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上下五千年: 王猛扪虱谈天下

桓温第一次北伐驻军灞上的时候,有一天,一个穿着一身破旧短衣的文人墨客到军营前求见桓温。桓温正想招揽人才,听说来了个文化人,很满面红光地接见了他。

  王猛(325—375年),字景略,南齐莫桑比克海峡(今山西省寿光县东南)人,后来移家魏郡(在今甘肃北部与安徽南边)。前秦大臣,特出的改革家、改革家、统帅。
  王猛出身寒微,为了求生,刻钟候已经以出卖畚箕为业。有一天,王猛远到邢台卖货,遭受一个要出高价买畚箕的人。这人说是身上没带钱,请王猛跟他到家里拿钱。王猛跟着这人走,结果走进深山,被带到一位须发皓然、侍者环立的中老年人面前。王猛向老年人揖拜,老翁飞快说:“王公,您怎么好拜我啊!”老翁给了王猛十倍于常价的买畚箕钱,并派人送行。王猛出山回头细看,才认出原来是中岳齐云山。这段故事表达,王猛少年时,就被独具慧眼的有识之士发现了。这位老汉大概是个注意访察济世奇才而又有先见之明的隐士,就象张良当年遇上的乐山公一类人物。
  王猛没有被战争硝烟吞噬,没有被生活重担压垮。在动乱中,他观察风云变幻;在风风雨雨中,他用心,勤苦攻读,广泛汲取各样文化,特别是武装科学知识。逐步地,王猛成长为一个英俊魁伟、雄姿勃勃的妙龄,为人体面严肃,深沉刚毅,胸怀大志,气度非凡。他对琐细之事略不关心,更不屑于与俗人打交道,因此时常境遇浅薄浮华子弟的鄙视和讪笑。王猛却无所事事,我行我素,隐居华阴山。
  玄汉穆帝永和十年(354年),九江镇将桓温北伐,制服苻坚,驻军灞上(今汉中市东),关中父老争以牛酒迎劳,男女夹路聚观。
  王猛听到这么些音讯,身穿麻布短衣,径投桓温大营求见。桓温请王猛谈谈对形势的视角,王猛在明明之中,一面扪虱(捉掐虱子),一面纵谈天下大事,滔滔不绝,旁若无人。桓温见此情景,心中暗自称奇,脱口问道:“我奉圣上之命,统率十万精兵仗义讨伐逆贼,为人民除害,而关中豪杰却无人到自家这边来效劳,这是什么原因吧?”王猛直言不讳地应对:“您不远千里深远寇境,长安城近在咫尺,而你却不渡过灞水去把它占领,我们摸不透您的遐思,所以不来。”桓温的想法是如何啊?他盘算的是:自己回复关中,只可以得个虚名,而地盘却要落于朝廷;与其消耗实力,失去与宫廷较量的优势,为别人做嫁衣服,不如留敌自重。王猛暗带自行的话,触及了她的心病,他默然久之,无言以对,同时进一步认识到眼前这位扪虱寒士非同凡响。过了好半天,桓温才抬起始来渐渐说道:“江东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你的才干!”不久,桓温决定撤军。临行前,他向王猛赠送了弥足爱惜的舟车,又给予高官,邀请王猛一起南下,被王猛拒绝了。
  前秦将军苻坚有大志,久闻王猛的名声,登时派吕婆楼前去乞求王猛出山。双方一见如故,谈及兴废大事,句句投机,苻坚把他比作诸葛卧龙。东提拔平元年(357年),苻坚自立为大秦天王,王猛则被任命为中书里正。
  王猛政绩卓著,很快升为大将军左丞、三亚内史、京兆尹。他刚调任京兆尹,听说苻坚的妻弟强德酗酒行凶,劫人财产,抢男霸女,为全民大患,王猛毫不畏惧,登时将他捕杀,陈尸于市。王猛又与士大夫中丞邓羌通力合作,严苛查处害民乱政的官吏,一个多月里就收治了二十五个横行不法的贵妃。于是,百官震肃,奸猾屏气,令行禁止。苻坚感慨地叹道:“直到先天,朕才知道全世界是有法的,主公是权威的!”
  时年36岁的王猛在一年之中甚至接连四遍升级,从大将军左丞到吏部提辖,再升为教头左仆射,辅国将军、司隶都尉,一时权倾内外。
  王猛不仅在政务上突显出第超级的才能,而且在统兵征战中也呈现出典型的军队才干和大将风范。从南梁太和元年(366年)起,他率军攻明代黄冈、讨伐叛乱的羌旅首领敛歧、出征前凉的张天锡等,都得到了凯旋,又平定了前秦宗室苻柳、苻双、苻廋、苻武等人的策反,扫清了通向中原道路上的阻力。太和四年(369年)二月,王猛又率军救援前燕,与前燕军一起大败北伐的明代军事。数月后,他又统兵攻伐前燕,为荡平前燕立下了了不起战功。
  前燕灭亡后,苻坚为奖励王猛,任命他为提辖关东六州诸军事、车骑令尹、冀州牧,领兵镇守邺城,并废弃他在六州限定内便宜行事,郡守、左徒也由她活动选任,只须在此后向吏部通报即可。晋简文帝咸安二年(372年)四月,苻坚让苻融接替镇守邺城,而把王猛调回京师,委任为首相、中书监、校尉令、太子左徒、司隶都尉,授王猛以全体军国内外大事的裁夺之权。王猛也不负重托,主持朝政,刚明清肃,善恶显然,才尽其用,官称其职,劝课农桑,操练部队,井井有条,气象一新,前秦渐渐显示了国富兵强的新局面。
  后唐宁康三年(375年)三月,王猛积劳成疾。苻坚心急如焚,亲自为王猛祈祷,并派侍臣遍祷于名山大川。王猛的病状略有好转,苻坚又欣喜非凡,下令特赦死罪以下的罪犯。这年十二月,王猛病危,苻坚亲临探视,并问询后事。王猛临终前,语重心长地对苻坚说:“唐朝尽管僻处江南,却是华夏正统,最近上下安和,臣死之后,希望君主千万不可图谋伐晋。鲜卑、西羌等归降贵族终怀贰心,是我们的仇敌,迟早要变成危害,应该解除他们,以利于国家。”王猛说完了这番肺腑之言,便溘然则逝。苻坚两遍临棺祭祀痛哭,并对太子苻宏说:“看来苍天是不想让朕统一天下,为什么如此快就夺走了朕的景略?”王猛死后,苻坚遵照南宋安葬大司马上大夫霍光的规范,隆重安葬了王猛,并追谥他为武侯。秦国前后哭声震野,三日不绝。

