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上下五千年: 吴三桂借清兵

公元1644年,李自成在台中正规建立了政权,国号晋朝。接着,李自成指导一百万起义指战员,渡过长江,分两路进攻香港。两路大军一鼓作气,到了这年6月,就在京城城下会晤。城外驻守的明军最强大的三大营全部投降。

原标题:历史:血战山海关

起义军猛攻迪拜城。第二天夜晚,崇祯帝登上煤山(在宫闱的末端,今香港景山)上往四周一望,只见火光映天,知道事势危急,跑回宫里,拼命敲钟,想召集领导们来保安他。等了深入,连个人影儿都不曾。这时候,他才知晓末日到来,又回到煤山,在寿皇亭边一棵槐树下上吊自杀。统治中国二百七十七年的明王朝,宣告灭亡。

南宋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十一月十九日,李自成农民起义军攻占香港。崇祯主公在煤山上吊自杀,发表了明王朝的灭亡。

南陈起义军攻破新加坡,大将刘宗敏首先引导部队进城,接着,汉朝王李自成头戴笠帽,身穿青布衣,跨着骏马,缓缓地进了紫禁城。香港的平民像过节一样,张灯结彩欢迎起义军。

图片 1历史:血战山海关

秦朝政权一面出榜安民,叫我们平安;一面严惩明王朝的皇亲国戚、贪官污吏。李自成派刘宗敏和李过,勒令那么些权贵交出经常从国民身上搜刮来的赃款,充当起义军的军饷,拒绝交付的处重刑。少数民愤大的皇亲国戚被起义军抓起来杀头。

而是,这并不等于说李自成农民起义军已经旗开得胜。一方面,明王朝的数以亿计大军,并不曾被消灭,尤其是明日勇将吴三桂,领着数万精兵,正在离首都咫尺的丰满,伺机而动。另一方面,已在东北兴起多年的清王朝,由摄政王多尔袞指导部队十四万,正在山海关外虎视眈眈,随时准备乘虚而入。

有个大官僚吴襄,也被刘宗敏抄了产业,并且逮捕起来追赃。有人告诉李自成说,吴襄的幼子吴三挂是明天的山海关总兵,手下还有几十万军事。倘使把吴三桂招降了,岂不是解除了南齐政权一个威胁。

这三股力量都面临着存亡兴衰的从严局面。

李自成认为那多少个主张很有道理,就叫吴襄给她外孙子写信,劝说他向起义军投降。

及时,最清醒地认识到这种范围的,是吴三桂。吴三桂是辽东人,他的二叔吴襄、舅父祖大寿等,都是明王朝的大将。由于吴氏家族世代镇守辽东,在为明王朝抗御东北新兴的清王朝的战事中立下了大功劳,实际上成为明王朝的一根首要支柱。吴三桂自幼就练出一身好武艺,少年时就领兵上阵,与清兵作生死搏杀,以勇猛善战出名于天下,
28岁时就当上了明王朝的团练总兵。在明王朝灭亡前的末尾几年中,全仗吴三桂固守宁远城,才挡住了自卫队入山海关南侵的步履。而他的生父吴襄,更被崇祯天皇委以上海最高军事指挥官的使命。清军对吴三桂是既害怕又爱护,清王朝领袖多次感慨地说:“假如自身手下有吴三桂这样的名将,取得天下还不是探囊取物么!”不过,由于李自成农民起义军进逼香港,崇祯太岁不得不下令吴三桂放任宁远,退入山海关,保卫首都。吴三桂在退军此前,还考虑到地面百姓的田地,动员他们随军撤迟到山海关内,结果有50万普通人宁愿跟随吴三桂行动。吴三桂一边安排精锐部队阻止清军的穷追猛打,一边沿途安置老百姓,直到一月二十日才到达丰润。这时恶耗传来,说香水之都已在头一天失守,崇祯天子自杀了!吴三桂此时不打听敌情,他也不敢轻举妄动,便暂时在丰润驻扎下来。但她精晓地领略,丰润不是久留之地。一方面,李自成起义军不会隐忍他在此间威吓东京(Tokyo)的安全,另一方面,他多年的敌方古代,已经进逼长城一线。吴三桂如处理不当,便会处于腹背受敌的险境中。

