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战争故事100篇: 马伦(马伦(Malan))哥激战

  将来恶战一场接一场,这两团新兵非常骁勇,重创敌军,建立了功勋。

  1800 年10月的一天,在成年积雪的阿尔卑斯山上,有一支部队正在陡峭崎岖的小道上劳碌地行走着。小路的一面是屹立的悬崖,一边是万丈深渊,行进中稍不留心,就会落入低谷,摔个粉身碎骨。强劲的山风,裹挟着白雪,肆无忌惮地抽打在士兵的随身。他们一个个用前肢护着脸,勉强睁着双眼,小心翼翼地辨认着道路,生怕一失足便做了阿尔卑斯山的孤魂野鬼。
  走在这支队伍容貌前边的,是一位矮个子将军。他骑着马,身穿一件肉色大衣,神情镇定,一双炯炯有神的紫色眼眼紧紧盯着前方,似乎要穿透这迷朦的风雪,看张家口方的一体。他就是威信赫赫的拿破仑,此刻正指点他的远怔军,翻越阿尔卑斯山,赶赴意大利。
  若问这支法兰西共和国远征军开往意大利去干什么?这还得先从拿破仑谈起。
  拿破仑是在高卢雄鸡的资产阶级大革命中崛起的青春将军。
  1789 年,法兰西共和国公民发动武装起义,攻占了表示封建统治的巴士底监狱。
  两年后,高卢雄鸡天子路易十六及其王后被起义的百姓逮捕,吊死在绞刑架上。
  从此,高卢雄鸡历史上持续了一千多年的封建始祖制度被推翻,第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也随着诞生了。
  高卢雄鸡的大革命,引起了北美洲各国保守贵族的最好惊慌。他们担惊受怕法兰西打天下的影响会涉嫌到自己的国家,威逼他们的主政。为了推翻刚刚确立的高卢雄鸡资产阶级政权,奥地利、普鲁士、英帝国、荷兰王国、西班牙等国的墨守成规国王结成了反法联盟。他们用军事帮忙法兰西的保皇势力占据了法兰西共和国南部的枪杆子要地土伦港和长沙等地,波旁王朝的白旗又在伊兹密尔城里高高挂起。在这内哄外患的重大关头,拿破仑以她独立的军事才干脱颖而出。急迅地平息了叛乱,粉碎了第一次反法同盟的阴谋。接着,他又坚决地动员了“雾月政变”,登上了第一执政官的宝座。
  拿破仑上台时,法兰西正处在第二次反法联军的包围中。拿破仑很快就看清了地形。他以为,反法联盟中对高卢雄鸡要挟最大的是奥地利。当时奥地利己侵占了意大利,正准备从当下向高卢雄鸡攻击。拿破仑决定先对付奥地利的军旅。
  这天,拿破仑和他的秘书布尔里埃纳趴在一张地图上,正在商量什么出兵。拿破仑用一些粘着红蜡或者黑蜡的大头针,标志着双边兵力的分布事势,他对着这些红头、黑头的大头针沉思了一会,忽然向布尔里埃纳说道:“你怀疑,法军将在哪些地点战胜仇敌?”
  布尔里埃纳困惑地耸耸肩,回答说:“天晓得!仗还没打,我怎么会清楚吗?”
  拿破仑伸手扭了一下布尔里埃纳的耳根,让他看着地图上的某部地点,说道:“苯蛋!你看见那儿。奥军统帅梅拉斯和她的大本营在Alerander里亚。
  他会在这时候呆着的,一向呆到热这亚让步截至,因为他的军火库、军医院、炮兵、后备队都在当下。我吧,我要从这儿,”拿破仑指着标示出阿尔卑斯山的大圣Bernard山口的可怜点,接着说,“越过阿尔卑斯山,突袭梅拉斯,把他同奥地利的交通线切断,然后在这儿,在圣吉里亚诺,在斯克里维亚大江过的平原上和他会战。这样就可出奇制胜,打她个人仰马翻。”
  布尔里埃纳的意见跟着拿破仑的指头运动着。听完了拿破仑的描述,他想了想说:“大人,您的这么些方案属实是个大胆的、出奇制胜的方案,可是你考虑过什么翻越阿尔卑斯山啊?从大圣Bernard山口过去,这条路很少有人走过。这然而条极端危险、充满死亡的路啊!我们依旧从..”
