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孟姜女哭长城

[中国]

   

  传说秦始皇有个孙女,因脸上长得满是麻子,大家都叫他“麻姑”麻姑虽相貌不俊,但智慧伶俐、心地善良。

  相传在南齐的时候,有一户姓孟的住家,种了一棵瓜,瓜秧顺着墙爬到姜家结了瓜。瓜熟了,一瓜跨两院得分啊!打开一看,里面有个又白又胖的二姨娘,于是就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孟姜女。孟姜女长大成人,方圆十里、八里的老乡亲,何人都了然她是私家好、活好、聪明伶俐,又能弹琴、作诗、写作品的好孙女。老俩口更是把他正是宝贝。

  在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时,为了加快工程进度,他派了不可推测的大兵做监工,只要什么人干得慢,就用皮鞭拼命抽打。这还不算,残暴的秦始皇还用棍子把日光支上,不让它落下,三天当一天。他又命外孙女麻姑到工地去宣读他的圣旨,让苦工们三天吃一顿饭。

  那时候,秦始皇开头到处抓伕修长城。有一个叫范喜良的公子,是个读书人,吓得从家里跑了出来。他跑得口干舌燥,刚想歇脚,找点水喝,忽听见一阵人喊马叫和咚咚的乱跑声。原来此地也正值抓人呢!他措手不及跑了,就跳过了旁边一堵垣墙。原来这垣墙里是孟家的后花园。这功夫,恰巧曰镪孟姜女跟着丫环出来逛公园。孟姜女冷不丁地映入眼帘丝瓜架下藏着一个人,她和丫环刚喊,范喜良就疾速钻了出去,上前打躬施礼乞请说:“小姐,小姐,别喊,别喊,我是逃难的,快救我一命吧!”

  麻姑来到工地一看,被饿死、累死、打死的苦活成千上万,她心底说不出的难过。于是,她就把圣旨中的“三天吃一顿饭”读成“一天吃三顿饭”事后,秦始皇知道了这件事情,异常愤怒,就派人把麻姑喊来,问道:“是你私自更改了为父的谕旨吗?”

  孟姜女一看,“范喜良是个白面书生模样,长得挺英俊,就和丫环回去报告员外去了。老员外在后花园盘问范喜良的乡土住处,姓甚名什么人,何以跳墙入院。范喜良一五一十地作了口答。员外见他挺老实,知书达礼、就应允把她临时藏在家园。
范喜良在孟家藏了些日子,老俩口见他一表才女,举止大方,就协商着招他为婿。跟姑娘一琢磨,外孙女也允许。给范喜良一提,范公子也乐于,这门亲事就这样定了。

  麻姑回答:“孩儿不敢!”

  这日子,兵慌马乱,三天多头抓民要夫,定了的终身大事,何人家也不总撂着。老俩口一探究,择了个吉日良辰,请来了亲戚朋友。摆了两桌酒席,欢欢喜喜地闹了一天,俩人就拜堂成亲了。常言说:“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小俩口成亲还不到三天,突然闯来了一伙衙役,没容分说,就生拉硬扯地把范公子给抓走了!

  秦始皇又问:“这怎么‘三天吃一顿饭’却成为了‘一天吃三顿饭’?”

  这一去肯定是凶多吉少,孟姜女成天哭啊,盼呀!不过眼巴巴地盼了一年,不光人没有盼到,信儿也从不盼来。盂姜女实实地放心不下,就总是几夜为老公赶做寒衣,要亲自去长城摸索丈夫。她老人家看他这执拗的规范,拦也拦不住,就承诺了。孟姜女打整了服装,辞别了二老,踏上了路程,孟姜女平昔奔正北走,穿过一道道的山、越过一道道的水。

  麻姑说:“也许是孩子一时眼花,看错了。”

  孟姜女打整了服装,辞别了二老,踏上了寻失的路程。饿了,啃口凉饽饽;渴了,喝口凉水;累了,坐在路边歇歇脚儿。有一天,她问一位打柴的白发老四伯:“这儿离长城还有多少路程?”老二叔说:“在很远很远的地点是幽州,长城还在幽州的北面。”孟姜女心想:“就是长城处于海外,我也要走到远处找我的男人!”

