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战争故事100篇: 希达斯皮斯河战役

  Alerander笑笑,又说:“你们的目标有两个,一是侦察好美观的渡河点,二是诱惑普鲁士军队处处设防,分散兵力,出现薄弱点。再说,还可让敌方的物资供应疲于奔命呐。有一些豪门要小心,一定要挑选在夜间偷渡,以免敌军的象队惊吓我们的坐骑。”

  公元前330
年,曾经骄横不可一世的波斯帝国,随着大流士三世的被杀而根本灭亡。马其顿主公Alerander宣称大帝,成为“波斯之王”、“北美洲之王”、“王中之王”。可是,战争并从未停止。为杜绝盘据在原波斯帝国东部的残敌,亚历山大(Alerander)率军翻过中亚的兴都库什立秋山,攻入Buck特里(Terry)亚地区(今阿富汗)。公元前327
年,亚历山大(Alerander)又深刻南亚,把远征军带到了他以为是世界尽头的印度河流域。
  亚历山大(Alerander)是那般一个人:他的秋波永远是空投远方,永远不会满意于他曾经占据的万事,永远要胜过她清楚的挑战者,哪怕这样的对手是平流难以仿效的神灵。Alerander远征印度,从军事的和经济的角度讲,都不曾必要,那只是她雄心勃勃的五回尝试。因为,在Alerander在此以前,希腊人就相信他们的酒神狄俄尼索斯曾经克服了印度,赫拉克勒斯大力士也到过此处。当亚历山大(Alerander)的枪杆子到达印度西北部一个叫奈萨的都市时,当地人对亚历山大(Alerander)说,这座城池的奠基人就是狄俄尼索斯,城市是以她的奶子的名字命名的。亚历山大(Alerander)听了这一番话,自然觉得很好听,并且她带上了许多战斗员,到处寻访酒神的遗迹。据说,城外不远的迈罗山上长满了伊兹密尔藤和月桂。这一个希腊人发现了她们久久都并未见过的熟练的普罗维登斯藤,真乐坏了。他们纷纷先导,一面割下藤条编成花环戴到头上,一面唱着狄俄尼索斯的赞歌,呼唤着这位酒神的名字。
  这时的印度西北部,小国林立,相互间争战不休。Alerander的武装部队一到,许许多多的地点首领就主动投靠。即便有多少个小障碍,亚历山大(Alerander)动动小手指头就解决了。单说印度河的东边有条支流,叫做希达斯皮斯河,河西有个国家,叫太克西拉;河东有个国家,叫波拉伐斯,两国一直不和,通常爆发成争。
  这太克西拉的国君太克西利斯,在Alerander没有度过印度河时,就亲自跑去迎接,表示友好。而一水之隔的波拉伐斯,却不买亚历山大(Alerander)的帐。听得亚历山大(Alerander)领兵到来,波拉伐斯的圣上波拉斯反而在Sheila斯皮斯河近岸集结了她全部的大军:4000
名骑兵,3 万步兵,300 辆战车和200 头战象,决心堵住亚历山大(Alerander)过河。
  正是冬日,高山积雪融化,滂沱大雨无休无止。每年的那多少个季节里,印度天下上的成百上千江湖都是深深流急的。波拉斯认为自己的军力和Alerander的平起平坐,而且有天险可凭,由此,他对堵住亚历山大(Alerander)的进攻信心十足。
  亚历山大听到这么些消息,一面派人速去孔雀之国河边调运船只,一面带领部队赶往希达斯皮斯河,在河西岸扎下了大营。在驻地,Alerander可以清晰地看清对岸装备齐备,队伍容貌整齐的印度军事。波拉斯也见到了Alerander的将帅营帐,就亲自坐镇在岸边重点防守。亚历山大(Alerander)仔细观看了河面和互相地形,深知渡河科学,特别是波拉斯本人驻守的这一段河道,根本不容许渡过去。即使他的经理勇于献身,他们的马也分外;因为波拉斯的大象就在岸上把守着,那一个南方的怪模怪样的偌大和它们这怪声怪气的吼叫,把来自北方的战马吓坏了,甚至当马群在河边饮水时,老远地映入眼帘大象,都要吓得调头就逃。
  渡河要用的船只很快就运到了,马其顿的大兵们是把船舶折卸开,大的拆为三段,小的拆为两段,然后装上大车运来的。亚历山大(Alerander)这时把部队分成好几有些,悄悄作了一番吩咐,起先走动了。只见希达斯皮斯河西岸,不是骑兵就是步兵,一队随后一队往不同倾向出发,河面上,他的船只频繁地航行。马其顿军似乎在物色着万分的机会和地方,随时准备渡河。波拉斯不敢疏忽,也带着象队在水边不停顿地来来回回奔走。这样总是数日,每天这样,马其顿军还未过河。波拉斯的武装力量已经累得精疲力竭。
  亚历山大(Alerander)把印军折腾了阵阵后,又从四方把粮食及另外军需物资源源不绝地朝大本营运来。这样,在波拉斯看来,很强烈,仇敌因为遭遇掣肘,似乎准备在河岸上久久驻扎下去了。亚历山大(Alerander)甚至公开声称:他可以等待。