  拿破仑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头,斩钉截铁他说:“不,只有从大圣伯纳德(Bernard)山口过去。走这条路,不易于被仇人发现。这条路没人敢走,那么,就让我来成立个奇迹吗!”
  进军的路子确定了,可拿破仑还面临一道难题:他必须组建一支六万人的备选军团,最充裕的是这一切都无法不在不让敌人知道的事态下开展。当时,英帝国和奥地利的耳目几乎遍及高卢雄鸡的逐一角落,他们无时无刻在关怀法军的每一个行动。如何才能瞒过这一个特务的见闻呢?
  拿破仑经过一番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个艺术。他先把她的参谋部和多少个征募来的新兵团召集到第戎城,摆出一副随时准备出击意大利的姿势。而真正要参战的队伍容貌则经过不同途径。悄悄地调柱瑞士联邦的卡萨布兰卡,以便从这时翻越阿尔卑斯山。同时,他又在法国首都公然宣称,他将去第戎检阅预备军团。检阅的这天,大批间谍从北美洲所在来到了第戎。他们惊奇地窥见,站在拿彼仑前方接受检阅的竟然是一些老弱残兵和刚招来的娃洼兵。这几人穿着各色各类的衣着,装备也不齐全,那一个娃娃兵个儿比枪高不了多少。原来拿破仑所吹嘘的备选军团竟然是如此一批乌合之众!间谍们失望了。反法联盟的法老们却欣然非常。检阅停止后,各式各个的冷嘲热讽画出现在亚洲的四方,其中有一幅别出心裁:下边画着多少个童子军和一个接假肢的残疾人,他们并非生气,可怜兮兮地站着,肩上挎着清一色木制的小孩子玩具枪,下面的标题是:
  “拿破仑的准备军团”。
  与此同时,许多手写的小传单也逐条现身了。这么些传单是法兰西新闻活动依据拿破仑的企图精心策划撰写的。上边有的记载了关于拿破仑的有些不光彩的趣闻;有的夹杂着一些认证预备军团根本不设有的所谓证据..这一个传单力图给敌人造成这样一种印象:拿破仑的预备军团完全是杜撰出来的,它不过是法兰西人为了掩人耳目和制裁奥地利人而故意设下的一个陷阱而已。
  敌人果然上当了!差不多整个北美洲都在传说没有什么样“预备军团”的音讯。英、奥报纸为此对拿破仑大肆挖苦和奚落。利雅得有家报纸载文认为拿破仑根本没有什么准备军团,他在虚张声势地威胁人罢了。奥地利驻意大利三军的领队梅拉斯中将更是高兴,他得意地对部将们说:“用来恐吓我们的备选军团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拿破仑希望拔取它来糊弄我们,逼大家撤军。那些诡计多端的钱物,他愿意大家像寓言中的狗一样,为了追一个影子,竟放过真正的猎物。过去大家上过他重重当,这一次我们毕竟看穿了她的花头,不再上当了。”
  梅拉斯做梦也没悟出,就在她捉弄法兰西共和国人的时候,拿破仑正带着一支人强马壮的阵容,翻越阿尔卑斯山,渐渐地向她逼过来了。
  法军像一条肉色的长蛇,在阿尔卑斯山的崇山峻岭谷地中蜿蜒移动着。暴风雪已经终止,不过道路却愈加险峻。在离山口还有十几公里的地点,路变得越来越窄,步兵和骑兵只可以排成一道纵队勉强通过。车辆和笨重的火炮简直寸步难行,道路很决被炮车堵塞了。看见本场馆,拿破仑在路边焦急地来回踱着,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形式。正在这时,一些热情好客的隐士闻风赶来了,在她们的提出下,炮兵指挥官马尔蒙想出了一个全优的格局。他令人先把松树干按一定的尺寸截断,再一锯两半,把高中级掏空,然后从炮车上把炮管卸下,装在挖出了的树枝中,捆绑好未来,使炮尾朝前,炮台朝后,再在炮尾环上系上绳索,由100