  秦始皇喝道:“你错读了圣旨,该当何罪?”

  孟姜女刮着凤也走,下着雨也走。一天,她走到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天也黑了,人也乏了,就奔破庙去了。破庙挺大,只有半人深的荒草和凶狠的神像。她一身的一个血气方刚女士,伯得不得了。不过她也顾不上这个了,找了个角落就睡了。夜里他梦幻了正在桌前跟着丈夫学书,忽听一阵砸门声,闯进来一帮抓人的听差。她弹指间惊醒了,原来是凤吹得破庙的门窗在响。她叹了口气,看看天色将明,又背起包裹上路了。

  麻姑从容不迫,答道:“当杀勿赦!不过小孩以为,读错了圣旨,反倒对父王有益。”

  一天,她走得精疲力尽,又以为一身发冷。她刚想休息脚儿,咕咚一下子就昏倒了。她醒来过来,才发现自己是躺在老乡家的热炕头上。房东大娘给他擀汤下面,沏红糖姜水,她千恩万谢,感激不尽。她出了点汗,觉得身体轻了一些,就挣扎着起来继续赶路。房东大娘含着眼泪拉着她说:“您表妹,我了然您找老公快捷,可你身上热得象火炭一样,我能忍心让您走啊!您表姐,您再看看你这脚,都成了血疙瘩了,哪仍旧脚呀!”孟姜女一看自己的脚,可不是成了血疙瘩了。她在特别娘家又住了两天,病没好利索就又起身了。老大娘一边掉泪,一边嘴里念道:“这是多好的儿媳妇呀!老天爷呀,你行行好,让海内外的小两口团聚吧!”孟姜女终于到了修长城的地点。她打问修长城的民工:您知道范喜良在啥地方吧?打问一个,人家说不明了。再打问一个,人家摇摇头,她不知打向了有点人;才了然到了邻村修长城的民工。邻村的民工热情地领着她找和范喜良一块修长城的民工。

  秦始皇一听,火了:“住口!你读错了圣旨,还说对我便宜,真是不可思议!”

  孟姜女问:“各位二哥,你们是和范喜良一块修长城的呢?”

  麻姑说:“父王息怒,听小孩说来。父王修长城,为的是抵御外患,保国安民,但是父王把过多的健壮劳力都征来,弄得无人耕田,没有收获。再说,修长城的苦役沉重,饿死、累死的人连串,使众多家园老人失去了外甥、妻子失去了男人、儿女失去了爹爹,岂不让百姓唾骂父王?父王失去人心,怎能谈得上保社稷、安万民?”

  大伙说:“是!”

  秦始皇闻此言,勃然大怒:“胡说!什么人敢骂我!你这么些不忠不孝的逆女,留你何用?来啊,推出午门斩首示众!”

  “范喜良呢”大伙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含着泪水什么人也不吭声。盂姜女一见这情景,嗡的一声,头发根一乍。她瞪大双目急追问:“俺丈夫范喜良呢?”大伙见瞒然则,吞吞吐吐地说:“范喜良上个月就——就——累累-累饿而死了!”

  随着喊声,拥来多少个刀斧手,把麻姑推出了宫殿。

  “尸首呢?”

  麻姑被杀的信息传遍修长城的工地,苦工们一律痛哭流涕、义愤填膺。

  “大伙说:“死的人太多,埋不回复,监工的都叫填到长城内部了!”

