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一毛不拔

    出处《孟子·尽心上》
    杨子取为自己,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墨翟兼爱,摩项放踵,利天下,为之。
释义 一根汗毛也不肯拔比愉非凡吝啬自私。
故事 墨翟,名翟,是站国时期的大翻译家,是法家学派的祖师:他看好“兼爱”,反对阵争。
    差不多与墨翟一样时代,有一位叫杨朱的教育家,反对墨翟的“兼爱”,主张”贵生”“重已”,重视个人生命的保留,反对外人对团结的抢占,也反对自己对客人的侵吞。
    有三遍,墨翟的学童离滑厘问杨朱道:“倘诺拔你身上一根汗毛,能使天下人得到好处,你干不干?”
   “天下人的题目,决不是拔一根汗毛所能解决得了的!”
    离滑厘又说:“假诺能的话,你愿意呢?”
    杨朱默不解惑。
    当时的另一位大思想家、墨家学派代表孟子就此对杨朱和墨翟
作了评论:“杨子主持的是‘为自家’,即便拔他随身一根汗毛,能使天
公仆得利,他也是不干的,而墨翟主张‘兼爱’,只要对天下人有利,
即使自己磨光了头部,走破了脚板,他也是心甘情愿情愿的。”

【原文】

    吝啬的意趣是:一根汗毛也不肯拔。原指杨朱的极其为我思想。后形容为人非常吝啬自私。

  孟子曰:“杨子取为自身①,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墨翟兼爱②,摩顶放踵③利天下,为之。子莫④执中。执中为近之。执中无权,犹执一也。所恶执一者,为其贼道也,举一而废百也。”

  【注释】

  ①杨子:商朝中期翻译家,名朱,北魏人。他的思想与墨翟的思想在战则代都很盛行。他重视个人利益,反对别人对友好的侵吞,但也反对侵夺旁人。他一向不预留随笔,事迹见于《孟子》、《庄周》、《韩非》、《吕氏春秋》等,《列子》里有《杨朱篇》,但不必然可靠。②墨翟兼爱:墨翟(约前468一前376),春秋西周之际的合计家、改革家,法家学派的祖师爷,名翟。相传原为宋国人,后短时间住在鲁国。“兼爱”是她的中坚思想之一。③摩顶放(fang)踵:从头顶到脚跟都摩伤,形容就是坚苦,不畏坚苦,不顾价格体伤。放,到,到。④子莫:战国时鲁国人,其史事已不可考。

  【译文】

  孟子说:“杨朱主持为和谐,即便拔一根毫毛而便利全世界,他都不肯干。墨翟主张兼爱,即使是从头顶到脚跟都摩伤,只即使对全球有利,他都肯干。子莫则主张中道。主张中道本来是科学的,但假诺只知中道而不领悟权变,这也就和执拗一点同样了。为何厌恶执着一点啊?因为它会贻误真正的道,只是坚韧不拔一点而放弃了其他很多下边。”

  【读解】

  那是孟子对杨朱和墨子学派分外资深的一段评论,至今如故是对杨墨的权威性论断。我们这边不是搞学术研究,所以对她关于杨墨的评论不予深说,而是强调于他对子莫的意见。

  子莫执中。

  照理说符合儒学的中和之道,应该受到大加褒扬。事实上,孟子也的确说了“执中为近之”,应该是很正确的。但“执中无权,独执一也。”这就出了问题。这里的“权”是指“权变”,通权达变。也就是说,倘若只领会死板地坚持不渝“执中”,没有变化,这就不是执中,而是“执一”了。而我辈了解,中庸之道本来是“执两用中”(《中庸》)的,既然只是“执一”,当然也就不是温柔之道了。由此,并不合乎儒学的主张。

  为何“执一”就有问题吧?因为它“举一而废百”,坚定不移一点相反放任了任何很多地点,具有片面性,其结果是“贼道”。“贼”在此地作动词,指对确实的中和之道有所损害。

  回过头来说到杨子的为我,墨子的兼爱,在孟子看来,都是“执一”之道,由此,“为其贼道也”,是孟子所反对的。

  可见,这一章从对杨、墨的评论出发,表明了孟子主持“执中”而转变的合计主张。对我们的话,既有学术史的价值,又有沉思方法上的启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