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神药“贺阿忙”(鄂温克族)

   

图片 1

  很久此前,在苗家山寨里赫然蔓延一种怪病,病一发作高烧痛得要炸,骨痛痛得要断,肉痛痛得要裂,人们吃了许多药都不管用。
  长者说,相传有一种神药能治怪病,可这种药唯有在长有蛟龙掌血树和红升麻草的大山里才能找到。一路上要翻山过河,地上有毒蛇挡道,头上有恶鹰袭人,万分危急。有个叫贺阿忙的小伙决定冒险去寻找神药。

百草坞在一个峡谷之中,上有奇松,下有瑶草,这是魔教神医雪梨的从医居处所在。

“老伴,到了。”

谷底外,来了多少人。一个容貌清瘦的老人,搀扶着一个神形憔悴的老妇人。

“老伴,你有救了!”

这老妇人形容掠过一丝喜色,但又忧虑地道:“这样做不好吧?是不是太残忍了?”

老翁道:“你不用不忍心,大家不要,别人也会要!再说大家药都买了。”

“可是……”

“不要只是了,你的病好了,我们就毫无拖累子女了!”

日前江湖疯传,魔教教主袁月明说,为了感谢广大患者对他们魔教神药的钟爱,决定做一场感恩回馈活动,买四个疗程的药送一块神医肉。

梯次神医肉就是良医雪梨的肉。据说神医雪梨自幼吃冬虫夏草长大,他的肉含有神奇的能量,吃了他的肉,可以解百毒,治百病,甚至起死回生。

百草坞神医雪梨的医堂里。雪梨公子紧紧的抱着脑袋,倒在书桌后椅子里。在办公桌对面坐着两位明眸皓齿的半边天,嘻嘻地笑着各样

优罗说:“不亮堂能不可以美容?”

安若零说:“要不尝试?”

雪梨放入手臂,瘦削的脸蛋满是苦瓜色:“这是谣传,你们怎么能相信呢?我的肉假使能美容,我仍可以长得如此丑吗?跟大圣归来似的!”

六个美人哈哈大笑,但仍是说:“肉要吃了才使得嘛!要不你也吃一块试试!”

“唉,谣言害死人呐!一一哎,你们说这谣言会不会是本人的心心相印搞的鬼?”

“这您能怪何人!何人让您骗人了,说自己是良医,拿六味地黄丸当万能神药,幸亏没有出人命!”

“嗨,他们能吹,我干吗不可能吹!反正那多少个中老年慢性病也治糟糕,都是图个情绪安慰,图大家喊声爹妈。”

  一天,贺阿忙来到一座山崖前,突然看见一位挖药材的白发白须老人受到四只恶鹰的围攻,贺阿芒不顾危险,抬起****射落恶鹰。白发白须老人连声感谢贺阿忙,送给她一个黑葫芦。
  一天,贺阿忙来到一道深沟里,看见一个中年汉子在打柴,他身后有条毒蛇正偷偷袭来。贺阿忙大喊一声猛冲过去,挥刀斩断蛇头。中年汉子连声道谢贺阿忙,送给他一个黄葫芦。
  一天,贺阿忙来到一条大河前,突然意识激流中有个外孙女在挣扎,他纵身扑入河中,奋力将闺女救起。为表感谢,姑娘送给贺阿忙一个白葫芦。
  贺阿忙终于来临长有飞龙掌血树和红升麻草的大山,看到白发白须老人、中年汉子和姑娘都在高峰。白发白须老人笑着说:“好青年,你要找的药就在葫芦里。”接着告诉了他制药的方子。
  贺阿忙赶回山寨,照白胡子老人说的,用苗家果酒把葫芦里的药浸泡了,叫得病的人舀去擦痛处,乡亲们的病果然好了。为感谢贺阿忙不畏艰险找到神药,苗家就把这种神药叫做“贺阿忙”。

“神医,雪梨先生,求求您救救我们啊!”

正说着,从屋外扩散很五个人闹哄哄的响动。雪梨跳起来,奔到门边,头嗡的一阵天旋地转,只见百草坞里都挤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人人手里都举着票据。

这一个人多半是老年人,他们或站或卧,多数人打着点滴,有人将输液瓶挂在树枝上,有人干脆举在手里。有人有亲人陪同,有人只一个人形影相对的呻吟。他们慌忙而不安,见到雪梨,干涸的视力才荡起希望的涟漪。

有一个中年汉子躺在地上,紧咬着牙关,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滚落,看上去很痛苦。

旁边是她的妻女,十六七岁的孙女不停的抹着泪花:“岳丈,岳丈……”他的老伴说:“她爸,你再坚定不移一下,待会请名医割一块肉给你吃上,你就好了。”

有些人瞧见雪梨,纷纷跪倒:“神医,雪梨先生,求求您救救我们吧!给我们一块肉吗!”

雪梨说:“这都是无稽之谈,你们不用相信!我的肉就是普通的肉,和你们身上的肉一模一样,无法医治!”

“试试嘛!你不是常说,吃药灵不灵,要摸索才了解呢?”

“可是我会死的!”

“你不是平素说,把大家患者作为你亲生的家长,看大家身受病痛,恨不得以身相代吗!”

“但……可是……你们看我这样瘦,肉也不够分的哎!”

“难道不得以打肿了再分吗?”

