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点世界历史: 朝鲜三·一运动

  日本侵略者还运用各个卑劣手段,收买亲日派、卖国贼,从内部分化瓦解朝鲜人民的民族独立运动。到1919年终,因资产阶级的动摇妥协和日本帝国主义的残酷镇压,“三·一”运动遭到了破产。

  明治维新未来的东瀛日益摆脱欧美列强的侵扰,起首了从羔羊变成豺狼的过程,日渐强大的日本把贪婪的见解投向了它的左邻右舍们。1905年,日本一派揭橥朝鲜为“爱慕国”,并规范把朝鲜划入了团结的势力范围。面对扶桑的狼子野心,朝鲜当政者也想脱身扶桑的奴役。为了在国际社会上力争到协助,1907年,朝鲜君王李熙派出使者出席在荷兰王国南宁举办的“第二届国际和平集会”,希望国际社会可以肯定朝鲜单身的身份并促使撤除所谓日本的“体贴”。那样的孤注一掷决定明确激怒了完全想吞并朝鲜的东瀛,日本内阁向来派兵扣押了李熙,逼迫他退位。寄望于旁人并不曾改观朝鲜的凄美结果,1910年五月,扶桑规范吞并朝鲜,朝鲜的资源被大量采矿运往扶桑,农田大量被侵占,朝鲜人民流离失所。反抗与压迫总是相伴而生的,风起云涌的反抗运动也使得扶桑统治者感到像是生活在浪尖上。于是对于各项可能构成武器的事物进行严俊管制,甚至厨房用的菜刀也被概括在“管制”之列。残酷的搜刮点燃了更引人注目标抗击,一场伟大的风口浪尖正在揣摩着。
  这么些时代的朝鲜,下列场景通常相会到。气势汹汹的扶桑兵,冲进了朝鲜普通百姓的家中,翻箱倒柜肆无忌惮地搜寻着铁器,而列为危险品的菜刀只可以几家人共用一把。没收了他们认为的器械之后,临走时其他任何值钱的事物都会被同时卷走。人们的义愤在一每一日积聚,其怒火发生只需要一个缝衣针就会顿时暴发。而李熙之死正是这么的导火索。
  1919年四月22日,一心求得独立尊严的被东瀛制伏者废黜的朝鲜主公李熙突然死去。扶桑统治者派人在黑茶中放上砒霜,将李熙毒死。其原因就在于:他虽说被逼退位,但朝鲜公民依然思量这位一心求得国家独立、民族尊严的君主,李熙的感召力是一个无限惊险的元素,这一向是东瀛的一块“心病”。做“贼”心虚的日本驻朝鲜总督还来了一个“此地无银三百两”,假惺惺地向群众生出讣告,称李熙是因患脑溢血而死,并把六月3日定为“国葬日”。
  李熙之死,犹如一颗重型炮弹落在了朝鲜半岛,整个中华民族群情激愤。朝鲜工商集团界一部分人一道起来,自称“朝鲜部族的表示”,起草了《独立宣言书》,并向法国首都和会的各国政要发出呼吁,要求确认朝鲜单身。六月1日,首尔SEOUL召开大规模和平示威游行,数千名学童齐声高唱着《光复歌》走上街头;朝鲜众生似乎潮水般涌向韩国首都塔洞公园。但是,所谓的“朝鲜全民族的象征”却起头打退堂鼓。作为本次示威游行的最初社团者,他们没敢到群众集会现场,而是背后地躲进了一家饭店,草草宣读了他们的《独立宣言书》。然后又做了一个混沌的支配:他们积极向上打电话给扶桑驻朝鲜总督衙门的警务老董部阐明请愿是“和平请愿”,并报告了“独立代表团”所在的旅馆。结果总之,打完电话不久,日本警官便破门而入,一下将她们一切缉捕。
  民众的会议并不曾就此而终止,在高昂地朗诵了《独立宣言书》后,30万群众和学生先河了声势浩大的游行。他们高喊着“东瀛总督、日本军队滚出去!”、“朝鲜独立万岁!”的口号冲向日本公安局和宪兵队。东瀛巡警和宪兵终于挺起刺刀,端起机枪,伊始对手无寸铁的公众开展血腥的镇压。烈士们的鲜血没有白流,三·一移动渐渐进入高潮,不到不久七个月时间,整个朝鲜就突发了3000多次示威和暴动,参预人数达200多万。棍棒、镰刀成为了人们的枪杆子,东瀛官厅公署、扶桑官吏和汉奸成为众人袭击的目的,通敌的地主也博得了严俊的处置。
  面对风起云涌的民众起义运动,日本统治者下令用最残忍的手法举办镇压,并对朝鲜全境履行戒严,对朝鲜平民开端了惨绝人寰的杀戮。仅遵照东瀛法定已经缩短的数字,“三·一”起义中被残杀的就有近8000人,受伤的1.6万三个人,还有大量人在牢房里被活活折磨致死。扶桑制服者为了尽快平息起义,决定齐趋并驾,除了直接镇压外,还收买亲日派、卖国贼,从里面分化瓦解民族独立运动。

  日本统治者用残酷的手段镇压起义,下令朝鲜全境实践戒严,调动驻朝的日军配合警察宪兵,对朝鲜人民起头了悲惨的杀戮。他们把抓来的道奇绑在十字架上,刀劈枪刺,甚至进行灭绝人性的杀人“比赛”!据日本合法裁减了的数字,在“三·一”起义中被杀害的就有近8千人,受伤的1万6千三个人,还有巨大人被投入监狱,活活折磨致死。