吴三桂原来是前日派到关外抗清的,驻扎在宁远内外防守。起义军逼近新加坡的时候,崇祯帝接连下命令要吴三桂带兵进关,对付起义军。吴三桂来到山海关,新加坡已被起义军攻破。过了几天,吴三桂收到吴襄的劝降信,倒犹豫起来。向起义军投降吧,当然是他不甘于的;要不屈服吧,起义军勇猛善战,兵力强大,自己不是她们的敌方。再说,香水之都还有他的家眷财产,也舍不得丢掉。既然李自成来招降,不如到都城去探视动静再说。

图片 2历史:血战山海关

吴三桂带兵到了滦州,离首都尤其近,就赶上有些从京城逃出来的人。吴三桂找来一问,开端,听说他老爹吴襄被抓,家产被抄,已经恨得咬牙切齿;接着,又听说她最宠幸的歌星陈圆圆也被起义军抓走,更是怒气冲天,登时下令退回山海关,并且要将士们一概换上白盔白甲,说是要给已故的崇祯帝报仇。

更何况东北的清王朝,自从明朝中叶逐步强盛起来,就不再安于偏处边疆的地位,多次总结跻身中华,取明王朝而代之。东汉政坛向来把明王朝看成重要对手,甚至曾打算同李自成农民起义军联合,共同推翻明王朝。这么些计划没能实现。眼看李自成起义军攻破了长冈市,天下大乱,清王朝君臣自然不肯放过这一个好机会,决定乘虚而入,混水摸鱼。但清军依旧对吴三桂军队的战斗力心怀余悸,不敢直入山海关,而打算绕道蒙古,从蓟州密云方向穿过长城,攻取迪拜。对于清王朝来说,假设无法把握住那么些机会,一旦李自成起义军站稳脚跟,天下渐渐平定,那清军进入关内的计划,不明白又将顺延多少年!

李自成得知吴三桂拒绝投降,决定亲自带二十多万军旅,进攻山海关。吴三桂本来就不寒而栗农民军,听到那音讯,吓得灵魂出窍。他也顾不了什么民族气节,写了一封信,派人飞马出关,请求清朝协理他镇压起义军。

直面着这么两支强敌,攻占了新加坡的李自成起义军,如故沉浸在盲目标自我陶醉其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惊险。早在李自成指点着40万大军兵临新加坡城下时,他就向下边许愿,说攻下新加坡后,皇宫内的财富归李自成,西汉皇亲国戚的资产和文明官员的资产归各路将领。而富商大户的财产就由起义军战士瓜分。结果在攻进法国首都从此,农民军就处处抢掠,搜刮民财。李自成这时才感觉,如此军纪败坏,后果不可捉摸,赶紧开首重复军纪,但是仍然有下面当面质问他说:“圣上让您做了,连金银财宝都不分点给大家啊?!”

后唐辅政的亲王多尔衮接到吴三桂的求救信,觉得机会来临,顿时回信同意。接着,他亲自带着十几万清兵,日夜不停地向山海关进兵。

李自成被问得目瞪口呆,整顿军纪的事也就连发了之。李自成的部将刘宗敏干脆说:“大家现在只怕军队叛乱,不怕老百姓闹事。军队尽管心怀不满,我们还有什么可依靠的呢?老百姓闹事,只要手中有队伍容貌,就肯定能镇压下去。”这实际纵客了老将的纪律败坏,让他俩“心满足足”。同时,李自成也被胜利冲昏了脑子,对严重的敌情视而不见。他有史以来不依赖清军会乘机进入中华,将吴三桂也不放在眼里,认为山海关不过是弹丸之地,抵不上新加坡城的一只角,他动动鞋尖就能踢倒了!而村民军内部又冒出了严重的崩溃。

自卫队到了山海关下,吴三桂已经迫不及待地带着五百个亲兵出关迎接多尔衮。他见了多尔衮,卑躬屈膝地哀求多尔衮帮她算账。多尔衮自然顺水推舟地应承。吴三桂把多尔衮请进关里,大摆酒宴,杀了白马乌牛,祭祀天地,订立了同盟。

刘宗敏公然同李自成分庭抗礼,不甘心由李自成来做君王。李自成对保持清醒头脑的李岩心怀疑忌,生怕李岩会夺了他的皇位。这多少个情况传到吴三桂耳朵里,吴三桂断定李自成起义军成不了大天气,也就不再考虑与李自成合作的或是了。

