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下五千年: 血战葛底斯堡

  1861年1月,美利坚联邦合众国南边各州发表脱离联邦当局,建立了一个“美利坚邦联”,这年6月,南方叛军攻占了联邦政党军驻守的山姆特要塞,南北战争发生了。

  林肯(Lincoln)是共和党人,1847 年至1849
年当选为众议员,他力主维护联邦统一,渐渐裁撤奴隶制度。当选总理后,南方各州相继揭橥脱离联邦,美国内耗暴发。战争初期,他曾使劲设法与南方诸州投降,遭驳回后,在群众运动高涨和军队失利的地势下,1862
年起头应用革命措施,使战争成为群众性的革命斗争,保证了战争的打败。葛底斯堡大捷即是南北战争中的一次重要战役。
  美利坚同盟国总统林肯(Lincoln)在办公室召见志愿兵军长米德。林肯(Lincoln)握了握米德的手,说:
  “您来了,好。经过认真考虑,我控制任命您为波托马克(马克(Mark))河军团司令。当然罗,也想听一听你的想法。”林肯(Lincoln)表示米德坐下,米德却站得笔直,说:“爱戴的管辖,我从心田感激您的青睐。不过,您当然是知道的,我直接在波托马克军团司令麦克(麦克)菜伦部下效力,现在要接替他的重任,恐怕..”
  林肯(Lincoln)用深邃的眼光注视着这位少校,听他说到这边,便轻轻地一拍她的肩膀,说:“米德中校,你是好样的,我本来应该尊重你。”Lincoln又表示让米德坐下,米德便坐到沙发上去,林肯(Lincoln)却在她前边来回走了几步,而后用缓缓的语调说:“Mike(Mike)莱伦司令,他,有一个当做首要将领决不应有的不得了缺陷,这就是对南方叛军的恐惧激情。要和仇人作战,却害怕敌人,这怎么行吧?
  你了解,二零一八年她指点10
万政坛军,乘着汽船,沿波托马克河而下,本来是让他去占领叛军的京城乌兰巴托,他却停滞不前。后来,他不是被南方扳军司令罗Bert·李克服了吗?只能撤退了吗?再后来,即使在安提塔姆溪,麦克(Mike)莱伦阻住了罗伯特(Bert)·李的武力,可是,当罗Bert·李退却时,他又以逸击劳,不去追击,白白把仇敌给放跑了。..唉,这怎么仍可以当大中将呢?畏敌而又纵敌的军长,我一旦再不转换掉,迟早要误大事,我那一个总统也就不可以向国人交待了!”
  Lincoln一路讲来,米德从来仰头聆听,不时点一点头。
  林肯(Lincoln)在挨着米德的沙发上坐下,眼中显露亲切而信任的强光,说:“你米德与麦克(Mike)(Mike)莱伦大不一样,是平常光顾第一线指挥的,不怕枪林弹雨,能大胆出生入死。只有如此的大将,才是我们前几日亟需的校官。”Lincoln把左手一抬,说:“如何?”
  米德低下头,沉思片刻,而后一笑说:“我遵守总统的命令。”
  林肯(Lincoln)站了起来,笑着说:“这样才好。米德,我报告您,我即将下令征召10
万人参军。你的部队能够追加到8 万人。其中囊括加州Davis分校州30
个民兵团和伦敦州的19
个团,也一并调到您的上面,由库奇将军指挥,帮忙你破敌。”
  米德听了也欣喜起来,脱口而出地说:“库奇将军是英勇善战的!”
  Lincoln脸上也浮出笑意,说:“当然。我想,你们在一块是会多打胜仗的,..
  其它,请你放心,你们军团的兵器、弹药,将是分外从容的,需要多少就供给多少,其他给养也将是特别充实的。你就用心狠狠地打啊!”
  米德点点头,看林肯(Lincoln)的话已说完,他便很严肃地向Lincoln行了一个军礼,告辞出来。
  米德是一个勇敢沉着而又兼备心机的人,他继任了波托马克河军团司令后,便与库奇将军等人信以为真研商如何打破气势汹汹的南边叛军。