雪梨身体一阵颤抖,一阵窒息,想要倒下,被优罗和安若零扶持住。优罗对外面的人说:“你们先等着,我们劝劝他!”

“你们不用劝,我是不会答应的!”

“不承诺,你也得想想办法啊!众怒难犯,要让他们通晓您是诈骗者,不把您千刀万剐了才怪!”

雪梨一想也是,便强作精神道:“其实确实治病的是大家的神药,我的肉吃不吃都没关系!”

“不过神药我吃了那么长日子了,病也没好啊!”

“这是您未曾认真做自我教给你们的功法!你甩个手,我看看姿势对不对!

有一个红衣女孩子抱着一个男孩走过来:“你快别说了,快给我外甥治病啊!”

这男孩儿七八岁的榜样,面色苍白,神情萎糜。雪梨给这男孩把了脉:“你儿子只是贫血,吃神药就行了,不需要吃自己的肉。”

这红衣女人不喜欢了:“不吃你的肉,吃药不管用耽误了病情,你能负得起责任吧!”

一个白衣女孩子走过来,乞请道:“神医,我男人是癌症晚期,求您先给大家割吧!”

红衣女人怒道:“什么叫先给你割?有没有个先来后到!”

“我男人受的病状很重!”

“我儿子病的就不重了啊!”

“都住口!”雪梨大怒,“前些天自家的肉谁也不给,你们都给自身走!”

人群愣住了,一时惊惶失措。忽然有一个老人倒地,旁边一个黑衣汉子哭喊道:“爹,爹一一你那个无良医师,你吓死了自身爹!”

有人高声说:“他不肯给我们肉,显然是招摇撞骗大家!”

“不错,他们肯定是诈骗者,打死他!”

“我杀了他,你们分肉!”

玱琅一声,黑衣汉子拔出刀来,扑上来要砍雪梨。

人流随之大乱:“抢肉哇!”纷纷扑向雪梨。

雪梨双手抱住脑袋,身子瘫在了地上。猛地,他被人踢了四起,一条腿被吸引,提上空中。

抓她的人就是一个清癯老者。老者抓住雪梨如鹰捉小鸡,在人流中兔起鹘落,多少个纵跃,穿出百草坞。

人流一怔,随之又大乱:“神医被人抢走了,快去抢神医呀!”

呼啊啦人群涌出山谷。百草坞里只剩下了一些倒在地上和靠在山石上的人,他们不为人知而惶恐:

“我们如何是好!”

“我们如何做!”

一个姑娘突然哇地大哭出声:“三叔、岳丈一一妈,你快来看看啊!”她跪在地上,身前躺着她的爹爹:一个中年汉子。她紧抓住自己的领子,身子不住的颤抖,她宛如感到了公公的血肉之躯正在冷却。

白衣女人披头散发,脚步一路踉跄,扑到壮年汉子身上,嚎啕大哭:“天呐!”而他的先生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

优罗和安若零看得不忍,但他俩这时也顾不上他们了。优罗道:“安姐,你去申报教主,我去追。”

   

优罗跑出幽谷,见一个圆脸小眼睛的爷们被人流围住,人群纷纷举起初里的花边、银票,嚷道:“带我去!带我去!”

优罗登高一呼:“带我去!”她手里举着一个翡翠玉镯,光芒四射。

这圆脸汉子要走,却被人流拦住。圆脸汉子一扬手,甩出一物,腾起一阵烟雾。

待烟雾散尽,圆脸汉子已不见了踪影,人群大放悲声:“完了!完了!”

一片山林里,圆脸汉子和优罗来往穿梭。

优罗道:“你来回绕什么?”

“那林子不是一般的丛林,乃是一种阵法!”

优罗仔细观瞧,果见这里的树三五成行,四六成竖,似有序而又繁杂,令人不辨方向。

走着走着,忽见这群人跟了上去,也走入了丛林,但与他们近在咫尺,仿佛看不到他们。这一个人又如中了魔似的,纷纷狂躁起来,相互厮打,一个个倒地身亡。

“他们怎么啦?”

“这是迷魂阵,有好奇的磁场,能令人神智混乱。”

“你甚至知道,看来你们黄牛还真是不简单呐!”

“这是必须的!”

她俩算是走出树林,到了一片空地,空地上有三间茅草屋和共同竹篱。

草棚里,雪梨被捆住手脚躺在地上,血从他的小腿不管不顾的奔流,他的小腿被割下了一块肉。他激动了,刚才他亲眼看见这位形容枯槁,走路都要携手的老外祖母人吃了她的肉后,立时便红光满面,精神饱满,跳着广场舞走了。

本来她的肉真的可以治疗,他自己都不清楚!不过这老人老太太却开心的忘了给他包扎伤口。

她的灵魂越跳越快,一阵阵天旋地转,这是失血过多的变现。他紧贴在地上,心中升起一阵惊恐,他感觉温馨就要死了。

门口出现一个身形,那是优罗,雪梨精神恍惚,看见的却是他的亲娘。他哇地放声大哭:“妈……”仿佛一个走失了一整天的男女,终于看到大妈找了復苏。

优罗抢过来要给雪梨包扎伤口,却被雪梨阻止道:“别,妈,不用了松绑了,再给本人割下一块肉!”

“啊?为什么?”

“原来自己的肉真能治病,快割下来给自家吃!……我就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