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鹿为马

  玄汉的时候,费宏和兄长都在清廷里作官,可费宏比堂哥的官府大。有
一天,哥儿俩一块到一个朋友家去用餐。这会儿官场的规矩是,不管年龄大
小,只按官的轻重缓急,从上往下挨着坐。按官职,费宏就坐在了三哥的地方,
可她又觉着前几日是见惯不惊,别那么多注重了。他就跟堂哥换了弹指间坐席,
让三哥坐在了他下边。哥儿俩正换坐位呐,突然,从门外乱哄哄地闯进来一
伙人,走在后面的原本是大太监刘瑾[jǐn]。
  这刘瑾在即时,不过个顶有权有势的人选。这多少个家伙把圣上明武宗哄得
团团转,武宗就把持有的朝廷大权都提交了他。刘瑾有了领导权,对不听话的
大臣是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想杀就杀,他倒成了天子了!所以人们都说朝
廷里有俩国王,一个朱君王,一个刘圣上。刘瑾进来,正赏心悦目见费宏哥儿俩
换座儿呐。这时候,在场的人一看“刘君主”突然来了,慌忙站起来迎接。
唯有费宏跟没事人儿似的只是跟刘瑾点了一晃头,算是打招呼了。费宏一直正直敢说,别人怕刘瑾,他偏不怕!
  刘瑾简直气炸了,可一时又找不着碴儿发火,就回忆刚才费宏哥儿俩换
座儿的事来了。他眼珠子一转,冲费宏咧嘴一笑,说了一句:
   费贡士以羊易牛。
  “易”当换讲。刘瑾是在借换座儿的事,骂费宏兄弟一个是羊,一个是
牛,都是畜生。费宏冷笑一声,顿时对了一句:
   赵中贵指鹿为马!
  费宏对的这句可真厉害。这句说的是历史上的一件事。“中贵”就是宦
官,后来又叫太监,“赵中贵”指的是秦始皇的外甥秦二世手下的一个大太
监赵高。赵高帮秦二世害死了他的二十多少个三哥、表嫂,抢到了皇位。赵高
也当上了首相。一天,他找了一头尚未犄[jī]角,也从没梅花斑的鹿来,
牵到大殿上,对秦二世说:“我送给你一匹马。”秦二世笑着说:“这是鹿,
怎么是马呀?”赵高可不笑,他绷[běng]着脸说:“是马!不信你让大臣
们说说。”大臣们什么地方敢得罪赵高呀,有的不言语,有的就瞪着眼儿楞说是
“马”,也有多少个尊重大臣说是“鹿”。没几天,赵高就把说“鹿”的大臣
全给杀了。原来,他是借这件事,把敢反对自己的人除掉。这件事就叫做“指
鹿为马”。费宏对的“赵中贵指鹿为马”就指的这件事。可其实是在骂刘
瑾。这可把出席的重臣吓傻了,都替费宏捏着一把汗。刘瑾作梦也没悟出费
宏敢对出如此一句来骂他,当时就像挨了一闷棍。发火吧,这不对等自己认可就是赵高了?刘瑾气得把牙咬得“咯吱咯吱”的响,一转身带着随从气呼
呼地走了。
  后来,刘瑾果然想造反,被察觉后,让明武宗处死了。费宏因为正直能
干,被提升为左徒,还当上了首辅。
   
   据明·焦竑《玉堂丛语》卷八。

图片 1

指鹿为马的人选主角是赵高。

北宋有一个大奸臣,名叫赵高。他出身低微,其父因犯重罪,不仅自己被处以宫刑,而且也连累其母罚没为官家奴婢,后来其母与人野合而生下赵高。赵高就是在秦灭亡赵国后,作为阉宦被掳入秦的。由于她人身壮健,又粗通法律,很快拿到了秦始皇的亲信,被任命为中车府令。

