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董其昌遇仙

   

图片 1

  相传,董其昌任马斯喀特礼部校尉时,五回回松江祭祖,应超果寺当家之请,为新建的一览楼写一牌匾。览楼二字写得很好,这些“一”字总是写不佳。
  当时,围观人流中有个瘸腿乞丐挤了进来,冷笑说:“这事何难?”只见她脱下草鞋,蘸上墨,一气呵成,这“一”字气势雄伟,实属好字,董其昌正想和她交谈,霎眼乞丐已不知去向了。
  过几天,董其昌在加尔各答又遇上这一个乞丐,就相邀他到松江,两个人同登方塔,眺望府城景点。
  这乞丐说自己便是铁拐李,董就跪拜要求学仙。
  铁拐李说:“相爷洪福齐天,可惜没有清福。”
  董愿舍弃殷实,必欲学道。铁拐李要董其昌一起跨向西林塔,董正在踌躇时,铁拐李已一跃而过,在西林塔顶上笑着招手呢。
  又过几天,董其昌去一古庙,拜访了解的老方丈。刚巧方丈请客,邀董一起进餐。稍停,来了五个衣裳槛楼的人,其中一个是女的。我们拱手问讯后安座入席。席间,只见盘盘菜肴都是些孩子手、脚、头等烹煮。董其昌不敢动筷,只见八人塞入,一会儿已经吃得盆底朝天。
  这时,殿后跑出一个跛足和尚,一边收拾碗盏,一边将盆中汤汁舔个精光。董其昌的一个随从亲人,因腹中饥饿,看见有半碗汤剩着,他端起碗就喝,等到主人喝止时,这汤早已咕嘟嘟下肚了。
  等到老方丈送客回来,董其昌责问他敢于在王室命官前吃人肉,可知犯法?老方丈笑呼呼他说,“那是乌首何,长成人形的千年难得,吃了能长寿。”董其昌叹无福享受,但老是心不死,即刻派家人去追回这帮人。家人骑快马一路追去,每逢岔路口必有人指导,最终到底追上这跛足的,可总不肯回去。家人拉住她手中铁杖爬上一座山的半腰。李仙在家人背上击了一掌,家人便张口呕起来,只认为天旋地转,双足凌空,一头栽下山来正是双手紧抓拐杖,着地时用这棒支撑,不致受伤。但一问当地人,原来已落在黑龙江分界了。
  那么些家人吃尽千辛万苦。当他归来松江时,正逢着“民抄董宦”的轩然大波,董府已被上万农家烧成一片瓦砾场。这个家人回到叶榭水月禅院出家为僧。

春山欲雨图  明.董其昌

讲述者:张蕴其 男 六十四岁 高小
叶榭乡铁塔村农家
采录音:朱松筠 男 七十岁 高中
叶榭乡志办公室
沿袭地区:叶榭乡
采集日期:一九八七年十七月二十九日

引子

   

万历四十三年冬天,松江府的天气迟迟没有褪去燥热的酷热,知了依旧在叫个不停。白龙潭董家书院楼的暖阁上,高高悬挂着的“抱珠阁”多少个字,牌匾明显是刚刚滚过一层波特兰,显得特别振奋。

一个六十岁左右的中老年,正兀自捻着灰白的胡子,翘着平淡的下颌,自顾自地观赏着祥和的得意之作。

这时候,一阵嘈杂的音响从青藤披覆的九转回廊深处传来。显然是公仆们正在阻止什么人往里闯。

中老年人一看,深吸了口气,大声吩咐道:“让她进入!”

一、

范昶整了整衣衫,用鼻子对公仆们哼了一声,大踏步地走了过来。

这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汉子,生得高大威猛,一脸刺猬般的络腮胡子,挽起的袖管肌肉微隆,青筋爆射,看上去是个练家子,而偏偏是这幅尊荣,却穿着一身天粉色的知识分子布衫。

“董老师,久违了!”范昶一拱手,用的却是习武之人的汇合礼。

这姓董的中老年,眯起眼睛,仰起瘦瘦的脸颊看着范昶,许久才说,“你就是范家老三?”

“是,按辈分我得叫你一声师叔。”范昶话虽如此说,脸上却浑然没有一丝恭敬的颜料。

“你怎么写书诬赖我家?大家虽同门所出,但说到底隔了几层,想来贤侄是嗔怪董某关照不周喽?”老者板着脸。

“先叫先生得知,您幼时习武,后当官,现在全心全意书画是一方名士,小的无所谓一个士人,咋样敢惹你,咋样敢惹你董家上下。不瞒老师您说,这部酒楼、市肆说的书本身也听过了,说的却是有鼻子有眼,条理分明,我看怕是有人把不知这里的望族家的缺大德事,按到你董家头上了呢!”范昶目无惧意,盯着老人的眼眸一字一句地协商。

“你现在是个文化人?”老者问。

“是,虽是生员却也活得轻松,久闻老师曾是当朝太子老师,现下太子危难,二零一八年还出了梃击案,不成想您这老师却置学生于不顾,悄悄躲在故里,唉。”范昶跺了跺脚。

老汉听了这话一愣,从上到下又细细打量了一番范昶,忽然扑哧一笑,伸出大拇指,对范昶说“小伙子,有种在自家董其昌面前也是这么说话,范家好汉!”