  人们的哭声冲上太空,哭得苍天也受了震撼,不禁下起雨来。因为麻姑被杀这天,正是农历十一月十五日,所以人们为记忆他,把那天定为“麻姑节”每年到这一天,人们都要祝福麻姑,后来也把这一天作为祭拜故去亲人的光阴了。

  大伙话音未落,孟姜女手拍着长城,就嚷嚷痛哭起来。她哭哇,哭哇。只哭得很多的民工,个个低头掉泪,只哭得日月无光,天昏地暗,只哭得秋风悲号,海水扬波。正哭,忽然“哗啦啦”一声巨响,长城象天崩地裂似地一下坍塌了一大段,流露了一堆堆人骨头。那么多的自骨,哪一个是上下一心的先生吧?她忽地记起了时辰听二姨讲过的故事:亲人的骨头能渗进亲人的鲜血。她咬破中指,滴血认尸。她又密切鉴别破烂的扣子,认出了男人的残骸。盂姜女守着丈关的遗骨,哭得死去活。

  白泉雯峰搜集整理

  正哭着,秦始皇带着累累,巡察边墙,从这里经过。

  秦始皇听说孟姜女哭倒了城墙,立时火冒三丈,暴跳如雷。他辅导三军来到角山以下,要亲身处置孟姜女。不过他一见孟姜女年轻雅观,眉清目秀,如花似玉,就要霸占孟姜女。孟姜女何地肯依呢!秦始皇派了多少个太太婆去劝说,又派中书令赵高带着凤冠霞帔去劝说,盖姜女死也不从。最后,秦始皇亲自出马。孟姜女一见秦始皇,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这么些无道的暴君面。但她转念一想,丈夫的怨仇未报,黎民的怨仇没伸,怎能白白地死去吗!她强忍着愤怒听秦始皇胡言乱语。秦始皇见她不吭声,以为她是乐于了,就更加眉飞色舞地说上劲了:“你讲讲吧!只要依从了自身,你要什么样我给您怎么样,金山波涛都行!”

  孟姜女说:“金山银山我决不,要自己坚守,只要您答应三件事!”

  秦始皇说:“慢说三件,就是三十件也依你。你说,这头一件!”

  孟姜女说:“头一件,得给我老公立碑、修坟,用檀木棺椁装。”

  秦始皇一听说:“好说,好说,应你这一件。快说第二件!”

  “这第二件,要你给自身爱人披麻戴孝,打幡抱罐,跟在灵车前边,指引着文明百官哭着送葬。”

  秦始皇一听,这怎么能行!我堂堂一个始祖,岂能给一个小民送葬呀!“这件非凡,你说其三件吧!”

  盂姜女说:“第二件异常,就没有第三件!”

  秦始皇一看这架势,不承诺呢,眼看着到嘴的肥肉摸不着吃;答应吗,岂不让天下的人耻笑。又一想:管它耻笑不耻笑,再说何人敢耻笑我,就宰了她。想到此时他说:“好!我承诺你第二
件。快说第三件吧!”

  孟姜女说:“第三件,我要逛三天大海。”

  秦始皇说:“这么些容易!好,这三件都依你!”

  秦始皇立刻派人给范喜良立碑、修坟,采购棺椁,准备孝服和招魄的白幡。出殡这天,范喜良的灵车在前,秦始皇紧跟在后,披着麻,戴着孝,真当了孝子了。赶到发丧完了,孟姜女跟秦始皇说:“大家游海去吗,游总体成亲。”秦始皇可真乐坏了。正美得不知怎么做,忽听“扑通”一声,孟姜女纵身跳海了!

  秦始皇一见急了:“决,快,疾速给自家下海打捞。”

  打捞的人刚一下海,大海就哗——哗——地吸引了滚滚大浪。打捞的人见势不妙,急速上船。这大浪怎么显得这么巧啊?,原来,龙王爷和龙女都不忍孟姜女,一见她跳海,
就神速把她收到龙宫。随后,命令战士,掀起了狂风巨浪。秦始皇幸亏逃得快,要不就被卷到海洋里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