  南方叛军是保障奴隶主利益的军队,叫做“同盟军”,其麾下是罗伯特(Robert)(Bert)·李。罗伯特(Robert)(Bert)·李有10
万人马,250
门大炮。从南向北打过来,简直是势不可挡。罗Bert·李自以为无人可敌,平素向前,早把南方的首都罗兹和为数甚少的自卫队远远抛在前边了。
  这一天,罗伯特(Robert)(Bert)·李听说林肯(Lincoln)任命米德为波托马克军团司令,便呵呵大笑说:“什么米德,外加个什么库奇,都只是是有的小蚂蚁。迈克(Mike)菜伦这只大黄蜂还不敢靠近我,这么些小蚂蚁,只要一伸小手指头,不就全给他碾个粉碎!”
  于是,纵令士兵四出抢掠,大吃大喝,人人以为战争已经贴近尾声胜利的每天了。——其实,罗Bert·李的“同盟军”,在总人数上与政坛的“联邦军”
  相相比较,如故大大处于逆风局,只因为联邦军本来的参知政事指挥不行,才让南方叛军占了许多利(Dolly)于。
  早晨,Robert(Bert)·李正在喝酒吃烤火鸡的时候,接到了她的上级、南方叛乱政党管辖杰斐逊(杰斐逊)·Davis的电报,电报祝贺他的皇皇胜利,并要求她赶紧扑灭东部战场的联邦军,以便抽出兵力来到南方去交战。Robert(Bert)·李随即给总理回电,一则对总统的道贺表示感谢,二则让总统放心,消灭东部的联邦军短暂,三则愿意后方多供应一些弹药和给养。
  次日,罗伯特(Bert)·李接到军需首席营业官的复电,说:“即便罗伯特(Robert)(Bert)·李将军想要给养,这就请到北方的早稻田州去取吧!”罗Bert·李接此电复,不免吃了一惊,心想,是不是南部给养己缺乏了?仍旧不想给自己给养了?但一转念,不禁哑然失笑,一想:“对,对对对,我先天兵不血刃、战无不胜,还要哪些后方送来的给养?只要拿下北方的长春、费拉德尔菲亚、马赛或华盛顿(华盛顿),还怕没有给养吗?到这儿,粮食,弹药,就会持续而来了。
  况且,一旦砍下华盛顿,英帝国、法兰西共和国以及其他北美洲国家就会认可大家了!”
  他越想越称心快意,伸手拿起一只高脚银酒杯,满满斟了一杯美酒,一仰脖子喝了下去,脸上泛出粗野的红光来。随即给军需总监复电,说谢谢她的辅导和鞭策。
  此时,正在罗伯特(Robert)·李的军营看地图的一位大不列颠及英格兰联合王国上将Freeman特尔说:“珍视的罗Bert·李司令,也许我是杞人忧天罢,假如有那么一支联邦军,趁司令远离金沙萨的时机,突然去偷袭你们的都城,把它拿下来,该如何是好呢?”
  大不列颠及苏格兰联合王国将官脸上现出诡谲的神气,右手摆弄着一支红色铅笔。罗Bert·李一愣,顿时狡黠地一笑,说:“好哇,那很好。校官先生。假若他们真有狗胆和力量去占领我们的松江市布兰太尔,那么,我也就不谦虚啦,把他们的都城华盛顿拿下来呀。我们把新加坡互换一下,岂不是很有意思吗?”
  说得弗里曼(Freeman)特尔接连不断点头,大笑起来。
  原来,北方的首都华盛顿(Washington)并不平静,因为传言“铜头毒蛇”们要在首都搞暴乱,以策应罗伯特(Robert)(Bert)·李的出击。所谓“铜头毒蛇”,乃是隐藏在北方民主党人中的主和派,他们与南方奴隶主关系密切,一直进展反战宣传,有的在国会中捣乱,有的暗中社团军队。尽管他们的运动得不到全民的支撑,但总想乘隙蠢动,只是由于国民反对他们,暂时不可以行动起来。罗Bert·李暗中与“铜头毒蛇”联系的言谈举止,已被北方政党发现,林肯(Lincoln)总理正时刻警醒并千方百计预防他们。
  此时,有一份名为《斯普林菲尔德(Field)共和党人报》的报章,忽然公布作品,敦促林肯(Lincoln)总理亲临前线去指挥作战。Lincoln看罢,笑了一笑,把报纸放到桌上。
