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智谋故事: 斯巴达克借尸计

  斯巴达克起义了,布加勒斯特元老院一片惊慌。元老院嚷嚷着派执法官普布列·瓦伦温指导六个军团,前去镇压斯巴达克起义军。

  斯巴达克和他的10 万奴隶起义军,被包围在意大利南边的勒佐半岛上,
已经整整3 个月了。
  半岛三面临侮,中间的大陆唯有五十多海里宽。3
个月前,斯巴达克指挥起义军,纵穿意大利半岛,来到勒佐半岛的滨海小镇杜利城,准备渡过墨西拿海峡,占领西西里岛,以便与加拉加斯统治者作长期的斗争。墨西拿海峡波涛汹涌,渡海到西西里岛,没有船舶是不容许的,斯巴达克溅人和海盗头目谈判,给了海盗大量金银财物,海盗们许诺只要斯巴达克的起义军一到海边,他们肯定用大船把奴隶们运送到西西里岛,不过,这多少个神秘协定走漏了局面,西西里总督维里斯(Rhys)非常恐怖,他用更多的金钱去收买海盗。海盗都是些有奶便是娘的玩意儿,他们拿到罗马统治者巨额钱财后,无情地撕毁了与奴隶大军的协定,把船统统开走了。当斯巴达克率大旅长途跋涉来到海边时,海边空无一船。渡海计划失败了。斯巴达克只得改变战略,准备回师北上,翻过阿尔卑斯山到非洲中心去。可还没等斯巴达克离开勒佐半岛,布拉格雇主独裁者克拉苏率大批军事过来了特默沙。特默沙是勒佐半岛和意大利大洲唯一的康庄大道,地形易守难攻,守住了特默沙,等于卡住了喉咙口。克拉苏下前日夜兼工,在极长期里,挖了一条长五十多英里,宽四、五米,深四、五米的大壕沟,挖上来的土,又筑成一条又高又厚的大土墙。就这么切断了斯巴达克北撤的余地,企图把10
万奴隶大军活活困死在勒佐半岛。
  斯巴达克集团奴隶起义军,向克拉苏的特默沙防线,发起五次又五次的猛烈攻击。可是,克拉苏军队据高守险,拼死顽抗,突围冲锋的奴隶,不是被弓箭射死在战壕里,就是被长矛刺死在土墙脚下。斯巴达克看到一批又一批的战友倒在血泊中,意识到攻击是不能制服的,不得不下令暂时截止攻击,在离特默沙防线不远处搭起帐篷,和克拉苏举办持久战。
  克拉苏见斯巴达克不再强攻,心里暗暗喜悦。他也不对斯巴达克的蒙古包发动袭击,只是命令士兵严密监视斯巴达克的趋向,死死守住土墙,不让奴隶们前更是。他预料斯巴达克粮草不多,很快会用完的。眼下又是夏季,奴隶们贫乏御寒的冬衣,只要将他们围困在勒佐半岛,那么,不要化多少代价,这10
万奴隶统统得饿死冻死。
  摆在斯巴达克和他的10 万奴隶起义军面前的具体,是十分严酷的。
  天空布满了黑暗的乌云,凛冽的朔风,像刀子一样穿透帐篷,刺在众人的脸庞。大寒也来凑热闹,在灰茫茫的天地间旋转着升腾着,将全球严严实实地覆盖住了。这给奴隶们在荒郊挖草根、寻找落在地上的野果带来了费力。许多年老体弱的奴隶,被活活地冻死饿死了,斯巴达克心情相当沉重,他带着卫兵,在军营巡视。他吩咐卫队把仅有的羊皮分给体弱的先辈,把剩下的粮食,分给这个重病号。
  斯巴达克走进一个帐篷时,听得里面发出阵阵高喊,随即使是哭泣声。
  他赶忙走进帐篷,只见一个青春奴隶伏在一个年老奴隶身上哭泣。这老奴隶脸色蜡黄两眼紧闭,灰白的胡须上凝结了累累白色的冰珠。斯巴达克认出那老奴隶鲁尼卡士,是两年前,随她在加普亚角斗学校起义的78
个角斗士中的一个。起义这天,鲁尼卡士舞动着带尖刺的木棒,将一个监管奴隶的波士顿小将的脑袋,砸开了瓢。未来,鲁尼卡士又随着她冲刺,屡建战功。想不到这位生龙活虎的勇土,会弄到如此奄奄一息的程度。
  “鲁尼卡士他怎么啦?”斯巴达克问年轻奴隶。
  年轻奴隶见斯巴达克来了,他们痛定思痛,泪如雨下,咽呜着说:“鲁尼卡士死啦,他再也不会讲话啦!”
  “死啦,他怎么会死的?”
  “他病了,两天没吃到东西了!”
  “为啥不给他吃东西,为啥?”斯巴达克两眼冒火,厉声责问,但他连忙发现到不该发那无名火,军营里缺粮已经十来天了,什么地方有东西吃呢,不过,他不相信勇敢的鲁尼卡士真的会死去,他俯下身,摸摸鲁尼卡士的鼻端,发现尚有一丝气息,又伏在胸口谛听,心脏还在薄弱跳动,他不由一阵惊喜,嚯地站立起来。“鲁尼卡士没有死,他是饿昏了,快喂她热水和面包!”