李自成大军从南面开到山海关边。二十多万起义军,依山靠海,摆开浩浩荡荡的一字阵,一眼望不到边。老奸巨猾的多尔衮从城头望见起义军队伍坚强,料想不便于对付,就让吴三桂打先锋,叫清军埋伏起来,自己和几名清将远远躲在背后的帮派观战。

10月二十日,吴三桂在丰润给他老爹吴襄写了第一封信,询问新加坡的事态。信刚送走,他选派的侦查已经回来,确证新加坡已落入李自成起义军之手。

作战最先了,李自成骑着马登上西出指挥打仗。吴三桂带兵一出城,起义军的左右两翼合围包抄,把吴三桂和她的大军团团围住。明兵东窜西突,冲不出重围;起义军个个血战,喊杀声震天动地。

吴三桂当即又给四伯写了第二封信,表示打算还是退守关外,征求叔伯的视角。这时,吴襄的首先封回信到了,告诉吴三桂,他已投降了李自成。吴三桂在2月二十五日暴发第三封信,对爹爹的折衷表示精晓,“只盼望全家老小能够平静;并表示友好也有让步李自成的意思。

正在二者激烈作战的时候,不料海边一阵狂风,把地点上的尘沙刮起,一立即,天昏地黑,对面见不到人。多尔衮看准时机,命令埋伏在阵后的几万清兵一起出动,向起义军突然袭击。起义军毫无防范,也弄不清是哪个地方来的仇人,心里一慌张,阵势也就乱了。直到风定下来,天色转晴,才看领悟对手是留着辫子的清兵。

只是,二月二十六日,事情爆发了剧变。从首都逃出来的吴三桂亲属告诉她,全家都被李自成军抄光了,吴襄被李自成抓起来了,连吴三桂的爱妾陈圆圆,也被刘宗敏抢去了。

李自成在西山上发现清兵已经进关,想稳住阵脚,指挥抵抗,已经来不及了,只可以下令后撤。多尔衮和吴三桂的枪杆子里外夹击,起义军遭到严重失利。

吴三桂终于下定狠心,要与李自成为敌。这时,李自成部下两万人,原已占领了吴三桂丢弃了的山海关。吴三桂在十二月二十七日发动突然袭击,重新夺回了山海关。李自成的二万部队全部溃散。

李自成指点将士边战边退。吴三桂仗着清兵的势,在前边紧紧追赶。起义军回到日本首都,兵力已经大大削弱。

十月二十九日,吴三桂袭取山海关的音讯传回香港,李自成才接受了李岩、宋献策等人的提出,打算招抚吴三桂,利用吴三桂父子为新政权坚守。

李自成回新加坡后,在宫廷大殿里举行即位典礼,接受官员的朝见。第二天一大早就引导起义军,离开香港,向长沙退却。

李自成派人给吴三桂送去两封信,一封是他以“后周国君”名义写的,赞扬吴三桂等明王朝爱将“响应归附”后汉政权,赐给他俩彩缎和纯金。另一封是李自成部将牛金星,强迫吴襄写的,要他以三伯的地方,劝诱吴三桂投降。

李自成离开法国首都的第三天,多尔衮率领清兵,耀武扬威地开进新加坡城。公元1644年二月,多尔衮把顺治帝从西安收到香港,把新加坡视作秦代京城。打这时候起,清王朝就起来在炎黄起家了它的当家。

另外,又派人送白银万两、黄金千两、锦帛千匹到山海关,慰劳吴三桂的人马。

其次年,金朝分兵两路攻打布里斯托。一路由阿济格和吴三桂、尚可喜指引,一路由多铎(音duó)和孔有德指导。李自成指点农民军在潼关抗击清军,经过热烈交锋,终于被迫摒弃马尔默,向常德改换。过了多少个月,农民军在山西通山县九宫山,遭到当地地主武装袭击,李自成失利牺牲。

吴三桂见信后,勃然大怒,命令杀掉李自成派来的大使。他的部下飞快阻止了她,对她说:“不如收下那个财宝,分给士兵。一方面鼓励士气,一方面也得以麻痹李自成,使他不防备我们。杀掉一个大使,有什么样意思呢?”

李自成退出迪拜后,张献忠在海南南面,国号大西,继续顽抗清军。到公元1647年,清军进江苏,张献忠在川北西充的凤凰山的一场交锋中,中箭死去。这样晋朝末期的两支首要起义军都败北了。

吴三桂接受了下属的提出,立即召见使者,对他说:“听说崇祯圣上的太子还活着,我一旦能见太子一面,立即就让步!”

