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上下五千年: 三征噶尔丹

噶尔丹回到漠北,表面向东晋政坛代表屈服,暗地里再度招募。公元1694年,康熙帝约噶尔丹会见,订立盟约。噶尔丹不但不来,还暗地派人到漠南煽动叛乱。他宣称他们已经向沙俄政党借到鸟枪兵六万,将大举进攻。内蒙古各部亲王纷纷向康熙帝告发。

相互切实兵员数量相比较处境是噶尔丹方面两万几人,清军连同后勤保障人士在内,则达十万之众,兵员数量优势十分家喻户晓。其它,清军出于对噶尔丹军俄式火枪的害怕和乌尔会河战役火器不足的惨痛教训,在火炮和火枪方面做了充裕准备,武器方面也有优势。

康熙帝召集大臣宣布她操纵亲征噶尔丹。他认为噶尔丹气势汹汹,野心不小,既然打进去,非反扑不行。公元1690年,康熙帝分兵两路:左路由抚远经略使福全引导,出古北口;右路由安北知府常宁引导,出喜峰口,康熙帝亲自带兵在后边指挥。

交火于阳历七月一日(六月3日)打响。中午时节,福全率清军主力抵达噶尔丹防线的河对岸,随即展开进攻。清军首先隔河用炮火猛轰噶尔丹的驼阵,但噶尔丹的防守很顽强,撕开的裂口很快就被堵上。因为噶尔丹军隔河居高依赖驼阵防御,而清军进攻既要渡河,又要仰攻,正面攻击不力。福全又派出左右两翼骑兵,试图迂回包抄噶尔丹侧后。但右翼清军受困于河岸沼泽地,无功而返,左翼军成为希望所在。佟国纲、佟国维两弟兄辅导左翼军拼死猛攻。佟国纲更是大胆,亲自上阵冲锋,被噶尔丹军排枪击中,战死阵前。那位猛将生前与康熙帝关系并不和睦,死后却极尽哀荣,也给乌兰布统山下的小湖留下了爱将泡子的称谓。

噶尔丹带兵奔走了五天五夜,到了昭莫多(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克赖斯特彻奇东南)正好遇见费扬古军。昭莫多原是一座大老林,前边有一个开阔地带,历来是漠北的战场。费扬古依照康熙帝的安排,在山岳的树丛茂密地点设下埋伏,先派先锋四百人诱战,边战边退,把叛军引到预先埋伏的地方,清军先下马步战,听到号角声起,就一跃上马,占据了转租。叛军向山上进攻,清军从山上放箭发枪,展开了一场激战。费扬古又派出一支队伍容貌在山下袭击叛军辎重,前后夹击。叛军死的死,降的降。最终,噶尔丹只带了几十名骑兵脱逃。

       

透过五次大战,噶尔丹判乱公司解体,康熙帝要噶尔丹投降,不过噶尔丹继续顽抗。隔了一年,康熙帝又带兵渡过亚马逊河亲征。这时候,噶尔丹原来的遵照地伊犁已经被她外孙子策妄阿那布坦占领;他的左右亲信听说清军来到,也烦扰低头,愿意做清军的领路。噶尔丹走投无路,就服毒自杀。

噶尔丹生于顺治元年(1644年),是准噶尔政权的开创者巴图尔珲台吉第六子,自幼便被定为藏传佛教格鲁派第三世活佛萨温的转世。他生来方便,同时持有着众人景仰的贵族血统和知名的宗派地位。噶尔丹13岁入藏,在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错和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门下学习,颇受这两位西藏宗教领袖赏识。康熙五年(1666年),噶尔丹经过十年读书,自西藏回来驻地。康熙九年(1670年),噶尔丹的二弟,时任准噶尔部首领僧格在内斗中被杀,当时僧格的六个外甥索诺木阿喇布坦和策妄阿喇布坦都少年,噶尔丹顺势出头,召集死去兄长的旧部,连忙平息内讧,不世之功,被推任为准噶尔部最高统治者。