  因为一到春季,印度所有河水的水位都广泛下滑,河身收缩,河水平浅,到这时候,不少江河能够卷着裤腿过去。
  波拉斯摸不清Alerander的实在意图,变得支支吾吾起来。但是,波拉斯没有喘上一口气,马其顿军又开头了夜间骚扰。Alerander亲率部分骑兵在河岸口左右奔腾,边驰边呼喊冲锋口号,并且用尽一切办法,故意搞得沸沸扬扬,一片喧嚣,仿佛趁着夜幕掩护就要强渡的典范。波拉斯再一次紧张起来。但那种事展开了一定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波拉斯除了视听高声喊叫之外,并没有意识仇人做出实战动作。他通过得出结论:仇人并不敢真的渡河,不过虚张声势而已。波拉斯和他的部队由紧张到麻痹,紧张、松驰,再紧张、再松驰,都早就身心疲惫。从此以后,波拉斯不管对岸如何行动,怎么喊话,总是呆在军营里再不出来了,大部队也不再跟屁虫样被Alerander牵来牵去。波拉斯只是在大江各处派了哨兵。
  亚历山大(Alerander)看到波拉斯麻痹起来,于是起头迈出了下一步。
  频繁地调动军队的过程中,Alerander侦察到希拉(Sheila)斯皮斯河上游有一处地方特别有益她的大部队偷渡。这一个地点距离他的大本营不到30
英里。在那里,希拉(Sheila)斯皮斯河拐了一个大弯,形成一个半岛状的转角,下边树木森森,适合军队的躲藏,河中还有一个岛屿,也长满了花木,从无人迹,异常合适地遮蔽着对岸哨兵的视线。就是在这样一个被挑选偷渡的地点,Alerander事先也并未忘记给对岸的仇人灌点迷魂汤,他让老将们点上篝火,大声嚷嚷,一连搞了少数夜,暗地里再接再厉做着渡河的预备。
  亚历山大(Alerander)在本部留给了3000 骑兵、8000 步兵,对留守的名将交代说:
“假若波拉斯只指点他的枪杆子的一片段攻击我,而把另一部分留住防守河岸,而且还留下大象时,这你就不要动,要是波拉斯指导他的整套大象向本人挨斗,唯有为数不多军旅防守河岸,那您就足以着力渡河。因为马儿下船上岸时,最怕的就是大象,另外兵力不会给我们造成多大麻烦。”亚历山大(Alerander)还在驻地到偷渡地点的一线,部署了几支小队伍容貌,他们也已受命,当见到印度部队卷入战斗不得脱身的时候,就当下渡过河去。
  Alerander和谐则拔取了他的“伙友”骑兵中队和此外多少个骑兵团、方阵步兵中挤出的近卫步兵和其余多少个步兵旅,共5000
名骑兵、1
万名步兵。他带着这支大部队,急行军且与河岸保持一定距离,神不知鬼不觉地抵达了30公里外的渡河点。
  当天夜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暴雨倾盆,河水咆哮。这对Alerander来说是最最然而了。亚历山大(Alerander)借老天的维护,把渡河武装力量都集中到了水边,武器的撞击声和传言命令的喧嚣声被隆隆的雷声和哗哗的白露声淹没。事先准备下的船舶和皮筏也都曾经运到现场,秘密地藏在森林里。
  破晓的时候,雨过天晴,风平浪静。亚历山大(Alerander)一声令下,1 万5
千名骑兵和步兵快捷登上木船和皮笺,急迅地直向河中的小岛驶去。
  因为隔着林木茂密的小岛,印度哨兵没有发现。但是,当马其顿军绕过这个小岛,就无须遮掩,完全透露了,印度哨兵发现敌人真的来了,顿时飞马驰去向渡拉斯告诉。这时,Alerander第一个下船登岸,他的骑兵随后也陆续下了船,骑兵前边是步兵,亚历山大(Alerander)把部队排列好,以战斗队形向前推行。
  哪知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马其顿军前进不远,猛然察觉她们登陆的地点不合拍。仔细一看,呀,那里并不是希达斯皮斯河东岸,只是河中又一个更大的岛。由于时局不熟,这多少个岛又大,由此马其顿军把它和东岸混淆起来了。
  Alerander眼见前功尽弃,暗暗抱怨。如若完不成渡河任务而只可以从头再来一次,这就要费大劲。
  那一个岛和东岸之间的水路倒不宽。只是一整夜的暴雨使得河水暴涨,不大容易找到一个大好的渡口。亚历山大(Alerander)揣摸波拉斯没有在此间集中兵力,于是不敢耽搁,草草地采用了一处地点;并且不畏艰险带头抢渡。这里的河水最浅处已经到步兵的胸膛,马匹只好把头透露水面,应该说相比勉强。幸亏对岸守军极少,看到那般多的大敌如狼似乐乎来,腿都软了,哪有胆量抵挡。