大使见吴三桂这样舒畅,洋洋得意,快速赶回新加坡去报告李自成。然则他还没到日本东京,吴三桂已经又三次发动突然袭击,歼灭了山海关附近的另一支李自成部队。

并且,吴三桂也给二伯吴襄写了一封信,责备她不该那么快丢掉法国巴黎城,又忍辱偷生,投降李自成。吴三桂明确表示,既然岳丈无法做明王朝的“忠臣”,那么他也就不可以做吴家的“孝子”了。他扬言从今以后同姑丈断绝关系!随后,吴三桂又发布了《讨闯贼李自成檄》,向普天下宣布了祥和坚决反对李自成的立足点,树起了反李自成的大旗。

吴三桂当然预料到,李自成绝不会善罢为止,一定要发兵前来征讨。他利用了当仁不让的应对章程,一方面,加固山海关的防卫设施,另一方面以“报君父之仇”为唤起,招集附近的明日流散部队,几天以内就招到了一万八千人。这样,吴三桂的武力达到了五万八千余人。然则,要同号称百万的李自成起义军较量,五六万人马未免显得太少了;更何况,他的五六万人马还无法整个投入交战,因为一着棋走错,他就将陷入敌众我寡,腹背受敌的险境而不能自拔!

吴三桂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能够的法门来。眼看李自成步步进逼,吴三桂急得整天吃不下睡不安。

吴三桂有六个好爱人,一个叫方光琛,另一个叫胡守亮,他们向吴三桂指出一个提出:“不如请清兵入关,共同解决李自成,然后重谢清兵。”

吴三桂听了,叹了一口长气,说:“看来只可以那样办了。”作为久经沙场的武力统帅,他曾经想到过一起一方打击另一方的国策,但迟迟拿不定主意,因为这阵势实在太不同经常了。一方是清兵,是她吴三桂几十年来的挑衅者,吴三桂清楚地认识到清兵侵占中原的野心。他也认识到,尽管李自成起义军逼得崇祯国君自杀,又抓了她的爹爹,抄了他家的资产,但他并不认为这一个是掣肘他同李自成联合的阻碍。他相信假如她一归顺李自成,伯伯就会被放飞,家产也会被发还。可是,李自成起义军内部的激烈腐败,却让吴三桂寒心了,他就此断定李自成是不可以借助的。这样,作为吴三桂的特级选项,唯有共同清兵共同消灭李自成起义军了。

政策既定,吴三桂急忙派出特使杨坤、郭云龙前往清王朝借兵。

图片 3历史:血战山海关

这会儿,清兵已在摄政王多尔衮的统领下,绕道蒙古向长城迈进。六月十三日,杨坤和郭云龙来到多尔衰军前求见,呈上了吴三桂请求借兵的信。

多尔衮顿时召集谋士和统帅们商讨对策。我们都觉得,不应当放过那一个良机,也不必遵从吴三桂的指挥,而是趁此机会发兵直取山海关。多尔衮当场控制,大军改变前进方向,转向山海关迈入。但对吴三桂要求借兵,多尔袁却不敢贸然答应。他猜忌这是吴三桂同李自成串通了来骗他上当的,一旦他钻入圈套,就不免全军覆灭了。为此,他控制借兵的事到山海关后,待摸清情状再说。于是,多尔衮派金朝文化人詹霸和来袞为使者,同郭云龙一块到山海关去见吴三桂,却把杨坤扣留在自己军中,名义上是做向导,实际上是当人质。

几天后,郭云龙和楚国使者到达山海关。吴三桂神速打开多尔衮的回信,看罢不禁一愣,原来,多尔衮并没承诺借兵给他,却反过来劝她归顺清王朝,并且以未来可以封王为诱饵。吴三桂读完回信,反复思考,觉得多尔衮与和谐的企图虽有不同,但在同步对付李自成那一点上,都是一样的,这就是一起的基础。恰在这时,有探明前来报告,
说李自成已亲率大军20
万向山海关杀来。时局紧迫,吴三桂不再犹豫。他又给多尔衮写了第二封信,避而不谈自己“归顺”古代的事,只要求清兵快速进驻山海关,并代表消灭李自成起义军之后,明王朝一定会成千上万地酬谢清军。