  他发号施令卫兵。卫兵为难地摊开双手,说:“统帅,大家的尾声的少数面包,你刚刚不是给了前头帐篷里相当病号了么!”
  斯巴达克像头雄狮在轰鸣:“鲁尼卡士无法死,鲁尼卡士一定要活!卫兵,杀马,杀我的马,喂鲁尼卡土马血!”卫兵迟疑地说:“统帅,没有战马,你怎么和克拉苏作战呢,你不是发誓一定要亲手杀死这么些坏蛋么!”
  斯巴达克愣住了,卫兵说得对,没有战马,是不容许杀死凶狠的克拉苏的。可鲁尼卡士咋办吧?他想了想,挥起短剑,朝友好的单臂猛刺一下,一股鲜血涌了出去,他将鲁尼卡士搂在怀里,将鲜红的鲜血滴进老奴隶的嘴里,鲁尼卡士贪婪地吮吸着温热的鲜血,终于復苏元气活过来了。当她领略是斯巴达克用自己的鲜血救活了她,禁不住老泪纵横。他挣扎着爬起来,要给斯巴达克磕头。
  斯巴达克神速把她扶起来,说,“鲁尼卡士,我对不住您,是自身无能,没能将你们带到西西里岛丢,落到被克拉苏围困的深渊!”
  鲁尼卡士说:“统帅,不要说这一个泄气的话了。大敌当前,切莫自暴自弃,更无法急躁。我信任,凭你超人的聪明和英勇,一定能带我们冲出重围的。”
  “鲁尼卡士,我今日成了关在铁笼子里的狮子,我的灵气和大无畏似乎也被收监在笼子里了。”斯巴达克苦笑着说。
  鲁尼卡士说:“你的灵气和大无畏,就像天上的闪电,一定能划破黑暗的半空中,给万物带来光明的。想当年,大家从加普亚角斗学校起义,奔向维苏威火山,后来被Houston军旅团团包围,他们扼住下山的绝无仅有路口,妄想把大家困死在高峰,当时,你从未急躁也从未自暴自弃,你的聪明像火山一样喷射而出,带大家采集山上的野葡萄藤,编成软梯。我们趁黑夜爬下山去,悄悄赶到仇人背后,将睡梦中的奥斯陆大兵杀得四散逃窜,溃不成军。首战大胜,使我们的军事一下子恢宏到7
万人..”斯巴达克眼里逐渐地暴发出火苗,他兴奋地一把拽住鲁尼卡士的手,“老英雄,你是大家的自负,你的话照亮了自我的心,是的,我们不会被困死的,大家自然会像当年冲下维苏威火山等同,冲破特默沙防线的!”
  斯巴达克和鲁尼卡士以及战友们经过充足地协商酝酿,终于想出了一个打破方案。
  在一个狂风大寒的夜间,斯巴达克布置士兵们在濒临特默沙防线的地点,隔着壕沟,燃起了一堆一堆的篝火,篝火熊熊地燃烧着,通红的火光里,这所有飞舞的冰雪,成了翩翩翻飞的红蝴蝶花蝴蝶。奴隶们围着篝火,吹起了笛子,随着这柔和的笛声,他们一边敲着皮鼓一边跳着舞,喧闹的歌声,在夜空里处处飞扬。
  奴隶起义军的不规则举动,很快引起了汉堡部队的专注。哨兵向克拉苏作了报告。克拉苏穿着厚厚的羊皮大衣,正在营帐里和她酷爱的二奶共进晚餐,桌上摆着烤鸡、羊排、红鸡尾酒。他是赫尔辛基最具有的农奴主,有用丽江石砌成的豪华别墅住宅、规模宏大的角斗场、最美好的浴室、成片成片的葡萄园和橄榄林。他一面啃鸡腿喝名酒,一边心里在咒骂斯巴达克。在这滴水成冻的隆冬,他本应泡在温和的浴室里分享的,现在却在这荒岛上简陋的营帐里吃苦,这都是因为恼人的斯巴达克辅导奴隶们造反导致的。斯巴达克专杀像他如此的贵族,他自知如若彼斯巴达克逮住,准会被吊死。为了协调的身家性命,他才主动要求基辅元老院,让她上任执政官的。出于奴隶主阶级的白色立场,他和斯巴达克不共戴天,他肯定要悄灭斯巴达克。只要消灭了斯巴达克,他就立了大功,不但保住了惊天动地财产,而且在政治上也可大捞一把,整个布拉格就受他控制了。由于他有这么的野心,所以,为了保存实力,他不轻易和斯巴达克正面作战。他听到斯巴达克这边有难堪举动的告知后,快速放下酒怀,走出营帐,他的二奶依偎着她。一阵寒风袭来,情妇打了个喷嚏,克拉苏怕情妇着凉生病,就让他回营帐去,他独自一人站在土墙上往那边观察。他意识这个奴隶将武器搁在共同,只顾疯狂地唱歌跳舞,似乎忘记了四周的全部。假使此时派一支精兵去袭击他们,这多少个奴隶一个也活不成。
