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战争故事100篇: 乌耳姆大败

  1804年十二月2日,拿破仑终于在法国巴黎圣母院大教堂举办了隆重的即位典礼,当上了法兰西共和国帝国的始祖。之后,便继续举行他极大的战事计划。

  1805 年五月,法兰西共和国国内的一条通往菜茵河倾向的坦途上,正浩浩荡荡地行进着一支法兰西部队。拉着炮车的战马,“得,得,得”地一蹓小跑;扛着枪、背着背包的新兵们,急促地迈着脚步。初秋的阳光虽已下像春日那样烤人,但长日子在骄阳下急行军,人和马仍是热得汗流浃背,一个个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可是,军人们仍嫌行军速度不够快,不停地跑前跑后,给战士们鼓气:“弟兄们,再加把劲,早一天来临菜茵河,大家的获胜就多一分把握。”
  初秋的天,还没完全改变说变就变的人性。刚才依然晴空万里,忽然就乌云密布,下起了瓢泼大雨。豆大的雨点借着风势,向每个人的脸膛、身上猛抽。士兵们汗湿的服装才有点干,又被雨淋得透湿,冷得直哆嗦。更不佳的是大雨使道路变得泥泞不堪,沉重的炮车轮子平时陷进泥坑里,拉车的马使尽了吃奶的马力也无法使它挪动一步。士兵们只可以将被子、衣服等垫在车轮下,然后,十多少个棒小伙子推的推,拉的拉,好不容易才将车子弄出来。
  忽然,“扑哧”一声,又有人不小心猾倒了。这人一边爬起一边恨恨地咒骂老天和奥地利人。走在他旁边的一个新兵嘲弄她道:“算了吧,老弟,奥地利听不到您的骂声。仍旧省点力气快赶路,到前敌去用枪炮教训奥地利人吧。”话没说完,他脚底一滑,也摔了个四仰八叉。周围的人都捧腹大笑起来。
  笑声中,大家更加快了脚步,他们了然,法军的狂胜,就保障在她们的两条腿上了。
  高卢雄鸡和奥地利为什么重开战端呢?事情得从头说起。
  马伦哥战役后,第二次反法同盟瓦解了,拿破仑的威望也高达了巅峰,当他凯旋回国时,受到了空前未有的热烈欢迎。拿破仑感到,建立新的帝国、巩固他的独裁统治的机遇已成熟。1804
年12 月2
日,拿破仑在时尚之都圣母院大教堂召开了热闹的即位典礼,登上了圣上的宝座。
  拿破仑称帝后,立时起首进攻大英帝国的预备工作。早在1830
年,英帝国因法兰西对其实践经济封锁并和他争夺殖民地就公开对法宣过战,这促使拿破仑决心渡海对英帝国本上举办三回扫荡。他在英吉利海峡沿岸集结了12
万人马,
决定在雾季过来时,就向英帝国发动攻击。他声称,到这儿,他将变成London、英国议会和苏格兰银行的持有者。
  何人知,形势神速恶化了,在U.K.的积极促进下,第五遍反法同盟形成。
  由战斗民族显赫一时将领库图佐夫带领的10
万俄军正向西挺进,欲和奥地利委员长麦克(麦克)指导的25 万奥军相会。另一支10
万人的俄瑞联军也正从北方向高卢鸡压来。
  高卢雄保山边又有游弋在英吉利侮峡的强硬的大英帝国舰队,东、北、南三面是俄、奥的大部队,处在腹背受敌的地步。
  拿破仑顿时看出了时局的紧要。他通晓,盟军的紧要力量是俄、奥两国的武装力量,必须在她们未尝会见从前,阻断他们,从而各类击破。然而,他的主力部队都在海峡沿岸,离前线有600
多公里,遵照过去的经历要走40多天,到这时候,俄、奥两国的人马已经会台了。
  拿破仑再一回呈现了他作为战略家、战略家和军队统帅的无所不包才干。他先是派人出使普鲁士,以割让阿瓜斯卡连特斯地区为诱饵,使普鲁士继续保障中立。
  普鲁上是即刻北美洲的队伍容貌强国,他如参预反法联盟,拿破仑将面临更大的胁迫。普鲁士既想参预反法联盟,又怕引火侥身,正在操心观察着。拿破仑主动作出自己的千姿百态,暂时稳住了它。
  解除了普鲁士这多少个后顾之忧后,拿破仑又恩威并用,迫使在奥地利拉拢下己准备参加反法同盟军的巴伐伯明翰、巴登等小国,转而与高卢雄鸡结盟。那样,他的部队东进时,就可知借道这个国家而不会遭受抵抗,同时沿途仍能博取丰硕的食粮补给。
  在做到这一多重外交活动后,拿破仑于8 月26
日下令几路大军分兵东进。他要武装日夜兼程,以每分钟120