五个棒小伙子拖着它朝前走。至于原本架炮的车架,则拆卸下来由骡子驮着走。那个主意果然很灵。拿破仑即刻命令战士们砍树做木槽子,忙乎了阵阵,部队总算顺利地到达了山口。
  站在最高山口,意大利的皮埃蒙特平原已遥遥在望。再回头望去,阿尔卑斯山重重叠叠的分水岭在日光照耀下熠熠生辉闪光。拿破仑身边的一位随从情不自禁地赞美道:“阿尔卑斯山真高啊!”拿破仑自豪他说:“不过我站在了它的头上,我比阿尔卑斯山还要高!”说着,他在当下挺了挺身子,仿佛真要跟阿尔卑斯山比个高低。
  当法军正为顺利地穿过阿尔卑斯山而快活时,却在经过多拉(Dora)·巴蒂亚谷地时竟然地面临奥军的不屈阻击。多拉(Dora)·巴蒂亚山里上唯有一条狭窄的大道,奥军扼守在山谷上方的壁垒里,居高临下,死死地打断了法军的去路。
  拿破仑社团了五回进攻,都因山高坡陡无法攀登而败下阵来。难道冒着九死终生的险恶穿越了阿尔卑斯山,“竟会因为这一条小小的的深谷而前攻尽弃么?
  拿破仑下服输,他举起望远镜,仔细观望了一番时局,一条妙计跃上了心灵。
  他命令大部队隐蔽休息,等待天黑。然后她打发小股部从,要她们轮番进攻,不给奥军任何喘息的空子。天一黑,他当即下令大部队在通路上铺一层厚厚的麦秸和畜粪,又用衣裳被褥等把炮车轮子包裹起来。就这么,几万法军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奥军的鼻子底下溜了千古。等到奥军发现上立刻,拿破仑已带队部队走得没有了。
  当梅拉斯发现法军已兵临城下时,这才如梦初醒。他当即精通了前头形蛰的重点。奥军的交通线一旦被法军切断,奥军无疑将改成瓮中之鳖。他飞快发出紧急命令,叫分散在波广东岸的各军队,神速向亚历山大里亚地区集中,同时派出一支轻旅,迎接法军,打通自己的直通线。
  两军争夺战很快举办了。6 月4 日至9
日,法军和奥军在喀斯特姆奥和火奴鲁鲁两处交火。那两仗,法军取胜,以伤亡几百人的代价,消灭了奥军一万两个人。
  旗开得胜的拿破仑,抓紧有利时机调整力量。可是,他此时却犯了一个破绽百出,差点使全军覆没。他把团结的主力二万七千人集中在托尔托纳北面的沃盖腊相邻,认为大会战将在当下举行。他同时命令他的游刃有余大将德赛携带一支军队前往托尔托纳以南,堵住奥军逃往热这亚的余地。他万没料到,会战是在Alerander里亚东南的一个小村庄马伦哥打响的。四月14
日,正当他在沃盖腊严阵以待,准备给奥军以一发烧击时,从马伦哥却传来了法军狂胜的坏音信,马伦(马伦)哥和卡斯特尔切利奥洛等战略要地失守。驻在亚历山大(Alerander)里亚的奥军倾巢出动,铺天盖地向法军压过来,时局对法军极为不利。拿破仑马不停蹄地开赴前线,指挥应战。不过,由于他事先已把几支部队派到了其它地方,手头的武力有限,面对人口占相对优势的奥军的进击,法军节节败退,眼看快要全军崩溃了。
  奥军统帅部里一片欢庆景观。梅拉斯认为大局已定,更是乐不可支。他大喜过望地对参谋长说:“这些称呼战无不胜的科西嘉人前几天究竟败在了自我的手里。你及时派人回巴塞罗那向始祖天皇报捷,我当下回Alerander里亚复苏,这儿你承担指挥。”他看见院长似乎有些为难,就伸手拍拍秘书长的双肩,满不在乎他说:“放心呢,拿破仑坚持不断多长时间了,他登时就会来求和的。”
  说罢,他的确收拾行装,回亚历山大(Alerander)里亚去了。
  再说法军确实是一片混乱,人心惶惶。有两团法军见奥军蜂拥而来,不知所措中,没开展什么反抗就丢掉了阵地,匆忙后撤了。
