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王故事: 韩大力掼死鳌拜

[中国]

《菜根谭》卷二

  康熙君王①登极的时候,还是一个八岁的幼童,他无法亲理朝政,天下大事全由辅政四大臣作主。尤其辅政大臣鳌拜,他自恃功高,不光不把这两个辅政大臣放在眼里,就是连圣上也得听他的布阵。


  天天早朝,都是鳌拜领着小君主登上金銮殿,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不管有哪些奏折,鳌拜说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他时不时提起御用的朱笔,替国君批复奏章。有三遍太岁没听鳌拜的话,被鳌拜在臀部上打了三巴掌,他领会不敢说话,背后去找皇太后哭诉。朝中大臣什么人如果反对鳌拜,轻的丢官坐牢,重的就要丢了性命。大臣们把这个事看得一清二楚,都把鳌拜的话当成圣旨,凡是鳌拜让办的事务,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原文】

居逆境中,周身皆针砭药石,砥节砺行而不觉;处顺境中,眼前尽兵刃戈矛,销膏靡骨而不知。


  康熙君王长到十岁,就打定主意要除掉鳌拜。他在八旗子弟中,选了一百名健康的豆蔻年华,整天陪着她磨炼拳木,研商武艺。不到一年的年华,这百名拳手人人掌握拳术,个个武艺高强,许多武林好手都不是他俩对手。

【译文】

一个人假如生活在坚苦贫困的条件中,这周围所接触到的全是如同医疗器械般的事物,在无意中会使您敦品励行把全副毛病都治好;反之,一个人如若生活在丰衣足食无忧无虑的非凡环境中,就等于在您的前头摆满了武器等杀人的利器,在无形中中使您的身心饱受腐蚀而走向失利的里程。

  这百名拳手里有三个大力士,就是张大力、王大力、韩大力和赵大力。强中自有强中手,这韩大力又是四强之冠。

【解说】

事务不可以同等对待。尽管放在顺境只要人苦心励志、费劲不缀,同样能够成材。关键是勉强上要有“苦其心志”的想想准备。环境已经够不利了,为何还要人为地创制障碍?那是单向。另一方面,身处顺境的人,也莫忘了像美利坚同盟国人对待孩子这样,进行“狼式教育”,拖着、咬着、推着、赶着。让孩子投身社会,自己去竞争,自己去生活。不论环境怎么,大家都要以逆水行舟的心情待之。

  韩大力是镶红旗人,自幼父母双亡,因为生存特困,就到西苑校场去“挑缺”他光有一身笨力气,骑马射箭的国术都很平凡,没有被增选上,韩大力不服气,就闯进演武厅找主考官去争辨。主考官见他个子魁梧、膀阔腰粗,就问她:“你有什么样惊天动地的本事,敢胡冲乱闯,扰乱演武场?”

【例解】

  韩大力说:“我日食斗餐,力大无穷,连这演武厅前的石狮子。我也能举过头顶!”

临变心不惊 从容除强盗

翌日张居崃为滑县上卿时,有两名大盗任敬、高章来到县城,冒充锦衣卫的使节,递了片子拜见张公,并且凑近张公耳边说:“朝廷有令,要公开处理有关耿随朝的业务。”

原本当时有位滑县人耿随朝,担任户政的科员,老总草场,因为爆发火灾,朝廷下令扣留在刑部的牢房里,张公听到此事,更加依赖四个人的身价。任敬于是拉着张公的左手,高章拥着张公的背,一起跻身室内坐在炕上。

任敬摸着鬓角胡须,笑着说:“张公不认识自己吗!我是霸上来的朋友,要向张公借用公库里面的纯金。”

于是与高章取出小刀来,交叉架在张公的颈部上,说:“假如大家顺利拿到金子,你就足以救活,否则小刀霎时取了你的性命。”

张公丝毫不惊吓,很从容地说:“你们所要的,并不是报仇。我哪怕再笨,也不会因为财富而自由地牺牲生命啊!况且你们已经自称是锦衣卫的使命,为啥还要这样流露自己的实际的地方,别人尽管在外头偷看,发现此事,那对你们一定不利。”