步的进度很快前进。经过拿破仑培训多年的法军表现出了大好的素质,17
万人的武装只用了20
多天就过来了尼罗河,而且尚未一个人掉队,也从未生出严重的病人。
  在法军迅速赶往前线时,拿破仑却屡屡地在时尚之都露面,法兰西共和国政坛的《通报》和此外报纸上,不断公布拿破仑的音讯。他如此做是为着迷惑奥军,为法军赢得时间。拿破仑还蓄意将所有登陆船集中在和U.K.仅隔一条海峡的布伦港,留守在当场的3
万多阵容大张声势,摆出一副准备渡海作战的架子,
使奥军以为她攻击的目的如故大不列颠及英格兰联合王国。
  拿破仑的图谋奏效了。法军一每一日逼近莱茵河,奥军将军麦克却毫无察觉,还是在按既定部署向西推进。当奥军抵达累赫河时,同行的斐迪南大公指出部队就停留在累赫河东岸,等候俄军的来到,两军会见后再向西推进。
  迈克(Mike)不以为然他说:“拿破仑还在布伦哪!法军就是能来到这儿,也不会领先7
万人。我们要高效推进,领先占领黑林山的逐条隘口,进驻乌耳姆,迎击法军。”
  奥军把防线向西推进的音信,拿破仑简直难以相信。因为这样一来,奥军的防线过长,兵力分散,便于法军集中力量各个击破。他很快来到前线,决定从乌耳姆以东突破奥军的防线,强渡密西西比河,插入奥军背后。这样既切断了奥军和布宜诺斯Ellis中间的交通线,又可拦截奥、俄两军会合。
  麦克(Mike)却全然不知危险正一步步逼近,他正在为和谐抢占黑林山的核定志得意满呢。当弗吉尼亚河失守、法军大部队正在过河的新闻盛传时,他如故不看重她说:“不,这不可以,法军难道是天兵天将,从天上掉下来不成?他们至少还有20
天才能抵达这里!”
  斐迪南大公说:“大家依旧小心为妙,赶紧向奥克兰退兵,到当下去迎接俄联邦人。”
  麦克(Mike)哈哈一笑,满下在乎他说:“放心呢,我的贵族,法军大部队离这儿还远着吧。俄联邦人自然会比她们先到的。攻占密西西比河的,不过是法军的先头部队,我当即派普尔带领8
千人去打退他们。”
麦克(麦克(Mike))的这一错误判断,使得奥军坐失了撤退的良机。法军大部队在拿破仑指挥下,分几路进军,不断夺取奥军的阵地,对乌耳姆形成了包围之势。
  这时,由库图佐夫指导的俄军先头部队已抵达多瑙河边。拿破仑为使自己集中精力于爱荷华河倾向,决定由老将缪拉指挥几支军队形成对乌耳姆的末段攻击。缪拉是一员猛将,作战不行勇敢,可在战术上却紧缺脑力。他下令在沧澜江北岸进攻乌耳姆的第六军越过尼罗河,进至南岸。这就使法军对乌耳姆的重围在北面出现了破绽。这多少个错误,几乎将拿破仑即将取得的胜利葬送掉。
  麦克(Mike)发现法军防守上的漏洞,即刻决定打破。正在此时,一个突来的信息,又使他犹豫起来。
  这天,麦克正在和斐迪南大公商议突围路径,卫兵来报,有一个法兰西共和国人求见。
  来人叫舒尔迈斯特,是高卢鸡显赫一时的特务。原来,拿破仑及时发现了缪拉的荒唐,他估价Mike会考虑突围。立刻将舒尔迈斯特派往奥军,再两回执行他这不足为奇的骗局。
  迈克(Mike)(麦克)让卫兵把来人带进来。他满腹狐疑地对来人打量了会儿,突然问道:“你是哪些人?到此时来干什么?”
  舒尔迈斯特谦恭地鞠了一躬,回答说:“大人,我叫蒙代尔,是高卢鸡人。
  我有个好信息要告知大人。”
  麦克(Mike)急迅问道:“什么好新闻?”
  舒尔迈斯特看了看周围,趋前一步,压低声音说:“英帝国的武装部队在布伦港登陆了,已在向法国巴黎前行。法兰西于今是一片散乱,元老院有人公开反对拿破仑,号召国民奋起推翻她。”
  Mike听了半信半疑,他紧紧地盯着舒尔迈斯特,慢吞吞地说:“哦!是的确吗?”
  舒尔迈斯特忙装出一脸真诚的规范,说道:“千真万确,我亲眼所见。”
  斐迪南大公对舒尔迈斯特抱有警惕心,突然问他:“不过,你干吗要报告大家呢?你怎么不帮你们高卢雄鸡人呢?”
  舒尔迈斯特挥舞着拳头,恶狠狠地喊道:“我恨这么些科西嘉恶魔!他使自己的古老而高尚的姓氏遭遇耻辱。我盼望你们制伏他,瞧着啊,不要多长时间,拿破仑就会撤兵滚回法国首都去。您假使再遵循一会儿,形势快捷就会变的。到当年,您就足以趁机追击法军,制服他们。”