  由此,马其顿军终究不负众望登陆。
  登陆后,亚历山大(Alerander)指引着骑兵全速前进,命令顿时弓箭手充当潮流,步兵以急行军速度在背后跟进。Alerander对波拉斯可能行使的步履作了二种估量和安排:假诺波拉斯以全部兵力同她决战,他就用骑兵冲击的法子将其制伏;如果难以取胜,他就利用守势,等待方阵步兵赶来帮助:假使波拉斯由于他的强悍强渡而吓得哭笑不得溃逃,他就牢牢追击,在运动战中消灭敌人。
  再说波拉斯得到马其顿军正在渡河的音讯后,闹不清这是实在的主力攻击,仍旧试探性的佯攻;摸不着Alerander的主力现在究竟在哪儿。率三军前去阻击吧,怕对岸敌人乘机抢渡;不率大军前去阻击吧,仇敌也许就从这里一切走过河来。波拉斯思来想去,难以下定狠心,结果只派儿子小波拉斯指点2000
名骑兵和120 辆战车对战。
  小波拉斯来到的时候,马其顿军已经全部度过河来。Alerander的骑兵在进军路上同小波拉斯相遇,顿时猛扑上前。印度人看来亚历山大(Alerander)亲自带队着的原本是如此一支骑兵大部队,并且亚历山大的骑兵不是以一条战线的形式、而是一中队接着一中队向她们发起密集的公司冲锋时,真吓昏了头,掉头就跑。印度下边育多至400
名的骑兵倒地,小波拉斯也被打死。因为道路泥泞,那一个战车在应战中不但不用用处,而且碍手碍脚。印度骑兵的溃散中,所有战车和随车的各小队印度步兵都乖乖地束手就擒。
  波拉斯听到逃回来的骑兵说,Alerander本人率主力过了河,他的外外甥曾经牺牲,才痛感由于自己优柔寡断造成的不足弥补的损失。波拉斯分外悲愤,现在她决定不顾,都要跟Alerander拼一个鱼死网破。这时,波拉斯即使也领略对岸一支马其顿军正准备渡河,但他早就不放在心上了。他只在此地留下五头大象和个别兵力,然后就指导全军迎着亚历山大(Alerander)开去。
  渡拉斯到达一片无泥泞的、平坦而僵硬的三角洲,他让部队在那边停了下去,摆开一个局面。第一道战线是200
头战象,每头战象大约相距十米丈的旗帜;步兵站在战象的末尾,构成第二条战线,这样,任何敌人都不敢冲过来。骑兵当然非常,因为马一见大象就惊;步兵更要命,如果她们冲到大象的空隙中,不但大象得以转身践踏他们,而且也饱尝后排印度步兵的抨击。
  亚历山大(Alerander)看到波拉斯已经摆好了战斗队形,就命令骑兵为止前进,等待前边的方阵步兵跟上来。当步兵和他相会后,Alerander又让他俩稍稍休息过来体力,以避免在他们累得还未喘过气来的时候,就同精神饱满的敌军争持,然后才带了她的枪杆子上去。Alerander知道自己的优势在骑兵,他判断了双面的山势,决定调开敌人,打乱阵势,乱中胜利。同过去同等,他让方阵步兵居中,与波拉斯的战象绝对,提示他们先别投入作战,要见到己方的骑兵把波拉斯的骑兵和步兵主力都打乱时再冲击;他又让六个骑兵中队开到仇敌右翼,按兵不动,等到她本身所率的骑兵与敌人的左翼厮杀时,绕到敌人的幕后去攻击。一番摆放之后,Alerander使带着优势的骑兵向和睦的右前方逼近。
  现在马其顿军和印军已经进去了相互射程之内了。亚历山大(Alerander)一声喊叫,1000
名立即弓箭手起始随着呼啸而去的箭雨,排山倒海一般压向敌阵。波拉斯左翼的骑兵抵不住排箭的侵袭和马匹的碰撞,登时阵脚大乱。Alerander带着“伙友”骑兵中队等随行又飞驰而上,与印度骑兵战成一团。波拉斯看到自己的左派遭到仇人大量骑兵的熊熊撞击,眼看快要吃亏,忙把右翼骑兵调过来。却没料到亚历山大(Alerander)留在那旁边的两支骑兵绕出一个弧形,在印度骑兵的暗中出现了。印度骑兵腹背受敌。波拉斯又被迫把她的所有骑兵改为双重队形,以数量较大、战斗力最强的一片段面对Alerander;另一片段应付背后。这样,波拉斯的满意算盘完全被亚历山大(Alerander)的走动打乱了。
  趁着波拉斯分兵遣将的当口,亚历山大(Alerander)的攻势更加强烈,正面对抗的孔雀之国骑兵起头抵挡不住,急快捷忙向他们的战象靠拢,仿佛要物色一堵避风墙似的。波拉斯的驯象兵见敌人骑兵冲来,就赶着战象上前阻止。这时,Alerander的骑兵后撤,一向观战、等待机会的马其顿方阵步兵欢呼着英雄杀去,他们从前边围攻象队,朝赶象的孔雀之国兵和象群放箭、投掷标枪。
  本场战斗令人眼花臆乱,包围、反包围,冲锋、反冲锋;双方一会儿攻击,一会儿撤出,事势持续在转移变化。象群受到突然的攻击时,它们愤怒地转过身来,向马其顿方阵冲去。眨眼之间把密集的方阵冲得七零八落。