  可是,克拉苏不敢轻举妄动,斯巴达克非等闲之辈,说不定早暗中安排了藏匿,引诱我们上钩呢。那么,天寒地冻的,那么些饥饿的奴隶,为何不呆在营帐里休息,反而燃起篝火跳跳蹦蹦地消耗体力呢?克拉苏沉思默想了一会,忽然通晓了,这些奴隶大多是色雷斯人、高卢人、希腊人,克拉苏记得这个部族有一个古老的乡规民约,这就是人在临死前,他的家属和恋人,要燃起火堆,又唱又跳,向临死者告别。那个被围困了3
个月的奴隶,粮草已尽,
快要冻死饿死了,大概在苦中作乐,举办向临死者告另外仪式吧!
  “斯巴达克,让这总体飞雪为您的奴隶们送葬吧,我不打搅您了!”克拉苏自言自语地说,说完之后又哈哈笑了起来。他觉得已经尘埃落定了,他想,天明之后,那篝火周围一定躺满了冻死的下人。他惦念着营帐里的情妇,一头钻进营帐,和她怀箸交错纵情声色犬马,直到酩酊大醉后昏沉沉睡去。
  克拉苏上了斯巴达克所设的陷阱。奴隶们燃篝火唱歌跳舞,是为了抓住敌人的注意力。这时候,斯巴达克正指挥着一支角斗士军队,悄悄向远离篝火的一个赫尔辛基人预防薄弱的地段靠扰。为了迷惑敌人,他们都披着白色的羊皮,在雪花中前行。每一个士兵带着一根木料,一捆树枝,或者盾牌里装着一堆冻土。他们在黑夜里走近壕沟,神速在壕沟上筑起了几条可以走车子的康庄大道。休斯敦(Houston)兵躲在帐篷里入睡了,对这一切全然不知。等他们被响动惊醒时,奴隶们已冲进帐篷将匕首插进了他们的喉管。
  奴隶大军们有集体地一批批从通道上冲出了特默沙防线。
  雪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紧。篝火逐渐地小了,笛声也更为弱,最终浑然熄灭在风雪交加夜中。黎明的时候,克拉苏被卫兵从睡梦中叫醒,向他报告:
  “斯巴达克和多数奴隶已经从壕沟上打破出去了。”克拉苏惊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苦心经营的特默沙防线,一下子化为泡影,他气急败坏地召集军队跟踪追击,不过,斯巴达克的人马已经不复存在得没有了。
  克拉苏被斯巴达克放任后,害怕他们会去攻击胡志明市城,赶紧写信给赫尔辛基元老院,要求神速将在西班牙和小亚细亚作战的两支Houston主力军调回来,共同对付奴隶起义军。
  斯巴达克在公元前73
年起义到现行。这两支开普敦主力军均在海外。现在,斯巴达克不但要对付克拉苏,还要对付赫尔辛基主力军,时势更加严格了。
  斯巴达克竭力避免和休斯敦(Houston)主力作战,他要在奥Crane主力到达在此以前,带奴隶大军冲出意大利,寻找自由。他的计划是,从布鲁丁向北,到卢卡尼,再由卢卡尼向东到布林的西,然后东渡格陵兰海到巴尔干半岛上的希腊。布林的西当时是一个大港,希腊船舶来往频繁,估摸可以搞到充足的渡船。
  在这关键时刻,奴隶起义军内部暴发了然体。一部分奴隶突围后,不愿跟斯巴达克去布林的西。他们由Connie格斯(格斯(Gus))指点,来到了鲁干湖畔,结果这一万余人全被克拉苏消灭了。斯巴达克很痛心,但他毫不动摇地连续向布林的西前进。不过,由于分裂贻误了机会,从小亚西亚赶回来的一支杜塞尔多夫主力军,抢在斯巴达克之先,占领了布林的西,斯巴达克清醒地看看,夺取布林的西,东渡哈得孙湾的计划已无法推行,现在唯一的出路是杀回马枪,击溃尾追而来的克拉苏,然后直捣开普敦城,教训教训奥Crane元老院那么些贵族。
  斯巴达克和克拉苏在阿普昆明和克雷塔Rob利交界的地点,摆开阵势决战。
  战斗起始,斯巴达克命令小股部队,向罗马大军作试探性攻击。由于奴隶大校时间缺衣少食,营养不良,战斗力受到震慑,没能击溃敌人。斯巴达克便命令全军出击,集中兵力,在
赫尔辛基阵地上冲出一条血路来。
  克拉苏为了促使士兵和奴隶军拼死打仗,举办残暴的“十一抽杀令”,即把临阵脱逃而被抓回去的士兵分成10