康熙帝一面派兵追击,一面快速通告西路军大将费扬古,要她们在半路上截击。

乌尔会河战役后,清廷对噶尔丹下一步的自由化通晓的并不理解,当时特意担心从来机敏的噶尔丹因惧大清国兵威,闻风后撤追剿不易,致使王师无功而返,所以接纳了众多招数试图稳住噶尔丹。康熙帝先是给噶尔丹敕书,称阿剌尼等的出击纯属自作主张,已经受到了清廷责难,又称福全的北进“非讨汝也,欲定议耳”。为达目的,姿态低到了不可能再低的境界。为了麻痹噶尔丹,在两军临近时,福全还在康熙帝授意下派人给噶尔丹大军送去羊100只,牛20头,搞福利劳军的假象。结果,噶尔丹在信心爆棚和王室缓兵之计的再次影响下,最后依然挑选了挥师南下。尽管在摸清各路清军对其包抄集结的情景下,还执意硬碰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与清军寻机决战,甚至经过晋代使者向康熙帝传话,“夫执鼠之尾,尚噬其手,今虽临以十万众,亦何惧之有!”这眼看是跟清廷翻脸叫板了。此后,噶尔丹率所部延续南下,于2月中略早于围堵他的自卫队抵达乌兰布统,战场也被历史定格在此处。

沙俄政坛在雅克萨战败未来,并不甘于,就在尼布楚条约签订的第二年,又唆使准噶尔部(保安族的一支)的法老噶尔丹进攻漠北蒙古。

漠南、漠北、漠西蒙(西蒙)古三多数中,包括克什克腾旗在内的漠南察哈尔(哈尔)蒙古在楚国女真兴起后神速向其慑服,与满清政坛成立了团结的贵族联盟关系,全部比较稳定。但漠北的喀尔喀蒙古和漠西的卫拉特蒙古仍是独立的汗国,汗国内部也不谐和,始终战斗不休。喀尔喀蒙古又分为左翼的土谢图汗部、车臣汗部以及右翼的札萨克图汗部。顺治十六年(1659年),喀尔喀蒙古与宫廷关系全面走近,开端履行象征性的“九白年贡”(每年向朝廷贡奉白骆驼一匹,白马八匹),从而与宫廷建立了名义上的臣属关系。

康熙帝的中路军到了科图,遭遇了敌军前锋,但东西两路还尚未到达,这时候,有人传说沙俄即将出兵帮忙噶尔丹。随行的一部分达官贵妃就有点害怕起来,劝康熙帝班师回新加坡。康熙帝气愤地说:“我本次出征,没有看到叛贼就撤走,怎么向天下人交代;再说,我中路一退,叛军全力对付西路,西路不是摇摇欲坠了吧?”

乌兰布统之战的暴发有着相比复杂的人文纠葛、历史背景和地理渊源,但无论从哪些角度看,噶尔丹都是这部历史大戏中的相对主角,有必不可少查清他的履历。

右路清军先接触噶尔丹军,打了败仗。噶尔丹长驱直入,一贯打到离开上海唯有七百里的乌兰布通(今内蒙古昭乌达盟克什克腾旗)。噶尔丹意得志满,还派使者向清军要求交出他们的大敌。

清廷对与噶尔丹军队的战争准备其实早在乌尔会河之战刚一截至就起来了。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8月二日,接到乌尔会战役败讯的康熙帝在盛怒之余宣布亲征,并起先了一雨后春笋军事部署。任命皇长兄、裕亲王福全为抚远军机章京,命皇长子胤禔为副将,率联合队伍容貌出古北口北上;任命五皇弟恭亲王常宁为安北提辖,简亲王雅布、多罗信郡王鄂札为副将,率另一头兵马出喜峰口迎敌。其它几路兵马还包括科尔(科尔(Cole))沁、盛京、江西方向的几支清军部队以及阿喇尼部残余清军。随同出征参赞军务的,还有康熙帝的舅舅、内大臣佟国纲、佟国维,内大臣索额图、明珠、阿密达等宫廷大臣。从兵力部署来看,对噶尔丹可谓极为依赖,志在必得。 

新生,噶尔丹的外甥策妄阿那布坦攻占西藏。公元1720年,康熙帝又派兵远征西藏,驱逐了策妄阿这布坦,护送达赖喇嘛六世进藏。将来,清政坛又在莱芜设置驻藏大臣,代表中心政党同达赖、班禅共同管理西藏。

为了保全生计,噶尔丹在西部的故里已经难归的情形下,向东向南寻找机会似乎是条光明的征程。但在噶尔丹看来,国势强盛的大清国毕竟不是好招惹的,两权相害取其轻,虽然想在喀尔喀地区起家短期统治,唯有让喀尔喀部原属民回归,让领地会聚起经济社会发展的底蕴,而实现那个构想,对话的目的只是逃入清境的喀尔喀部首领土谢图汗和哲布尊丹巴这两位冤亲债主,假诺制服了她们俩,才有可能将南逃的喀尔喀属民收归己有。