多尔衮原以为吴三桂在腹背受敌的险境中,一定会很喜出望外地投人清王朝的怀抱,没悟出吴三桂如故百折不回借兵,不谈归顺的事。但多尔衮也是个智者,他想只要清军进入了山海关,那么些战略要地就再也不会还给吴三桂了,那样便于的事,又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他也就不再说同吴三桂研讨什么归顺的事,挥师直下山海关。

再者说李自成率军出香港征付吴三桂,也是六月十三日的事。在这前边,李自成向来在忙着登基做主公,命令农民军将士演练拜见天皇的礼节。然则将领们忙着互动请客庆贺,士兵们忙着抢掠钱财,对于“三跪九叩首”一套臭规矩根本未曾趣味。直到吴三桂反李自成的檄文传入上海,李自成才大吃一惊。他想到近在咫尺的山海关还有一个吴三桂。而更让李自成吃惊的是,京城中后周的旧臣,和吃尽了起义军抢掠搜刮之苦的普通人,已纷纷行动起来,散布谣言,搅乱人心,准备接应吴三桂进上海。李自创登时召集刘宗敏、李过探讨征伐吴三桂的事,哪知刘宗敏和李过已经过惯了享乐日子,根本不想打仗了。李自成只能决定亲自率军出征。不过通过一个月的劫掠搜刮,起义军都发了横财,好两个人抢到了千余两银两,近年来只想回老家过安稳日子,一听说要去战斗,一个个唉声叹气,有的人甚至放声大哭。李自成下令杀了几个动摇军心的大兵,但依旧无奈重振军威。折腾了几天,才算聚集起20
万人马。11月十二日,李自成下令把北魏的旧臣都杀掉,避免他们趁机作乱。

吴三桂的阿爸吴襄和一家子三十多口也一切被杀掉。

二月十三日,李自成指引部队出日本东京。十二月十七日,李自成兵至永平。

这时吴三桂为了阻拦李自成东进山海关,社团当地一些老百姓,伪装成士兵,在山海关外安营扎寨。这多少个老百姓自然挡不住李自成的军队,双方刚一交战,老百姓就溃散逃走了。李自成大为心潮澎湃。军师宋献策却怀疑那不会是吴三桂的精锐部队,劝李自成不要看不起。李自成何地听得进!当即下令:“包围山海关!”

这时候,多尔衮统率的自卫队,也已到达山海关外的欢喜岭。但多尔衮直到此时,仍旧不肯轻举妄动。他同吴三桂作战多年,深知吴三桂智勇双全,他也许吴三桂又使什么计谋骗他上当。同时,他对李自成起义军也怀有惧心,多尔衮对下级说:“我曾经一次领兵包围上海,但四回都没能攻进城去;李自成却一举攻下了首都,他必定有过人的对策和飒爽。我们不要惹火烧身,引得她再打到东北来!”

多尔衮在欢喜岭安营扎寨,只派些士卒到前方打探虚实。而吴三桂可急坏了。他老是派了八位使者,到欢喜岭去请多尔衮进入山海关,哪知他越来越请得急,多尔衮越是不敢动!

此时,李自成的武装已将山海关团团围住。为了预防吴三桂向东逃跑,李自成又调兵两万,占领了山海关东面的一对要地,截断了吴三桂的退路。

吴三桂已经到了背水第一次大战的境界。1四月十九日,吴三桂把全军召到演武堂,向众将士阐明时局,决心血战到底。第二天,吴三桂的手下人捉住了李自成的一个暗访,吴三桂又一挥而就举行“祭旗仪式”,杀了这多少个侦探,同各将军一起发誓,同心协力抵抗李自成。虽然吴三桂想尽办法鼓舞士气,但兵力实在悬殊太大,众人心头都晓得,假设没有清军的帮手,吴三桂必败无疑。

此刻,吴三桂只能亲自去见多尔衮了。十月二十一日,吴三栓辅导部分小将,在战火掩护下突围,飞马驰往欢喜岭,在威远台同多尔衮见了面。

多尔衮一碰面,就质问吴三桂:“你约我来,我来了, 你怎么用炮向我军轰击呢?”

吴三桂解释说:炮火不是向清军轰击,而是向李自成军轰击的,否则她黔驴技穷杀出包围圈。

误会消除了,但多尔衮仍旧想趁吴三桂面临严重危机的每一天,胁制吴三桂投降东汉。但碰到吴三桂拒绝。

多尔衮不死心,挥挥手说:“将军先回去呢,我们今日再协商!”

