告:战争已经截至,他应将武力带往西方,避免成为苏军的俘虏。于是,鲁德尔麾下的有的指战员回到了家门。不过,对于鲁德尔本人来说,他的家位于被苏军占领的格尔利茨(Görlitz)附近,他曾经黔驴技穷回家,于是决定向美军投降,并期待美军可以为他治病右腿。1945年十一月8日,鲁德尔在行路中严重受伤,右腿膝盖以下部位经过截肢后,创口仍很肿胀,而且还在不停地向外渗血。在对军官们的赤胆忠心和勇气表示了感谢后,鲁德尔向地勤人士公布了告别演讲,而这么些人也将搭乘卡车和其他车子离他而去。

  苏军飞行员在庆幸之余,登时想到自己尚在包围之中,如何做?要优良重围,谈何容易?他观看及时的地貌,一面是漆黑一团的航空站外围,一面是雪亮的航站大楼。机场外围神秘莫测,而机场大楼又充满杀机,他大刀阔斧,卸掉了降落伞,大摇大摆地向机场大楼走去。

恍如早晨时,第2攻击机联队第2大队剩余3架可用的Ju 87俯冲轰炸机和4架Fw
190战斗机已经办好了升空准备干活,准备离开坐落捷克京城杜塞尔多夫北面克莱察尼镇(Klecany)的库默尔机场(Kummer)。随后,鲁德尔驾驶她的Ju
87G-2升空。这型Ju
87的两翼下各安装了1门37毫米炮,有着“大炮鸟”(Kanonenvogel)的外号,鲁德尔曾用这种飞机创下了摧毁500多辆苏军坦克的光亮成绩。

  他这一着果然有效,途中也曾碰到了几批德军,但德军万万想不到眼前走过的人是大敌,他们误以为这一个飞行员是和谐机场的工作人士。

图片 2

  苏军飞行员来到大楼附近的跑道上,跑道上有一架飞机正整装待发,里面坐满了游客,不过驾驶舱里却空无一人,可能是驾驶员正在忙着什么样业务没有来到。苏军飞行员灵机一动,坐进了驾驶舱,他这身苏军的飞行服与德军的飞行服比较相象,机舱里的德方乘客,什么人也没悟出那人是大敌,丝毫未曾引起警醒和恐慌,就在他们谈笑风生之中,飞机起飞了。

■鲁德尔在1945年十月受伤被截肢后,于1月初重回了部队,并在十月25日再也升空交战,随后至战争截止又击毁了26辆苏军坦克。图为拄着拐杖的鲁德尔回到部队时与第2大队指挥官Carl•肯内尔少将(Karl
Kennel)握手。

  飞机飞出机场赶紧,就掉转了大方向,向苏方飞去。当机上的游客发现境况不对时,这架德军飞机和有着的德方游客已成了苏军的俘虏。

严肃的“欢迎仪式”

  苏军飞行员凭着胆略和伶俐,在危机四伏之中,不仅挽救了友好,还拿走了一批战利品。

鲁德尔通过电台向美军第19战术航空指挥部通报了上下一心的来意后,引导机队飞向了由美军第9航空队第405战斗机大队占领的巴伐华雷斯州基钦根机场(基特zingen)。美军第19战术航空指挥部随即联系了配置在基钦根的美军高炮部队,告知即将飞临附近空域的一队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海军飞机没有虚情假意,德意志飞行员是来投降的。

正要的是,驻扎在基钦根机场上的美军第405战斗机大队此时正准备召开一场胜利日阅兵,该大队的大队长加勒特•杰克(杰克)森中校(Garrett
杰克sen)和部属的两名中队长带着75架没有装弹的P-47D“雷电”战斗机,正在机场西南10至15英里处的上空举办编队,准备低空通场飞跃机场。而该大队所有地点人员现已穿着整齐的常服,在机库前列队,准备迎接大队的飞机低空通场。就在这时候,第405大队在该地上的军衔最高军官Edgar•洛夫特斯元帅(EdgarJ. Luftus)才收下了文告——2-3分钟内一些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战机就会飞抵机场。