  拿破仑却处惊不乱、镇定自若,仍在不动声色地指挥打仗。他听见两团新兵扬弃阵地的音信,便急忙赶往这里。士兵们听说拿破仑来了,登时列队集合,我们面带愧色、准备接受拿破仑这暴风雨般的训斥。
  果然,拿破仑铁青着脸,怒气冲冲地训斥士兵们不该畏敌如虎,更不该丢掉自己的战区。他吼道:“你们沾污了自我的高卢鸡兵团。你们不配称为高卢雄鸡的部队。”拿破合威严的眼神扫视着他的精兵们,这么些新兵羞愧地低着头,听着她的责难。“我这就让司长在你们的团旗上写上‘他们不再属于高卢鸡兵团’多少个字,让全军都了然你们是胆小的胆小鬼。”
  周围一片静默,忽然,一个战斗员喊道:“大人,请不要在我们的军旗上写上这一个字,这样大家将终生遭受耻辱。请再给大家五遍机遇,大家去把丢失的阵地寺回来。”话音一落,许多老将都随着叫喊起来:“对,我们去夺回阵地,我们要甩我们的鲜血来验证大家的胆略!”有多少个兵卒挤到拿破仑的战马前,仰着头,大声呼吁道:“大人,请您相对不要写,大家将让你看来,我们并不是胆小鬼。”许多小将附和着,叫喊着,他们的眼眶里都含着泪花。他们的乞求是那么的真挚,拿破仑被打动了,他见自己的激将法达到了预期的效应,脸色渐渐缓和下来。他扬了扬手,示意我们安静;说道:
  “好,这个字我临时不写在你们的团旗上,我要见到你们用你们的胆气洗刷自己的耻辱。我已派人去调德赛的兵团了,他们很快就会来的。现在,我命令你们,为了法兰西共和国的荣誉,为了你们的荣幸,去击败奥地利人。——出发!”
  “为了高卢鸡的光荣,冲啊!”
  士兵们发出了巨大的吼声。刚才仍然衰老不振的老董们,仿佛换了一个人,随着拿破仑的剑头所指,他们一个个如猛虎下山,向奥军的防区扑去。
  这六个团的骨气很诀感染了此外的武装,法军的斗志大振,人人奋勇拼杀。不少新兵的子弹打完了,就用刀砍,用剑刺;剑折断了就扑上去用嘴咬、用手掐。战场上,到处是紧锣密鼓,到处是缠在联名扭打的人形。奥军的战士倒下了一批又一批,但奥军的增援部队源源不断涌来,法军眼看要抵挡不住了。
  忽然,在枪炮声和喊杀声中,隐隐传来了一阵阵鼓声:咚、咚、咚、;咚、咚、咚咚..这是法军的出动鼓声!不知是什么人喊了一声:“大家的后援到了!”我们向鼓声传来的趋向望去,只见远方腾起一团大战,黑压压的法兰西共和国骑兵以风扫残云之势疾驰而来,法兰西共和国小将们欢愉得欢呼起来。
  转眼间骑兵们来到法军阵地前,德策向拿破仑报告。拿破仑兴奋地赞誉了她几句,他一眼瞧见了站在德赛身边的小鼓手。这孩子是德赛在香水之都街头收留的流浪儿,我们都叫她小流浪汉。
  拿破仑拍拍小流浪汉的头,命令道:“小流浪汉,快敲进军鼓!”
  小流浪汉应声道:“是!”咚咚的鼓声随即响了起来。
  拿破仑大声说:“敲得再响一些。”
  咚咚咚的鼓声更加铿锵。敲得人们热血沸腾,勇气倍增。法军随着德赛的剑光,踏着小鼓手激越的鼓声,向奥地利的枪杆子横扫过去。突然,一排子弹射来,德策倒了下来,可是武装并没有动摇。当广大的战火消散时,人们看来这小流浪汉走在部队的前方,仍然敲着高昂的进军鼓。咚咚的鼓声激励着战士们敢于冲杀,形成了一条势不可挡的洪流。刚才依然战胜之师的奥军,一下子乱了阵脚。他们一些被霰弹击中,当场送命;有的被马刀砍倒,血肉横飞;更多的是成批成批地跪在地上,缴械投降。奥军周全溃退了。
  梅拉斯做梦也绝非想到战场的地形会这么急转直下。他见大势已去,不得不派人向拿破仑求和。四月15 日早上,拿破仑的象征与梅拉斯在Alerander里亚签署了停火协议。
  马伦(马伦)哥战役中,拿破仑以她独立的大军才干,过人的耳目和胆量,反败为胜,创设了军事史上的突发性。
  (沈彪)

