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上下五千年: 隋炀帝游江都

隋炀帝杨广即位后,为了增进对全国政治上的操纵,并且使江南地区的战略物资可以更方便地运到北方来,加上他个人追求享乐,一先河就办了两件事:一是在宜春修建一座新的都城,叫东都;二是开一条纵贯南北的小运河。

  流年河是隋炀帝在位时凿通的北起涿郡新加坡、南至余杭卢布尔雅那、交流南北的大运河。大运河的开展,对南北之间的通行与互换有重大意义。它是南北政治、经济的关节,也是南北往来的水上走廊,是一条带有全国性范围的流年河,使中华南北第一次可以通航。汉朝运河共有5条,即广通染、山阳渎又叫邗沟、通济渠、永济渠和江南河,它们是分等级挖掘的,共用27年。公元587年,隋文帝为运输粮草和战士攻打陈国,就将夫差所开的邢沟疏浚、拓宽,开挖了运河山阳渎段。它北起山阳,南到江都,最终入亚马逊河,将雅砻江与黄河连接起来。文帝所修运河要旨是上地段性的,真正使运河形成运河网的是隋炀帝。为了提高政治和经济统治,605年,隋炀帝在西宁营造东都的同时,下令开凿命宫河。

公元605年,隋炀帝派管理建筑工程的重臣宇文恺(音kǎi)负责造东都。宇文恺是个高明的工程专家,他迎合隋炀帝追求锦衣玉食的思维,把工程规模搞得特别伟大。建造宫殿需要的高等木材石料,都是从大江以南、五岭以北地区运来的,光一根柱子就得用上千人拉。为了造东都,每月征发二百万民工,日夜不停地施工。他们还在漳州西边专门造了供隋炀帝玩赏的大公园,叫做“西苑”,周围二百里,园里人造的海和假山,亭台楼阁,奇花异草,应有尽有;尤其别出心裁的是到了夏天树叶凋落的时候,他们派人用彩绫剪成花叶,扎在树上,使那座庄园四季宿雾。

  通济渠以东都济宁西苑为起点,然后引谷水和洛水入沧澜江,使沧澜江水最终注入淮水,它是维系加利福尼亚河、伊犁河的一流水路路线。

在大兴土木东都的一律年,隋炀帝就命令征发广东、辽阳四处全民一百多万人,从淮安西苑到淮水南岸的山阳(今安徽南阳),开通一条运河,叫“通济渠”;又征发平顶山公民十多万人,从山阳到江都(今黑龙江邢台),把春秋时期吴王夫差开的一条“邗(音hán)沟”疏通。这样,从邢台到江南的水路交通就方便得多了。

  同年汤帝又征发10万多承德民众开邗沟,它是将文帝时的山阳渎再一次修补和增添,使其规则与通济渠一致。两项工程基本上半年就成功了。修成后的通济渠和再次修复的邗沟,水面宽40步,沿途两岸构筑有宽阔的御道,植有榆树柳树,从岳阳到江都近1000公里,浓荫蔽日,并设置有40多所行宫,作为炀帝巡游时休息所用。

未来五年里,隋炀帝又三遍征发民工,开通运河,一条是从宜昌的恒浙江岸到涿郡(今宫崎市),叫“永济渠”;一条是从江都对江的京口(今黑龙江商丘)到余杭(今吉林青岛),叫”江南河”。最终,把四条运河连接起来,就成了一条贯通南北,全长四千里的流年河。这条流年河是我国历史上伟大工程之一。它对我国经济、文化的迈入和祖国的集合,起着积极向上的功力。不用说,这是我国许多劳动人民用血汗甚至生命换到的。

  公元608年炀帝为加固边防,下令征发广东100多万群众开挖永济渠。由于所需劳力众多,男劳力供应不足,大批才女被征发服役。永济渠紧假若引沁水向南到宾夕法尼亚河,向北连通涿郡,全长1000多海里,工程极为浩大,并且河道宽阔。二年后,为了更进一步运送江南地区的食粮和生产资料,炀帝又下令在长江以南开凿江南河,它自京口连云港至余杭,全长400多公里,宽30多米,是对六朝时的江南运河的疏浚和松手。

隋炀帝特别欣赏出门巡游,一来是游戏享乐,二来也是向百姓摆威风。

  命宫河全长约2500海里,以秦皇岛为中央,仅用6年岁月就做到了,它交换了汉水、长江、南渡河、堪萨斯河和北江五大河流,成为南北交通的主动脉,是社会风气上最古老的、最长的运河。大顺运河不仅增进了隋王朝对南方地区的经济、政治、军事的决定,便利了江南财富向三亚、长安的调运,而且对今后的野史提升有着长远的影响。唐宋时期的南北交流和南北物资的调运,便得益于流年河,它是唐宋的经济命脉。东魏挖掘流年河是巩固统一、繁荣经济的紧要工程,也是唐宋劳动人民血汗的名堂。由于工程浩大,又是长期完成,劳役过重,百姓生活苦不堪言。而炀帝开凿运河,是她雄心勃勃巩固圣上基业的需要,也是她依依不舍江南美景和红火生活、巡游东都和中外的内需。唐宋及今后各朝都对明朝流年河举行过不同水平的宣泄和整补,尤其是后梁展开了大规模的挖掘疏补,形成了京杭小运河。

