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国史话·第三辑(416)诸侯皆叛其十六:宋国华、向之乱

    宋国的司马华费逐,有多少个外甥:华驱、华多僚和华登。华多僚得国王宋元公的相信,就不时在元公面前说多少个哥们的坏活。华登被迫逃亡到海外后,他又在元公面前诬陷华驱,说他打算接受逃亡的人。 宋元公经不住华多僚的一再挑拨,便派人通告华费逐,叫他驱逐华驱。华费逐知道这件事是华多僚干的,恨不得杀了她,但又不得不执行元公的指令,准备叫华驱去打猎,然后打发他走。 华驱通晓到这是华多僚干的坏事,本想杀了他,但又伯五伯伤心,决定脱逃。 临行时,华驱打算与叔伯告别。不料,在宫廷上遇见了华多僚。他一时性起,就与侍从杀死了华多僚,并召集逃亡的人一块反叛宋 国。元公请南陈的乌枝鸣帮衬守卫城池。 这年夏季,逃亡在外的华登指引了古代的一支部队,前来援助华驱攻打宋国。眼看华登的枪杆子就要来临,有位名叫淄的先生对乌枝鸣说: “兵书《军志》上有这样的话:先向敌人进攻可以摧毁敌人的土 气;后向仇敌进攻要等待他们士气衰竭。何不乘华登的军旅很忙绿和还从未平稳而进攻?假若仇人已经来临而且稳住,他们的人就多了,到当下我们就后悔不及了。” 乌枝鸣听从了濮的指出。结果,宋国和北魏的联军战胜了吴军, 俘虏了五个将领。可是,华登率领余部又征服了宋军。宋元公想逃, 淄拦住她说: “我是小人,可以为天子战死,但不可以护送你逃跑。请天皇等待 一下。” 淄说完那话,一面巡行,一面向军士们喊道: “是圣上的老董,就挥手旗帜:”军士们如约他的话挥舞旗帜。宋 元公也壮着胆下城巡视,对中士们说:“国家败亡,天皇死去,这是大 家的侮辱,不仅是自己一个人的罪行,大家拼死打呢!”乌枝鸣命军士 们用剑与叛军拼博。齐军和宋军一起攻打华登,华登协助不住,节节败退。淄冲到眼前刺死华登,将她的头拿下、裹在战袍里,一边奔跑 一边喊道: “我杀了华登了!我杀了华登了!”

遍地硝烟


偏偏几天后,刚刚被赶跑的华、向两家也回到了,他们占用卢门,带领南里的人作乱,宋国立即四面起火,乱成了一团。仓促之中宋元公赶紧安排乐大心、丰愆、华牼抵御叛乱。

这年十月,逃亡在吴的华登听说自己老大也反了,也领了吴军前来增援自己的父兄。古代派驻宋国的大将乌枝鸣,伙同宋国厨邑大夫濮,趁吴军旅途费力,首发制人在鸿口克制吴军,并俘获吴军的多少个将领。吴军碰到迎胸闷击,一时乱了方寸,好在华登的血汗还算清醒,他逃脱了齐军的锐气,带着吴军残部突袭宋国军队,致使宋军溃败。宋元公不知道该咋办以为败局已定,即刻丧失了斗志准备逃往海外。

这时又是厨濮稳住宋元公的心境,并巡视全军,重振士气,才让宋元公取消了逃亡的心情,重新振作起来,集中优势兵力攻击华氏。战斗中,厨濮在乱军中砍下一颗脑袋包在裙子里,然后四处扩散华登已死的传言,致使吴军军心浮动,无心恋战,最终失利。

在华亥杀害群公辰时,公子城曾抗击华氏,结果没能成功,只可以逃到了晋国。至这年十四月中四日,公子城从晋国搬来了救兵。中行吴邀合晋朝的苑何忌、卫国公子朝和曹国的翰胡救援宋国,双方于初七日在赭丘展开决战。公子城奋勇杀敌,先后杀掉了华豹、张匄、干犫等几员大将,联军将华氏打的全军覆没,随后一起追击,包围华氏的军事基地南里。

以此时候华亥已经绝望了,他跑去找华貙,一进门就哭喊着说:“我们成了晋国的栾氏了。”华貙惊诧地说:“你别威胁我,我们不会那么不佳的。”