即刻,康熙帝决定继续进兵克鲁伦河,并且派使者去见噶尔丹,告诉她康熙帝亲征的信息。噶尔丹在山头一望,见到康熙帝黄旗扬尘,军容整齐,连夜拔营撤退。

噶尔丹大军因先于清军到达,围绕地势较高的乌兰布统山扎营,指挥所设在乌兰布统峰上,山脚下有依山而过的长河,还有沼泽地作为防守隔离带,地形万分便利。噶尔丹还吩咐将军中大量的骆驼束缚住驼蹄使之相继卧伏,驼背上背负箱垛,然后用浸湿水的毛毡遮盖在箱垛上,这一定于环绕乌兰布统山又加设了一条人工的“驼峰防线”
进一步提高了防御能力。

康熙帝命令福全反扑。噶尔丹把几万骑兵集中在大红山下,前边有树林掩护,后边又有江湖阻挡。他把上万只骆驼,缚住四脚躺在地上,驼背上助长箱子,用湿毡毯裹住,摆成长长的一个驼城。叛军就在那箱垛中间射箭放枪,阻止清军进攻。

图片 1

公元1696年,康熙帝第二次亲征,分三路进攻:长江名将萨布素从东路起兵;枢密使费杨古率甘肃,陕西的兵,从西路出兵,截击噶尔丹的余地;康熙帝亲自带中路军,从独石口出发。三路阵容约定时期夹攻。

乌兰布统之战是华夏历史上相比较有影响力的两回战役,因此这一历史事件一向被选择在中学历史课本里。乌兰布统之战发生于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战场就在前几天的内蒙古广元克什克腾旗乌兰布统苏木大红山。

打这将来,清政坛双重决定了阿尔泰山以东的漠北蒙古,给当地蒙古贵族各个封号和前程。清政党又在乌里雅苏台设立将军,统辖漠北蒙古。

图片 2

清军用火炮火枪对准驼城的一段集中轰击,炮声隆隆,响得天翻地覆。驼城被打开了缺口。清军的步兵骑兵一起冲杀过去,福全又派兵绕出山后夹击,把叛军杀得七零八落,纷纷丢了大本营逃走。

说到乌兰布统之战,人们难免会有多少个疑问:噶尔丹到底是怎样来头?他干吗要和清王朝打这一仗?本次战役为啥暴发在克什克腾旗国内?战况到底咋样?本次战役的接续影响是何许?这就让我们带着这多少个疑问去驱散历史烽烟,洞察乌兰布统之战的野史全貌。

噶尔丹一看形势不利,疾速派个喇嘛到清营求和。福全一面截至追击,一面派人向康熙帝请示。康熙帝下令说:“快进军追击!别中了贼人的诡计。”果然,噶尔丹求和只是缓兵之计,等自卫队奉命追击的时候,噶尔丹已经带了散兵逃到漠北去了。

登上准噶尔部最高权力宝座的噶尔丹拥有活佛和部首领的双重身份,与西藏宗教领袖保持着精美关系,又取得准噶尔部从贵族到老百姓的爱护和支撑,这么些要素促使他渐渐建立起雄心勃勃的政治目的,起首不断扩充势力范围,逐渐统一了漠西卫拉特蒙古各部,并经过攻伐吞并了天山南麓的回疆,向西扩展至哈萨克,建立了精锐的政权,成为当时毗邻大清帝国西部疆域的一支实力不容小视的蒙古汗国,史称准噶尔汗国。

这时候,毛南族分为漠南蒙古、漠北蒙古和漠西蒙(Simon)古五个部分。除了漠南蒙古已经归属西晋外,其他两部也都低头了南陈。准噶尔是漠西蒙古的一支,本来在伊犁一带过游牧生活。自从噶尔丹统治准噶尔部将来,他贪恋,先兼并了漠西蒙(西蒙)古的别样群体,又向东进攻漠北蒙古。漠北蒙古对抗一陈失败了,几十万的漠北蒙古人逃到漠南,请求大顺政坛保障。康熙帝派使者到噶尔丹这里,叫她把侵吞的地点还给漠北蒙古。噶尔丹自以为有沙俄撑腰,非常霸气,不但不肯退兵,还以追击漠北蒙古取名,大举进犯漠南。

