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间故事讽刺卷: 一袋月亮

[古波斯]

[爱尔兰]

  汉代,在一个号称哈马顿的城市里,住青一对年青的小两口,妻子很劳累,从早忙到晚,里里外外一把手。而丈大呢?却无意间出奇,成天躺着,连动也不想动。夫妇俩为了家务活平日吵个不休。

  很久很久以前,在爱尔兰这片漂亮的土地上,人鬼共处,世代相传。

  这一天,可怜的婆姨正忙得不可开交之时,忽然发现刚刚起床的老公又呆呆地坐在门前的青石板上了,她气得这个:“喂,你这么愣愣地望着天穹,难道就不觉得难为情吗?”

  红色的海洋簇拥着那座仅有一个山脉的Roland岛,峰预上住着一个称作弗韦尔的魔鬼巨人。他很爱Roland岛,爱岛上的一草一木,每天早晨与夜间,他都要巡视海岛两遍;他一贯不从田地和五谷中走路,也从没让自己的脚踢到其余一间小木屋上,他是全岛的保养神。

  丈夫没好气地答应:“你管得着啊?我从小叔这儿继承了一大群羊,我已整整送给了牧羊人,他每日给自家送鲜奶、奶酪,难道自己还要办事吧?至于你,”

  一天下午,他兴致致勃勃地出来蹓跶蹓跶,粗笨的大脚在农田行间小心翼翼地走着,他丝毫也不敢怠慢,就怕会踩坏庄稼。

  他顿了顿,又说,“你是我的老婆,就得洗衣烧饭,”

  “哈哈!”

  说完,他又叉起双手望起天空来。

  他忽然意识前方有一大片野草,于是一双大脚痛痛快快地踩了上去,心里觉得很惬意:总算找到一块可以休息的地点了。他干脆仰面躺了下来,“咦,不对啊,难道这是一片荒地?”

  “懒鬼!”

  这时,他觉得脖子里痒痒的,不知是何等原因,他想,难道脚下的那一个野草有哪些稀奇古怪吗,他神速拔起一把杂草,仔细一看:这干瘪的谷粒被茁壮的杂草裹得紧巴巴,好象在向她诉苦求救。

  妻子再也不禁地嚷了四起,“我得以做家务活,可给小牛喝水是丈夫的事,我再也不干了,未来就您干!”

  “真不可捉摸!”

  于是,他俩喋喋不休地争吵了四起,最终,终于达成了一个商议:从第二天起,谁也决不可以说话,假设什么人先讲了话,每一日就由何人来给小牛喝水。

  弗韦尔一边嘀咕着,一边四下打量:“什么人家的园子竟这么荒凉?”

  第二天一大早,妻子先起床,她把活都办好了,果然一句话也没说。而男人吧?起床后吃罢早饭,他又呆呆地望着天穹了。六个人相视无语,倒也清净。

  顺着视线望去,弗韦尔看见了天涯海角有一排歪歪斜斜的小草屋,没有玻璃的木格窗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发出“格格格”的颤音。

  约过了一个时辰,妻子见丈夫一动也不肯动,火气又渐渐升上来了,她真有点忍不住气了,可转念一想,又到底忍住了。

  “这地是什么人家的?”

  丈夫望着想讲又不敢讲话的婆姨,脸上泛起了一丝得意。妻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披上外套,戴下面纱,到乡邻家去了。

  巨人弗韦尔在高声嚷道。

  丈夫一声不响地看着化妆得十分赏心悦目的老婆走了出去,心想,她这是要干什么呀!可想归想,却依旧三缄其口。

  风仍然在巨响,窗户仍然在发抖,没有人理睬她。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那时,迎面来了个乞丐。乞丐走近垂体瘤呆的老公,深深地行了个礼:“尊贵的举人,请看在安拉的份上,给自己好几吃的啊!”

  “给本人出来,再不出来自我就揍扁你这小子!”

  丈夫哪敢开口啊,他心中研究,说不定这乞丐就是妻子指使来试探我的吗!于是,他依然三缄其口。

  弗韦尔分明发怒了,他咆哮着,心满意足地威慑说。

  “奇怪!”

  就在这时,草屋的小门“吱呀”一声轻轻打开了。“是自身!是自身!”

  乞丐觉得纳闷:“这人难道是哑巴?”

  走出去的人急不可待地回复。

  他又迈举办了个扎,依旧轻声轻气地把刚刚的话说了五回,哪晓得这人依然呆呆地,一言不发。

  弗韦尔定睛一看,心里一下子明亮了:“我身为何人呢?咱Roland岛上除了她还会有何人吧?”

  “他一定是个白痴!”