五个强盗觉得有道理。

张公又说:“公库的金子都各有人收藏看管,拿来换取别种东西,容易被发觉,对您们也有损。有一个主意是,县里有好多有钱人,不如自己全都向她们借贷给你们。这样你们可以安然无事,同时公库的财富没有损失,不会连累了自己的官职,岂不是一举两得。”

五个强盗听了更为倾向张公的办法。

张公于是叫高章传令,要属下刘相前来。刘相是一位工于心计的人。

刘相到后,张公随意编了一套话,说:“我不幸暴发意外。假如被抓去,会迅速被行刑。现在锦衣卫的两位学子,关系广大,不想抓自己。我非凡感激他们,想拿五千纯金当他们的寿礼,以象征本身的旨意。”

刘相听了吓得吐出舌来,说:“到啥地方去拿这么多钱?”

张公说:“我常看到你们县里的人,很有钱还要急公好义。我请你替自己向他们借。”

于是乎拿出笔来。写某人最有钱,可以借多少;某人当中,可以借多少;一共写了九个人,正好数量符合。所写的这九个人,实际上都是勇士。

刘相看了今后,恍然大悟。出了屋子,正巧冷风迎面吹来,张公就借故说避一下风寒,又和盗贼回到屋里,拿出酒菜与他们应酬,而且自己先吃先喝,好让两位强盗放心。

酒才喝完,刚写的这九个人,都穿着鲜丽的衣着,像富人家的新一代。手里捧着用纸包着的铁器,先后来到门口,假装说:“张公要借的金子都拿来了,可是因为太穷,没有办法凑足所要的数额。”

并装出伏乞的指南。

两位强盗听说金子到了,又见到这一个人果真都像有钱人的旗帜。就很乐意地说:“张公真的不骗我们。”

张公装着要给他们金子的金科玉律,叫人拿来天秤、小案子。那时任敬待在客位,张公坐主位,中间隔着长桌子,如此一来,张公和任敬隔着部分距离,但是高章一贯拥着张公的背,互相贴得很近。

张公站起来拿天秤的砝码。对高章说:“你的管理者正和我喝酒行宾主之礼,哪有空看砝码。所以看砝码秤轻重,就劳动你了。”

高章于是稍微靠近桌子,去看砝码。

这会儿另九个人则捧着包里的铁器,一起拥向前去,故意作出打开包装取出金子的规范,张公趁此摆脱,离开高章几步,就大喊九人抓贼。张公向前堂奔跑,任敬起身扑向张公,却赶不及,于是举刀自杀。高章也准备自杀,被捕快抓了,拷问之后处死,在刑场中被分尸。

  主考官瞅了瞅旁边的石狮子,少说也有五六尺高,没有千斤也得七八百斤重,量他也举不起来,就说:“你能举起来,固然你考中了;假设举不动,尽管取闹官府,但是要处以的呀!”

康熙敛锋锐 妙计除奸贼

康熙登基时才八岁,无法料理国家大事,国家总体大事都由四位辅政大臣代理。这四人是鳌拜、Sony、苏克萨哈和遏必隆。其中拿大主意的是鳌拜。然则鳌拜是一个悍然,野心勃勃的人。他利用其他三位辅政大臣的薄弱退让,极力扩展自己的威武。凡是向她讨好献媚的,都饱受升迁重用;凡是不肯顺从他的,不是被排挤罢黜,便是面临有意陷害。辅政大臣苏克萨哈及大臣苏纳海、朱昌祚等人就因为与鳌拜持有不同的视角而受到杀身之祸。他竟然不时在康熙皇上面前耀武扬威,呵斥外人,而且多次肆意以始祖的名义假传圣旨,滥用权力。朝廷内外的大小官员,凡是稍有一对正义感的,无不对鳌拜一伙的为非作歹恨之入骨,不过鳌拜的心腹党羽遍布从中心到地点的好多根本机构,领悟着生杀予夺的政权,什么人也奈何他不可。