  麦克(麦克)似乎有些相信了,他和斐迪南大公互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对舒尔迈斯特说:“好吗,您的建者我们考虑考虑,请失去休息吧。”
  来人走后,麦克(Mike)问斐迪南大公道:“您对这么些音讯有什么样想法?”
  斐迪南大公耸耸肩,做了一个怪相:“我很怀疑,说不定他是拿破仑派来的。大家上拿破仑这多少个老狐狸的当还少吗?我看我们仍旧抓紧时间突围吧!”
  麦克(Mike)皱着眉头考虑了一会,犹豫不决地说:“我也不太相信,可是假诺是实在吗?这只是打败拿破仑的好机遇啊!”
  正当麦克(Mike)举棋不定时,一张法兰西共和国报章取消了他的猜忌。这张香水之都出的报章是奥军在反扑时,从攻占的一个法军阵地上拾到的。报纸上发布着法国巴黎发生反对拿破仑的革命的音信。迈克(Mike)(麦克)放心了,决定固守乌耳姆,等法军撤退时乘机出击。
  麦克(Mike)又五回上当了。原来,拿破仑料到Mike(Mike)不会自由相信间谍的话,早已准备好了推进的把戏。他命令军中印刷厂赶印了一批假报纸,并巧妙地让那张报纸落在奥军手里。这一作法居然把麦克(麦克)迷惑住了,放弃了向北突围的最后机会。
  斐迪南大公见百般劝说无效,遂指点一万多指战员向北突围,他们与尚留在黄吉林岸的阙如6
千人的法军暴发了激战,法军寡不敌众,终让斐迪南突围而去。
  麦克直到法军收紧了包围网,17
万兵马兵临城下时,才醒来,不过已经晚了。
  在向乌耳姆发起总攻的前夕,全部法军集中在一片开阔地上,听拿破仑训话。
  拿破仑依然穿着这件灰大衣,戴着三角帽,连日的指挥战斗使她来得有些疲软,但他这双眼睛如故那么威严、有神。他站在一辆炮车上,一手叉腰,一手挥舞着指挥刀,用他极富鼓动性的声息,慷慨激昂地商议:“军官们,一个月以前我们还在海岸营地中面对苏格兰,不过一个不三不四的联盟迫使我们飞回多瑙河上..要是没有在你们眼前的奥军,则大家今日说不定曾经进占London。我们要报多少个百年的旧仇并回升海上自由。军官们,前天将是一个比马伦(Malan)哥更伟大一百倍的生活。我已经把仇敌放在同样的岗位上,后世的后裔们将永生永世记着你们在本次伟大会战中的功绩。”
  士兵们群情激昂,齐声欢呼:“始祖万岁!法国万岁!”响入云霄的欢呼声传到乌耳姆要塞内,已成困兽的奥军更加人心惶惶。麦克(Mike)(麦克)一筹莫展,只可以默默向上帝祈祷,祈求俄军奇迹般赶来襄助解围。
  第二天,当阳光刚刚从东方升起时,法军的总攻先导了。拿破仑命令所有的火炮对准乌耳姆齐发猛轰。一刹间,几百门大炮射出的炮弹汇成一股火龙,带着物化飞向负隅顽抗的大敌。大地在轰鸣声中振颤着,乌耳姆要塞笼罩在火光和硝烟中。
  一阵猛射后,拿破仑命令暂停射击。战场一下子显示特别静。突然,响起了喊话声:“迈克(Mike)将军,你们完蛋了,投降吧!”“奥地利的老将弟兄们,抵抗是从未有过用的,放下武器呢。”喊话声在死一般寂静的疆场上空回荡,显得特别清晰,回答法军的是几声有气无力的枪声。
  拿破仑一声令下,法军的火炮又四遍联袂轰鸣,比上五回更火爆。
  奥军终于帮忙不住了。乌耳姆要塞上空升起了白旗。麦克(Mike)的意味很快到来拿破仑前面,表示奥军愿意投降。拿破仑决定于三日后召开受降仪式。
  受降日那天,一班才能独立、英姿勃发的法军中将和名将们簇拥着拿破仑站在中游,法军近卫军排成八列纵队分列在她们两侧。奥军局长麦克(迈克(Mike))在白旗的指导下,垂头丧气地向她们走来,16
位奥军将军灰溜溜地跟在她前边。麦克(Mike)走到拿破仑面前,双手托着友好的佩剑说:“不幸的麦克在此,请接受自己的爱戴。”
  缪拉接过了麦克(Mike)的佩剑。接着奥军的16 位将军和3
万多官兵依次列队来到拿破仑前面放下自己的刀兵。拿破仑面前的刀兵很快堆成了山。
  受降仪式截至了。法兰西共和国官兵激动异常,不断向友好的太岁和左徒欢呼。
  几十天长途跋涉、浴血奋战的慵懒消散得一干二净。士兵们骄傲地说:“大家的天王创制了新的大战模式,不用武器,而用咱们的两条腿来应战。”
  (沈彪)