  “统统地分流!不许喊口号,扔掉旗子!”日本军人挥舞着指挥刀咆哮着。

  逃到中国新加坡英美“租界”的朝鲜资产阶级中的一些人,协会起了一个以李承晚为“临时大总统”的“流亡政党”,投向了美利坚合众国的怀抱,最后变成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的委托人。而朝鲜广大无产阶级人民群众,则在朝鲜共产主义战士金日成领导下走上了武装斗争,争取民族独立的征途。

  做“贼”心虚的扶桑驻朝鲜总督假惺惺地发生讣告,称李熙是患脑溢血病逝,并宣布将在3月3日为他召开“国葬”。李熙之死,犹如一石投水,在朝鲜布衣中点燃了英雄反响。全国上下群情激愤。这时,一个名叫孙秉熙的串连了朝鲜工商公司界等33人,自称为“朝鲜部族的代表”,起草了一份《独立宣言书》,向法国巴黎和会、美利哥总统威尔逊(Wilson)和扶桑帝国政党发出呼吁,要求予以朝鲜单身。并且决定,四月1日在首尔SEOUL召开大规模和平示威游行。

  宏亮的口号声在首尔空间回荡,游行队伍的洪流冲向扶桑派出所和宪兵队。

  1905年,扶桑发布朝鲜为“珍爱国”,把朝鲜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1907年,朝鲜始祖李熙派出使者参与在荷兰王国里士满召开的“第二届国际和平集会”,要求各国确认朝鲜独立,撤消扶桑“爱惜”。一心要亡国朝鲜的扶桑,得知这一动静,干脆派兵扣押李熙,逼她退位。1910年十月,东瀛正式吞并朝鲜,起始了它残忍黑暗的当家。朝鲜的资源遇到疯狂抢夺,工厂公司纷纷关闭,工人大批无业;农田大量被侵占,许多村民被迫背井离乡,逃往荒僻的山林。人们不断兴起对抗,东瀛统治者感到优秀不寒而栗,甚至对各家厨房用的菜刀也先河展开“管制”。残酷的搜刮点燃了更强烈反抗,一场伟大的风浪正在酝酿着。

  事情的真面目是:李熙固然被逼退位,朝鲜老百姓如故异常相思自己国家的这位君王,东瀛统治者对此就是一块“心病”,必欲除之而后快,最后他们派人在白茶中放上砒霜,将李熙毒死。

  “扶桑军滚出去!”走在军事前列的一个女学员高举着国旗继续呼喊。

  “怎么,连菜刀都要拿走吧”

  还自己任性,光复祖国……”

  将村庄抢劫一空的东瀛兵呼啸而去,愤怒的朝鲜国民怒视着她们,咬牙切齿咒骂着。

  人们愤怒了,勇敢地扑上去,同扶桑警官、宪兵展开了肉搏。

  平壤人民用石块作武器,同手执利刃的日本军警英勇搏斗。一些小城市和广大农村,也扰乱行动起来。不到多少个月,全国暴发了3000多次示威和暴动,参预人数达200多万。人们用棍子、镰刀为武器,袭击东瀛官厅公署,杀死扶桑官吏和汉奸,惩处通敌的地主。

  气势汹汹的扶桑宪兵,冲进了朝鲜国民的家园,翻箱倒柜地搜索着。

  “这是武器,要没收。未来你们几家中用一把菜刀,菜刀要用铁链钉在厨房的桌子上,听到了吧?”

  用鲜血与对头战斗,

  而这时候,孙秉熙等所谓“朝鲜部族的象征”,却害怕起来。他们没敢到民众集会现场,躲进了一家宾馆,宣读了他们的《独立宣言书》。然后,打电话给扶桑驻朝鲜总督衙门的警务主任部,说:我们的请愿是“和平请愿”,并告知了“独立代表团”所在的旅舍。挂上电话不久,扶桑巡警便蜂拥而至,把她们整个捉拿了。

  塔洞公园的百姓议会仍在继续着。在朗诵了《独立宣言》后,三十万民众和学习者起首了万马奔腾的游行。

  寒光一闪,只听“嚓”的一声,女学员的膀子被砍下来。她一个踉跄,立时又挺直身,向前冲去,口中仍在喊着,“扶桑军滚……”突然,她的声息顿住了。一柄刺刀插进了她的胸膛,鲜血喷射而出。

  “朝鲜独立万岁!”

  起来,拿起枪和刀,

  棍棒落下来,军刀枪刺飞舞,子弹划出了尖厉的啸声。许四个人倒下了。鲜血染红了首尔的四面八方。

  “全部出动!把闹事者给我抓起来,统统杀掉。”

  “八嘎”,扶桑武官叫骂着挥起了军刀。

  日本总督慌了手脚,恶恨恨地下令:

  鲜血也点燃了全方位朝鲜半岛爱国起义的熊熊烈火。

  1919年3月22日,被日本侵略者废黜的朝鲜始祖李熙突然死去。

  “日本总督、扶桑军队滚出去!”

  数千名学生高唱着《光复歌》走上街头。成千上万的朝鲜民众潮水般涌向首尔塔洞公园,举办反对东瀛帝国主义霸占朝鲜的严正集会。人们心境高昂,吼声震天,呼吁驱逐东瀛统治者,苏醒祖国独立。

  “起来,两千万亲生,

  一队队扶桑警官和宪兵,冲向了游行队伍容貌。刺刀闪着寒光。

  九月1日,当朝霞映红了天空,激昂澎湃的歌声在首尔响起来:

  朝鲜国民的斗争也引起了天下的关切,中国和众多国度纷纷帮衬他们的反帝爱国独立运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