  他的一位书记说:“总统阁下,这报纸上说的,也是一个好办法啊。人们都领悟,总统是一个出色的韬略家。而且,总统若亲临前线,肯定会大大地鼓舞士气的哎!”林肯(Lincoln)点点头,深沉地说:“这说不定是一个好主意,但可能也是一种阴谋。是不是想让我偏离迪拜,给铜头毒蛇们搞暴乱腾出空隙来?”
  Lincoln看了秘书一眼,又说:“士气的轻重,不在于我Lincoln是否到了战地,正义之战,士气必高,大家现在举行的是一碗水端平之战!况且,我已任命了米德去东部战场指挥,他是一位有心机的改革家呀,有哪些不放心的?”秘书听了有理,便把这种报纸放进了废纸堆。
  过了一会,Lincoln让秘书给米德司令发电报告诉他:攻击的对象不是莱切斯特,而是要坚韧不拔打击罗Bert·李,只有打垮了辅助奴隶主政权的武装部队,才能摧垮其政权。要求米德司令寻找仇人作战,而不是伺机。
  司令米德收到Lincoln的电报后,心中对“寻敌交战”的指令很器重,认为这是一个精干的决定。于是,设法寻找罗Bert·李的军事的主力。可是,因为罗Bert·李的军旅已远远地北上了,直开到日本东京华盛顿(华盛顿)之北,那是为了率先攻占长春,以博得给养等军需品,以便再攻击华盛顿(Washington)北面的咽喉费拉德尔菲亚,并抵御米德指引的联邦军,所以,一段时间之内米德竟未寻找到敌军主力。
  司令米德与库奇将军指点部队由南向北细心寻找敌人的踪迹。一天,侦察兵忽然来告诉:在华盛顿(Washington)以北约200
海里的小镇葛底斯堡附近发现了一支敌人的军旅。米德问:“大约有微微敌人?什么兵种?”
  武警说:“约有三四千人,紧假若步兵,有少数骑兵和几门火炮。”
  米德等特种兵退出后,便与库奇将军立即查看军事地图,而后便发出命令,将部队在略显倾斜的开阔地的林海中、小河边与小土丘上配置开来。
  此时,南方的结盟军尚未发现米德的武装力量,正在向葛底斯堡进发,后面是三五十名骑兵,其后是长列步兵,再后边是炮车,最终又是一小队骑兵。
  忽然一阵大炮的轰鸣,把南方军队的火炮前面护卫的马队打得七零八落,前面的南方军还未曾搞领会是怎么回事,也已饱尝倾盆大雨般枪炮的发射。转眼之间,南方同盟军的那支阵容被打得人仰马翻,失去了还手之力。
  政党军急速缩短包围圈,消灭顽抗的残敌。
  原来那支陷入包围圈的南方同盟军部队,乃是Robert(Bert)·李所指点的10万三军的先头部队,罗Bert·李的大部队离这支队伍容貌尚有10
公里左右。
  罗伯待·李因为自恃无敌,骑在及时沿曲曲弯弯的征途蜿蜒而进。此时正是盛夏时节,他在当时悠闲地欣赏着北部的自然风光,心想,南部虽然是红火的,这北部也是美观的,有朝一日把联邦军击垮,把Lincoln推翻,自己倒愿目的在于这北方建立新的家园..他正在遐想之际,忽然隐隐约约听到轰隆的大炮声,他估价是前边已经接上火了,便拿出望远镜来远眺,不过却看不到什么,只望见一带树丛的地点升起炮火的圆圆硝烟。他盘算:“给养还从未搞到,弹药也不很雄厚,怎么在这地点碰上了她们?”继而又想:“这一个斩上任的将帅米德,也不是哪些经验充裕的爱将,他手头也是士兵居多,操练有限,乌合之众而已。我要给他点颜色看看,一口把他吃掉,缴获他的补给和弹药来填补自己!”
  忽然有一个骑马的新兵飞奔而来,罗Bert·李从衣着上认出这是已方兵士。转眼之间,这骑马兵士己到跟前。罗伯特(Robert)(Bert)·李见她脸上流着血,便忙让卫兵把他扶下马,领过来。这兵士报告说:“先头部队陷入伏击,元帅重伤,命我来告诉,请求顿时救助,否则就..”罗伯特(Robert)(Bert)·李听罢,决心立马投入交战。
  这一天是1863 年7 月1 日。Robert(Bert)·李令1.5