范昶一笑,转身欲走。

“慢着,来啊。给自己上多少个酒菜,我和范家贤侄喝几杯。”说罢,伸手往暖阁里一让。

范昶看了看董其昌,轻蔑地一笑,也不拒绝,昂首就进了暖阁。

酒是漠不关心的桂花酒,菜品也很清淡,唯独一盆膏蟹蒸的花香四溢。

二人也不多话,端杯就喝,董其昌推辞岁数大些,每杯酒都是沾唇即可,而这范昶却是杯杯见底。不多时,已经喝光了一壶酒,面前的蟹壳也小山似得堆了起来。

“贤侄,慢点喝,这就固然尝着清淡,但是后劲却大!”董其昌淡淡地说。

范昶却不理他那一套,抓起酒杯一仰脖就又干了一杯,顺势抄起一只螃蟹钳,咯嘣咯嘣大嚼了四起。

看他吃的粗鲁,董其昌也不恼,从怀中掏出一个光亮的小盒,打开却是一套黄金做的鬼斧神工蟹八件,只见她伙同有章法地拿出各色器具,渐渐摸过一只螃蟹,开首敲吸起来。“看贤侄吃的敞开,小老儿陪着吃上一只。”董其昌说。

“有钱人的小日子,过的考究!像自家这种生员,一年就那么几块碎银子,还要养活家,这种品相的蟹子,哪有钱去吃哦。”范昶摇晃着大脑袋。

“怎么?贤侄日子过得不甚充分?”董其昌侧过脑袋问。

“那个本来,现下世道朝中党争纷起,小老百姓自然清贫。但是乐得白日自在,清晨睡的稳扎稳打!”范昶话有所指地说。

董其昌面沉似水,不快一闪即过,随即说道“贤侄,明人不说暗话。这一次的事确是小儿无德,我早已教训过了,他们抢来的佃户闺女,也已完璧送回家,可否就此揭过那多少个事,董家毕竟这样长年累月不容易啊。”

“老师,这事确实不是自个儿干的。今儿你既是把话说到这么些份上了,我也就说几句不顺耳的。您蜗居松江的二十多年,恰恰是这多少个年朝纲浑浊,党争不断的时日,您说你是避祸呢?依然自强不息的图谋什么啊?啊?正是你健康的年龄你却偏安一隅,吟诗作画,现在正是需要一帮人出来挽救事势,辅佐朝纲的时候,您还在修庭院、摹古画,怎么?还嫌自己的画不够好?诗不够妙?”范昶气咻咻地说,说完半响胸膛兀自跳动不停。

听了这番话,董其昌一愣,随即呵呵一笑。“贤侄真是血性男儿,喝酒喝酒,我信那事不是你的手尾,是自个儿老朽昏迈了。”

“不必了,老师,我该走了!您继续吟诗作画吧!”说完,范昶猛地站起身来。

二、

“泥腿子在哪吧?”这时,从外界闯进一个方脸阔目,紫杉银靴的小青年。

“哈哈,原来你在这时候吧!爹甭跟她废话,看我折了她的腿。”年轻人一进来就指着范昶高声喊道。

“仲权!休得无礼!论辈份范昶是您师哥!”董其昌怒目看着她。

“想来这就是威信赫赫的董府二公子讳祖常的呢。”范昶也动了火气,看着董祖常。

“来来来,你出来,别惊了自家老叔伯,我今天与您这满口胡言乱语的师兄比划比划!”董祖常伸手就来提范昶的领子。

“逆子,你还嫌你惹的祸不够!”董其昌说罢就要站起来,刚刚起了身体,就见她捂着胸口坐倒在椅子上,脸上痛苦不堪,黄豆大的汗液随即落了下去。

“爹爹!”董祖常赶忙扑倒在爸爸身前,只见董其昌缓缓从胸前摸出一个药瓶,一仰脖喝了下来,过了半响似乎舒服了些,闭着眼摆了摆手。

见此情景,范昶一拱手,低头走了出来。

范昶摸了摸肚子,吃了个半饱,秋风一吹,忽然觉得多少胸闷,暗道果然后劲大。他正一边走一边探究着,突然感到脑后有风声,赶忙低头让过,回身再看却是董祖常一掌劈过。

“干什么!”范昶怒道。

“你辱及董家名声,现又把家父气成特别样子,松江府里正见了家父也得礼让三分你个微不足道生员算怎么东西,前天看本身让你出了董家这些门!”董祖常说话极快,指着范昶骂道。