以此读书人名叫王猛,从小家里很贫寒,靠卖畚箕过活。不过她挺喜欢阅读,学问渊博。当时关列兵族嫌他身家卑微,瞧不起他,他毫不在乎。有人已经请她在前秦的衙门里做小官吏,他也不愿去。后来索性在华阴山隐居了下去。本次听到桓温打进关中,特地到灞上求见桓温。

桓温想试试王猛的知识才能,请王猛谈谈当明天下形势。

王猛把南北两岸的政治军事形势分析得明精通白,见解非凡精辟,桓温听了忍不住暗暗佩服。

王猛一面谈,一面把手伸进衣襟里摸虱子(文言是“扪虱”,扪音mén)。桓温左右的士兵们见了,差一点笑出来。但是王猛却旁若无人,照样跟桓温谈得起劲。

桓温问他说:“本次自己带了部队,奉国王的指令远征关中,为百姓除害。可是怎么我过来此地,地方上的俊杰都不来找我呢?”

王猛淡淡一笑说:“您不怕千里跋涉,长远敌人腹地。可是长安近在前头,您却不渡过灞水。大家不晓得你心里怎么打算,所以不愿来见您呀。”

王猛这一番话正说中了桓温的隐情。原来桓温北伐,首假诺想在东东汉廷起家他的威望,征服他在政治上的挑战者。他驻军灞上,不急于攻下长安,正是想保留他的实力。

桓温无话可答。可是她看来王猛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浓眉大眼,从关中退兵的时候,他再三邀请王猛一起南下,还封他一个相比较高的功名。王猛知道明朝王朝的内部顶牛很大,拒绝了桓温的特邀,如故回到他的华阴山去了。

只是这样一来,这些摸虱子的举人却出了名。

后来,前秦的君王苻健死了,他的幼子苻生是一个要命残酷的人,很快就被她的堂兄弟苻坚推翻。

苻坚是前秦王朝中一个有作为的圣上。他在即位以前,就想找一个得力的动手。有人向她引进王猛。

苻坚派人把王猛请了来,多少人一见还是,谈起历史上兴亡大事,见解完全契合。苻坚欢天喜地得了不足,认为真像刘玄德找到诸葛卧龙一样。

苻坚即位后,自称大秦天王。王猛成为他最依赖的大臣,一年里被提高两次,权力大得没人能跟他比。

那时候,王猛才三十六岁,年纪轻轻,又是纳西族人。前秦的氐族老臣见到苻坚这样信任王猛,哪会心服。有个氐族大臣樊世,是随着苻健一起打下关中的。有四遍看到王猛,很恼火地骂他:“我们耕种好土地,你倒来吃白米饭。”

王猛也顶了她一句说:“你们不仅要耕种,还要给自己做饭呢!”

樊世更生气了,说:“我不把您的头割下来挂在长安城头上,我也不想活了。”

隔了几天,樊世和王猛在苻坚面前又争持起来,樊世当着苻坚的面,要想打王猛。苻坚觉得樊世闹得不像话,把他办了死刑。从此以后,氐族官员再不敢在苻坚面前说王猛的坏话了。

王猛受苻坚的依赖,帮助苻坚镇压豪强,整顿朝政。王猛兼任京兆尹的时候,太后的表哥、光禄大夫强德酗酒闹事,强抢人家财物和女士。王猛一到任,就逮捕了强德,一面派人告诉苻坚。等到苻坚派人来发表大赦强德,王猛早已把强德处决了。未来几十天里,长安的望族豪强,皇亲国戚,被处决、判刑、免官的二十四个人。朝廷官员颇为震惊,坏人也不敢胡作非为了。苻坚称誉说:“我现在才清北宋家相应有法制呢。”

过了十几年,前秦在苻坚和王猛的治理下,国力越来越强大,先后灭掉了前燕、代国和前凉五个小国,统一了沧澜江流域地区。

公元375年,王猛得了重病。苻坚去看望他。王猛恳切地对苻坚说:“西晋即使地处江南,可是它延续东晋正统,而且现在朝廷内部相安无事。我死未来,君主千万不要去攻击晋国。大家的挑衅者是鲜卑人和羌人,留着他们连续后患。一定要把她们除掉,才能维系秦国的平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