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化史500问号: 李顺的结果是否被杀?

宋太宗征讨南宋,落得个头破血流的结果,又丧失了像杨业这样的勇将,没有勇气再跟西夏作战。再说,国内时局也很不稳定,特别是川蜀地区接二连三突如其来农民起义,弄得宋王朝手忙脚乱,难以应付。

在中华农民战争史上,第两回明确提议“均贫富”战斗口号的,是元朝川峡地区农家起义首领王小波。宋太宗淳化四年(993
年)冬,王小波在江原(今福建崇庆东南)阵亡后,起义军推举李顺为首领,继续坚定不移斗争。次年春夺取突哈尔滨城,被推为大蜀王,建元“应运”。一面实践“均贫富”口号,一面分兵攻占北至绵州(今海南湖州),东至巫峡之地,扩军数十万,震动整个辽朝王朝。
  宋太宗赵光义得知音讯后,急派宦官王继恩等率禁军分两路人川镇压。九月,突郑州城深陷,义军3
万人敢于战死,8 名领袖被俘遇害。
  关于李顺的结尾结果,历来有以下二种说法:一、淳化五年金奈陷落后被杀。据《宋史》记载:“7月丁已,西川行营破贼十万余,斩首三万级,复明尼阿波利斯,获贼李顺。”“丁酉,磔李顺党八人于凤翔市”。
  二、宋仁宗景佑中(1035年至1036年间)在新德里落网遇难。
  秦朝知名科学家、战略家沈括在名著《梦溪笔谈》卷二十五记述说:“至景祐中,有人告李顺尚在布宜诺斯艾利斯(Ellis),巡检使臣陈文琏捕得之,乃真李顺也,年已七十余,推验了然,囚赴阙,复按皆实。”
  三、兵败逃匿,下落不明。
  据秦朝陆务观所撰《老学庵笔记》云:“王师薄城,且城破矣,李顺忽饭僧数千人,又度其孩子亦数千人,皆就府治削发衣僧衣,晡后,分东西两门出,出尽,顺亦不知所在,盖自髡而遁矣。前天,王师入城,捕得一髯士,状貌类顺。遂诛之,而实非也。”
  以上三说何言为实,何言为虚,使人为难定论。
  《宋史》虽为正史,但出于成书时间较晚,距李顺义军退步约近三300
年,且多有脱漏,所以不可全信。从其“复加尔各答,获贼李顺”句看,应是引发了李顺。但从“磔李顺党八人于凤翔市”句看,却含混其词。不知8
人中
  是带有李顺,依然指李顺部下8
名领袖?若与沈括《笔谈》之“及败,人尚怀之,故顺得脱去三十余年始就戮”句相联系,莫非李顺于巴拿马城被俘后,在万众保障下又设法回避,辗转岭南,30余年后才在华盛顿被捕遇害?若从沈括语:“朝廷以平蜀将士功赏已行,不欲暴其事,但斩顺,赏文琏二官,閤门祗候”句推论,也验证朝廷为不失尊严,对此事极力遮掩,不愿泄露几十年后才得以杀掉真李顺这件事。此外,陆务观在《老学庵笔记》中也说丹佛城破,王师抓了一个假李顺处斩后,有一名叫张舜卿的官员向朝廷密报说:“‘臣闻顺已逸去,所献首盖非也’。太宗以为害诸将之功,叱出,将斩之,已而贷之,亦坐免官。”也可表明南陈朝廷确有遮掩之事。这无法不使人对李顺在淳化五年被杀暴发满腹疑团。大顺人杨仲良在《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卷十三“李顺之变”中,有金奈陷落,“顺就义”之说。但杨氏此书,是遵照后汉翻译家李焘的《续资治通鉴长编》所改编。李焘系广东人,曾在广东任群臣多年,后任朝官又主持修史多年,他深谙当代典故,其行文对保存南梁史实有较大进献,为啥李氏《长编》不载其事?这表明杨氏之说也使人难以置信。
  沈括治学较严峻,所处年代又与李顺史实较近,沈氏之说本应可信。但亦有人指出沈氏在《笔谈》中既然说:“文琏予尚识之”,还说“文琏家有《李顺案款》本末甚详”。但不知捕杀“真李顺”事,是沈氏风闻他言,还是听文琏亲自面语告知?《李顺案款》本末甚详,是协调切身过目,依旧捕风捉影?这些首要内容均未尽详。所以沈氏之说即便可成一家之言,但要么难以使人坚信。陆务观留蜀甚久,《笔记》中记蜀中遗闻轶事颇多,尤其是记成都江渎庙壁李顺画像多条等,保存了北周部分最紧要实事,假如记述属实,那么,同时之蜀人李焘书中缘何不载?这正如汉朝康熙时毕沅在《续资治通鉴》中发问说:“李焘以蜀人记蜀事,何以不载?”因而,在疑似之间,陆氏之说也使人发生疑义。可能出于以上原因,所以现代著名学者及有关论著对李顺之结局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辞源》、《辞海》等工具书,也不得不同时录用二种以上说法。(任振河史文山)