    出处《左传·昭公二十一年》

其次波混乱


这件工作本来也就到此截至了,但没料到的是,征讨华、向有功的华费遂这儿又出了大祸。华费遂有两个外孙子,华貙、华多僚和华登,老三华登因为在这场大乱中受牵连逃到了秦朝,国内就剩下了华貙、华多僚五个子女,分别出任少司马和卿士的地点。但作为卿士的老二华多僚与本人的相当有些格格不入,趁着华向的乱,就在元公面前说这一个的坏话,污蔑他想要采用逃亡的人。

宋元公至极体谅华费遂,由此就说道:“因为我的经营不善,让大司马的外孙子流落在外,我不忍心让他的另外的幼子再去受流亡之苦了。”

可是华多僚却暗示道:“如若您还珍贵司马,就活该团结去逃亡,假如可以逃脱死亡,哪怕是远远都值得一试。”

那句话把宋元公惊出了一身冷汗,华多僚为了陷害自己的父兄,竟然将老小叔都牵连进来了,这还了得!但转念一想,或许华多僚真的牵线了华貙准备谋反的证据呢?宋元公深感此事涉及甚大,就趁早将华费遂的随从宜僚叫过来,让他劝说司马驱逐华貙。

宜僚将话带到的时候,华费遂立时就了然是祥和的老二干的,可无论是怎么着,他对五个子女都很呵护,总不至于为了充裕就杀掉老二呢。可谋反这种工作,栽赃容易洗刷难,自己跑去解释主公未必会听。为了保障这五个孙子,他不得不选取将老大撵出去,好歹仍是可以留着一条性命。

于是华费遂就和元公钻探,准备趁老大在孟诸打猎的时候,把他打发走。但在临难在此之前,宋元公和华费遂都分别请华貙吃饭喝酒,并向他和他的随从人员赠与厚礼。华貙自己浑然不知,但他的阁僚张匄瞧出了内部的线索——作为跟随,还从没有人给她送过这么多的礼物——于是他就找到了宜僚,把剑架在她脖子上逼他吐露了精神。

华貙知道后总觉得五叔这一世也太不容易了,目前已经行将就木,华登的逃脱已经让她难过不已,假设不是不得已,恐怕不会下此决定让投机逃跑的。为了避免让投机的老二叔尴尬,他控制顺着他们的情趣,逃亡出国算了——但在临行前,他决定再跟大伯道个别。

晋顷公五年(521BC)三月十四日,在她准备道此外时候,却看见老二正驾着车载着爹爹上朝,华貙正黯然伤神的时候,一旁的张牼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怀,伙同臼任、郑翩当场将华多僚斩杀。见此情景,已经容不得华貙多想,只可以顺势要挟了友好的老岳父发动叛乱。但以华貙及老司马自身的实力,虽然是闹革命也破产什么天气,总得有人援救,于是她索性召集在外逃亡的人共同作乱。

于是乎事势的嬗变超出了所有人的主宰,原本只是被诬陷并没有当真想要与逃逸之人勾结的华貙,阴差阳错地就与背叛势力勾结在了一同——华多僚原本的冤枉之词,近期却真的变成了现实。

    先声夺人的情致是:先张扬自己的气焰以超出对方。也比喻做事超越一步。

率先波混乱


宋天子权较为发达,但也有世家大族威吓君权。宋元公时期,华、向两家也渐渐有了垄断朝政的蛛丝马迹,让公室万分害怕,由此宋元公便一贯有心除掉两家。

华定、华亥与向宁嗅出了惊险的气味,于是便商量着先入手为强。晋顷公四年(522BC),华亥谎称有病,诱使群公子前往探望,然后将前来探病的少爷全体拘禁起来。不久后,华亥又将被诱入华氏的公子寅、御戎、朱、固及公孙援、公孙丁全都秘密杀害。

四公子两公孙的死在宋国引起了庞然大物的或者,因担心内战牵连,当时就有公子城、公孙忌、乐舍、司马强、向宜、向郑、郳甲,以及流亡宋国的楚太子建出奔郑国。双方的军事还时有暴发了一层层的争执。为了敉平战乱,宋元公急速到华氏家里去求情,结果也被华氏威逼了。

通过宋元公的全力,十六日,双方就地结盟,商定交换人质以担保双方不暴发争论。宋元公将太子栾与他的同母兄弟辰和地看成人质送到华氏家,华亥也将外甥无惑、向宁的儿子罗、华定的幼子启作为人质送入宫中。