从东都到江都的运河刚刚完工,隋炀帝就带着二十万人的偌大队伍到江都去畅游。

隋炀帝早就派负责人造好上万条大船。出发那天,隋炀帝和他老婆萧后分乘两条四层高的大龙船,船上有宫殿和成千上万间宫室,装饰得金碧辉煌;接着就是宫妃、王公贵族、文武官员坐的几千条彩船;前边的几千条大船,装载着卫兵和她们带走的枪炮和帐篷。这上万条大船在运河上排开,船头船尾连接起来,竟有二百里长。

这么庞大的船队,怎么行驶呢?这么些专为天子享乐打算的人曾经布置好了。运河两边,修筑好了柳树成荫的御道,八万多名民工,被征发来给他俩拉扯,还有两队骑兵夹岸护送。河上行驶着灿烂的船舶,陆地上飘扬着彩色的彩旗。一到上午,灯火通明,鼓乐喧天,真是说不尽的华丽场景。

为了满意船队大批人口的享受,隋炀帝命令两岸的人民,给她们准备吃的喝的,叫做“献食”。那么些州县官员,就逼着人民办酒席送去,有的州县,送的席面多到许多桌。别说隋炀帝吃不了那么多,就连他带的宫纪太监、王公大臣一起吃,也吃不完。留下的大队人马剩菜,就在岸边掘个坑埋掉。不过那么些被迫献食的全民,却弄得倾家荡产了。

江都在即时是个热闹的地点。隋炀帝到了江都,除了尽情游玩享乐,还大摆威风。为了装修一个出巡时候用的典礼,就花了十多万人造,耗费的钱财尤为上亿论万。这样全方位闹腾了半年,又耀武扬威地重返东都来。

打这之后,隋炀帝几乎每年出巡。有两次,他从陆路到北部去巡回,征发了江苏十多少个郡的民工,开凿太行山,铺一条巡逻的征途;为了维护他巡逻的晋城,又征发了一百多万人修建长城,限期二十天筑成。这样,他才在五十万指战员的保障下,在北边边境上巡逻了一转。北方没有现成的宫廷,好在隋炀帝身边的宇文恺是个艺人,专门为她造了一个移动宫殿,叫做“观风行殿”。这种行殿上边可以容纳侍卫几百人,使用的时候装起来,不用的时候可以拆卸装运;下边装着轮子,可以肆意转动。这在即时可到头来一种发明,可惜只是供隋炀帝一个人享乐罢了。

隋炀帝建东都,开运河,筑长城,加上连年的广大的观光,无休无止的苦活和越来越重的赋税,已经把人民压得喘但是气来。可是隋炀帝的骄奢淫逸的思维却越来越重了。为了炫耀武功,公元611年,他发动对高丽的烟尘。

这一年,他从江都乘龙船,沿着大运河直达涿郡,亲自指挥这一场战争。他命令全国武装,不论远近,一律向涿郡集中;还派人在东莱(今广东掖县)宜昌督造兵船三百艘,造船的民伕在官吏监视下,日日夜夜在海边造船,得不到休息。他们下半身泡在海水里,时间一久,从腰以下都腐烂得生了蛆,许多少人受不了这样折磨,倒在海水里死了。

随即,隋炀帝又下令黑龙江、十堰、江南四方督造五万辆大车,送到高阳,给战士运输衣甲、帐幕;又征发江、淮以南民伕和船只把黎阳(今吉林浚县东南)和洛口仓的粮食运到涿郡。于是,无数的车辆,无数的船只,不分白天黑夜,沿着陆路和运焦作源不断由南向北,形成一支滚滚洪流。几十万运送物资的民伕,在半路上有为数不少累死饿死,沿路都是倒毙的尸体。由于民伕死亡太多,耕牛也被征发拉车,弄得田园荒芜,民不聊生。

黎民没法忍受下去了。要想活下来,只有招架。邹平(今河南邹平)人王薄,首先领导农民在长来宾起义,他写了一首《无向辽东浪死歌》(浪死就是权利送死的意味),号召我们反抗官府,歌中写道:

“……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譬如辽东死,砍头何所伤。”

继而,在河北、广东广大地区,接二连三地发出了农民起义,隋王朝的统治起先不稳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