人一组,以抽签的点子,每组抽出一人处死。凡抽签该处死的,当着众士兵的面活活砸死。克拉苏要他的经理感到“他比克制他们的斯巴达克更可畏”。这残酷的法令在打仗中起了职能,士兵们提心吊胆被处决,拼命与奴隶拼斗。而奴隶们已无退路,打得也异常坚强。
  一时间,杀得尸体遍野,血流成河。
  黄昏将近了,血红的夕阳映照着战场。山岗、阵地到处是主管和战马的尸体,烧坏的战车,冒出一股股浓烟,不时响起伤兵的呻吟和嚎叫声,战场显得煞是悲壮。从下午杀到现在,已经有6
万名奴隶牺牲了。斯巴达克和剩余的上万名奴隶,被胡志明市大军围困在一片洼地里,战斗到了紧张状态。
  斯巴达克握着匕首,一动不动地站在盆地里,他那充血的肉眼,盯着对手阵地。他看见一个穿紫红铠甲、骑白马的开普敦武官,正指挥着老将搬运掷石机和弓弩机,斯巴达克认出这军人就是克拉苏。那个刽子手。过不了多会儿,他就会命令汉堡大兵投掷石头和利箭的,又将有为数不少奴隶会丧生。克拉苏,我定要亲手杀死你,斯巴达克翻身骑上战马,正要催马在前冲,却被鲁尼卡士拉住了马缰绳:“统帅,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怎么斗得过克拉苏呢?”
  鲁尼卡士从怀里取出五个烤熟的马铃薯,“填填肚吧,吃了长点力气!”斯巴达克接过土豆大口往嘴里吞。鲁尼卡士流着泪花说:“统帅,我跟你一头去杀克拉苏!”斯巴达克摇摇头,说:“不,你留下来照顾弟兄们,他们需要你这些老英雄。万一自家被克拉苏杀死,你肯定要带他们杀出一条生路!”说完,不等鲁尼卡士说话,就放马冲向敌阵。
  克拉苏见斯巴达克骑着藏黄色的骏马,手挺长矛,闪电似地冲了过来,慌忙命令战士掷飞石、发箭弩,斯巴达克机灵地躲过箭石。有五个开普敦指挥官上前和斯巴达克交手,被斯巴达克刺于马下。他的身先士卒和武术,使奥斯陆官兵胆战心惊,再也不敢和他尊重交手。斯巴达克在敌营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他高叫:“克拉苏,你来,我和您决一死战!”克拉苏自知不是斯巴达克的敌方,远远地规避了。他对新兵们说:“什么人杀死斯巴达克,我给他一座别墅和十顷葡萄园!”士兵们为了拿到重赏,便壮胆向斯巴达克掷投枪。
  有一名叫佛里克斯的百夫长,偷偷从斯巴达克背后刺了一枪,正中斯巴达克的大腿,斯巴达克摔下马背。当佛里克斯挥剑要夺取斯巴达克性命时,老奴隶鲁尼卡士率几十名小将及时赶到,斯巴达克得救了。一个年青奴隶一枪刺死了佛里克斯,但鲁尼卡士却被飞石击中了脑袋。斯巴达克惊叫一声,一把抱起鲁尼卡士,老奴隶头颅破裂,脑浆四溅,已经溘然长逝了。斯巴达克悲愤地说:“老英雄,我对不住您;我没能杀死克拉苏,带你们攻出重围!”这时,一个年轻奴隶牵来黑骏马,说:“统帅,快骑上马走吧,不要管大家,凭你的智慧和大胆;一定能冲出去的!”斯巴达克说:“我的了然和大无畏是属于我们,我不可能丢下你们,大家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这时,奥克兰军旅像潮水般涌过来。克拉苏骑在当下得意地喊道:”斯巴达克,你已走投无路了,决投降吧!”
  斯巴达克知道最终的随时来临了,他拔出短剑,杀死了战马。年轻奴隶吃惊地问:“统帅,杀了战马,你怎么突围呢?”斯巴达克说:“这一仗打胜,大家能收获仇人战马,这一仗假设失利,还要这马做咋样吗!”他急迅将最后一批奴隶社团好,自己站在军事前列,一手用盾牌怜惜自己,一手用匕首刺杀冤家,他的腿由于中了投枪,站立不稳,就屈下一只膝,刺杀仇敌,一直刺杀到和一大群包围他的波士顿老将同归于尽。
  在布加勒斯特武装部队优势兵力的重围中,奴隶起义大军英勇地失利了,被俘的6000
名奴隶,全体被钉死在从加普亚到Houston城的坦途两旁。起义军余部转入到亚平宁山区,继续征战了10
年之久。起义尽管失利了,不过,斯巴达克气吞山河的英勇举动,使奥斯陆雇主望而生畏,他们不得不认同,斯巴达克“死得像大大校”一样。
  (顾鸣)