吴三桂白跑一趟,心中更加焦急。加上李自成起义军不断地向山海关炮轰和鞭挞,搅得吴三桂一夜
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吴三桂披麻挂孝,又到威远台去见多尔衮。多尔衮见吴三桂这一副打扮,知道她是想表白自己“为君父报仇”的立意,连死也不在乎了。多尔衮情知再对吴三桂施加压力,也不一定会有什么结果,于是索性痛痛快快地应承出兵。接着,五人饮血酒立誓,然后才坐下来策划山海关之战的配备。双方约定,以吴三桂军为前锋,清军由英王阿济格、豫王多铎各指点一万人马,分别从事物水关进入山海关。多尔袞亲率大军为后队。

临分别时,多尔衮一再叮嘱吴三桂,要他让投机的新兵都在胳膊上系上白布为标志,以免清军误杀。

吴三桂这才急匆匆赶回山海关。

十一月二十二日,山海关战役系数打响。吴三桂指导部下同李自成起义军一场血战。吴三桂东冲西闯,匹马单刀,没有人能抵挡得住。他的下级也清楚这一仗关系要好的摇摇欲坠,个个英勇拼杀,以一当十。可是李自成起义军毕竟人多势众,双方殊死奋战,损失都很惨重。

这时,多尔衮却在一方面坐山观虎斗,他有他的好听算盘:让吴三桂与李自成先拼个两败俱伤,他则可以顺利地拣个有利。同时。他亲眼看见吴三桂与李自成两军交战,可以更明了地精晓吴三桂是不是在玩花招,也足以更可靠地看清李自成起义军的战斗力。

以至二十三日深夜,李自成与吴三桂两支队伍容貌都已经打得精疲力竭,多尔袞才下令让自卫队从吴三桂军的右手突然杀出。李自成正在指挥打仗,忽然见一杆白旗,引着一支军马,狂风一般冲进了和睦的阵地,起义军根本不可以抵挡,李自成完全没有想到,是自卫队进入了作战,直到有人向他告诉,他才大吃一惊。李自成一向以为,吴三桂同守军交战多年,清军决不会拉扯吴三桂的;就是自卫队肯支援吴三桂,等他们从满洲赶到,也要很长日子。哪晓得清军竟突然杀到了祥和面前,而且方向如此强烈!毫无思想准备的李自成连忙拨转马头逃走。这一下兵败如山倒,李自成起义军自相践踏,死伤数万人。

李自成只带着几千败兵,退回永平。待到刘宗敏、李过指导残兵败将一同集中到永平,20
万人只剩余几万人。

这时,吴三桂已经兵临永平城下。

李自成面对极为不利的形势,只得退而求和,派张若麒去同吴三桂谈判议和。吴三桂召集下属研究,有人主张趁李自成新败,乘胜追击,无法给他喘息的时机;也有人认为自己兵力损失也不小,需要休整,议和也好。吴三桂反复琢磨,觉得李自成虽败,手下还有数万人,逼急了,拼死世界第一次大战,自辛亥必有裨益。况且自己手下只剩下二万人了,并从未必胜的握住。而且还有一个更大的生死存亡,就是被请进山海关来的清兵,实力富饶,定在旁边伺机而动!在那种时局下,吴三桂接受了张若麒带来的和谈提议,提出了交涉原则:要李自成起义军交
出崇祯天皇的太子和四个王子,并退出日本东京城。

李自成认为那一个原则可以接受,将崇祯圣上的五个儿女送给吴三桂,对起义军没什么损失;而在山海关大捷过后,上海已很难保得住了。这样,经过两岸再次商谈,终于达到了磋商,李自成答应在二月一日淡出日本首都;并预定,倘若清军侵害人民,双方应合力对付清军。

吴三桂撤退了重围永平的队伍容貌。李自成在十二月二十六日安全撤回新加坡。

不过,李自成如故想过一过当君主的瘾,在十月二十九日匆匆地举办了一个加冕的仪仗,算是当上主公了,然后便尴尬地向西撤退。自此将来,李自成起义军急剧萎缩,不久就全盘失败。李自成也不知下落,据说在败退途中战死。

而是,吴三桂也没能按照自己所预期的苏醒大明王朝。一月二日,时尚之都城内纷纷传说吴三桂护送太子入城了,官员百姓都前去迎接,哪知迎来的却是玄汉的摄政王多尔衮。

一个新的保守王朝,在血战山海关的紧张中,进入了迪拜城。再次回到知乎,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