  印度骑兵见状,又鼓起勇气和Alerander的骑兵再战。可是,无论在战斗力和作战经验上,印度骑兵都不是亚历山大(Alerander)骑兵的对手。没有多长时间,他们又吃了败仗,不得不退回来求得大象敬爱。七零八落的马其顿方阵也并从未溃不成军,他们躲闪开战象,又最为便捷地集合。重新开展新的强攻。
  现在,战场越缩越小。印度军在里头,战象已被挤到一个狭窄的限制;马其顿军在外围。亚历山大(Alerander)的两支骑兵部队已经形成一个完好,他们轮番冲锋,不论冲到哪儿,都是先给印度军重大杀伤,然后方撤。他们进退自如,打得很有节奏。方阵步兵也是这般:大象追来,他们就退,大象一逃,他们就追,而且标枪手、弓箭手直接不绝于耳地朝象群投射,使得大象几乎无法伤害他们。印度军却与此相反:他们混合在象群之间,那么些受伤的、或者无人控制的小象,由于疼痛、厌烦和纷纷,发了疯一样东奔西突、横冲直撞,再也不辨是非曲直,一味胡卷蛮踏。印军内外受气,无处躲避,很多个人负伤,很四个人惨死在象蹄下。
  最终,大象也精疲力竭,跑不动了,它们一方面吼叫一面像船这样逐步后撤。Alerander就指引骑兵把波拉斯的一大帮残兵败牢团团围住,然后向步兵方阵发信号,叫她们盾牌接盾牌,尽量相互靠紧,以最好密集的方阵队形不相上下。这时,河岸边的有所马其顿军全体走过了希达斯皮斯河,精神饱满地插手了对印度军的因歼。最终的作战事实上已经改成了一方对另一方的共用屠杀。这一位,印度步兵死亡近2
万,骑兵约3000,战车全体被毁,幸存的战象全被生擒。波拉斯的四个二外甥,大象队、战车队和骑兵的所有指挥官全体战死。步兵指挥官所剩无几。而Alerander这一方阵亡的只有骑兵230人,步兵80
人,大部分是牺牲于战斗刚开首的时候。
  波拉斯即使在这次战役中全军覆没,但她在交战中显现得很理想。他不光是一位高尚的帝王,也是一名出色的斗士。看到自己的步兵和象队一片片遭逢屠杀,看到自己的一批又一批骑兵就在身边倒了下来,他一如既往驰骋在战场于,绝不逃跑,绝不放下自己的军械。亚历山大(Alerander)目睹波拉斯的行径,深为敬佩,就下令自己的指战员不要杀死他。战斗为止了,波拉斯仍高高的乘坐着他这头大象,孤独地徘徊在尸横遍野的战场边缘,久久不忍离去。他的右肩负了伤,血污铠甲,但这丝毫不曾减损他的神勇之气。亚历山大(Alerander)先派这么些投靠自己的太克西利斯去找她。太克西利斯骑马来到波拉斯乘坐的这头大象附近,远远地把马勒住,告诉她再逃也尚无用,要她听取亚历山大(Alerander)托他带来的口信。波拉斯回头一看,原来是她的老仇敌太克西利斯,于是顿时拨转象头、举着长枪冲过来。真的,要不是太克西利斯跑得快,波拉斯也许就把她扎死了。即便如此,亚历山大(Alerander)如故穿梭派其他印度人去劝她,最终派出的人叫迈罗斯(Rose),Alerander打听到迈罗丝是波拉斯的故交。波拉斯听完了老朋友的话,让大象停步,从上边下来跟迈罗斯(Rose)讨水喝,当时他正渴得难受。喝完水,波拉斯就同迈罗丝一块来见亚历山大(Alerander)。
  亚历山大(Alerander)知道他快到时,骑了马早早地跑到面前来迎接。亚历山大(Alerander)欣赏着波拉斯魁梧的个头和英俊的仪态,从神情和姿态来看,他并未屈服。在为友好的王国进行了荣誉的交锋之后,现在,波拉斯平静地注视着她的对手。
  最后依然亚历山大(Alerander)先开口,问波拉斯对他亚历山大(Alerander)有咋样要说的。波拉斯回答说:“Alerander,要像对待一个皇上这样对待我。”Alerander又问他协调有什么样要求,波拉斯回答说:“一切都早就席卷在刚刚的这句话里了。”Alerander满意了她的要求,不仅把波拉斯的疆域交还给他,还给了他一块比原来国土还大的土地。于是,波拉斯归顺了亚历山大(Alerander)。
  希达斯皮斯河战役是Alerander东征中的四大战役之一,也是Alerander一生中最终三遍大战。在连续南下的中途,因为东亚新大陆令人为难适应的洪流、炎热,出没无常的毒蛇猛兽,以及严重的传染病流行,把Alerander这支能征善战的部队拖得疲惫不堪,而且马其顿战士已经在外征战8
年,思乡病一天比一天厉害,他们非法召开议会,要求终止前进。所以,亚历山大(Alerander)被迫放任了她极大的打败计划,发布撤军回国。公元前325
年,Alerander的武力从印度分为海陆两路撤退。第二年,他们才回来马其顿帝国的新都——巴比特(Babbitt)伦。
  (谷枫)