  五次,北美洲反法同盟军向高卢雄鸡家乡疯狂进攻。这是一场激烈的防御战,担任看守任务的是拿破仑手下多少个屡建奇功的团伙。哪知,因土气低落,这五个集团溃不成军,痛失阵地。这群散乱的逃兵,个个像瘟鸡似的抬不起初来。

  终于有一天,那多少个团主动聚合起来,激动地向拿破仑齐声高呼:“统帅,我们把一切污点从团旗上洗刷干净了吧?”

  拿破仑双手交叉抱于胸前,在她们面前转来转去,皮靴叩打地面的鸣响越来越响,震得残兵败将们提心吊胆。拿破仑的面色越来越阴沉,他终究悲伤、愤怒地斥责:“你们不应有军心动摇!你们不应有随随便便丢掉自己的阵地!你们精晓,要夺回这阵地要流多少血!”

  垂头丧气的小将们惶恐不安,小心翼翼地观测拿破仑的举动。

  这群士兵惭愧地低下头,拿破仑又吩咐身边的秘书长:“参谋长阁下,请你在这多少个团的军旗上写一句不吉祥的话:他们不再属意大利方面军了。”这下,全场哗然。士兵们羞愧难当,甚至有人跪下了,场上响起一片哭声:“统帅,给大家五遍机遇啊。大家要立功赎罪,我们要雪耻!”

  拿破仑似乎被这群情激昂的排场陶醉了,他触动得不可以团结,竟举起了单臂一呼:“嗯!嗯!不但洗刷净了污点,还为高卢鸡争了光荣。勇士们,高卢雄鸡国民世代铭记你们!”

  拿破仑欣然自得,振臂高呼,“对!早该如此了。那,才是好士兵、这,才像拿破仑手下的勇士;这,才是战无不胜的奋不顾身!”

  “嗬!嗬!嗬!”士兵们的欢叫声响遏行云。

  拿破仑不言不语,背着双手审视他们好大一会儿。他算是叫来传令兵:“集合!将这六个公司的精兵统统集合!”

  拿破仑不但出动如神,还挺机智幽默、擅长辞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