那时候洛夫特斯中校素有未曾接纳的退路,他没有丰硕的年月让机场上的将士队列解散并隐蔽,所以她冒险决定继续展开礼仪,希望德军飞行员不会使用什么样挑衅行为,或是攻击此时毫无防备的美利哥人。就这么,地面上上千名美军排着整齐的体系,遥望着7架德意志飞机由远及近,以很低的可观滑近机场,它们的宇航低度如此之低,以至于地面的美军人兵们都足以看出飞行员的脸和制服上的注解。一些神经紧张的士兵起头脱离队列,洛夫特斯旅长三令五申让她们放轻松,不要离队。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1945年1月8日当天,美军第405歼击机大队地面全部官兵在基钦根机场上列队准备检阅,这时鲁德尔却率队飞抵了这个航站。

图片 6

■美军第405歼击机大队队徽。这支部队前日为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空军第405空间远征大队,装备战略轰炸机B-1B和B-52。

此外一面,鲁德尔在率队进场前,给任何飞行员下令接纳迫降的样式降落,以使美军不能够再持续使用这7架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飞行器。在航站上围绕一圈后,这一个德机投下了闪光弹,示意它们准备降落了。鲁德尔本人则下滑了速度,并再次在机场上兜圈子,然后针对跑道向下滑去。

洛夫特斯记忆道:“第一架飞机是一架Ju
87俯冲轰炸机,它以三点着地的法门降落。只见它缓慢地朝着跑道下降中度。虽然着地时撞击分外细小,但它仍旧因为惯性继续前行滑行。飞行员显明尚无行使制动措施,最后促成飞机滑到了跑道边缘。轮胎陷进了软性的绿茵中,机身也陷进了泥土中,机鼻完全被一片杂草所埋藏,螺旋桨则扭曲成了新月形。”随后,另外6架德意志飞机也逐一降落,可是并不是有所的飞行器都坚守了鲁德尔的“迫降”命令,至少一架斯图卡和一架Fw
190优质料停在了机场上。

洛夫特斯师长和第510歼击机中队指挥官拉尔夫(Ralph)•詹金斯师长(拉尔夫(Ralph)(Ralph)Jenkins)随后走向降落在地的德机,詹金斯回想说:“我很惊叹地察看每架单座的Fw
190征战机上都下来了几人,一些人是机械师,甚至还有个女孩子。斯图卡也同样,机身里也挤着部分德国人。最后7架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飞行器中总共爬出了21个人。”

当洛夫特斯上将赶来第一架降落的俯冲轰炸机跟前时,他观察自己的一名手下用手枪指着飞机驾驶室。当德意志飞行员打开座舱盖时,这名美军士兵准备上前抢夺飞行员脖子上的一枚勋章,但被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飞行员推了归来,后者随即又关上了舱盖。洛夫特斯师长随着让那名老将退下后,德意志飞行员这才爬出座舱,站在了翅膀上,并要求面见机场指挥官。

洛夫特斯回想说:“当自身赶到这名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飞行员跟前时,他用芬兰语注解自己的地位为汉斯-乌尔里希•鲁德尔旅长。他宣称自己是奉命从东线来到此处的,他收到的指令是飞赴一处美军决定的大本营,降落并向美军投降。他称自己从未有过采纳,只能接受命令,固然他自我对此投降是拒绝的。他奋不顾身并由衷地诠释在降低时摔掉自己的飞机,是为着让其不可能好好地落入敌军手中。假使美利哥人想要俘虏他们,那么请随意,但她的6名军人和军士飞行员是不会投降的。”