刀名生力军猛攻米德军队的左派。北方政坛军的左翼指挥将领是库奇。库奇从望远镜中来看南边军以数千名骑兵为初阶,前面是黑压压的步兵大队,并有马拉的重炮夹在里边。
  库奇下令左翼各部:30 挺重机枪和100 挺轻机枪先打骑兵再打步兵; 20
门重炮轰击仇敌炮车,务必全体摧毁它,其余100
门大炮对敌人步兵的前边、中部、前有些三截轰击。
  南方军队在一片战鼓、军号、呐喊和马蹄声中猛扑过来。骤然间,库奇将军的战区上枪炮声大作,弹如骤雨,火如飞龙,把南方军打得家破人亡,人叫马嘶,乱成一团,顷刻间就被打死打伤了一大半,已经难于社团反击,只能在局部土丘、孤石、树丛及田埂间躲藏着,胡乱射击。打了一阵从此,库奇的战区上枪炮声逐渐停歇,南方军队以为时机来了,便又扰乱从个别隐蔽的地点爬出,渐渐地扰成队形,一声军号响,便大喊大叫向库奇将军的阵地扑过来。库奇将军看到敌人均己透露,便一挥令旗,枪炮齐发,集中射击敌军刚结集成的武装力量。这一阵凶猛的火力,又把仇敌打死打伤许许多多。这之后,攻击米德军团左翼的联盟军再也决不可以社团回击,库奇将军的老将们各自射击着残敌中的若干顽抗者。
  米德司令见库奇将军歼灭了南方军的一支大部队,心里快意,派人去嘉奖他,并送去大量弹药和给养,鼓励他们遵守阵地,防备仇敌夜间突袭。
  罗Bert·李攻击米德左翼吃了大亏,唯有个别败兵趁夜色逃回,此外抛尸于荒郊或逃散了。Robert(Bert)·李大怒,准备夜间突袭,但因不知对方底细,终未敢出手。
  经过一夜考虑,罗Bert·李决定改变主攻方向,攻击联邦军右翼。
  第二天一早,罗Bert·李便指派小股部队佯攻联邦军左翼,并以重炮向库奇将军阵地轰击,而把一万多少人的大军事悄悄向米德的右翼袭来。
  米德在电话中听到库奇将军的话:“敌人进攻左翼只有不足一千人马,看来是佯攻,估量仇人会从中间或右翼强攻。”米德说:“我们这边已意识远处有大宗敌军开过来,这边你放心。你小心敌人的突然袭击。”
  米德的右派军队控制着圆顶山、小圆顶山和克尔普山诸处制高点及其周围的防区。联邦军见仇人己进入火力射击范围,便起始了可以射击。但这支敌军很执着,被打倒下去一批,前边的便又冲上来,再打倒一批,前面的又冲上来,仇敌轮番冲击五六次,联邦军的枪管子都打得发了红。
  Robert(Bert)·李见自己的武装冲击多次决不可以尽如人意,反被大量杀伤,怒气冲天,下令:“集中全体二百余门大炮轰击,而后以5000
骑兵为指点,3 万步兵为续部,全力攻击,务必摧毁米德的右派阵地。”
  炮弹像冰雹一样落到联邦军右翼阵地上,联邦军死伤不少。随之,南方军的骑兵和步兵像潮水一般涌上来,联邦军即便竭尽全力反抗,但渐渐帮忙不住。
  联邦军的几门大炮已被南方军夺去,南方军正准备用刚夺到手的大炮轰击时,一股联邦军首席执行官挥刀猛扑上来,登时,把南方军杀倒几十人。又重新夺回大炮。
  双方的军旅进入肉搏战,在圆顶山、小园顶山和克尔普山的山上山下,喊杀连天,真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死伤遍地。
  米德见自己的右派确已难于协助,便从中央调出8000
人马,追赶去帮忙,并指令左翼与主题的持有大炮一齐猛击敌人的前线和后方。右翼军队赢得这么些匡助,便又奋力回击,同盟军终于协理不住,向后退去。联邦军的右派阵地守住了,战士们用重机枪与火炮猛击逃跑的仇敌。
  征战已举行了两天两夜,米德几乎一分钟也绝非休息,至多也只是物化稍稍恢复生机一下疲惫。他不停地听取各下属部队的气象、报告,连续不停地下达提示、命令,运筹着战役的大局。米德还及时给总理林肯(Lincoln)发电报,报告敌军在全线各点的出击均被击退,而且解决了众多敌人,Lincoln总统回电嘉奖米德及其一切指战员,鼓励他们肯定打胜。联邦军的精兵们当然就是为保卫自己的家园而战,斗志旺盛,得到总统的奖励后,更是倍受鼓舞,勇气猛增。