  如此,又连续捣鼓了几夜,敌军不但不以为然,反隔河齐声吆喝奚弄:“有本领的过河来!装神弄鬼,天老爷会帮你们这批混蛋么!”

  Alerander发愁了:攻不过海达斯帕斯河,制服计划功亏一篑哪!冥思苦想了几天,他到底想出一计。

  一天,他把队伍容貌首领统统召集起来,揭橥一道命令:“从明日起,分几路人马,沿河岸向不同倾向移动。我要好也带一拔士兵来回走动。”

  普鲁国君闻声,出来一瞧,一时多少不知所措:怎么,想强渡!连连吆喝将士,随对岸飘过来的喊杀声平行奔跑,声振河畔。

  宁静的夜突然喧闹开了。

  一天晌午,大雨哗哗而下。亚历山大将部队悄悄调度好,自己亲率约5000得力骑兵,冒雨抢渡。

  公元前327年,马其顿天子Alerander率军进攻印度,却饱受普鲁王国武装强硬的抵御。他们在海达斯帕斯河对岸设下道道防线,河面宽阔,水深相当,很难强渡。

  军人们疑疑惑惑地瞅着主公想:成了一盘散沙,还有交战能力吗?

  亚历山大(Alerander)带着骑兵沿着河岸飞快来回地奔跑,一边高喊着冲锋的口号,一边将武器叩击出铿锵有力的碰撞声,一时声势优秀。

  Alerander细细观看一番,料到敌方已渐中计,使命令部队进入预先定好的浅水渡河点一带,在河流大街小巷布置了哨所。一切安排好,Alerander指挥军事早晨点起篝火。一时间,篝火点点布满河岸,红彤彤的火光世界里,马其顿小将们如痴如狂地蹦跳不停,喧嚷不止。

  三四天过去了,普鲁王国武装烦了:搞什么名堂,虚张声势个屁!他们松懈了斗志。

  老天爷真的来帮Alerander的忙了。

  马其顿军队登岸时,敌军虽发现,但不及。仓猝交战中,一方是军心涣散,一方是按兵不动,胜负立显。普鲁王国武装溃不成军,落荒而走,马其顿武装攻占河岸,向印度腹地挺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