随即,鲁德尔看到上千名美军官兵仍整齐地在航站上列队,他误以为这是为他准备的欢迎仪式,于是向洛夫特斯表示了感谢。显明,他很乐意United States人为他准备了这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换作其他场馆,鲁德尔的这种幻想或许会引来嘲弄,但洛夫特斯必须严肃对待鲁德尔,毕竟她是一位纳粹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极品飞行员,同时也是一名忠诚的纳粹党党员。洛夫特斯注意到鲁德尔沾满血渍的右腿假肢,看到他面带痛苦地跛行,于是让她上了和睦的吉普车,并把他带到了急救站,令人为他重新包扎创口。而从前,这位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司令员百折不回跛行着“检阅”了美军的行列。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上三图是美军在地头拍摄到的在基钦根机场上空盘旋的鲁德尔师长座机,可以领会地看看两翼下的37分米机炮吊舱。

图片 10

■鲁德尔司令员在一群美军的大兵的扫视下,正准备走下自己的Ju
87G-2型俯冲轰炸机。

图片 11

图片 12

■上两图是美军拍摄的鲁德尔座机残骸细节,可见主轮和37分米机炮吊舱都在滑出跑道之后被刮落。

图片 13

图片 14

■上两图摄于鲁德尔投降数天后,几名美军士兵正在查看其座机残骸。

图片 15

■鲁德尔大校投降时的494110号Ju 87G-2俯冲轰炸机彩绘。

图片 16

■这是另一架迫降的斯图卡。

图片 17

■一名德意志海军地勤人士从一架Fw
190战斗机的机腹中钻出来。鲁德尔的7架飞机一共带来了21个人。

图片 18

■美军第405战斗机大队执行军人埃德加•洛夫特斯将官(右)在航站上迎接与鲁德尔一同过来的库尔特•劳排长(Kurt
Lau,中)和一名中尉(左)。

图片 19

■“斯图卡”飞行员汉斯•施维尔布拉特中士(Hans
Schwirblatt,左)在迫降后离开自己的飞机,2名战友正在检查飞机的受损境况。

说到底的飞行报告

鲁德尔在急救站进行包扎时,第405大队的P-47机群才举行了空间分列式,后降落在航站。随后,洛夫特斯向大队长杰克(Jack)森师长介绍了鲁德尔。杰克森师长则向鲁德尔介绍了指挥本次低空通场行动的第509歼击机中队指挥官切斯特•范•埃滕少校(Chester
Van
Etten)。埃滕上将随后陪同鲁德尔面见了和谐的交战官。鲁德尔当时称美军第405歼击机大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枪杆子。”

图片 20

■第405歼击机大队的歼击机低空通场,可以见见机场上的一对德军飞机残骸。

埃滕上校后来想起说:“我的交战官奥斯卡(Oscar)•泰斯上等兵(奥斯卡(Oscar)Theis)会说意大利语,他和鲁德尔司令员举行了交谈。他们五个人谈的十分轻松。泰斯营长询问鲁德尔少将能否向他们介绍一下怎么样操控Fw
190,以便大家得以体验一下Fw
190的宇航乐趣。”固然鲁德尔是驾驶俯冲轰炸机飞抵基钦根的,但他从1944年秋便曾经驾驶Fw
190举办战斗任务,而且一名排长本次也驾驶着第4中队的“白色9号”Fw
190F-8型战斗机跟着鲁德尔飞到了基钦根,并无损降落。埃滕上校继续回想说:“鲁德尔旅长和泰斯上士随后赶到这架Fw
190的驾驶舱前,介绍了哪些解锁机尾方向舵。”接着,埃滕上校又把鲁德尔带到了大队眼科医务人员鲍勃(Bob)•谢克特军士长(BobSchlecter)这里,为鲁德尔再一次拍卖了伤腿。

在拍卖鲁德尔的伤情时,他的机尾炮手恩斯特-August•涅尔曼中尉(Ernst-奥古斯特(August)Niermann)从来在旁守候。涅尔曼陪伴鲁德尔执行了他先前时期的有所俯冲轰炸任务,埃滕上将问他是否有鲁德尔的照片时,涅尔曼拿出了一张自己与鲁德尔在烽火截至以来录像的合影。