“太师见了礼让三分,这就是您董家二少爷强抢民女的支柱?这就是你太子师董家的家教门风?”范昶人长得五大三粗,辩论起来却是字字如针,根根扎向董祖常心窝。

“绿英就是本身家佃户,七月十五交不起租子理当如此!”董祖常跳着脚,声音却不由得低了下来。

“外人如此,你然而董家二少爷!”范昶一句不让。

“少他妈废话,我看您是活得腻歪!看招!”说完,董祖常伸腿就往范昶胯下踢去。

“好阴损!”范昶一边骂一边侧身闪过,跟着也毫不客气地殴打反扑。

董祖常使得是一同岳父传授的“董家长拳”,而范昶打的却是十八路“罗汉拳”,这“董家长拳”本就是“罗汉拳”的一个旁支变种,加上董祖常从来修为远不及范昶,没过得几招就左支右拙,落于下风。

斗了会儿,范昶左肩卖一个破烂,董祖常暗喜挥掌来削,他却哪知这多亏范昶的一个临敌诱饵,见她着道儿,范昶一闪身对准董祖常胸口空门,连珠般打出三拳,董祖常避无可避,被许多地打飞了出去。而范昶却也停在地方,诧异地看着团结的双拳。

董祖常倒在地上呻吟,范昶走了几步又截止,也不清楚是该过去扶,依然该转身就走,他想了想,依然往董祖常身边走了千古。

三、

“贤侄,手下留情!”一个宽袍大袖的人影,轻飘飘地划了復苏。

范昶一愣,董其昌已经稳稳地落在身前,一请求轻轻拍在范昶肩头。范昶顿时觉得肩头有千斤沉重,跟着自胸腔而起一贯到脚面都感受到了凌厉的疼痛,他挨了一会儿,终于支撑不住,右膝先承受不住“噗通”跪了下去。董其昌嘴角微微一笑,收了掌力,双手一挽,搀到范昶腋下。“贤侄,你喝多了!”

范昶没说话,想到自己刚刚打出的三拳,一拳比一拳威力小,到了第三拳简直全无能力,暗道不妙。“这酒不对!”

“是,寒舍自己酿的桂花酒,别名‘春山欲语’,正如大家松江阳春的山景,积攒了一冬日的劲,蓄力待发,现下是酒劲发作了。对了,和你刚才说的百般词差不多!卧薪尝胆!呵呵。”董其昌像是三家村的老知识分子,娓娓给范昶说了这酒的来头。

范昶摇了舞狮,摆脱了董其昌搀扶的手,想往前走,却以为脑子昏昏沉沉的。这时,听见董其昌凑到她耳边轻轻说“贤侄,血性男儿,真国士也,我曾为太子师,必举荐你!”

范昶昏昏沉沉地说“这倒不用,不过你既是能文能武,正该护在东宫身边,再出了张差这样的忤逆之徒,可真就动摇国本了啊!”

“小老儿也是怕郑氏谋害啊。难为贤侄这番为国为民的喜形于色之心。没说的,董某也是享誉的大丈夫,卧薪尝胆也罢,退避三舍也罢,通过你这小伙我算想领会了,我何必爱戴这把快入土的老骨头,爱护这一个破烂字画和蜃景楼阁。春山欲语,也终得有小寒重生之日。来人呀,扶范贤侄到北门外城隍庙歇息,我说话千古。”

见范昶不解,董其昌又忙说“有多少个当年朝中好友,贤侄须得见上一见,我一会约大家到城隍庙,免得那宅子招人眼线。到时,我们细细共商出山匡扶太子大计。”

范昶听了这话,心头一松,暗道董香光果然不是颓唐人,想不到自己本是因听闻开心不平事,编了一出骂董家的折子戏,居然能换回这遭机遇。这一来我范昶也能有番作为,不愧生平壮年时了。

想开此节,他欣然的不禁想喊上那么一嗓子,只是忘记了投机的头颅已经越发晕,几乎看不清脚下的青石板路。

四、

“蠢货!”董其昌狠狠地给了祥和的二儿子一记耳光。

“爹!”董祖常捂着脸。

“还嫌给自家惹得事不够多?”董其昌瞪着她。

“没有,我这不是气不过!”

“我不是报告过你,凡事动动脑子!二零一八年的事还嫌不够?让您去趟京城,你就给自己惹这么大乱子,看你找的万分人。让刑部差点问出来!”