  南方同盟军总司令罗Bert·李却很要紧,一者给养、弹药都越来越少,二者一直认为所向无敌,如今却屡遭重创。于是,便命令乔治(George)·爱德华(爱德华)·皮克次日率部从大旨突破。
  1863 年7 月3
日,在葛底斯堡的一片倾斜的开阔地面上,由George。爱德华·皮克指挥的1.5
万名士兵,在藏蓝色弗吉尼冠军旗的指引下,以整齐的步履越过开遍白色雏菊的空旷草地,仿佛在练兵场上行进。罗Bert·李在天涯看了,心中很欣喜,自念道:“到底是自己的强劲的部队,何等威武雄壮。
  这一眨眼之间间,吓也会把北方佬吓跑的。”
  隐蔽在石垛、战壕等处的政党军士兵,见南方军排着整齐的武装开来,开始不免有点紧张,但在各级指挥员的指挥下,士兵们登时分头瞄准了射击目的。一声号炮晌,联邦军的火炮、小炮、重机枪、轻机枪同时发射。同盟军的前排战士纷纷倒下,而后排却依旧列队进发。联邦军无冕火爆射击,但不可能阻挡仇敌前进。同盟军部队从来进到公墓岭的山背,双方便展开了自刃战。有的在立时互相砍斫,有的在本地相互击刺,有的在徒手格斗,有的用石头相击,刺刀从咽喉穿过,马刀削下的头部滚下山涧去,喊杀声,惨叫声,刀枪撞击声,震天动地。
  Robert(Bert)·李见自己军队的蓝旗已飘扬在对方阵地上,一挥长刀说:“好啊,我们克制呀!”但转眼之间,这军旗被砍倒,联邦军从山这边海涛般涌过来,枪声大作。原来是米德司令从左右两翼派出的后援到达了。罗伯特(Robert)(Bert)·李只见自己的武装已先导向回逃跑,而联邦军在后迫击。Robert(Bert)·李立刻下令以排炮轰击开阔地,不论何方军队,都不让通过。于是政坛军纷纷掩蔽,而同盟军则四散乱跑。
  米德令自己军队左右翼以重炮轰击罗Bert·李的屯驻地,罗Bert。李神速躲进坚实的掩体,搓初始,下令各军顶住。不多时,有一个从公墓岭那里骑马逃回来的军人,气喘喘地走进掩体来向罗伯特(Robert)(Bert)·李告诉说:“司令,大家的人一差不多都完了。我们的力量太弱了,不可能把敌军打垮..”Robert(Bert)·李见她尴尬不堪的榜样,一皱眉头,让他先出来休息。
  米德见敌军已垮,前面再也未曾敌军往上冲,便万分打动地高喊道:“谢谢上帝!”三天三夜未得到休养生息的米德,打电话给库奇将军:“罗伯特(Robert)(Bert)·李是个狡猾又一意孤行的玩意,小心他反击。”于是,联邦军各部都连夜加固工程,加强警示。
  米德又于7 月3 日晚10
时许给总理Lincoln打了电报,报告前线胜利的消息,并将她自己给波托马克(Mark)军团全部指战员的道贺令也告诉了林肯。Lincoln看到“把侵略者从大家的土地上赶走出去”时,轻轻摇了舞狮说:“仅仅‘驱逐出去’怎么行?要追击敌军,消灭敌军!”于是,随即致电给指示要坚定追击、消灭敌七月4 日,Lincoln向全国发布通知,说:“葛底斯堡成了奴隶主军队的陵墓。至7 月3
日晚10
时,光荣的波托马克(马克)军团,取得了分明胜利。联邦的事业是充满希望的事业,我们向为联邦事业而献身的武士们致以诚挚哀悼!”
  7 月4
日夜间,大雨滂沱,罗Bert·李在无奈的场所下,连夜冒雨渡过波托马克(马克)河,率残部仓忙逃窜。米德与库奇连忙挥军追击,又解决了一批仇敌。
  葛底斯堡之役,南方军队伤亡和失踪的有二万八千余人,北方军也死伤了二万三千来人。那第一次大战是美利坚合众国内哄的转向点,从此,南方军队由进攻转入了看守,而北方军队却为联邦事业打开了向阳最终胜利的大门。
  (吴宗铭)

