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皇上故事: 三过家门

[中国]

三过家门

  大禹和涂山氏在台桑新婚后的第四天,就接受了舜帝给他的沉重——出发治水。一去十三年。“三过家门而不入”传为千古佳话。

西汉,洪水泛滥,为了让众人能过上稳定的生存,舜帝派大禹去收拾洪水。大禹一去十三年,“三过家门而不入”:第一次是在四年后的一个中午。大禹走近家门,听见阿姨的骂声和儿子的哭声,大禹想进去劝解,又怕更惹恼了大姨,唠叨起来没完,耽搁了治理的刻钟,于是就偷偷地走开了。

  一过家门是在中午。大禹走近家门。老远听得她的小姑修己的骂声:“四叔治水,丧命在羽山;外外孙子治水,一去四载。二叔是白痴,儿子是木头!”

治水六七年后,大禹第二次经过家门。这天早上,大禹刚登上家门口的小丘,就映入眼帘家里烟囱冒出的飞扬炊烟,又听到阿姨与外甥的笑声,大禹放心了。为了治理大业,他要么饶过家门,赶紧向工地奔去。

  这时,屋里传来小孩子的哭声。

又过了三四年,一天下午,大禹因治理来到家的隔壁。突然天下起了滂沱大雨,大禹来到温馨家的屋檐下避雨,只听见屋里大姑在对外外甥说:“你三叔治平了洪水就回家。”大禹听得那些激动,更坚毅了治理的决心,登时又转身上路了。

  大禹听到四姨又骂:“三岁哭到老,有爹没法叫!你要哭,跟你老子去哭,省得曾外祖母心烦!”

  接着传来了涂山氏抱哄孩子的鸣响。

  大禹听见姑姑骂得更凶了:“新婚四天,丈夫外出。一去四年,不找不寻。名是新媳妇,实是活寡妇!”

  只听得涂山氏长长地叹了口气。

  大禹想进去答话,又怕恼着气狠了的亲娘,拉扯进去没个完。治水要紧哩!怎能为了家事耽搁了时间?——于是悄悄地距离了家门。

  二过家门是在中午。头天夜里,大禹想家想得可决定哩!天不亮就骑马动身赶呀赶,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到正丑时节,登上了家侧的小丘。大禹勒住了她那匹高头白马,一眼就映入眼帘他家这烟囱,冒着皑皑的炊烟。大禹心想,从这炊烟看,家里是平安的。一声悠长的鸡啼,传得老远老远;几声小猪的呼噜,也听得明精晓白。大禹急切的思家心情平静下来。离乡背井,屈指算来,该有六七年啊。

  这时,屋里忽然传来了他大姑修己爽朗的笑声,接着是她带着兴奋的响声:“孙儿呀,假如你爹回来,他不认识你,怎么做?”

  “不认得,我就打他。”

  “为啥要打呢?”

  大禹听出是夫人温柔的响声。

  “连自己的幼子也不认得,不该打吧?”

  孩子尖着嗓门撒娇的风声。“打也是活该!”

  “好孩子,”

  大禹阿姨的音响,“脾气真象你阿姨呀!”

  接着又是一阵笑声。

  大禹寻思:上次过家门,一片骂声,哭声,叹气声,我尚且没有进门;这一次,家里好端端的,我还进入?

  于是,大禹便绕过家门,向治理的工地奔去。

  三过家门是在早上。这是二过家门三、四年后的事。前日因办治水的事,离家已不远,大禹就起了回家看望的心意。可是偏偏天不作美,清晨时节,乌云滚滚,雷声轰隆,哗哗哗哗的大雨,简直象天河漏了底儿!虽然如此,大禹依然忍饥耐饿地赶呀赶,下午时,终于望见了家门。大禹可愉悦啊:进家去歇一歇,看看一别十载的老小,烘烘衣衫,吃点东西,该有多舒服多称心哪!

  大禹骑马直奔家门,他一眼看出屋檐下有个八、九岁的男孩,正用小锄头在打点屋前的廊檐沟水。那孩子一见来了路人,便扬起初,在大雨声中尖着嗓门招呼:“喂,二叔,您见过自己四伯吗?”

  大禹故意问:“你伯伯是什么人啊?”

  “大禹嘛。五叔,请捎个信给他,叫她赶重放望,帮自己挖挖廊檐沟。”

  这时,屋里传来大禹二姑的音响:“你那小鬼头,乱嚼你舌头!你叔伯治天下的洪水,现在听说正见点效能,你却要他回到挖廊檐沟。”

  接着是大禹妻子的声音:“你大姨讲得对,叫您爹治平洪水再回家。”

  小孩天真地扬声说:“对,叫自己爹治平洪水再返家。”

  大禹一听,心里可愉悦啦。他对外孙子说:“好!我自然把口信捎给大禹!”

  说着,大禹就转身上马,马不停蹄地又起身了。

  大禹治水,一去十三年,跋山跋涉,禹迹茫茫。“三过家门而不入”就是这段故事。至今,还传着如此四名话:一过家门听骂声,二过家门闻笑声,三过家门捎口信,治好洪水转家门!

  钟传今搜集整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