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上下五千年: 王马共天下

刘聪攻下长安后,南方还在晋朝官员手里。晋愍帝在被俘前留下诏书,要守护在建康(原名建业,今青海无锡市)的琅琊(音láng yá)王司马睿(音ruì)继承皇位。

西夏末年八王之乱皇族争权,重臣王衍却打着祥和的如意小算盘。他为友好精心营造了一个退路,推荐二哥王澄为商丘里正,族弟王敦为青州里胥。并对王澄、王敦说:“岳阳有长江滦河的钢铁长城,青州有背靠大海的险恶。你们五个镇守外地,而自我留在京师,就足以称得上狡兔三窟了。”

司马睿在齐国皇族中,地位和名望并不高。晋怀帝的时候,他被派到江南去防守。他带去了一批北方的士族官员,其中最有名望的是王导。司马睿对王导言听计从,把她看作知心朋友。

然则这一举止,并不曾使王衍保全民命,最终依然被石勒所杀,不过狡兔三窟之计却对以后的明朝事势造成了根本的熏陶。后来琅邪王氏在明朝声势显赫,一时称为“王与马,共天下”,不可能不说跟王衍没有涉嫌。

司马睿刚到建康的时候,江南的有的大士族地主嫌他地点低,不怎么看得起他,也不来拜见她。为了这个,司马睿心里不踏实,要王导想个办法。

为什么会油但是生这种政治局面呢?晋元帝司马睿与琅邪王氏之间,是享有历史渊源的。从司马睿的公公被封为琅邪王开始,自然是要结交辖内的头面家族琅邪王氏。司马睿三代相继为琅邪王,与琅邪王氏家族交好联姻,前后达数十年之久。所以王氏兄弟与晋元帝司马睿在谈到王、马关系时,总说是朋友之情、手足之谊,不仅如此,它更是一种以家族公司利益为底蕴的悠久发展兴起的相互为用的政治关联。

王导有个二哥王敦,当时在泰州做抚军,很有点势力。王导把王敦请到建康,五个一共谋,想出一个主意来。这年1十二月底三,依照地面的乡规民约是禊(音xì)节,百姓和首长都要到江边去“求福消灾”。这一天,王导让司马睿坐上华丽的轿子到江边去,后边有仪仗队鸣锣开道,王导、王敦和从北部来的大官、名士,一个个骑着高头大马跟在前边,排成一支特别堂堂的军旅。

光阴到了公元307年,老一代的王马组合派了新一代的王马组合琅琊王司马睿和王导等人南渡到建康(即现在的青岛)。司马睿的血缘关系太远了,和司马昭的正宗已经隔了三代了,江东的士族们压根看不起他,集体对他挑选了无视,他去了建康个把月,压根就从未一个人去拜访他。

这一天,在建康江边看热闹的人自然很多。我们看看这种一向没见到过的大排场,都轰动了。

王导和王敦研究着想出个艺术来,每年的二月尾三,当地的全员和官员都要到江边去“祈福消灾”。这一天,王导让司马睿穿上豪华的行头到江边去,前边有仪仗队鸣锣开道,王导、王敦这一个从北方来的大官、名士,一个个骑着高头马来亚跟在前面,排成一支特外人高马大的大军。我们收看这种从来没见过的大排场,都轰动了。江南的士族一看连大将军、公主驸马王敦这样出名望的人对司马睿都这样爱戴,大吃一惊,纷纷拜倒表示归附。从这未来,江南大户纷纷拥护司马睿,他就在建康站稳了脚跟。

江南赫赫闻明的士族地主顾荣等听到那些音信,从门缝里私下张望。他们一看王导、王敦这多少个出名声的人对司马睿这样体贴,大吃一惊,怕自己怠慢了司马睿,一个接一个地出来排在路旁,拜见司马睿。

而后,王导在政治上立异东宋朝政,王敦则在队伍容貌上巩固这一个新生政权。王导拥立琅邪王过江将来,势力所及,只有多瑙河下游的三吴地区,莱茵河当中的荆、湘、江、交、广等州,还都在别人的主宰之下。王敦利用手中的枪杆子,用数年的时间平定各州,使汉代势力达成江南全境,这样的功劳,不可谓不大。

这一来,提升了司马睿在江南士族地主中的威望。王导接着就劝司马睿说:“顾荣、贺循是这一带的头面人物。只要把这五个人拉过来,就不怕外人不跟着我们走。”

出于对司马政权的拼命扶助和不便经营,琅琊王氏被司马睿称为“第一我们”,金朝创制后,王导始终居机枢之地,官居宰辅,总揽元帝、明帝、成帝三朝国政,王敦则征讨于上游,王氏家族几乎占据了清廷上下的高官要职。以王导、王敦为表示所结合的王氏家族势力在即时是非常坚实的,王氏势力最大的时候,朝中官员超越70%都是王家的要么与王家相关的人,真正的是一门左右,王昭君盈屋,古今名族,鲜有其比。

司马睿派王导上门请顾荣、贺循出来做官,六人都兴冲冲地来参拜司马睿。司马睿殷勤地接见了她们,封她们做官。

当下的皇室司马氏,除有国君外,宗室诸王皆徒有虚名,既无行政权也无军事权,与太岁一样,实际上只是南北士人的饱满寄托,而没有其他实际权力。司马皇族五马渡江,除晋元帝一马之外,此外四马,彭城、汝南、南顿、西阳诸王,都因遗失容于士族权臣而丧生。在及时的同胞心中中,他们是当做琅邪王氏的铺垫和傀儡而存在的。

打那之后,江南大户纷纷拥护司马睿,司马睿在建康就站稳了脚跟。

当年琅邪王氏门强如此,这多亏强烈地反映了豪门政治的表征。明代皇权既然从属于门阀政治,主公也就只是士族利用的工具而非士族效忠的靶子,贞臣自然是少而又少了。

北方暴发大乱未来,北方的士族地主纷纷逃到江南来避难。王导又劝告司马睿把他们中间闻明望的人都吸纳到王府来。司马睿遵从王导的视角,前前后后接过了一百零六人,在王府里做官。

8�L�

司马睿坚守王导的部署,拉拢了江南的士族,又接到了北部的红颜,巩固了身价,心里很是感激王导。他对王导说:

“你真是我的萧何啊!”

公元317年,司马睿在建康即位,重建南宋。这就是晋元帝。在这之后,玄汉的香港在建康。为了和司马炎建立的唐代(南宋)相区别,历史上把这些朝代称为西夏。

晋元帝登基的这天,王导和儒雅官员都进宫来上朝。

晋元帝见到王导,从御座站了起来,把王导拉住,要她一起坐在御座上承受百官朝拜。

以此意外的举止,使王导大为吃惊。因为在封建时代,是纯属不允许有如此的事的。王导忙不迭推辞,他说:“这怎么行。即便太阳跟平日的生物体在一齐,生物还怎么能收获阳光的映照呢?”

王导这一番吹捧,使晋元帝非凡开心。晋元帝也不再勉强。但是他总认为他可以收获这多少个皇位,全靠王导、王敦兄弟的力量,所以,对她们专门强调。他封王导担任首相,掌管朝内的政权;又让王敦总管军事。王家的后辈中,很多少人都封了首要官职。

立时,民间流传着一句话,叫做“王与马,共天下”。意思就是王氏同皇族司马氏一起领悟了西晋的政权。

王敦通晓军权,自以为了不起,把晋元帝不放在眼里。晋元帝也观望了王敦的蛮横,其它重用了大巨刘隗和刁协,对王氏兄弟渐渐疏远起来。这样,刚刚确立的南梁王朝内部就应运而生了争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