这期间,与鲁德尔一同前来的任何军人和士兵,站在几乎完全损毁的飞机残骸核心,向第2攻击机联队第2大队长Carl•肯内尔司令员举办了分此外末尾四次飞行报告。拿到过34个空战战果的肯内尔校官在出任第2大队长时间间,紧要承担在空中为鲁德尔提供维护。当天,他是2位驾驶Fw
190在基钦根机场降落时爆发翻滚的试飞员之一。

图片 21

■那便是涅尔曼给埃滕少将看的这张照片,左边为鲁德尔司令员,右边为涅尔曼上士。

图片 22

■第2攻击机联队第2大队指挥官卡尔(Carl)•肯内尔(内尔)元帅(背对镜头者)正在听取手下官兵的最后报告。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上三图就是由卡尔(Carl)•肯内尔中将驾驶迫降在基钦根机场上的Fw 190A-8战斗机。

图片 26

■卡尔(Carl)•肯内尔(内尔(Nell))师长当天驾驶的Fw 190A-8歼击机彩绘。

飞行报告完毕后,其它4名飞行员被美军送到了詹金斯上将的办公。“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地勤士兵、机械师和女性被看成战俘由第405大队的一支保卫分队看押,”詹金斯中将记念到。从中间一架Fw
190歼击机电台舱内出来的这名女性,是和她的男朋友一起来的。这名中士瞒着下边,偷偷将团结的女朋友塞进了飞机。这让鲁德尔卓殊发脾气,他觉得就是应为她的存在,才致使这名上尉长不敢以翻滚姿态让飞机迫降。

图片 27

■躲在男朋友身后的才女,她是私下搭乘男朋友驾驶的一架Fw
190F-8战斗机来到此地的,这也是鲁德尔认为这架飞机在迫降时不曾利用翻滚动作的原故。

图片 28

■实际上除了这架Fw 190F-8之外,库尔特•劳中尉所驾驶的Ju
87也一贯不在这一次暴跌中受损。

座谈会

4名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武官耐心地在詹金斯的办海里等候鲁德尔接受治疗后回去。鲁德尔在涅尔曼中尉的陪伴下进入办公时,詹金斯记忆说:“4名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武官即刻站了四起,双腿立正,两支靴子碰在联合时,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同时向鲁德尔敬礼。鲁德尔坐下后,其他5名军人这才坐了下去。”詹金斯与这6位德意志武官随后在此处守候第405歼击机大队的大队长杰克(杰克)森,陪同杰克(杰克)森一起前来的还有第511战斗机中队指挥官杰克(杰克(Jack))•贝格尔中将(JackC. Berger)、副大队长弗雷德(Fred)•金尼大校(Fred B.
Kinne)、大队征战军人迪恩•赫斯校官(Dean E.
Hess)和大队执行军人洛夫特斯将官。

詹金斯原本配备了一名翻译,但飞速便发现不再需要他了。杰克(杰克)森向鲁德尔等人询问一些航空战术和经历问题时,他们都能用流利的韩语对问题开展标准回答。鲁德尔称她是拿到最高阶段勋章的德意志军官,希特勒曾亲自向她颁发钻石双剑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他曾击毁过“马拉”号战列舰和其他部分苏联空军战舰,其中包括70多艘登陆艇,回击毁了519辆苏联坦克,共执行了抢先2500次战斗飞行任务。他称即便自己被苏联人俘获,他们一定杀掉自己。随后,他取下了佩戴在颈部上的骑士十字勋章,并将其递给第405战斗机大队的军人们检查。