1667年(康熙六年),康熙亲政。他即使很年轻,但是志向却很高。他发誓要做一个像汉武帝、唐太宗这样有作为的天皇,因而对鳌拜擅权至极不满,决心改变大权旁落的情景。于是在他亲政不久便命令裁撤了辅政大臣的辅政权,使鳌拜的权位受到限制。然而,这样一来,他们中间的顶牛便渐渐加深起来。鳌拜虽然意识到康熙要夺回自己的权力,但误认为“主幼好欺”,对于自己的作为非但不加收敛,反而愈发肆无忌惮。在群臣向康熙朝贺春龙节时,鳌拜竟然身穿黄袍,俨如太岁。在她托病不朝、康熙亲往探视时,他把刀置于床下,直接吓唬到始祖的乌兰察布。对于鳌拜的这一个欺君罔上的行为,康熙已经忍无可忍,决心采取坚决的章程,把她除掉。

康熙是一个很有对策的人。他知道鳌拜的势力大、党羽多,除掉他不是很容易的,必须要计划周到,谨慎从事。他一面把近身侍卫索额图、明珠提拔为朝廷大臣,作为团结的左膀右臂,以便通过她们关系朝廷上下反鳌拜的势力;另一方面又给鳌拜封官加爵,麻痹他对友好的小心。与此同时,一个擒拿鳌拜的计划也探究出来了。

赶忙,康熙从各王公显贵府中选拔了100余名健康的贵族子弟,以伴随皇上习武消遣为名,入宫担任护卫。他们入宫后,每一日与康熙在御花园锻练武艺,作“布库”游戏。对于这件事鳌拜虽有风闻,可是并未意识其中有哪些相当。一来是蒙古族具有让自己的后生从小习武的习惯,二来是把康熙看成一个年幼无知,只图玩乐的纨绔之辈,乐得他少干预政事,所以并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到一年,那班少年侍卫一个个学得拳术了解、武艺高强,连康熙本人也学到不少本领。康熙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认为擒拿鳌拜的时机成熟了,于是便以下棋为名,召索额图入宫,研商除掉鳌拜等人的计划。

一天,正值鳌拜入朝之日,康熙事先把少年侍卫召来,对她们说:“你们常在本人的身边,好像自己的兄弟一样,你们是顺从自己的吩咐,仍旧听鳌拜的吩咐?”这么些人对鳌拜的霸气愤愤不满,又朝夕与太岁相处,早已成为效忠于康熙的私房,因而齐声高呼:“遵守国君的命令!”接着康熙历数鳌拜的罪状,布置擒捉之法,只等这些权奸来投罗网。

不多时,鳌拜入朝。康熙传令要独自召见他。鳌拜不疑,欣然前往。到了内廷,只见康熙端坐在宝座上,两旁站立的全是一班少年侍卫。鳌拜向来把这一个人看成是一群孩子,成不了什么大的气象,心里毫无防备,仍然摆出一副傲慢的姿态,来到康熙面前。康熙一见时机已到,便毅然地作出擒拿的手势。少年侍卫们一拥而上,把鳌拜团团围住。看到此情,鳌拜大吃一惊,起头还觉得是君主教一群孩子来与他戏耍,后来倍感窘迫,便全力展开挣扎,与这班少年打成一团。鳌拜也不是等闲之辈。他不但生得雄腰虎背,有一股蛮力,而且了解武艺,曾经驰骋疆场几十年,立过很多大功,是武周的一代骁将。讲近身交手,他并不生疏。他仗着温馨体大力强,拳脚并用,竟一连打倒好几人,差一点超脱。不过,这多少个少年侍卫毕竟是教练了一年的爱将,不仅气血方刚,武艺超群,而且都有除奸报君的立意,岂容奸雄逃脱!他们你一拳,我一脚,轮番向她攻击,直打得鳌拜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最终只可以束手就擒。

康熙见鳌拜就擒,快捷派人把他的哥们外孙子侄心腹党羽一网打尽,发布了鳌拜的30条罪状。念他过去战功卓著,免于处死,被罚永远监禁,最后死于狱中。鳌拜的党羽亲信,有的被行刑,有的被惩罚,全都博取应有的下台。铲除鳌拜集团是这位年仅16岁的少年国君亲政后所办的首先件大事。

  韩大力心里有数,就应允按主考官的标准化办。他说:“要举狮子不难,可我明天还没进食啊!”