  巨人仿佛早就料到了貌似,两道目光闪电一样直射来人。

  乞丐放心地走进屋里,自己入手拿了过多鲜美的事物,边吃边看门前的先生,可这一个懒鬼就是一声不吭。其实呀,懒鬼心里这时正在测算:这乞丐装得倒真象,诚心想激怒我,好让自身讲讲,我才不上当呢!天塌下来,我也不要说话,不然我就得给小牛喝水了。

  提起眼前那人,说来可就话长了。

  乞丐美美地吃了好半天,他还一贯不曾遭受过这么的孝行啊!过了长时间,乞丐吃饱喝足了,他抹了抹油光光的嘴,打了多少个饱嗝,然后拿起懒鬼家的一个流行最大的荷包,又装了重重干粮,往背上一搭,便得意地扬长而去了。

  他叫库尔珀,是全岛出了名的懒鬼。他矮矮的个子,一张粗笨的脸颊永远是那么脏,因为他一向不洗脸,多年的积灰嵌满了额上、眼角上面的每一道皱纹,阴沉的脸上生就一张贪吃的大嘴,身上披着一块破麻袋片,七零八落的,活象马戏团里的小丑。别看她这样子,可她的福祉却不小,他娶的婆姨只是全岛闻名的巴结姑娘,库尔珀对夫人有一句口头禅——“还早呢!”

  可懒鬼吗?他心里还在得意呢:看我会上您的当!

  每一天太阳晒到臀部了,老婆催她起身,他一个劲“还早呢!”

  过了不久,又来了个蓬头垢面的下方美容师。他看了懒鬼一眼,轻轻地走上前来问了一声:“先生,要修面刮胡子吗?”

  屋子脏了,他只当没见;牛儿叫着要挤奶,他却慢条斯理地回复“还早呢!”

  懒鬼没有答复,理发师心想,假设他不想的话,他迟早会拒绝的。于是,他便拿出剃刀,不管三七二十一,动手就剃了四起。

  这回,田里长满了野草,他差不多已有三个多月没干这活了,他爱人不知催了他微微回,他总是一口一个“还早吗!”

  懒鬼刚想张口,不对呀,这肯定又是本身夫人串通来诱我上当的,我绝无法开口!

  老婆的叫骂声,在库尔珀听来只是一阵轻轻飘过的耳边风。

  理发师痛痛快快地剃了头,又刮好了胡须,然后把工具收拾好,问懒鬼要钱。

  可前日吧,外面的喊叫声怎么这么响,这么可怕啊?他这双无精打采的肉眼眯成了一条线,微微地睁了开来,心砰砰直跳,腿嗦嗦直抖,他看清不是老婆的骂声,便一滚动地爬了四起,“吱呀”一声挪开了小木门,刚把头探出去,只听到一声惊雷劈来:“库尔珀!又是你这么些懒鬼!我早就料到了,咱全岛就数你最懒!”

  可懒鬼没有回答,理发师一连问了他几声,可固然没有答应。理发师恼火了:“喂!你想赖帐吗?快拿钱来!

  库尔珀浑身上下一阵颤抖。

  可懒鬼如故不出口,理发师气极了,他干脆摁住懒鬼的头,重新拿出工具,唰、唰、唰,三下五除二,将懒鬼的头发剪成一条鸡尾巴形状,并且用剃刀把她的脸修成了溜光溜光的女性脸,这才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我限你先天一早统统拔掉杂草!否则,我就把您这垃圾扔到海洋里去喂鱼!”

  可懒鬼仍旧什么也没说,他假若先不开口,不用给小牛喝水,什么都没关系。

  巨人愤怒地吼叫着,他仍旧率先次在这平静的小岛上如此大发雷霆。

  又过了片刻,一位卖化妆品的老妪人走了过来,她看看被弄成女性脸的懒鬼坐在这里,便走上前来说道:“高贵的女人,您为啥连面纱也不戴,头发又剪得这般短呀?怪难看的,来,我给你戴上一顶漂亮的假发。”

  懒鬼库尔珀耷拉着一顶破草帽,垂手拱立,战战兢兢地说:“遵命!遵命!”

  说完,老妇人自作主张地给懒鬼打扮了四起:她先给懒鬼抹了口红,涂了眼影面霜,又给懒鬼戴上一顶珠光宝气的假发,然后自得其乐地观赏起协调的杰作来。

  可她立刻灵机一动,献媚似地哀告巨人:“弗韦尔,今天天气不佳,上午的月亮肯定很暗,要想在一个夜晚拔光野草,除非求您老人家上天宫带一袋月亮回来,我才能顶着月光拔光这害人的荒草!”

  而懒鬼吗!他怕这老妇人又是夫人派来的警探,由此依旧一言不发地望着天空。

  弗韦尔见库尔珀一副虔敬的情态,反而起了怜悯之意。“是呀,没有月光怎么能拔光野草呢?”