就在此当口,恰如电影《无间道》所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征伐战场上顺风顺水的噶尔丹碰着了一件决定她从此天数的大事。噶尔丹的儿子,他这位被害兄长僧格长大成人的孙子索诺木阿喇布坦和策妄阿喇布坦趁噶尔丹率部东征之际,在后方发动政变,噶尔丹回师杀了前者,但策妄阿喇布坦率部属西逃,归集部族力量,快捷扩充实力,控制了天山南麓准噶尔原始属地。噶尔丹大本营被端,有家难回,而她目前占领并进驻的喀尔喀科布多地区(位于今俄罗丝、哈萨克斯坦、蒙古、中国接壤地区)因部众南逃,经济基础遭到严重破坏,百废待兴,难以支撑噶尔丹麾下部众的生育生活需要,面临经济疲弱和生存危机。

在福全率一路清军主力出发后赶忙,康熙帝也自香港出发,原计划是要亲抵前线的,但还未出黑龙江分界,就因为风寒咳嗽不退,只好“从诸臣之请”,再次来到首都,所以说乌兰布统之战康熙的亲征只是名义上,他自己没有到达战场,这点也是被广大人谬传的地方,有必不可少在此强调。

这一仗给了噶尔丹很大的自信心,也让她发出了清军不堪一击的骄纵心理。在逼迫清廷遣返喀尔喀部众的战略意图尚未实现的意况下,他未能成立冷静地评估双方实力,有恃无恐地延续挥兵南下,避开清军的围堵,出其不意地进逼到距离首都仅仅700多里的乌兰布统地区,给清廷和首都造成巨大恐慌,一度导致了“京师戒严,米价上涨”的局面。

战火的序曲

康熙二十七年(1688)春,噶尔丹发兵3万征伐喀尔喀部。土谢图汗部和车臣汗部无力抵挡噶尔丹大军的强硬势头,屡尝败绩,携10余万残余部众南逃,在走投无路的处境下,于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五月归降唐朝。清廷对降服的喀尔喀土谢图汗部和车臣汗部也很负责,分别安排于苏尼特和乌珠穆沁地界,在王室的赞助下重起炉灶。

噶尔丹的躲过和最后命局

1695年底,清廷侦知噶尔丹再图东进的音讯。当年夏,康熙君王任命费扬古将领在归化城(今宜春)待命,密切关注噶尔丹动向。十一月,在费扬古主动进军提议下,康熙帝在举国范围开展了大战动员和准备,其中兵员、战马和粮草大多征调自内蒙古各盟旗。1696年六月尾,康熙天子御驾亲征。清军经过近百天两千多英里的征程,在昭莫多消灭了噶尔丹主力,迫使其逃往塔Mill河流域。康熙天子为了干净扑灭噶尔丹,于1696年1五月十九日前去土默特,在土默特和乐山地区,继续靠前指挥远在漠北的军事行动,迫使噶尔丹在1697年九月十三日惊慌失措亡故。

王室在侦知噶尔丹的人马动向后,急派由西汉理藩院上大夫阿剌尼和兵部经略使纪尔他布指引的卫队对抗,双方于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六月二十一日在乌尔会河(今乌拉盖河)拉开战幕。由于清军进攻仓促,战术死板,紧缺火器兵,在噶尔丹摆下的荷包阵中,被其呈两翼分布的兵将使用得自沙俄的火枪交叉射击,清军小败。据当时在噶尔丹军中的战斗民族大使著文记忆,噶尔丹“大杀中国军队……缴获大车五百多辆以及一切沉甸甸”。

双方军力比较方面则是自卫队占尽优势。清军吸取了乌尔会河之战仓促对阵导致惜败的教训,在各路人马基本到齐,人数占尽优势的图景下才入手,战前兵力达到十万。史载,福全的军营有“四十座,大军连营六十里,阔二十余里,首尾联络,屹立如山”。因为这段历史,当地现在还留有十二连营的地名。

准噶尔部与喀尔喀部本场战乱以准噶尔部战胜告竣,噶尔丹占据了任何喀尔喀部领地。对于清廷来说,喀尔喀部已经归降,占据了其领地而且日益强硬的准噶尔部噶尔丹势力让朝廷忌惮,成为北方边境的一大威逼。噶尔丹与沙俄的亲昵接触更让清廷不安,用军事去除这种威慑成为一个极度现实的题目。