太子被用作人质扣押在华亥家里,倒是也未尝受什么样苦。华亥和爱妻每日都会梳洗干净后,亲自伺候着公子吃完饭后,才自己吃饭。而宋元公也是爱子心切,他和夫人也会每日定时一定地到华氏家里,看着友好的幼子酒足饭饱后刚刚撤离。

这种意况不断了多少个月的时间,到最后华亥也禁不住了,就想着要把公子送回去。向宁这时就出台阻止说,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只有靠着互换的人质来保管互信,假如把她们放回去,公室无所顾忌,我们的死期也就到了。五人一合计,也就排除了这一个动机。

这边厢宋元公也受不了那么些窝囊气,这么来来回回奔波数月,已经到了他忍受的终点,于是就找到大司马华费遂,打算舍了自己的外甥跟兄弟也要攻打华氏。华费遂初叶非常徘徊,担心这样并无法彻底消除忧患,但在宋元公的坚持不渝不懈下,也不得不出兵。

这年12月,宋元公杀死了华、向的人质向两家宣战,华、向两家应对不暇,于十三日逃亡到陈国,而华费遂的幼子华登,大概也因为党于两家,逃到了汉代。

逃到陈国的向宁认为宋元公无信,自己白白地就折了一个幼子,心中气愤不平,就想杀掉太子泄愤。华亥急速制止,说触犯了圣上而逃之夭夭,已经是大罪了,倘使再杀掉太子,天下莫不无人敢接受我们,我们就真的没有退路了。倒不如将太子放回去,事情还会有转圜的余地。向宁不知怎么样作答,但在华亥的为主下,仍旧派少司寇带着太子和她的多少个叔叔回到了宋国。

张罗战乱


但此时的形式的确是分外危急,眼见着宋国联合了晋、齐、卫这等的中原大国,对付宋国区区的华、向两家,彰着是要吃亏的。况且此时联军已经将南里团团围住,就等着探囊取物了,怎能不令人提心吊胆。华貙也是心灵担忧,便领了战车十五乘,步兵七十人带着华登突围而出,一直将其护送至睢水岸上,痛哭流涕地把华登送往玄汉去搬救兵。

汉代路途遥远,北上不易,在晋楚战斗的时候,就相当吃亏。即使是路途迫近,面对多国联军,古代总要做好丰硕的预备,这几个都需要时刻。可前方的战争早已是火烧眉毛了,天天的蘑菇都会使得华、向两家遇到严重的损失。再加上北魏因为内耗国势衰弱,内部反对的声息也很显明,楚平王干脆也不出兵了,而是派薳越为使到宋国为华、向两家求情。

这样一场声势浩大的叛乱,将总体宋国搞得乌烟瘴气,宋元公自然气愤但是,于是就婉转地拒绝了大顺的呼吁。可这下子前来支援的友军不干了,近来各国内部都争辨重重,可以出兵助你早固然是仁至义尽,你还打算如何啊?但在言辞上她们仍旧很委婉的:“假使华氏作困兽之斗,而后周因为外交不见功能而出征,这一场局部战争就会衍生和变化成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这对各方都是不利的,您依旧见好就收吧。您不如成全了晋朝,对华、向网开一面,大家可以早日班师收拾大家的烂摊子,这对大家都好你说是不?”

宋元公可以不担心玄汉的过问,却不可以不操心友邦的情态,既然我们都这么说了,也总无法再坚定不移下去把大伙都得罪了。毕竟眼前的大好局面都是靠着诸侯的补助才得来的,假设诸侯撤军了,自丙寅必能够应付残余的叛军。宋元公恨恨地看着叛军的典范,内心即使有万般的不情愿,也只可以忍气吞声,将华、向两家的残留势力驱逐到南陈的地面上,以了却这一场纷争。

晋顷公六年二月二十一日,参预叛乱的华亥、向宁、华定、华貙、华登、皇奄伤、省臧、士平逃亡北魏。一场声势浩大的背叛,就以这样的法门宣布终止了。在这一场叛乱中,因为中行氏亲自坐镇,晋国多少还起到了某些能动的机能。但这一点功用根本无法挽回晋国业已江河日下的信用,而接下去的王子朝之乱,晋国又因为站错了岗位,将在宋国挽回的这点点的信用完全抹杀了。

图片 1

《晋国史话》第三辑 / 逸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