图片 29

■钻石双剑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德军中只有鲁德尔一人取得过。

而后,其它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武官也相继做了自我介绍。鲁德尔的左右两侧分头坐着肯内尔上将和汉斯•施维尔布拉特上士。肯内尔(Nell)旅长是一名富有900多次战斗飞行经验的王牌飞行员,拿到过橡叶饰骑士十字勋章。担任中队长的施维尔布拉特下士同样为一名骑士十字勋章得到者,他在1944年三月的五回行动中错过了一条腿,并几乎失去了百分之百左手掌。施维尔布拉特下士的左边为另一名中队长Carl•比尔(Bill)曼列兵(Karl
Biermann),从头部上的疤痕上判断,比尔曼肯定也受过重伤。坐在最右面的是库尔特•劳下士,这也是一位经验充足的俯冲轰炸机飞行员,同时也佩戴着骑士十字勋章。

美军军人们都想明白德军西线地面部队为何一向不取得空中支援。自1944年7月的话,第405歼击机大队在空袭和扫射撤退中的德军地面部队时,很少会碰着德意志海军战斗机的狙击。鲁德尔回答称,盟军空袭摧毁了大量德国军工厂,德国空军顿时面临着非凡严苛的油料、飞机和弹药短缺问题,德意志能调用的歼击机部队顿时都用于对付盟军轰炸机了。

詹金斯对德意志飞行员们这样说道:“我们也留意到与大家遭遇的德国飞行员的技艺和交锋热情的下落。临近战争结束时,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飞行员根本不情愿作战,一见到我们就调头向东逃跑了。我们追上去时,他们屡屡在尚未展开其他回击的情形下,要么接纳跳伞,要么选用直接迫降。我们想,他们是不是清楚战争结束了而不甘于继续交战,但他俩的指挥官却不明白战争早已完结了。”那些问题似乎一眨眼激怒了鲁德尔的几名中队指挥官,肯内尔(内尔(Nell))甚至站起来宣称要和第405大队的指挥员举办一场不开火的“狗斗”,以表达自己的胆量。所幸这种不安的尴尬局面随后被杰克(Jack)森机智地化解了。

鲁德尔告诉美军军人们,由于缺少飞机和燃料,以及许Dodd国飞机场受到了联盟的轰炸,德意志青春飞行员的教练水准已经大不如前。他再一次表示,他我和部属的武官们还一直不备选投降。此时,鲁德尔获悉自己的名字曾经登上了将转交给第9航空队的战俘名单,他将继续接受审讯并在将来被挪动给英军。

图片 30

■鲁德尔(右三)等人在美军第510战斗机中队指挥官拉尔夫(Ralph)•詹金斯元帅的办公室里。

图片 31

■Carl•肯内尔(1914-1999)。世界世界二战中累计执行了957次交锋飞行任务,得到了34个成果,1943年二月19日在第1攻击机联队出任第5中队长时得到骑士十字勋章,1944年五月25日在充当第2攻击机联队第2大队长时收获橡叶饰。

图片 32

■汉斯•施维尔布拉特(1920-1986)。1944年四月20日在第2攻击机联队第1中队得到骑士十字勋章。

图片 33

■库尔特•劳(1916-1993)。1944年8月6日在出任第2攻击机联队第1中队长时得到骑士十字勋章。

哭笑不得的自助餐

透过了大致2个刻钟的会商后,鲁德尔等人被送到机场餐厅,享用杰克(杰克(Jack))森师长安排的自助餐。刚最先,餐厅里洋溢着分外温馨的气氛。鲁德尔告诉埃滕校官,美利坚联邦合众国和德意志不可能重新暴发战争了,而应同步起来与苏联征战,后者才是天堂国家真正的仇敌。就在这时,刚刚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海军第11A战俘营获释的第510中队哈里•桑德(Sander)斯校官(HarrySanders)带着面孔的火气走进了食堂。1945年五月14日,Sander斯中将被德军高炮击落并受伤。他深知鲁德尔来到了此间投降的新闻后,带着怨气想看看这群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飞行员,却见到他们竟然拿到了非常友善的待遇。