  一切都完了解后,老妇人向她要钱,可她咋样也没回应,乖巧的老妇人伸手挖空了懒鬼的衣袋,满足地离开了。

  他贼头贼脑惦记,渐渐松弛了绷紧的脸。

  天渐渐暗了下去,打扮得妖形怪状的懒鬼如故仰面朝天,一言不发。

  “好啊!明儿早晨自己去带一袋月亮来,帮您完了任务。”

  突然,墙角处溜出一个影子,转眼就到了懒鬼的先头。懒鬼吓了一跳,刚想张口,一想不对,飞快屏住声息,一声也不吭,他觉得依旧他老伴派来试探他的吗!原来啊,这黑影是一个小偷,这小偷看到这一个妇女见她进去一声也不吭,以为是担惊受怕了,索性放大胆子,迈步跨进了屋内。他在屋子里到处乱翻,把装有值钱的东西尽数装进预先准备好的口袋里。到后来假诺是能带的,不管如何东西,他都塞进口袋,然后就扬长而去了。

  说完便扬长而去。

  天完全黑了下来,懒鬼有些急了,他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突然,只听到“砰”的一声,隔壁牛棚倒塌了,一条小牛窜了出来。原来,一天没吃没喝的小牛又饿又渴,再也不禁了,终于撞倒了牛棚,冲了出来。

  可什么人不理解天上唯有一个月亮呀?巨人弗韦尔兴致勃勃地赶往天宫,当然遭到了众神的讽刺和讪笑,带着一肚皮的气怏怏而归。

  懒鬼见小牛冲了出来,心想,这早晚又是夫人搞的鬼,他控制依旧一声不吭,反正已经坚持到先天了。一不做,二不休,随他去!

  “喂!弗韦尔,你干呢这么垂头丧气啊?”

  就在此时,妻子在邻居的窗前黑马意识了发狂似的小牛,她神速冲了出来,用力抓住小牛鼻子上套着的缰绳,小牛便乖乖地站了下去。妻子牵着小牛回了家。她不远千里望见家门口坐着一个才女,她很纳闷:“这是什么人啊?我怎么不认得呀!她怎么到我来啊?莫非懒鬼他……”她越想越不对劲,快速三步并作两步走近这么些女人。

  半路上,魔术师杰克(杰克)大声问道。

  她生气地问道:“喂,你是哪家的,一个人呆在此刻干么?”

  巨人把工作经过——告诉了杰克。

  懒鬼一听到老婆开口了,喜笑颜开地一下就跳了起来:“哈哈!你输了!”

  “你可上了懒鬼库尔珀的当了!”

  他请求把头上的假发拿了下来:嘴里满面红光地高喊:“哈哈!快给小牛喝水去!”

  杰克(杰克(Jack))抚掌大笑,“懒鬼明知天上唯有

  妻子这才发现眼前的怪物竟然是她的爱人,她想得到极了:“你怎么会弄成这样的?”

  一个月亮,却让您去找回一袋月亮来借光拔草,这不是哄你上当,想蒙混过关吗?”

  等妻子走进屋内一看,她差点没昏过去。家里的事物全给偷光了,地上乱七八糟,一塌糊涂。她再也禁不住,大声喊了起来:“你这个懒鬼,难道死了呢?家里的东西都给偷光了,天哪,这可怎么做啊!”

  巨人弗韦尔这才如梦初醒,他气得浑身发抖,挥拳向天怒吼,这声音,惊人极了。突然,他转身就向库尔珀住的小木屋狂奔而去。

  懒鬼得意地笑了起来:“别装了,你觉得自己不理解啊!告诉您,我才不会受骗呢!”

  “懒鬼,你听着。你肯定知道根本未曾一袋月亮,却自以为聪明来讥讽我,告诉你,我再宽松你一天,到次日夜晚自己带一个口袋来,你不可能不把田里所有的野草统统付给自己,否则,我就把您连同这破房子一齐扔进大海。”

  妻子一听,这才如梦初醒:原来懒鬼是为着怕做事而不管不问的哎。她气得如何似的,拿起了投机的事物,牵着小牛,一阵风似地走了出去。

  说完,巨人便气哼哼地走了。

  懒鬼的妻子走啊、走啊,走了很久很久。一天夜里,她来到一群孩子中间。

  库尔珀吓得目瞪口呆,他心惊胆颤极了,一筹莫展地坐在门槛上,凝视着漫无边界的杂草,祈求苍茫的深海和漫无边际的蓝天,快帮忙他渡过这揪心的难题吧!这一个根本没有隐私的大懒鬼竟然不吃不睡犯起了愁,恐惧的泪珠悄悄地沾湿了她的破衣襟。

  “孩子们,你们有何人看见过一个背着大布袋的人走过去呢?”

  站在两旁的贤内助是个绝顶聪明的女郎。她赶到丈夫跟前:“库尔珀,即使你现在能听我的话,也许还是能获救。”

  她问道。

  “快说啊,有什么样艺术?”