  他率先准备的是攻打英帝国,因为英帝国曾因高卢鸡与之斗争殖民地而公开与高卢鸡动武。拿破仑在即位在此以前就在英吉利海峡沿岸集结了12万军队,并宣称:他即将成为英帝国议会、苏格兰银行和伦敦的所有者。这种强硬的攻势促使时势可以变化,第五回反法联盟在大英帝国的能动努力下高速结或。库图佐夫率10万俄军、迈克率25万奥军,此外10万俄瑞联军以及强大的英帝国舰队分别在法兰西方圆虎视眈眈,高卢鸡情形极为不利。鉴于这种状态,拿破仑快速转移策略,暂时摒弃了攻击大英帝国的计划。同时,他认真剖析了面前事态,他认为俄军向西挺进,其目的是与麦克(Mike)碰面,一旦碰面成功,将形成一股强大能力,使法军难以交战,所以必须想尽一切办法破坏俄、奥军队会师。

  拿破仑不愧为优良的改革家、战略家,他对形势的正确性分析使她渐渐由被动变成主动,为夺取战争的末梢胜利打下了坚固的根基。

  拿破仑清楚地明白,面对强劲的大敌,必须运用各种击破的战略战术原则。所以她率先收买普鲁士、使普鲁士保持中立,然后使原本准备插足反法联军的小国巴伐塔尔萨等与团结结盟,这样,就使自己收缩了广大对手。

  一切就绪将来,拿破仑在1805年十二月26日下令部队向东挺进,要争取时间去破坏俄奥会晤,结果高卢雄鸡17万军事只用了20余日便赶来了指标地——黄河畔。

  拿破仑一方面派阵容神速东进,另一方面他却不停涌出在香水之都,报纸不断公布他的音信,这又是她的计谋,目标是让敌人相信他没有率军远征。另外,他还把军队集结在英吉利海峡沿岸,佯装进攻大不列颠及苏格兰联合王国。这样,果然使敌上了当。法军急速飞向长江,奥军却毫无察觉,相反,麦克(Mike)(Mike)却把战线进一步拉开,这对拿破仑各样击破的口径很便利。