川蜀地区在五代时代,先后创建过前蜀、后蜀多少个政权,短期没遭战争破坏,由此,后蜀时期,国库积贮得满满的,宋太祖灭了后蜀后,纵容将士在安特卫普抢走,把后蜀贮积的财物运到日本东京,点燃了国民的恨之入骨。到了宋太宗的时候,又在这里设立衙门,垄断买卖。蜀地推出的茶叶、丝帛,都被官府垄断了。一些地主、大商人趁机投机倒把,贱买贵卖。蜀地人民的小日子就更难过了。

青城县(今黑龙江灌县西南)有个村民叫王小波,和她太太的四弟李顺,都是靠出售茶叶谋生的。官府禁止私卖茶叶后,王小波断了生路,决心起义。公元993年,王小波聚集了一百三个茶农和贫民,跟她们说:“如今以此世界,穷人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实在太不公正了。现在,我们一同来消灭那种不平均的情景,你们说哪些?”

这一个茶农和贫民通常受够官府、富人的剥削,听了王小波的话,都强烈拥护。新闻一传开,各地贫民都来参预王小波的起义军。不出十天,就集中了几万人。

王小波有了部队,先打下了青城。接着,又乘胜攻打彭山(今吉林彭山)。

彭山刺史齐元振,是个刁钻狠毒的贪官污吏。宋太宗禁止地点主任贪污,有两次,派钦差到蜀地调研。齐元振听到钦差要来,先把贪污得来的财物分散藏在财神家里。钦差到了彭山县,查不出这里官员有贪污行为,回去向朝廷回报,朝廷就指令嘉奖齐元振清白能干。

齐元振骗过了宫廷,搜刮得更决心。王小波知道彭山的老百姓对齐元振怨恨最深,就带起义军攻打彭山。在彭山布衣的响应下,起义军很快占领了县城,杀了大贪官齐元振,把他通常从平民这里搜刮得来的资财,分给那里的老少边穷百姓。王小波又带兵北上,向江原(今安徽崇庆东南)进攻。驻守江原的宋将张玘(音qǐ)发兵反扑,双方在江原城外展开一场战乱。

王小波的起义军打得相当见义勇为顽强,张玘招架不了,就放起冷箭来。王小波没防备,被冷箭射中了前额。王小波不顾满脸鲜血,继续进攻,终于打败宋军,把凶恶的张玘杀了。

起义的军事进占了江原,不过王小波却因为伤势太重死去。

王小波一死,起义将士推李顺做首领,继续指引大家反抗官军。

在李顺的指挥下,起义军越聚越多,连续攻下许多城市,杀死了一批贪官污吏,最终到底砍下了蜀地的主干蒙特雷。墨西卡利的文静官员抵挡不住,全都逃跑。

公元994年元月,李顺在军民的拥护下,建立大蜀政权。李顺当了大蜀王,一面整顿队伍容貌,一面继续派兵四出攻占州县。从北面剑阁到东面的巫峡,到处是起义军的势力。音讯不胫而走日本东京,宋太宗大吃一惊,迅速召集宰相探究,说:

“没悟出李顺这样厉害。一定要选派军队,把她讨平。”

宋太宗派了二伯王继恩为剑南西川治安使,前往镇压。王继恩分兵两路,派人从东方堵住巫峡的起义军,自己带队部队向剑门进发。

剑门是西川通往关中的要冲。李顺占领CarlGary之后,也派将军进攻剑门,不幸遭到官军阻击,打了败仗。

王继恩顺利地通过了剑门,集合各地宋军,进攻科威特城。这时候,驻守吉达的起义军还有十几万,可是在敌人重兵包围之下,经过英勇激战,战死了三万人。达卡(Louis)城终于被打下,李顺也在交火中捐躯。

新兴,民间传说在合肥陷于的时候,李顺并从未死,他扮成成一个和尚,秘密逃出路易港,继续带领农民军战斗。宋军进城时,抓到一个胡子很长的人,外貌很像李顺,就把他当李顺杀了。又过了四十年,在马尼拉街上现身了一个老者,有人认出他是李顺,官府把他抓起来,在大牢里地下杀死了。这个传说就算不必然可靠,不过表明李顺在群众中,影响是很大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