“唉,何人知道这张差用了药迷糊劲过了仍然没死。然而好歹这屎盆子也算给姓郑的贱人扣上了,他那一个宝贝胖外甥不也得赶紧离京吗?”董祖常嘻嘻笑着。

“你给自身小心点!京城里不胫而走话说这贱人好像有所发现大家,太子现在正是,正是这么些…”说到这边,董其昌突然停住了。

“怎么了?爹,不舒服?”董祖常赶忙问。

“有了,有了。快研墨!”那时,董祖常才精通这是老爹有了画意,他熟知地研墨、铺纸,很快就将饱蘸了墨汁的雪狼毫笔递到了公公手中。

瞩望董其昌略一沉思,提笔就画了四起,不一会儿一副蕴蓄丰饶、清隽雅致的风光画作就做到跃然纸上。

董其昌满意地看着和谐的小说,又看了看自己的幼子,接着说“要不是演这样一出,强抢民女,京城这里肯定追过来啦。”

董祖常还在看着爹爹的佳作出神,半晌才反应过岳丈的话。接口道“是呀,是啊。我必然小心。”

“我再与你说!这姓范的一死,肯定他家里会来闹,千万要忍着,尽管他们把家烧了也得忍着。我们的心心相印可不是这些老乡,而是天上的仙人,要想不被盯上,就得装不好。记住了?”董其昌一字一句地对外外孙子说。

看着小叔闪着光的眼眸,董祖常不禁打了个冷战。“记住了,叔伯,本次给姓范的下的药不会像张差这样,疯癫一会又醒了吧。”

“不会,他和您动了手发作的会更决心,没事的,他撑可是几天,这厮不死,还会作怪。你回头放出风去,就说范昶要在城隍庙在神像面前以生死为咒起誓,以示没有诬陷我董家。他死了就是神灵验惩罚,搅合了怪力乱神的事,这一个乡农大概会老实些。”董其昌说完,呵呵一笑。

董祖常也随后笑,“二伯这画,要……”一看她近乎,董其昌伸手推开她。

“你离得远些,那画用了药!”

“啊,这是,那是,您要给福王的?”董祖常大睁了双眼。

“蠢!”

“郑氏?”

“蠢到家了!我看你还没特别范昶聪明,人家都能来看我的本意是自强不息,你在这胡说什么?这俩人不管一个死了不是给太子,给大家掰屁股招风吗?刚借着梃击案的苦肉计陷害了她们,这就够用了。”

“那这是?”

“想让太子早日登基,必须…”董其昌神神秘秘地指了指天。

“啊!您这是!”

“对,只有他死了,太子才能即位!”

董祖常愣了,他认为叔伯的想法太可怕了。

董其昌像是看透了这些不成事的幼子同样,“又不是现在动手,缓上几年,反正现在福王也没戏,太子这边没事!”

说完,他想了想,提笔在画尾填上了“春山欲语,七十二山头,微茫或见之。南宫与北苑,都在卷帘时。”多少个力透纸背的甲骨文草字。

尾声

崇祯二年的春季,东京(Tokyo)比松山冷得多,树上的黄叶已经远非几片,落下的枯叶都像没用的遗体一样被扫落在树根旁。

温和的屋内,董其昌蜷着人体,不无感慨地对董祖常说“为父自幼时被衷贞吉说字写得不佳后,练了一辈子字。”

“是,五伯卧薪尝胆,我董家方有前几日事件不倒的范畴。”董祖常陪笑道。

“你理解自己这辈子,那一个字写得最好?”董其昌又问。

董祖常不语,董其昌接着说“正是白龙潭董家书院阁楼这块牌匾,‘抱珠阁’五个字啊。可惜啊,可惜啊,竟被范昶家人闹事的时候给沉到河里,可惜啊,可惜啊。”说完,竟挤出了几滴眼泪。

为怕三叔伤心,董祖常赶忙劝解,不料,董其昌突然停住了哀鸣,抬头问董祖常,“魏阉前日离京了?”

“是,车队刚走没多久。”

“该送幅画给他。”董其昌颤颤巍巍地站出发,从柜子里拿出一幅画。

董祖常没敢多问,接过画,不理会地一扫,画上大叔熟识的笔体赫然写着“夏山欲雨”多少个字。

另:本文结合了明末“梃击案”与“民抄董宦”两件历史事件,虚构而成,因借用了人物姓名,造成的不切实际的两难在此一并先行致歉。

只为贴合小说野史娱乐所用,确无立意根本所在,徒增笑耳而已,望读者海涵。

                                                                       
                                                                     
二0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于六安家园

武侠江湖

琅琊令第三十一期 卧薪尝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