  战争初期,由于Lincoln政党的低头让步和北军指挥官的指挥不力,北军接连负于,首都华盛顿三回告急,而进攻叛军老巢利亚的北部政坛军司令麦克米伦畏敌不前,贻误战机,在南边军队进攻下遭到惨败。

  Lincoln总统忧心如焚,苦思良策,希望能扳回战局。“必须改换麦克米将军!”Lincoln心里想,“然而什么人来替代他啊?”Lincoln又犹豫起来,在办公来回踱步,突然,他回顾了一个人:米德,对,就是她!即使她的军衔只是是个中将,但他有勇有谋,每便战斗都有凸起的彰显,一定能担负起重任。

  1863年六月,Lincoln召见了米德。Lincoln看了看从战场匆匆来到的米德,示意她坐下,米德却站得笔直,心里想了解总统召见他究竟为了什么事。

  “米德将军,我通过认真考虑,决定任命您为波托马克河军团司令,接替麦克米伦将军的岗位,您有什么想法?”林肯(Lincoln)说道。

  “保护的管辖,我非凡感激忽对本人的依赖,但您明白,我间接是麦克米伦将军的手下人,现在要接替他的地方,恐怕……”。

  “您的心情我能领略,但这是战争的内需。你是个精粹的阵容指挥员,这谁都知道,至于麦克米伦(麦克米伦)将军,他太令自己失望了。2018年她辅导10万大军沿波托马克河而下,本来可以拿下叛军的新加坡温尼伯,结果什么呢?他对南方叛军有恐惧心思,停滞不前,被叛军司令Robert·李打得险些全军覆没。后来,在安提塔姆溪,当Robert(Bert)·李退却时,他应有追击,但他竟养精蓄锐,白白把仇人放跑了!”林肯(Lincoln)一边说一边在办公室来回走了几步,显得有点感动。

  米德平素认真听着总理讲话,不时点一点头。

  Lincoln在沙发上坐了下去,以充满信任的口吻说:“你和麦克米伦(麦克米伦)完全不同,你是一位勇猛的大将,我深信您能独当一面。”“我遵守总统的通令,我将尽我所能去干。”米德终于允许了。

  Lincoln满足地方点头,然后又说:“我将给您8万人,另外库奇将军指挥加州圣巴巴拉分校州的30个民团和伦敦州的19个团,和您一头作战,他听你指挥。”

  “库奇是位英勇善战的将领。”米德兴奋地说。

  “当然,你们本次攻击的对象不是新奥尔良,而是罗Bert·李,你们要摸索有利的战机和他的主力决战,争取彻底击垮她的武力。我等待你们的好音讯。”

  米德告辞了总理,然后和库奇得到了牵连,多少人研讨交战计划,寻找破敌的空子。

  南方叛军司令罗Bert·李这时正率10万军队,250门大炮,从南向北打来,一路以上战无不胜,其势不可挡。这一天,他听说波托马克(Mark)军团司令改为了米德,鄙夷不屑地说:“哼!米德,还有库奇,等着瞧吧。我要象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把她们碾个粉碎!我要攻下得梅因、长沙、尼科西亚、华盛顿(Washington)!”

  1863年十二月1日,米德和库奇在华盛顿(华盛顿)以北200公里的小镇葛底斯堡设下埋伏,准备在这边痛击罗Bert·李的叛军。他们早已打探到罗Bert·李的武装力量远离南方,紧缺给养,华盛顿北部的要害费城有北方军队的军需仓库,还有大量的食物,是罗伯特(Robert)(Bert)·李进攻的显要目的,而葛底斯堡是通往深圳的必经之地。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他们严阵待,等着敌人进入伏击圈。大约中午9点钟,武警忽然来报告:前方不远发现敌人一支队伍容貌。

  “有些许人?骑兵如故步兵?”米德问。

  “大约3000人,重假诺步兵,有微量骑兵,还带着几门火炮。”