  “有的、有的,”

  库尔珀焦急的眼光里披表露了一丝期待。

  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告知她说。“半个刻钟往日,这多少人刚从此时走过,唔,是朝这走的。”

  “现在唯一的章程就是,你即刻带上咱家最好的耕牛奔到田间,把所有的荒草全部犁光,一棵也不剩。等前些天巨人来了,你就视为四个小矮人半夜里把杂草全偷完了,草没有了,你当然也就不需要去拔了。”

  她谢过孩子们,朝着孩子们指导的主旋律,朝前走去。

  事到这样,库尔珀也只可以照办了。他最少花了一天一夜的岁月,懒鬼的汗珠湿透了一切的每一件衣裳,他的足迹踏遍了自我田里的每一个角落,所有的荒草和平淡的谷子全没了,只剩余一片漆黑的土地,一望无边。

  果然,没走多少距离,她就映入眼帘一个蓬头垢面的玩意正背着一只大布袋,往前走着。这人走得很慢,大概是布袋太重了。懒鬼的太太一见,心中已经精晓了八九分,于是他便快步赶了上去。

  “那下可好了。”

  “女士,您往哪儿去呀?”

  他满足地站在田边的树下,揩着汗,等待巨人的赶来。

  这人一见旁边来了个女孩子,就笑嘻嘻地问了起来。

  到了夜间,弗韦尔夹着阵阵大风突然来到了田间,他惊叹地望着那寸草不剩的肥田,惊异地望着汗流浃背的懒鬼,刚要张口,只见库尔珀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我要赶回家去。”

  “巨人老爷,前几天您老人家刚离开,我就牵着牛一边耕地一边拔草,到了半夜里,我其实累极了,就躺在这星光下打了一个盹,没悟出自己刚一合眼,田里的荒草就从未有过了。我老伴告诉我这是四个小矮人趁自己入睡的时候,把杂草偷光了。现在正值途中逃呢!假若您不信的话,这就立时追上去,兴许仍可以抓到那帮小偷。”

  懒鬼的老婆低声答道。

  弗韦尔信以为真,二话没说,背起口袋,夹着大风;飞也似地追了前去,但一向没有追到小矮人。

  “怎么你一个人走呀?”

  为了不让巨人弗韦尔再来找劳动,妻子郑重其事地叮嘱丈夫,一定不可能让野草再在田里长出来了。库尔珀早就吓破了胆,怎么敢不依呢,从此以后,他每一日辛勤地耕耘,黑油油的园子里长起了令人羡慕的谷物。

  这家伙问。

  他竟成了罗兰(Roland)岛上最勤俭持家的人了。

  “我大爷姨妈年纪大了,不可能伴随自己,我时时独自一人外出的。”

  祖俊改编

  “啊!这你爱人呢?”

  “丈夫?我还没成家啊!”

  懒鬼的婆姨故意羞答答地回答道。

  小偷见这女人长得很美观,说起话又很振奋人心,不禁想入非非了,他献媚似地说:“这自己陪你走你愿意呢?”

  懒鬼的老婆甜甜地笑了弹指间:“这多欠好意思呀!”

  于是,他们俩便一起连续上前走去。一路上俩人有说有笑,分外可亲。

  走了没多长时间,小偷向懒鬼的夫人求婚,她一口就承诺了。小偷如沐春风,得意极了。他们说了算到沙漠边缘的城市去举办婚礼。

  天黑了,他们赶到了一座城池。他们找到一位长老,长老答应第二天就为他们举办婚礼。

  夜深了,小偷在长老为他们准备的客房外间的地板上睡了下来,很快他就睡着了。这时,懒鬼的妻妾悄悄走到小偷一路上扛着的大布袋旁,解开布袋,发现家里失去的事物都在内部。她喜欢极了。只见她把小偷和长老的鞋子都拿到外边,然后轻轻打开门,吃力地把布袋放在小牛背上,赶着小牛就往家里奔。

  天亮了,小偷发现东西全没了,这个女孩子也不见了,才领会自己上了当。

  他自嘲地嘟囔道:“唉!偷来的事物到底是外人的,就让它去啊!”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懒鬼的爱妻一进家门就兴奋地叫了四起。可连人影都没见。她找到后院一看,哈!她呆住了:四周打扫得卫生,一排排洗好的衣物正晾在窗边。这位懒鬼丈夫正在全力地劈着木柴,在为冬季暖和做准备吧!懒鬼妻子和颜悦色极了,她望着她的爱人,幸福地笑了。

  她拉着丈夫的手,柔声说道:“我该给小牛喂水了。”

  丈夫的脸刷地红了,他吸引妻子的手:“这事应该自我来做,我随即就去,这是我们男人应该做的事!”

  从此,他们成了当地最甜蜜的一对夫妇。

  祖俊改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