  Mike自认为拿破仑短期不会赶往长江,所以她让军队超越占领黑林山的次第要道,并进驻乌耳姆,准备迎击法军先头部队。当拿破仑知道Mike这种布置后,便决定从乌耳姆以东突破奥军防线,然后强渡多瑙河,插入奥军背后,那样可以有效地阻挠奥军与俄军会晤。

  拿破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急忙攻占沧澜江,部队向对岸突进。而此刻刻麦克(麦克)都毫无防备。当信息传遍时,麦克(Mike)一点也不相信,他说:“这是不容许的,法军至少还须20天的路才能抵达此处!”这时,同行的斐迪南大公感到工作不佳,便劝麦克神速撤军,回到安全位置,以免被法军吃掉。而麦克(Mike)都反对,他信任法军大部分仍远离自己,而俄军很快便会抵达。结果,这一判断最终导致自己根本的失利。法军大部队在总帅拿破仑的指挥下,渐渐包围了乌耳姆,使奥军成了瓮中之鳖,插翅难飞。

  那时,俄罗斯大军也赶来了北达科他河边。拿破仑派大将缪拉率军拿掉乌耳姆,但缪拉有勇无谋,在交火过程当中,他犯下了沉重的荒谬,差点使法军功亏一篑!原来,他在执行对乌耳姆的强攻时,命令部队在多瑶江苏岸进攻乌耳姆的第六军,然后进至南岸,这样在戍守上边就出现了漏洞,奥军一旦从北面突围,就会溜走了。

  果然,狡猾的麦克(Mike)发现了这一点,他二话没说协会武装由北面突围出击,但一个爆冷的轩然大波使她犹豫起来。在他正在协商突围方案时,舒尔曼斯特进来了。麦克(Mike)和他的大将都不认识她,因而,舒尔曼斯特先作了自我介绍。

  “将军,我叫蒙代尔,我有好新闻要告知您。”

  “什么好音信?”

  “英帝国人在布伦港登陆了,已连忙向时尚之都出兵。高卢鸡元老院有人号召国民推翻拿破仑,我想,这信息对您特别有用,您不想坐失良机吧?”舒尔曼斯特目的在于让麦克(Mike)废弃突围,一举粉碎法军,夺得胜利。

  Mike(麦克(Mike))果然心动了,问道:“真的吗?”

  “千真万确!”

  “那么,你干吗要报告自己这一个新闻?”Mike(麦克(Mike))想从舒尔曼斯特的口中理解点什么。

  “您不依赖自己是啊?告诉您吧,我虽是高卢雄鸡人,但我恨那么些混世魔王,因为她让我们古老而高尚的姓氏遇到了莫大的奇耻大辱,我要用我能够的能力去报复她,我盼望上天可以辅助人们去制伏他,让她失去她所负有的整整,直至生命!”

  听了舒尔曼斯特的话,麦克(Mike)犹豫不决,他不想抛弃这些打败拿破仑的绝好机会。正当麦克(Mike)不知咋办的时候,一张高卢鸡报章使她定下了败北拿破仑的厉害。报纸上有香水之都暴发反对拿破仑的变革信息。麦克(Mike)一看大喜,认为拿破仑已经众叛亲离,盖世之功稳操胜算。

  可惜麦克(Mike)打错了令人满意算盘,原来舒尔曼斯特是拿破仑派来的消息员,拿破仑发现了缪拉的失误,便派舒尔曼斯特去招摇撞骗Mike上当。至于这份法兰西报章,是拿破仑估算到迈克(Mike)(麦克)不会轻易上钩而想的又一骗局。

  法军逐渐收紧了包围圈,17万三军兵临城下,这时Mike(Mike)才出现转机,但为时已晚。

  伴随着东方升起的太阳,法军先河了总攻,拿破仑下令所有火力协同射向乌耳姆,刹这间,万炮齐发,乌耳姆笼罩在烈火之中,最终奥军阵营里升腾一面白旗,麦克投降了。受降仪式上,Mike辅导他的16员大将,在白旗的指点之下,缓缓到拿破仑面前,相继放下了武器,之后3万多官兵依次列队投降。拿破仑及其士兵骄傲地欢呼:“高卢鸡万岁!”乌耳姆一战,是拿破仑精心运用连忙交战战略取得的中标世界第一次大战,“兵贵快速”,古今战争皆如此。本次战役,再度显示了拿破仑优良的军旅指挥才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