  此时,南方叛军还没觉察米德的军事。正向葛底斯堡进发。突然一阵巨响,埋伏在山边的北方军大炮开火了,紧接着雨点般的子弹向南军射来,转眼之间,南军被打得人仰马翻,一部分残兵丢下枪支,没命奔逃。

  原来,这支部队是Robert(Bert)·李的先头部队,此时,他离葛底斯堡还有10海里。他平生没把米德部队放在眼里,骑在即刻悠闲地欣赏自然美景。忽然,前方传来隆隆的大炮声,他赶紧举起望远镜,只晤面前山林中开起团团硝烟,他清楚遇上了仇人。立时督促部队加速前行。

  罗伯特(Robert)(Bert)·李命令1.5万名战士猛攻北军左翼。南方军队在烽火配合下,在一片呐喊和马蹄声中猛冲过来。指挥左翼北军的库奇登时下令20门重炮对准扑过来的骑兵轰击,一匹匹战马嘶叫着摔到在地,后面冲过的骑兵又践踏着摔倒在地的南军士兵。南军阵地上血肉横飞,一片混乱。1.5万人瞬间死伤过半,罗Bert·李眼看意况对友好不利,只可以命令撤退。

  第二天大清早,罗伯特(Robert)(Bert)·李首先集中自己的火炮猛烈轰击库奇的防区,又发起了两遍冲锋,很快就被库奇击退。北军正准备回手南军的又一遍攻击,却半天不见仇人的意况,只见不远处山林中有军旗飘飘,库奇揣摸罗Bert·李正在社团更大局面的进击。但这一次她错了,罗Bert·李其实是声东击西,早把主力部队悄悄运动到北军右翼,出奇不意地向这边的北军发动了攻击。双方在这边举行了激战,北军凭借地形有利打退了敌人的高频出击,战场上到处都是南军的尸体,而北军也伤亡惨重。

  罗Bert·李没有遇见如此顽强的挑衅者,进攻连续破产,使她原先的傲慢自大全消失无踪,他怒气冲天,命令200多门大炮同时向右翼的北军开火,炮弹像冰雹一样落在联邦军的防区上,山上的石头被炮火击中,掀了四起,呼啸着向空中飞去。紧接着5000骑兵像一阵大风一样刮向北军阵地,骑兵的前面是3万多步兵像潮水一样涌了上来。双方在战区前进入肉搏战,喊杀声使全球都震颤起来。到中午3点钟,南军突破了北军的右翼阵地,但也负出了严重的代价。但无论咋样终于夺取了北军的战区,罗Bert·李这时才稍感轻松一些。夜幕渐渐降临了,战场上一片静悄悄,经过两天激战的南军士兵疲倦不堪,就算山上蚊虫成群,他们或者很快睡着了。不知睡了多少长度期,他们突然被一阵喊杀声惊醒,朦朦胧胧中只见山上四处都是火光,北方军队已经冲上了防区,许四人还没弄了解怎么回事就永远躺在了地上。原来,米德抓住罗伯特(Robert)(Bert)·李一惯轻敌的疾病,决定趁其不备,半夜突袭,果然一举中标。白天错过的阵地又再次夺了归来。

  3月3日,罗Bert·李急躁起来,连续两天碰到沉重打击,对于他来说是素有没有的事,而且南军的给养,弹药都亟待补充,假设这样胶着下去,对协调不行不利,必须赶紧击溃米德,然后就足以挥师河内,在这边能够拿到军需品,仍能让辛勤的武装力量休整几天。他控制孤注一掷,继续猛攻北军,这一天的交锋空前火爆,阵地几遍易手,战马和小将的遗体满山都是,山间溪流都被鲜血染红了。战斗一贯不停到当晚10点钟,南军协理不住了,再也并未能力进攻。米德登时把战线胜利的信息告知给了Lincoln总理。

  1月4日,林肯(Lincoln)发布了出口,说:“葛底斯堡成了奴隶主军队的陵墓。至12月3日晚10时,光荣的波托马克(马克)军团,取得了显明的胜利。”

  十二月4日夜间,Robert(Bert)·李连夜渡过波托马克(Mark)河,率残部仓忙退却。

  葛底斯堡大战,南方军队伤亡近3万人,北方军队也死伤2.3万人,这是内战中规模最大的五遍交锋,也是内战的倒车点,从此,南方军队由进攻转入防御,北方的尾声大胜只是岁月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