让洛夫特斯和其余美军军人相当诧异的是,桑德(Sander)斯上校拔出了一支上了膛的.45手枪吼道:“我会干掉第一个拿食物的德国人。”洛夫特斯疾速与坐在距离鲁德尔2个职务的埃滕中校低语道:“范,你很熟习枪械,起来夺下哈里的枪。”
埃滕立刻站起来走向桑德(Sander)斯,站在他与鲁德尔中间,并说:“哈里,假若你扣下扳机,那么您就先杀死我。假设您这么做,你将让美利坚联邦合众国蒙羞。他是一个得到高勋的闻明德意志飞行员,他也是在举办他的白白。你将在后半生为此直接痛悔。”埃滕少校说完后,桑德(Sander)斯大校便将手枪递给了埃滕,但又愤恨地拿起一盘食物扔出了露天。桑德(Sander)斯告诉鲁德尔,德军在战俘营中向来不给她提供其他食物和饮用,而他在迫降过程中撞到一棵树所受的伤也没有收获德军的治病。鲁德尔告诉这位美军大校,自己也不倚重自己同胞会这样对待她。桑德(Sander)斯离开后,德意志武官们在一片宁静中吃完了自助餐。

图片 34

■坐在P-47征战机座舱内的Sander斯上将。

当鲁德尔和他的武官们预备在第405大队保卫单位的护送下离开时,洛夫特斯少将见到鲁德尔拿出了一瓶20年威士忌陈酿,然后给参预的每一个德意志人倒了一小杯,与人们为可以在战火中幸存而干杯。这让在座的美利坚合众国人都很奇怪,因为他俩领悟食堂里并不曾干邑酒,而且这伙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人竟然没有与他们同台享受这瓶陈年老酒。从此之后,鲁德尔等人再也一直不与第405大队的人员相见。

后  记

1945年2月10日,埃滕中校和泰斯排长遵照鲁德尔在此以前教的主意,对Fw
190展开了飞行测试。泰斯排长驾驶着跟随鲁德尔来到的这架可以的Fw
190F-8歼击机起飞,随后与驾驶“看,没有手”号(Look no
hands)P-47D战斗机的埃滕少将在15000英尺(4572米)高空会见。那两位飞行员随后在半空举行了一场模拟“狗斗”,检验究竟哪款战斗机更加优质。经过了3到4次折返之后,Fw
190总是能够自由地咬住“雷电”,从而证实Fw
190在经验充足的飞行员操控下,能够以机动性胜过更重的美军“大奶瓶”。那也证实杰克森上将不接受肯内尔(Nell)元帅进行一场模拟“狗斗”的挑战是一个明智的支配,不然那位美军战斗机大队指挥官可真正要出洋相了。

在接下去的11个月首,鲁德尔先后被羁押在埃尔朗根(Erlangen)、威斯巴登(Wiesbaden)以及大不列颠及苏格兰联合王国和高卢鸡境内的一部分战俘营,并在1946年五月在巴伐莱切斯特的富特(Fürth)获释。

图片 35

■完好停在基钦根机场的“白色9号”Fw
190F-8。它是由一名上等兵驾驶飞抵基钦根机场的,由于机上还带了她的女对象,所以没有在回落时刻意翻滚毁坏。美军第509歼击机中队后来在这架飞机上喷洒了美军识别标志和中队的G9战术编号,同时保留了十字徽,与P-47D战斗机举办了五遍模拟狗斗,并表达Fw
190在空战性能上优化美军的“雷电”。

图片 36

■美军第509歼击机中队指挥官埃滕元帅与投机的“看,没有手”号P-47D战斗机的合影。

图片 37

■1945年8月,鲁德尔离开美军第405歼击机大队后,与局部其他被俘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海军高等军人在同步的一段录影截图,照片中得以见到前德意志海军战斗机部队老总Adolph•加兰德上校。

喜好请关注,谢谢襄助原创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