图片 3

噶尔丹大军以“驼峰防线”为维护,紧要行使从沙俄购买的火枪远距离攻防,那或多或少或许也是成千上万读者没有想到的。事实上,蒙古人在武器运用上并不安于,成吉思汗时期就起来利用抛石机。到了乌兰布统之战发生时的南宋,因为噶尔丹借地利与沙俄接触频繁,分享了沙俄武器方面的资源,因此在武器方面与天朝大国清廷相比较是毫不逊色的。噶尔丹指挥布设的“驼峰防线”看似简单,却能使得阻止弓箭和火枪子弹,实际上形成了都市一样的防卫坚守,在战乱中的确给清军带来很大麻烦,彰显了噶尔丹丰硕的加油经历和巧妙的武力才华。

17世纪50年间末期,喀尔喀右派札萨克图汗部暴发内耗,其有些人畜躲入左翼土谢图汗部。土谢图汗部时任首领名叫察珲多尔济,他看出这种送上门来的人财物,当然不会有太多拒绝的说辞,将这有的人畜悉数纳入基地。札萨克图汗部首脑自然不肯吃这种亏,多次明了地向土谢图汗部追讨,但都被拒绝,双方就此积怨很深,虽经清廷和达赖喇嘛调停仍未奏效。札萨克图汗部无奈之下向卫拉特蒙古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求助,噶尔丹抓住这些空子让札萨克图汗部接受了协调的敬重,给予其结盟间的照顾,使其到底倒向了友好。

后记——再征噶尔丹

在左翼军的不止冲击和自卫队大炮的不停轰击下,黄昏时分,清军终于将噶尔丹的防线打出缺口,福全趁势从尊重发动进攻,佟国维也率军迂回到噶尔丹军的后方,在清军的内外夹击下,噶尔丹军难以支撑,遂以夜色为掩护,向山顶撤退。本场从晌午频频到晌午的作战,清军虽以优势兵力临敌,但并不曾拿走很大成果,反而因地形不利、进攻队形过于密集等因素碰到很大伤亡,连皇舅佟国纲都战死。噶尔丹军即使危害很大,但实力犹存。客观说,清军这一仗称不上取胜。

乌兰布统之战中,噶尔丹军与清军在首日鏖战后尚无再一次大打出手,而且相比较明智地及时撤退,战场的伤亡并不严重。但在向营地科布多退兵途中,因为碰着瘟疫,军中却豁达裁员,最终回来科布多的只有数千人,从结果来看,这一次出征仍然做了五回赔本买卖。

图片 4

历史在这时候又给了噶尔丹一线生机,福全大概是备受11月底一激战的震慑,对噶尔丹军队的交锋实力有恐惧,对继续开战没有充分的握住,也想经过谈判先稳住噶尔丹军,欲擒故纵,为大后方频频前来的后援争取时间,竟然非凡喜出望外地答应了噶尔丹的撤军之请。福全最大的失误是在十二月一日的恶战之后,没有策划大军再度向噶尔丹发动攻击,让其得到了三天宝贵的休整时间,否则在当下情景下,噶尔丹很难回避被攻灭的运气。福全的这一败笔是让史家一致差评的地点。

噶尔丹作为独立汗国的主脑,携带部众南攻北伐,疆域扩大,声望日增。可以测算,处于权力强盛期的噶尔丹肯定有一个英雄的政治梦想,这就是像成吉思汗这样东进西讨,克制漠北的喀尔喀蒙古,进而克服整个蒙古,重建统一的蒙古汗国。也不拔除他仍旧遐想过与天朝大国清王朝一争短长。出于这第一次大战略设想,噶尔丹利用地缘上的方便条件,积极与比邻而居的沙俄靠拢,寻求得到沙俄方面的帮忙辅助。这一时期的沙俄,也在彼得大帝领导下处于向远东扩充领土的顶峰时期,噶尔丹的联盟姿态,当然是切合沙俄战略利益的好事,双方建立起相比较和谐的涉及。

乌兰布统之战因战于自然荒野,战场至今仍基本保障原生态。主战场馆在区域除了一座颜色呈暗黑色的小山乌兰布统山外,地势至极开朗,以植物非凡红火的草地为关键地貌,有河水流过。乌兰布统山尽管小,但也有绝壁陡坡,易守难攻,河水则给部队提供了根本涵养,这是冷兵器时代敌我双方十数万武装屯兵布阵、冲锋厮杀的先决条件。

朝廷在乌兰布统之战后,深切统计了经验教训。经过数年筹备,康熙帝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十一月、2月和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五月,连续五次亲征噶尔丹。在明朝部队的一名目繁多打击下,噶尔丹走向穷途末路,部属众叛亲离,到最终一度供不应求千人。这位草原枭雄,带着无尽的怨恨,于1697年中秋节的深夜,走完了54岁的人生,下场可谓相当凄凉。