  1万2千名奥克兰(Crane)宿将疯狂扑来,斯巴达克不慌不忙,沉着交战。他集中主力部队一下子将瓦伦温副将傅利乌斯的2000人马堵死在坎帕尼亚东部,三下五除二,统统消灭。这支主力,又陡然撤走,大胜另一支赫尔辛基援军。瓦伦温恼羞成怒了,他用全套兵力重重围住了起义军阵地,挖深沟、筑上墙。扬言要活捉斯巴达克!

  起义军濒临全军覆灭的险境:兵器越来越少,粮草快断绝,士兵们患了毛病,一时冲不出包围圈。斯巴达克指引手下准备掩埋阵亡的起义军,他望着死难的弟兄们,忽然灵机一动??夜深了,斯巴达克的新兵们暗自把阵前死尸拖来,散开分别绑在早竖好的矮木桩前,远看便似一个个一本正经站岗的哨兵。然后,他们点起一簇簇篝火,只留下多少个号兵定时吹号。

  “呜啊:鸣啊!”军号阵阵,整座军营跟平常一模一样。

  在夜间的维护下,斯巴达克和她的义军沿一条崎岖山路出色重围,敌人万万没料到这条不可能通过的险峻小路已被起义军克服。

  起义军选好便宜形势,搭好隐蔽物,掘好壕沟,悄悄布下伏兵。万事俱备,只等布达佩斯军事自投罗网!

  第二天,瓦伦温指挥军事进攻阵地,迎接他的是几十具绑着的尸体,且一具具毗牙裂嘴,面目狰狞,似乎一个个在嘲笑他。

  瓦伦温怒吼一声:“追,跟踪追击!”布拉格军旅乖乖地走进起义军的埋伏圈。

  斯巴达克看时机已到,率先跳出阵地,挥剑杀出。波士顿军淬不及防,再增长已经疲惫不堪,一场激战,占着有利时势的起义军大获全胜。

  瓦伦温丢盔弃甲,连滚带爬跃上战马,落荒而逃。山林里丛生的棘荆,将他的脸划出一道道血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