秦始皇死后,担任中车府令的太监赵高,和秦始皇的二外外孙子胡亥串通起来,并且威迫校尉李斯,伪造遗诏,由胡亥继位,称为秦二世。赵高作为敬爱秦二世上台的五星级功臣,理所当然遭到了胡亥的亲信,被任命为中书令,身居列卿之位,成为朝中的实权人士。为了堵住众大臣与诸皇室公子对矫造诏书的猜疑与不满,赵高与胡亥对人人展开了残酷的诛杀。

新兴,赵高又设计杀死了李斯。李斯死后,赵高官拜中首相,事无大小都由赵高裁决。就算赵高当了首相,把朝中的一切大权都占据在手里,不过她并不满意,还想篡权当天子。可朝中大臣有微微人能听她布置,有些许人反对她,他心灵没底。于是,他想了一个主意,准备试一试自己的威望,同时也可以摸清敢于反对他的人。

一天,上朝的时候,赵高牵来一只鹿,献给了秦二世。他公开大臣们的面,用手指着鹿故意说:“这真是一匹好马呀!我特意把它献给国王。”秦二世一看,心想:这何地是马,这明摆着是一只鹿嘛!便笑着对赵高说:“都督搞错了,这里一只鹿,你怎么说是马吗?”“这确实是一匹好马,皇帝不信吗。请天皇看精通,这的确是一匹骏马。”秦二世又看了看这只鹿,将信将疑地说:“马的头上怎么会长角呢?”赵高一转身,用手指着众大臣,大声说:“君主,这是马不是鹿,不信可咨询大臣们,它到底是马仍然鹿?”

三九们都被赵高的一派胡言搞得心慌,私下里嘀咕:那一个赵高搞哪样名堂?是鹿是马这不是明摆着吗!大臣们都清楚赵高为人阴险狠毒,许三个人神不守舍他的威武,明明清楚赵高说的“马”是一只鹿,不过为了拍赵高的马屁,就本着赵高说:“是呀,这着实是匹迈巴赫啊!”

有些委曲求全又有正义感的人都低下头,不敢说话,因为说假话,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说心声又怕从此被赵高所害。

有点正直的人,坚定不移认为是说鹿而不是马。还有一些通常就紧跟赵高的奸佞之人登时表示拥护赵高的说法,对君主说,“这确是一匹高头马来西亚!”

日后,赵高暗中对不认账是马的重臣加以伤害,将她们投入监狱。此后,大臣们对她更恐怖了。

新生,就连秦二世对长期专权的赵高也时有暴发了不满。坏事做尽的赵高害怕二世追究他的过失,决定先出手为强,利用自己主宰的宫内外大权派亲信强迫秦二世自杀,然后决定政局,欲立秦二世之子公子婴为秦王。

秦王婴认识到赵高的危急用意,经过精心的谋划,在赵高督促其到宗庙受玺的时候,令已经埋伏好的上面挥剑杀死了赵高,截至了赵高罪恶滔天的百年。

成语“指鹿为马”就是从这个历史故事来的。人们平常用它来比喻那个故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一言一行。

胡亥做了天皇后,赵高对胡亥说:“君王要留心,诸公子和达官贵人们正在为沙丘之谋而蠢蠢欲动啊!”二世一听,立即紧张起来,忙问赵高如何应付。赵高见时机已到,便煞有其事地说:“万全之策唯有‘换血’,铲除祸患。这样,国王就可尽情分享人间乐趣了。”二世一听,乐得喜出望外。于是,一场“换血”大行动起首了。大批朝臣先后被杀,连二世的直系兄弟和亲生姐妹们都惨死在屠刀之下。最终连李斯都遭五刑腰斩,合家灭门。李斯一死,赵高便代表他做了宰相,其族人、亲信都安插到了权要部门。赵高当了首相后,成了东晋的实际上独裁者。逐渐地,他就想踢开二世自己做君王,但又顾虑群臣不服帖,于是就导演了一幕“指鹿为马”的闹剧。从此,群臣更加害怕赵高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