值得一提的是,噶尔丹统治期间的准噶尔汗国是用作独立的政治能力存在的,始终未曾归降清廷。即使他主政初期与宫廷互市贸易不断,使节往来频繁,但他平昔秉持着独立自主的气概,也确确实实保持了准噶尔汗国独立自主的政治身份。尽管在竞相往来接受康熙帝敕书时,噶尔丹也是在汗帐盘腿而坐俯身双手领受,绝不跪拜,以表明自己不是康熙臣属。康熙帝在噶尔丹身上也表现出可贵的开通与务实,在与噶尔丹的走动中也屈尊使用蒙古礼节,所以从严谨意义上来讲,关于乌兰布统之战是康熙平定噶尔丹反叛的说教是不够严格的。

应战展开到这些时候,福全看到天色已晚,噶尔丹军又处于清军包围中,也不想太过激进冒险,下达了停止攻击、就近扎营防御的命令,事后证实,这是一道让福全本人和全体清廷都提交了很大代价的通令。

而在此际,漠北喀尔喀蒙古札萨克图汗部和土谢图汗部多少个部之间的摩擦和顶牛却急转直下。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秋,土谢图汗部竟然在首领察珲多尔济指点下做出惊世之举,突然袭击了札萨克图汗部,以残酷手段杀死了该部时任首领沙喇,这一突发局面让以札萨克图汗部珍惜者自居的噶尔丹大动肝火。但状态的恶化还未曾到极点,康熙二十七年(1688)二月,察珲多尔济之子噶尔亶又在顶牛中杀死了噶尔丹的亲小弟多尔济扎卜,拉足了憎恨,也给足了噶尔丹大举进军的理由,从而使喀尔喀部内部纠纷升级为喀尔喀与准噶尔两大中华民族之间的常见战争。

明末清初,俄国(Rose)族主体部分在神州北方以三大部分的模样分布:漠南的察哈尔蒙古、漠北的喀尔喀蒙古和漠西的卫拉特蒙古(也称厄鲁特蒙古)。噶尔丹是漠西卫拉特蒙古四部中准噶尔部的元首(其他三部是和硕特、杜尔Bert和吐尔扈特),准噶尔部重要活动于辽河一带。

噶尔丹横空出世*

幸亏依据此,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末,噶尔丹自科布多发兵两万,开首第二次征伐喀尔喀部。噶尔丹大军自科布多向东进军,并折向南,一路争抢追踪,试图逮捕土谢图汗和哲布尊丹巴。

苦战乌兰布统

通过农历2月尾一的激战,噶尔丹军面临的手头是:坚固防线被攻破,陷入险地,以寡敌众,没有援兵,最要命的是后勤补给缺少担保,坚守是死路一条,只有走为上策。噶尔丹在重大时候又用足了他的心计,精心给福全设计了一套缓兵之计。七月底二天亮后,噶尔丹先派出随军的大喇嘛伊拉古克三呼图克图到自卫队统帅部请和,即便面临驳回,但仍表示一、二日内军中的西藏大喇嘛济隆呼图克图还往后“讲理修好”。九月首四这天,济隆呼图克图果真率70多名学子到自卫队统帅部求和,认可侵犯边界、抢劫人畜的大不是,一再解释战争只因本部与喀尔喀部之仇,并无与“一统宇宙之主”康熙作对之意,请求允许噶尔丹撤出边境外。

噶尔丹也真正不是等闲之辈,没有再给福全机会。在派出济隆谈判的四日连夜,就丢下济隆,乘清军不备,率部急迅撤离战场,夜渡西拉木伦河,远走边外,让被噶尔丹障眼法愚弄的福全追悔莫及。战后,清廷于当下十五月探索了福全为首的诸将“不行追杀,纵敌远遁”之罪,相关人等各自面临降职、罚俸等处罚。

图片 5

1690年时,康熙太岁年龄36岁,登基已近三十年,刚刚平息三藩,与沙俄也经过在一年前签订《尼布楚公约》截至了延续多时的国门纷争。可以说,此时的康熙帝正是年富力强、执政德望渐入佳境的一代。在这位胸有宏图大略的天骄眼中,噶尔丹从前一连串南攻北伐的恢弘行为已经值得关注,原本就是他设想解决的心腹大患,方今她屡屡犯边滋生事端,败其王师,眼下又加重找上门来,以区区几万军事挑衅大清天朝大国的威德,这自然是绝不可以容忍的事务,老账新账必须同步算,战争已不可避免。

图片 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