  主考官令人端来一盘子烙饼,足有六七斤,还有一碗熟肉,也有两斤左右。韩大力烙饼卷猪肉,样子好象老和尚吹喇叭,大口大口往下吞,不到一袋烟工夫就吃光了。他还一个劲儿地抱怨:主考官送来的烙饼太少,让她只吃了一个半饱。韩大力一抹嘴,大步跨到石狮子旁边,一手揪住石狮子的一只前腿,一手抓住后腿,一弯腰,吼了一声,就把石狮子举过了头,在主考官面前走了一个来回,又把石狮子放回了原地。

  就如此,韩大力在首都出了名。正好在这时,始祖正从八旗子弟中精选少壮大力士,韩大力就被选进宫去,陪国君习拳练武。韩大力本来就有一身力气,后来又学会了拳术,真是如虎添翼,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康熙始祖把这百名武士训练好了,就想对鳌拜入手啦!两回,天子带着太监突然到鳌拜家去探视,一进门,见鳌拜脸色慌张,好象做了亏心事。国君坐到炕沿上,顺手一掀,见皮褥子底下放着一把刀。这时候,吓得鳌拜脸色如灰,汗珠子叭哒叭哒往下掉。天子好象根本没把这把刀当作三遍事,劝慰鳌拜说:“随身带刀本是本身满洲旧俗,我们不可以忘掉老祖宗啊!”

  他又说了几句勉励的话,就启程走了。

  ①康熙国王即清圣祖(1654一1722)爱新觉罗·玄烨,年号康熙,公元1661一1722年统治。

  康熙认为除掉鳌拜的火候已经到了,就接纳了一个好日子,邀鳌拜到宫中饮酒。自从上次褥下藏刀被察觉将来,鳌拜心里一个劲嘀咕,生怕天子对他动手。可他也是个了解骑射的人,凭着一身武艺,就仗着胆子进了宫廷。

  迈进宫门,他见君王正在跟一帮十几岁的孩子玩拳弄棒,个个武术高超,招势精采。鳌拜看得来了兴趣,有点手痒,太岁就顺水推舟,说:“你也是一名武林老将,前些天不妨跟几名少年玩两跤,也让他们长长见识。”

  这鳌拜本来就想展示一下本领,又听康熙这么一激,赶忙脱掉朝服,换上褡裢,就跟少年们出手起来。少年武士们都不曾斗过鳌拜,连张大力、王大力和赵大力也被绊倒在地。这时候,天皇朝韩大力努了努嘴,韩大力就赶来当院来。鳌拜看到这么些大个子壮汉,先是吓了一跳,还没想好路数,二人就扭在共同了。

  只见韩大力两手一伸,象两把钳子,死死地吸引鳌拜的右腿和右手臂,轻轻地举过头顶,往下猛一摔,噗通一声,鳌拜已经变为了肉饼,瘫在地上原来,这是康熙做好的骗局,这天就是要在摔跤场上处死鳌拜,铲除这一个大奸臣。

  刚刚十二岁的康熙君王,在这么些回合里显示了她的奇才大略,给那么些胆敢反对他的重臣,来了一个下马威。

  后来,跟随康熙磨炼武术的那百名少年武士,一个个都受君主的重用。

  这么些掼〔guan〕死鳌拜的韩大力,被封为达摩稣王;晚年死去后,葬在迪拜西郊的金山当下。他的坟山,当地老百姓都叫它“韩家府”。

  张宝章阎宽整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